為什麼 ETH 可以替代美國國債,成為無風險資產?

買賣虛擬貨幣

關於ETH的價值和未來,社羣裡一直有很多討論。一部分支持者堅定地認為ETH將成為優質的貨幣,而且是ultrasound money;也有一部分人認為,ETH將承擔起更多價值儲存的功能。而根據巨集觀經濟學博士Tascha的觀點,以太坊將成為新的政府債券。具體來說,她認為,質押在以太坊2.0中的ETH或者此類PoS資產將代替美國國債,成為各種投資組合中的無風險資產。

首先,我們需要簡單介紹一下無風險資產(risk-free asset)。

世界上沒有什麼是絕對的,凡事都存在一定的風險,安然居住在地球的我們可能也會面臨小行星撞擊地球的風險。因此,無風險資產也不是沒有風險。

在實踐中,投資者以美國政府發行的債券為基準,將其作為無風險資產。這是因為美國是當前世界上最大、最強勁的經濟體,每年的財政收入也是非常的巨大和穩健,因此正常來說美債幾乎不會發生違約的情況,風險可以說是非常低。當投資者買入美國國債,其實也是間接地獲得了美國 GDP 的一部分。

當然,對於美國的貨幣政策,也有非常多質疑的聲音:美國是否發行了太多債券? 美債收益率是否被人為壓低了?美國貨幣政策是不是過度放縱了?但無論如何,美國國債的投資風險仍然低於其他任何的投資品,這也是為什麼投資者視其為無風險資產的原因,各類債券、股票、地產都將美債收益率作為定價的一個基礎。

那麼,ETH到底能改變什麼?

大家都知道,當我們使用 ETH 和其他 ERC 代幣進行操作時,以太坊會收取費用(即gas)。而且,操作越複雜(附加值越高),gas費就越高。根據gasnow的資料,一次簡單的ETH轉賬需要21 Gwei的gas費,涉及智慧合約的轉賬(如USDC轉賬)一次需要支付46 Gwei,更復雜的互動(如DEX交易)則需要100 Gwei以上的手續費。收取Gas費就像對以太坊上發生的經濟價值創造活動徵收的增值稅(VAT)。活動越多,“稅收”越多,也越接近ETH無風險資產的定位。

需要注意的是,目前階段,加密行業的經濟活動主要還是侷限在區塊鏈原生資產,在一個沙盒“自娛自樂”,DeFi和NFT是兩大最重要的領域。而當公鏈生態開始為實體經濟提供動力,鏈上經濟活動的規模將呈指數級增長,ETH才能真正展現其無風險資產的價值。事實上,連結實體經濟只是時間問題,鏈上結算、鏈上支付消費等等都已經在應用中。

我們不要忘記公鏈是全球性的。與國家政府的稅收不同,以太坊的費用是在全球範圍內收取的,沒有地理邊界。隨著以太坊與實體經濟的融合,手續費收入將開始追蹤全球實體經濟活動,等於從全球價值創造(即世界 GDP 增長)中穩定地獲取一部分。

為什麼美國國債被視為無風險資產嗎?因為它得到了世界上最大經濟體的稅收支援。由於gas費是整個世界經濟的“稅收收入”,從這個角度看,以太坊可以在無風險資產的角逐中幹掉美國國債。

那麼,以太坊的“稅收(gas費)”會流到哪裡?

一旦以太坊轉到PoS,手續費中未被銷燬的部分(Priority Fee)將流向驗證者(也就是質押ETH的人)。PoW讓挖礦成為了資本密集型的行業,而PoS卻是每個人都可以參與的,即使你沒有32個ETH去直接參與質押,也可以透過某些服務“拼團”參與。

這裡一個重要的問題來了,ETH 質押收益率是多少?

短期的收益率可能受到很多因素的影響,這裡我們主要考慮長期收益率。

長期來看,如果以太坊保持其在智慧合約鏈領域的統治地位,並在世界範圍內為越來越多的實際經濟活動提供支援,那麼隨著時間的推移,收益率應該會追蹤全球經濟增長 + 全球通脹。

從長遠來看,美國 10 年期國債收益率平均為 4.8%。某些時間端會有很大的波動,這取決於任何特定時刻的通貨膨脹、貨幣和財政政策。但長期的平均收益率接近美國實際 GDP的平均 增長率 + 美國平均通脹率。

而過去十年,全球實際 GDP 增長率為 2.4%,世界通貨膨脹率平均為 2.8%。換句話說,如果過去十年存在全球無風險資產,平均收益率應該在 2.4% + 2.8% = 5.2% 。從這個角度來看,全球性無風險資產的名義收益率大約在5%左右。

請注意,前面說的通脹率都是以法定貨幣(價格)來衡量的,平均每年2-3%。如果 ETH 供應增長低於這個水平,它會搞亂所有假設。事實上,雖然ETH當前每年的通脹率在4.5%,但轉到PoS後,再加上EIP1559的燃燒機制,ETH可能會在未來面臨通縮。

很多人可能會認為通縮是好事,畢竟利好價格。但對於一個全球基礎資產來說,通縮或者低通脹率並不是一件好事。

我們知道,貨幣供應增長+貨幣週轉率增長=通貨膨脹率+真實GDP增長

作為一個全球基礎貨幣,我們不會希望貨幣供應太高或者太低。如果貨幣供應增長低於真實GDP增長,我們將會面臨系統性的通縮。相反,貨幣供應增長過高,就會引發通脹。我們的目標應該是讓貨幣供應增長跟隨真實GDP增長。需要注意的是,對於ETH,它還在成為全球基礎貨幣的路上,它覆蓋的經濟活動還在不斷增加,需要其供應量的增長要高於GDP增長,直到取得美元那樣的統治地位。

當然,ETH本身也需要不斷改變,不管是擴容,還是交易費上,都需要大幅改善。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