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的 NFT 熱潮會改變藝術世界嗎 ? 一位藝術從業者的臥底觀察

買賣虛擬貨幣

撰文:劉亦嫄,TABULA RASA 畫廊創始人,藝術有讀播客主播

都說藝術市場追隨資本,作為一個藝術市場的從業者,我也不能免俗。當看到數字藝術家 beeple 的作品在 NFT 加密藝術的平臺Nifty Gateway上拍賣了 350 萬美金,並且 3 月 12 日又在佳士得高價售出,我不得不開始認真的對待這個我完全陌生的概念,NFT。因為我同樣也經營這一家一級市場畫廊,並也展覽,代理和出售數字藝術(digital art),從親身經驗中我知道售賣一個看不見摸不著的作品是一件多麼困難的事情。NFT 的出現是否意味著這一切都在改變?而 NFT 加密藝術交易中直接將買家和藝術家連線起來的特性也讓我疑惑是否畫廊行業也會隨之受到威脅?

2018 年至 2021 年上半年加密藝術市場銷售資料,圖片來源:blockonomi

在開始一切討論之前,我還是想盡量的用我自己的語言把 NFT 解釋清楚:NFT (non Fungible Token)是一種非同質化通證,它是一個架構在以太坊區塊鏈上的加密數字權益證明。用大白話來解釋, 它是一個放在雲端的產權和保真證書。

NFT 這種權益證明不同於比特幣和以太幣,他們是獨一無二的,世界上不會出現同樣的兩個 NFT,它是不可分割的,一個 NFT 不可能像貨幣一樣,被分割成幾個更小的單位;它是安全不可更改的,所有 NFT 一旦形成就永不可更改的(包括刪除,是的它將永遠都存在在網路世界)。

因為 NFT 的這些屬性,他自然會和有獨特性的資產掛鉤進行使用, 比如身份證明,智慧財產權,房產以及藝術品。從使用的角度來說,NFT 有絕對正面的幫助,她保證了獨特性資產的確權以及杜絕了作假的可能性。這些看似都好像可以解決困擾藝術市場的問題。還有另外一個針對藝術市場的使用場景,在 NFT 中使用智慧合約,可以將二次交易的利潤按照某個比例自動打入藝術家的錢包。(歐洲一直有 Artists Royalties 的法律規定,但是因為操作困難複雜,很難被嚴格執行)。這麼聽起來,NFT 確實可以解決藝術世界的許多問題,但這些問題真的會被 NFT 解決嗎,還是會創造出更多的問題?

Alice Bucknell,E-Z Kryptobuild,將已故的扎哈(Zaha Hadid)數字化重建作為 Kryptobuild 的 AI 幽靈和非官方吉祥物,圖片來源:Alice Bucknell

感謝 clubhouse, 也讓我們這種藝術圈的井底之蛙可以真正的去聽聽加密圈或者幣圈對於 NFT 加密藝術的討論是怎麼樣的,這也讓我發現傳統當代藝術圈(是的,當代藝術在這個語境下都需要加上「傳統」兩個字了)和加密圈的巨大隔閡。

在我準備藝術有讀播客的時候,我曾經和不同行業的 NFT 研究者交談過,技術圈認為傳統藝術圈對於 NFT 加密藝術有巨大的誤解和偏見。同樣的,這個誤解是雙向的。接下來我想總結一些我觀察到的加密圈觀點以及我的想法。

這個採訪的物件是 NFT 加密藝術世界中很有名的交易平臺 Nifty Gateway 聯合創始人,看出加密圈對於藝術市場的誤解之深,圖片來源:Crypto YCNFT 加密藝術平臺的出現可以去除中間商,讓藝術家和收藏家直接對接,雙方獲利更多

在不少的 clubhouse 以及幣圈新聞中,我這樣的藝術從業者被稱為守舊派,在守護一個即將被新勢力攻破的舊世界秩序。藝術世界是個充滿了阻隔和高牆的小社會,藝術市場的參與者中間包含了層層階級。行業內的人都知道,並不是有錢就可以買到你想要的作品;我自己都有過幾次被拒絕購買作品的經歷,讓人灰心喪氣。NFT 加密藝術的銷售和平臺的出現,讓這高牆一夜之間被瓦解了,加密藝術沒有排他性,任何人都可以在平臺上註冊賬戶,只要電子錢包餘額夠足,你可以買到任何你想要的加密藝術作品。

AMEX 黑卡和身份背景在加密藝術世界中一點都不重要。買家的身份不再是你,一個有社會屬性的人,而是一個虛擬的錢包名稱,一串數字。所以當你想要轉手一件作品的時候,你不再需要面對畫廊主或藝術家對你的「期許」,只需要動兩下手指,就可以幾秒內完成作品的全部交易,不需要考慮任何人情和麵子問題。這樣沒有「中間商」的世界是很完美,但同時也吸引了大量的投機者(flippers)進場佔據交易。在目前的加密藝術的世界裡,作品在幾天內就被轉手的情況經常出現的,只要有交易需求,作品可以在幾分鐘內完成數次交易。擊鼓傳花,每個經手人都希望鼓聲停,花在別人手裡就行了。

Crypto Rain 影片作品,Marius Sperlich,北京時間 3.16 日上午 7 時截止拍賣,圖片來源:藝術家推特 @mariussperlich

繼續回答去除中間商的問題, 在目前的加密藝術語境中,不光是交易中的中間商被去除,所有藝術生態中的中間環節都被忽略,我們都知道藝術家作品的價值體系建立要經過替代空間,商業畫廊,美術館和雙年展展覽以及重要美術館收藏的漫長過程。而加密藝術市場的快速興起,直接繞過了生態的基礎建設,直接進入了藝術家和收藏家的交易,「交易 = 價值」,這是當被問起對於加密藝術的看法時,藝術家 aaajiao 的回答。能不能交易以及交易的價格也成為價值判斷的唯一標準。那麼真空於藝術生態所建立的純交易生態又能持續多久?Beeple 的拍賣記錄並沒有讓我看到繁榮的市場,而是看到熟悉的泡沫正在破裂。加密藝術沒有排他性,人人都可以創造藝術和消費藝術的新世界

加密圈反覆提到的包容社群,實際情況真的是這樣嗎?在最大的 NFT 物品的交易平臺 Open Sea 上,你可以看到超過一千多萬件物品(不僅有藝術,還有其他收藏品,虛擬地產,域名以及遊戲面板等),如何要在這一千多萬種選擇裡找到你喜歡的東西,那麼平臺的重要性就被體現出來了。在比較活躍和規模化的幾個平臺裡,每個平臺都有自己的側重點,像 Rarible 歡迎任何人「上鍊」參與,但作品也很快的被埋沒在作品庫的瀑布流中。也有像 Nifty Gateway 這種邀請制和申請制的藝術平臺,社交媒體的粉絲數量和藝術家既有的影響力都是稽覈的關鍵條件。這麼看起來,新世界是否和舊世界越來越像了呢?

NFT 交易平臺 Open Sea 網站:Open SeaNFT 加密藝術要創造的是顛覆當代藝術,全新的審美標準和價值體系

我們現在看到活躍於 NFT 加密藝術世界的藝術家和他們的作品,在傳統的當代藝術世界中甚至不能被稱為是藝術家和藝術品。他們的背景大都是設計師,製圖師,CG 動畫師等(包括 Beeple,在傳統藝術領域可能會被稱為一位商業藝術家)。而充斥在加密藝術平臺的作品和 Giphy 以及 DeviantArt 這樣的免費圖片網站相差無幾,那麼我們為什麼要花六位數去購買這些可以免費下載的 gif 圖片呢?

一件模仿 Banksy 的作品在加密藝術交易平臺售出 90 萬美金,圖片來源:Rarible

我在 clubhouse 得到的回答是,這種新的審美趣味也許不被舊世界的我們理解,但他卻代表了新世界的標準。我有一種無知者無畏的即視感,因為缺少對藝術和藝術史的瞭解,許多交易平臺充斥著大量的沒有版權從 Giphy 上直接下載就拿來賣的作品,更別說還有一堆侵權大師作品和名人肖像的 GIF 圖……想想此前一件模仿 Banksy 的作品賣了九十萬美金的新聞 ,這事該找誰說理去?NFT 的確權和溯源特性,讓所有的交易都開放透明化,可以解決藝術市場暗箱操作,虛假資料的根本問題

NFT 的交易記錄和價格全部可查,這看似可以解決藝術市場中暗箱操作或者價格不透明的問題。但我們所看到的透明是真的嗎?加密藝術交易時顯示的是錢包名字而不是背後所有人的真實姓名。一個人可以擁有無數個錢包,左右手交易輕而易舉。Beeple 在去年 12 月在 Nifty Gateway 上那次指標性的拍賣成績,最後被媒體報道出,12 位競拍者其中 11 位是來自於同一位買家(Id 為 metakovan)的 11 個不同名字的錢包。

metakovan 在 Twitter 上用作個人頭像的照片

而那最後一位幸運的競拍者是因為緊張而比預期多抬高了 40 萬美金,最終買到了一件作品 。那麼我們是否可以假設,如果沒有最後一位的烏龍事件,所有作品都會被同一買家買走,而我們看的是十二位競拍者的資訊。而 3 月 12 日佳士得拍賣的 beeple 近七千萬美金作品的買家 ID 是 metakovan,沒錯就是 12 月在 Nifty Gateway 買了 21 件 beeple 作品中 20 件的那位。在這裡,你有沒有嗅到傳統藝術市場裡熟悉的味道?

佳士得拍賣行官方網站上公佈了關於 Beeple 這件拍品的鏈上資訊,包括了 beeple 的虛擬錢包地址,任何人都可以查詢到該錢包的所有轉賬往來,截圖為 2021 年 3 月 16 日 12:00 的查詢記錄

更厲害的是,這位 ID 為 metakovan 的人參與創立的 NFT 基金 metapurse 在今年 1 月的時候發行了名為 B20 (全稱:The beeple 20)的代幣,是一個將 metakovan 12 月拍賣回來的 20 件 beeple 作品進行所有權分配的加密貨幣。而佳士得拍賣結束之後,B20 代幣的價格暴漲。這也意味著很有可能,metakovan 沒有花多少錢,反而從這次新聞事件中賺的盆鉑金滿,想必這招,藝術世界還真的學不來。

2021 年 1 月 26 日釋出 B20 代幣,共發行量為一千萬,其中 Metakovan 持有比例為 59%,最初代幣定價為 0.36 美元 / 幣,其定價和 2020 年 12 月拍得的 20 幅 Beeple 畫作售價錨定。截止 3 月 16 日下午 5 時,單幣價值 14.78 美元,圖片來源:metapurser放慢腳步建立基礎生態

寫到這裡,你一定認為我是位舊世界的守門人,堅決抵制 NFT 建立的新世界。但我必須要澄清的是,我反對的是利用 NFT 和區塊鏈技術來建立所謂的‘藝術新世界’的那套充滿矛盾的架構和話術。

拉斯·金(Lars King),《微膠囊-我是 NFT》(Microchip Capsule - I AM NFT》,2021 年,圖片來源:Lars King

在過去的二十多年來,藝術市場一直都想要爭取科技新貴們進入藝術收藏領域,從美國矽谷到深圳到北京 798,藝術市場始終打不開科技圈的這扇大門。以北京 798 為例,即使附近有大型網際網路公司,和 798 僅一牆之隔,但想讓網際網路公司的人走進畫廊和美術館觀看也是非常困難的事情。加密藝術的誕生無疑讓購買數字藝術這件事破圈並變成可能了。熟悉的操作方式,交易的便捷都讓藝術交易變的沒有那麼遙不可及。我相信雖然現在投機參與者非常多,但熱潮退去,當真正好的數字藝術家和藝術機構開始使用 NFT 帶來的革新技術 ,會有更多的人願意收藏數字藝術。

莎拉·祖克(Sarah Zucker),《現在做什麼》(What Now),2020 年,動畫 Gif 來源:Sarah Zucker

其實在中國的藝術行業內,已經有認真研究區塊鏈技術的策展人和學者在努力的推動新生態的基礎建設。上海的新時線媒體藝術中心(CAC)一直致力於媒體藝術的研究,創作和學術交流工作,而最近他們也在做人工智慧的藝術實踐,去年該館的策展人畢昕和曹佳敏還策劃了基於區塊鏈技術的展覽專案「加密流形」。廣州的時代美術館也在 2019 年成立了媒介實驗室,專門做藝術和新科技結合的實踐與研究,而區塊鏈也是他們的研究方向之一。這些研究不僅僅是從區塊鏈的應用價值出發,更多的是從底層邏輯,用藝術創作的視角去參與,只有將基礎藝術生態建設好,NFT 的交易便利才值得發揮作用。

來源:藝術新聞中文版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