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易 OKEx 研究院:誰締造了 NFT 繁榮神話?

買賣虛擬貨幣

 3月11日晚,世界知名藝術品拍賣行佳士得首次拍賣以NFT形式呈現的純數字藝術品---Beeple的《每一天:前5000天》(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隨著拍賣槌的落下,該作品最終以6934.6萬美元的天價成交,打破了NFT作品的最高拍賣價格記錄;而Beeple這位“在世藝術家”的作品價格,也成為僅次於傑夫·昆斯和大衛·霍克尼這兩個振聾發聵的名字,排在全球第三位。

1. 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Beeple作品

正如很多藝術家朋友坦言,相比傳統藝術創作者,Beeple的履歷並不出彩,沒有名校的教育經歷,一直默默無聞。所以,當Beeple這個“無名之輩”突然地橫空出世,憑一張並不存在於現實世界的電子圖片、任何人都可瀏覽下載儲存的數字作品,以近7000萬美元的咂舌價格成交時,對他們的認知和想象力衝擊都是巨大的。

不僅僅如此,這一NFT作品天價拍賣事件,恰如水珠落入平靜的湖面,惹得一池春水皺。一時間,各大媒體爭相報告,人人談論NFT,各類NFT展覽也如雨後春筍般紛紛出現。NFT,這個“幣圈”早在2017年就提及的詞彙,在2021年的今天以意想不到的方式“出圈”了。 

1. 什麼是NFT

想要理解什麼是NFT,需要了解目前區塊鏈行業裡中幾種代幣開發的標準。我們都知道以太坊可以發行代幣(Token)。從技術角度看,這些代幣又可以分為以下兩種型別:

1)同質化代幣(Fungible Token, FT):又稱可互換型代幣,主要由ERC-20標準產生,各代幣可隨意交換,拆分整合;

2)非同質化代幣(Non-Fungible Token, NFT):又稱不可互換型代幣,主要有ERC-721標準產生,最小單位為1,不可拆分,也不可相互替代;

對於區塊鏈行業外的人士而言,NFT還是一個新鮮事物。但實際上,NFT很早就已經出現了---即2017年末以太坊上的加密貓遊戲。在這款遊戲中,每個加密貓都是獨一無二的品種,不存在一模一樣的貓。使用者用以太幣買下一個加密貓後,就可獲得其獨家所有權,無法被複制、拿走或銷燬。當時這款遊戲推出後便風靡一時,一度導致了以太坊網路的堵塞。

 2. 加密貓官網截圖

儘管NFTFT被定義為非同質化代幣和同質化代幣,但用標準化非標準化來區分二者更為形象。

所謂“標準化”,正如工業流水化產品,產品同質。比如我們在市場上常見的日用消費品和玩具,都是用統一標準的模具製作出來的,其品質和特徵都相同;而“非標準化”,就像獨立小店,追求的高品質和個性化,按照客戶要求進行“私人訂製”,所有訂製品都是獨一無二的,屬於為高淨值客戶量身打造的產品。因此,NFT被廣泛應用於藝術品、域名、收藏品等領域。

2. 誰締造了NFT的繁榮奇蹟?

隨著2021年初NFT的徹底出圈,NFT市場開始迅速增長、以前五大NFT平臺(NBA TOP Shot,OpenSea,CryPtoPunks, Raible , Sorare)為例, 自2021年1月以來,各大平臺的日活躍使用者數、日均交易量(美元)都呈指數式爆發。

 資料來源:歐易OKEx研究院,DappRadar

很多人驚訝於NFT的突然崛起,認為其繁榮奇蹟的背後只不過是資金的炒作。客觀地說,目前的NFT市場確實已經出現了明顯的泡沫,然而這就是事件的全部原貌嗎?

在數字藝術出現前,所有的藝術品都是以實物形式存在。我們對一件實物藝術品的所有權,即意味著有對這件藝術品的佔有、使用、收益和處分的權利,我們可以將它掛在臥室,也可以對外展覽,甚至出售給其他人;這種權利是絕對的、排他的、永續的。

然而在數字經濟時代,這一切都發生了變化:數字藝術品並不以實物的形態存在,我們如何體現對它的排他性佔有?任何人都可以無差異地複製並使用,我們如何確保自己對數字藝術的處分、收益權不受到侵犯?

那麼NFT可以給數字藝術帶來什麼呢?---完美的產權證明!

新制度經濟學的現代產權理論告訴我們:一個資源配置高效的市場,其產權必須是明確的、專有的、可轉讓的、可操作的。而數字經濟時代的NFT,恰恰滿足了以上所有特性:NFT為廣大創作者的作品提供了獨一無二的版權證明,儘管仍以電子形式呈現,但卻與其他複製品有了區別,擁有NFT也就擁有了排他的佔有權,有力地保障了創作者的著作權;NFT在區塊鏈網路上方便快捷的流通轉讓,實操方便,可以讓這些作品以最合適的價格出售,激發了創作熱情。

在數字經濟不斷深化的今天,與其說NFT的突然爆發讓人詫異,不如說為什麼直到今天我們才有了NFT來保護我們的數字產權。所以我們可以看到,目前有越來越多的藝術家嘗試以NFT的形式創造作品,這一天已經遲來太久了。

當然,我們也會發現,在NFT崛起的背後,還有許多“幣圈”人的身影。這是NFT上演當前繁榮奇蹟的另一主要原因。

本次以近7000萬美元價格拍下Beeple作品的買家印度裔買家Metakovan,是NFT基金Metapurse的創始人,他本身就是加密數字貨幣領域的資深人士;而以第二高價格,出價6000萬美元像拍下Beeple畫作的買家,可能大家更為熟悉---波場創始人孫宇晨。

更有趣的是,國內一位自媒體作家寫了一篇關於NFT的文章後,幣圈人士集體跑去圍觀,行為舉止也非常奇特---不留言,不點贊,不關注,點開讚賞打一筆錢轉身就走。搞得這位自媒體作家一頭霧水,也直言“希望電影公司、出版社相關人員找找自己和幣圈人士之間的差距”。

正如前文所言,NFT其實早在三年前即已經出現,所謂的NFT應用,絕非標記一張圖片或者影像那麼狹隘。當圈外人還對NFT充滿好奇和詫異時,所謂的“幣圈人士”或區塊鏈從業者,已經在思考如何將NFT用於更廣闊的領域。

那為什麼幣圈人士願意“圍觀”,甚至願意花真金白銀來推動這個市場的繁榮呢?

 在馬斯洛需求層次理論中,人的需求分成生理需求、安全需求、歸屬與愛、尊重需求和自我實現五個層次;並且需求是由低到高逐級形成並得到滿足的。由於“幣圈”本身的亂象不斷,再加上許多客觀因素,“幣圈”在近些年來被一再地被汙名化,然而不可否認地是,經過近十年的發展,社會上已經出現了一批以加密數字貨幣起家的新富階層。這類似於二十年前崛起的以網際網路起家的新富人群體。

對於加密數字貨幣行業眾多的新貴而言,目前諸如生理需求、安全需求這些缺失性需求已經得到了滿足,然而卻沒有獲得尊重的需求。尊重需求既包括對成就或自我價值的個人感覺,也包括他人對自己的認可與尊重。

儘管區塊鏈技術近年來逐步受到各國的重視,但區塊鏈行業從業者和“幣圈人士”卻未真正獲得社會的認可和尊重。可以說,這幾年“幣圈人”和區塊鏈從業者一直過得很憋屈。所以當看到NFT開始出圈,受到世界的矚目時,“幣圈人士”也願意去花錢圍觀,為它搖旗吶喊。這是一種自己從事行業被認同的感動,來自於尊重需求被滿足後的釋放。

當然,這其間也夾雜著一些“幣圈人士”想用NFT炒作為自己牟利的企圖。正如上文買下Beeple畫作的Metakovan,他本身也是藝術品指數基金B.20的發行人。B.20指數基金的運作模式是將Beeple的20件作品作為標的資產,隨後發行基金份額。由於Beep作品的拍賣,直接拉高了B.20基金的整體估值;這正如十幾年前以兩百萬美元拍下巴菲特午餐的趙丹陽,在午餐席間向對方推薦了自己重倉的股票,直接讓其賬面盈利上千萬美元。

儘管NFT確實為數字藝術品帶來的新的機遇,然而與此同時,大量資金開始湧入NFT市場,NFT作品也水漲船高,大量劣質藝術品開始以NFT的形式出現並售賣,市場的瘋狂程度超過了藝術家們的想象,針對數字藝術的批評也接踵而至。有趣的是,Beeple這位當前NFT最大的受益者,在拍賣結束後收到以太幣(ETH)的付款時,卻第一時間將所有的以太幣(ETH)換成了美元;並直言“我不是一個純粹的加密貨幣主義者。我早就從事數字藝術創作了,如果所有這些NFT的東西明天消失了,我仍然會從事數字藝術創作。”這一言論直接讓很多NF的忠實粉絲認為NFT遭到了Beeple的背叛。

到底是NFT誤傷了藝術,還是藝術誤傷了NFT?`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