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文理解 Meme 經濟的興起

買賣虛擬貨幣

撰文:Mason Marcobello,Bankless 撰稿人

編輯:南風

正如我們最近從Evil King Gremplin 創作的 NFT 專案「CrypToadz」等 NFT 專案的瘋狂上漲中所看到的那樣,社羣在很大程度上是各種協議、dApps 或者 NFT 專案成功或失敗的主要催化劑。

上圖: Evil King Gremplin 創作的畫素圖片 NFT 專案 CrypToadz,截圖源自 OpenSea

但除了這一點,還有另一個因素,一種眾所周知的凝聚力,推動和加強了這些社羣,同時也向更廣泛的世界傳播了他們的思想或想法:模因 (Memes)。

許多人並不知曉的是,模因的起源及其主題可以追溯到 20 世紀 70 年代。特別值得注意的是,理查德·道金斯 (Richard Dawkins) 在 1976 年出版的《自私的基因》(the Selfish Gene) 一書中提到了模因 (Memes)。在這本書中,模因除了具有當前與社交媒體的聯絡之外,還有其他含義。簡單來說,道金斯對模因這一術語的概念是“作為文化傳播的單位”,相當於一種文化基因。道金斯進一步闡述了模因一詞的含義:

“...模因的例子包括曲調、思想、口頭禪、服裝時尚、製造鍋碗或建造拱門的方法等等。就像基因在基因庫中透過精子或卵子從一個身體跳到另一個身體進行繁殖一樣,模因在模因庫中透過一個大腦跳到另一個大腦來進行傳播,從廣義上說,這個過程可以稱為「模仿」(imitation)。”

總的來說,傳統觀念是將道金斯的模因理解為“在某個文化中的人與人之間傳播的想法、行為、風格或用法。”把時間快進到幾十年的今天,模因 (Memes) 或多或少是指有趣的、廣泛傳播的、具有感染力的線上內容,比如一張配了文字的圖片,或者一段影片等等。

然而,當涉及到加密經濟學領域時,模因扮演著一個二元的、(有時) 兩極分化的角色:一方面,一些純粹主義者批評著像 Dogecoin (狗狗幣) 這樣以模因為核心的加密貨幣,認為這類幣抹殺了去中心化技術的潛在力量和目的;另一方面,不可否認的是,在大多數人都認為是令人生畏和迷惑不解的模因主題的表面之上,詼諧幽默之中也存在價值。

我們可以從戴夫·查普爾 (Dave Chappelle) 等受人尊敬的喜劇演員的表演中看到類似的觀念和策略。在瑞克·詹姆斯 (Rick James,美國歌手) 或迪士尼世界的米老鼠 (Mickey Mouse) 有趣的故事背後,是關於我們作為人類的社會和歷史話語的殘酷或者有時令人不安的真相。同樣地,我們可以說,加密貨幣模因也是如此,這些模因最初以輕鬆搞笑的方式吸引了人們,同時也透過圍繞它們的技術和文化保留了更深的潛臺詞和意義。如此一來,加密貨幣模因可以作為一個精心偽裝的“邁出第一步”策略,幫助那些原本會感到疲憊、精神枯竭或沒有歸屬感的一類人更多地瞭解到這些新興技術的必要性。

為了更好地理解模因在吸引受眾和提高普及率方面的內在力量,我們不妨來看看 Dogecoin (狗狗幣) 的發展歷史和演變。

狗狗幣的歷史

正如許多人所知,Dogecoin 最初是作為其兩位聯合創始人 Billy Markus & Jackson Palmer 之間的一個輕鬆的玩笑而誕生。在當時比特幣的嚴肅性滲透到全球的加密貨幣敘事中之際,這種以儘可能搞笑的方式被創造的「有趣而友好的網際網路貨幣」,就像一股清新的空氣一樣撲面而來。

對於那些想要輕鬆地鑄造和隨處玩弄某個成本不到 1 美分的東西的人來說,Doge 正中他們的下懷,而且風險很小。因此,Doge 網站在推出大約一個月之後,其訪問量超過 100 萬次。在該專案於 2013 年 12 月 6 日上線的兩週內,Reddit 上的 r/Dogecoin 板塊就有超過 19,000 名使用者,而 Doge 的價格也飆升了 300%,儘管當時中國宣佈禁止支付公司處理與比特幣相關的交易。

社羣價值與支援

另一個推動 Dogecoin 成功和受歡迎的因素是人們對該幣的吉祥物的喜愛:一隻日本柴犬“doge”的一個流行表情包,該表情包以“much wow”和“so tired”等配文而聞名。這個模因起源於 2010 年,當時日本幼兒園老師 Atsuko Sato 在她的個人部落格上釋出了幾張她收養的柴犬 Kabosu 的照片。在這些照片中,有一張很特別的照片,Kabosu 坐在沙發上,揚起眉毛,斜著眼睛盯著相機看 (見下圖)。在 The Verge 等媒體發表文章確認 Atsuko Sato 飼養的 Kabosu 就是這一表情包模因中的原型狗狗時,這張照片和內容在網上進一步受到歡迎。

攝圖:Atsuko Sato

基於這種情境意識,我們可以看到,透過將加密貨幣與一個已經擁有越來越多支持者的話題 (即 doge) 相掛鉤,Dogecoin 的兩位創始人 Jackson 和 Billy 得以利用社會認同的心理元素,因為人們已經對這一模因投入了感情。此外,儘管 Dogecoin 就其本質而已沒有什麼意義,並且其總供應量為 1000 億枚,但在 2014 年遭遇駭客攻擊和批評之後,該社羣團結起來支援這種幣,以證明它確實有實用價值。

比如,2014 年 Dogecoin 社羣在幾個小時內籌集了價值超過 3 萬美元的狗狗幣,幫助牙買加雪橇隊參加 2014 年在俄羅斯索契舉行的冬奧會。另一項由社羣推動的名為「Doge4Kids」的行動成功向 4 Paws for Ability 慈善組織捐贈了 3 萬美元,該組織幫助為有特殊需要的兒童提供服務犬。

上圖:Dogecoin 贊助 NASCAR 賽車手 Stefan Parsons

綜上所述,像 Dogecoin 這樣的「模因幣」在推廣 Web3 的採用和意識方面還貢獻了更多的要素,其中最主要的是寶貴的時間和注意力。這一點在 Snoop Dog、Lil Yachty 和 Mia Khalifa 等名人對 Dogecoin 的青睞下尤其突出,更不用說還有伊隆·馬斯克了。

時間 & 注意力加強了採用

為了證明馬斯克對 Dogecoin 的支援如何推動了人們對加密貨幣生態系統的採用和認知,我們不妨拿 YouTube 來進行類比。

在過去的 16 年裡 (自2005年2月14日成立以來至今),YouTube 作為一個平臺在全球獲得了大約 23 億使用者。其使用者每天共計觀看超過 10 億小時的影片,並且每天在 100 多個國家生成 72 萬小時的影片內容。換句話說,10 億小時大致相當於 115,000 年。72 萬小時相當於 82.13552 年。這就是 Youtube 每天產生的內容。

YouTube 上內容的流線型多樣性是它多年來爆紅的眾多原因之一。更重要的是,所有這些都在一個單一的平臺上相互聯絡,由演算法進行管理,這些演算法旨在留住對於 YouTube 平臺最重要的東西——觀眾的時間、精力和注意力。根據谷歌的統計,觀眾觀看 YouTube 的兩個主要原因是“放鬆”和“娛樂”。但從 YouTube 的角度來看,這並不重要,唯一重要的是使用者一直在觀看。

假設我們把 YouTube 比作一個由 Web3 平臺和加密貨幣構成的整體網路。從這個角度來看,我們可以得出一個類似的結論:儘管像馬斯克這樣的人正在傳播「模因幣」,但其結果是一種更重要的資產正在被交易:公眾的時間、注意力和意識。無論採用何種方法看待,圍繞馬斯克在綜藝節目《週六夜現場》(Saturday Night Live) 的出現並對 Dogecoin 的發言 (馬斯克在節目期間表示“狗狗幣是貨幣的未來”) 等事件的媒體討論,總是有助於將去中心化的數字資產帶入時代精神,而在過去,這種資產只能處於特定的利基市場或小團體的邊緣。

從頭開始建設

如前所述,像 Dogecoin 這樣的「模因幣」透過其與生俱來的“廉價性”而產生的吸引力,使社羣有機會與一個盛行的、自下而上的加密貨幣構建主題保持一致。儘管這一概念已經透過比特幣 (BTC) 的可分割性機制反映出來 (比特幣可分割成更小的單位「聰」(satoshi)),但以「聰」來顯示更小或更大面額的美元等值仍然會給大多數人帶來很大的困惑。相比之下,像 Dogecoin 或者 Shiba Inu 這樣的「模因幣」有潛力取代這種方式,因為它們為更廣泛的人群提供了持有和使用「整枚幣」的機會,而不用拿自己的畢生積蓄冒險,也不會因為純粹的投機而過度槓桿化頭寸。

但不利之處在於,這種更廣泛、更公開的可獲取性,也為經驗不足的交易員和投資者日後成為惡意跑路或價格操縱的受害者提供了可能。從本質上說,儘管擁有 1 億枚「模因幣」看起來更有吸引力或更令人興奮,但現實是,真正的財富創造沒有捷徑——不管專案的敘事和營銷努力看起來有多吸引人。

“人民的加密貨幣” - - 蔑視傳統系統

在分析馬斯克這樣的公眾人物的真正意圖時,很多人可能不會考慮推動模因力量的另一個潛在因素,即模因蔑視傳統系統的內在能力。理查德•尼克松 (Richard Nixon) 在 1971 年終結美元與黃金的可兌換性,並實施了對工資/價格管制的行動,只會進一步突顯貨幣作為一種工具的內在可塑性,是根據中央集權的動機和利益而形成的。

從這個角度來看,可以說像 Dogecoin 這樣的「模因幣」是完全相反的——它們由數字原住民開發和支援,透過線上來交易和分享價值。就一般的模因而言,不會存在什麼惡意的動機或者操縱目的 (不管該模因是否與「幣」關聯)。從這個意義上說,雖然美聯儲 (Fed) 可能會憑空鑄造出數萬億美元,但馬斯克也在用 Dogecoin 的例子來證明,當前的系統可以被同樣可笑的東西來取代 (儘管這仍是一個假設)。(編者注:馬斯克曾在 Twitter 上發推表示“狗狗幣是人民的加密貨幣”(Dogecoin is the people's crypto)。)

寫在最後

回顧以上的例子和重點,不難理解,模因和與之相關的「模因幣」可能與中本聰一樣,都代表了 Web3 文化。更重要的是,正如連續創業家、天使投資人和作家 Balaji Srinivasan 所說的那樣,模因正在創造一種漸進式經濟,作為 NFT (非同質化代幣) 領域的補充,或者可能演變成一個新興的子型別。

推文來源:https://twitter.com/balajis/status/1370373708506750977?s=20

你如何看待當前模因經濟的興起和「模因幣」文化?歡迎在評論區發表你的想法。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