億邦國際實名舉報華鐵應急,籤8萬臺礦機訂單隻付2.4萬臺的錢

買賣虛擬貨幣

來源/財聯社

億邦國際董事長鬍東實名舉報華鐵應急及其實控人,事件背後牽扯出後者曾經隱秘的比特幣挖礦史,糾紛的癥結在於5.6萬臺礦機的歸屬。華鐵應急子公司新疆華鐵認為2.4萬臺的礦機款已付清,對其餘5.6萬臺礦機付款義務不再履行,不過億邦國際對此並不認同。

作者:財聯社記者 汪斌 劉科

一次比特幣礦機交易,將全球三大礦機生產商之一的億邦國際,和A股上市公司華鐵應急(603300.SH)聯絡了起來。

(億邦國際釋出會現場圖片 財聯社記者攝)

8月8日,億邦國際董事長鬍東在杭州舉行的新聞釋出會稱其已向監管部門公開實名舉報,“華鐵應急存在涉嫌嚴重信披違規、嚴重財務造假以及其實控人胡丹峰與配偶潘倩涉嫌鉅額職務侵佔掏空上市公司資產等違法違規問題,懇請監管部門嚴肅追責,切實維護中小投資者的合法權益。”

8月9日在經過兩天多次聯絡以後,華鐵應急董秘郭海濱對財聯社表示“目前不太方便接受採訪,公司後面會統一來回復。”

在今日開盤前,華鐵應急釋出一則澄清公告,稱“經公司核查,並與實際控制人胡丹鋒及其配偶潘倩確認,公司不存在涉嫌嚴重財務造假、嚴重資訊披露違規以及實際控制人胡丹鋒及其配偶潘倩涉嫌鉅額職務侵佔掏空上市公司資產等違規情況”。

除此之外,華鐵應急在公告中還表示,針對相關主體涉嫌違法的情形,公司將向有關部門報案,對干擾資本市場的行為追究法律責任。

華鐵應急公司股票開盤即封於跌停位置,報10.30元,跌1.14元,或9.97%,成交金額1522萬元,澄清公告似乎並未給予公司股價足夠的支撐。

(億邦國際釋出會現場圖片 財聯社記者攝)

圍繞著兩者恩怨,財聯社記者調查發現,該次礦機生意背後,更是牽扯華鐵應急曾經隱秘的“淘金史”,疑似的關聯公司“浙江紐博”,火速賣身的全資子公司新疆華鐵,成立一天就接下礦機租賃業務的“馬甲”公司,以及背後去向不明的4418枚比特幣歸屬。

秘而不宣的礦機生意

億邦國際與華鐵應急的恩怨,源於2018年上半年,億邦通訊(億邦國際子公司)與華鐵應急子公司新疆華鐵(現更名為“浙江琪瑞”)簽訂了共8萬臺總價高達4.032億元的雲端計算伺服器銷售合同。

誰知,半年後,比特幣市場出現大幅度的調整,隨著比特幣價格持續回落,礦機供過於求,華鐵應急對礦機相關資產大幅計提資產減值損失,並“骨折”轉讓子公司新疆華鐵的股權。

事實上,華鐵應急的“礦機生意”不僅是投資失敗那麼簡單。由於對這樁隱秘的投資諱莫如深,華鐵應急曾在2020年6月被上交所通報批評。

需要注意的是,對於當年這筆大額採購合同,華鐵應急當時並未進行完全資訊披露。按照當時交易所的披露規則,這筆超過4億元的比特幣礦機買賣合同,金額已達到上交所的信披要求。

作為交易的對手方,2018年準備衝刺美股上市的億邦通訊在當年年末其招股書披露,2018年上半年的第二大客戶是一家滬市上市企業在新疆設立的全資子公司,該公司主營業務為建築安全技術開發、建築裝置安裝租賃等。這與新疆華鐵的資訊吻合。

億邦通訊招股書顯示,其2018年上半年16.2%的礦機銷售額,由新疆華鐵一家公司創造。

雲端計算伺服器指代比特幣業務?

新疆華鐵是華鐵應急的募投專案。2018年3月,剛完成3.72億元募資的華鐵應急,決定變更募投專案“建築安全支護裝置租賃服務能力升級擴建專案”的實施主體、實施地點和部分產品構成,即拿出1.7億元資金,成立新疆華鐵。變更後,投資專案產品大部分由新疆華鐵購置。由此,華鐵應急介入了“雲端計算伺服器租賃”業務。

需要指出的是,新疆華鐵雲端計算伺服器租賃業務的資金來源,為母公司華鐵應急向新疆華鐵借款。根據華鐵應急公告顯示,2018年4月至11月,公司向新疆華鐵提供資金近3個億,這和當初華鐵應急定增募集資金淨額接近。

耐人尋味的是,一直以來,華鐵應急在公告中,對比特幣、數字貨幣、挖礦等字眼隻字不提,如在2018年年報中,公司以“雲端計算伺服器”指代比特幣“礦機”。在2019年1月31日釋出的公告中,華鐵應急如此描述虧損原因:“伺服器租賃業務在2018年3季度市場環境尚好;但在2018年4季度,市場環境發生不利變化,伺服器市場需求快速下降。”

而華鐵應急口中的“伺服器市場走勢”,與當時比特幣的幣價走勢一致。以2018年5月7日合同簽訂當天為例,該日比特幣價格為9665.58美元/個,然而進入10月1日時其價格為6653.30美元/個,跌幅達31.16%;而如果將時間線拉得更長,2018年初比特幣價格達1.7萬美元/枚;2018年末,比特幣價格跌到0.4萬美元/枚。這一年,比特幣價格都處於下跌趨勢中,全年跌幅達76%。

山雨欲來風滿樓。對於買家新疆華鐵來說,比特幣價格的回落無疑會承受相應的壓力,糾紛由此在醞釀之中。

億邦國際5.6萬臺礦機未收到貨款

糾紛的癥結在於5.6萬臺礦機的歸屬。2018年月7日簽署採購合同以後,同月30日,華鐵應急與億邦通訊雙方簽訂補充合同,約定新疆華鐵於2018年10月20日之前付清所有采購款項。

合同簽訂後,億邦國際開始執行合同發貨。該公司給記者提供的四份簽收單和微信聊天記錄材料顯示,該公司從2018年5月底開始持續到7月底,將雲端計算伺服器發往內蒙、四川等地,其中:發往內蒙烏海西來峰場地2.5萬臺E9.2裝置及電源;發往內蒙烏海寶山場地1萬臺 E9.2裝置及電源;發往四川西昌木裡縣1.6萬臺E9.2裝置及電源;發往四川西昌布托縣1.4萬臺 E9.2裝置及電源;微信工作群聊天記錄材料顯示,在2018年8月17日左右,發往四川康定金康電站及1.5萬臺E9.2裝置及電源,完成所有伺服器交付,上述簽收單由華鐵應急工作人員裴金泰、睢巨集宇、鄭斌及劉凱等人簽收確認。

另一方面,華鐵應急也開始履行付款的義務,分別於2018年5月9日支付8064萬元、2018年5月30日支付1008萬元、2018年6月19日支付2520萬元、2018年7月18日支付504萬元,合計1.2096億元,但合同餘款2.8224億元並未按約定時間支付。

隨後,億邦國際開始催討礦機尾款,而隨著比特幣價格的下跌,催討工作進展並不順利。

根據億邦國際給記者提供的錄音資料顯示,華鐵應急實控人胡丹峰曾對億邦國際的相關工作人員表示:“買礦機後已經虧30%,現在只能等幣價(上漲),公司賬上沒(錢),如果要拿錢,那我只能把新疆華鐵破產。”

時間到2018年10月25日,陳寶清(備註:新疆華鐵負責礦機業務對接人)認為2.4萬臺的伺服器款已付清,對其餘5.6萬臺伺服器付款義務不再履行;僅同意對未付款的5.6萬臺伺服器在《到貨簽收單》上再次簽收確認,並要求億邦國際工作人員在簽收單補充寫“浙江紐博實業有限公司”授權的字樣,億邦國際的工作人員在該簽收單上寫下了“浙江紐博“字樣。

由此,對於該5.6萬臺雲端計算伺服器的歸屬,雙方發生了分歧。新疆華鐵認為剩餘5.6萬臺是其代浙江紐博簽收,並不歸自己所有;但億邦國際對此並不認同。

對於介入此次糾紛的“浙江紐博”究竟是什麼公司?據天眼查顯示,浙江紐博成立於2010年7月,註冊資金1.47億元。目前,浙江紐博法人代表為葉聖明,股權結構方面,呂東紅持股52.17%,疑似實際控制人。

而成立之時,浙江紐博註冊資金3000萬元,其中,自然人胡月婷出資2700萬元,陶中華出資300萬元。隨後進行了增資擴股。到2011年4月,胡月婷在浙江紐博股東名單中消失,新增了呂東紅等7名股東。其中,胡月婷將其持有的4795萬元股權轉讓給了呂東紅持有。

胡月婷是誰?華鐵應急的招股書顯示,實控人胡丹峰的姐姐也叫“胡月婷”。

新疆華鐵數萬臺礦機不到一年卻被1228萬低價賣身

即使只支付了2.4萬臺雲端計算伺服器的相關貨款,但華鐵應急的困境依然在惡化,伴隨著比特幣價格大幅回落,華鐵應急押注的比特幣“礦機”成了燙手山芋,截至2018年末,新疆華鐵虧損高達1.58億元,華鐵應急欲快速處理這部分資產。

2019 年 1 月 15 日,華鐵應急釋出《關於子公司股權轉讓暨計提固定資產減值準備的公告》稱,“華鐵應急及其全資子公司杭州宇明建築裝置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杭州宇明”)分別持有華鐵恆安(注:“華鐵恆安”即為文中的“新疆華鐵”) 99.5%股權、0.5%股權。為最佳化資產結構,提高資產使用效率,近日,華鐵應急、杭州宇明與葉恭樂(備註:葉恭樂系當時新疆華鐵杭州分公司的法定代表人、關聯方)共同簽署《股權轉讓協議》,擬將華鐵恆安 100%的股權轉讓給葉恭樂,轉讓價格為5975萬元。”

值得注意的是,新疆華鐵2018年末資產賬面原值為2.4億元,這意味著,不到一年時間,新疆華鐵的資產出現了高達48%的縮水。

新疆華鐵的首次出售似乎並不順利。公告顯示,“2019年1月25日,鑑於轉讓新疆華鐵股權的相關事項交易雙方對交易價格等存在異議,經雙方溝通後尚未達成一致意見,雙方同意終止本次交易。”

2019年3月,華鐵應急再次公告,將公司的資產淨值下調到1210萬元;2019年4月,華鐵應急對新疆華鐵計提資產減值準備1.43億元,並以淨資產為定價基礎,將新疆華鐵以1228萬元對價轉讓給陳萬龍。當月,新疆華鐵完成了工商變更登記,其礦機業務被出售。

對於該筆交易,億邦國際董事長鬍東在8月8日的新聞釋出會上稱:“價格明顯不合理,即便按當時礦機的市場價格計算,其固定資產也遠不止這個數額。”

而按照華鐵應急的公告表述,這是一場非關聯交易,“交易價格公允,評估合理。”

(浙江琪瑞現場照片,財聯社記者攝)

被賣身後的新疆華鐵,現更名為“浙江琪瑞機械裝置有限公司”(簡稱“浙江琪瑞”),其經營範圍少了“雲端計算伺服器租賃業務”,註冊地址由新疆喀什遷移到華鐵應急所在的杭州江乾區(現上城區)。

財聯社記者走訪發現,浙江琪瑞現註冊地址為共享辦公空間,其辦公司大門緊閉,屋內空無一人,只有一些簡單的辦公用品和傢俱。旁邊多位租戶告訴財聯社記者,“門上的公司名2019年就存在了,但一直沒有人來辦過公。”

財聯社記者查詢高德地圖導航顯示,此處距離華鐵應公司所在地急僅3.1公里。

(浙江琪瑞註冊地址照片,財聯社記者攝)

矛盾點:礦機租賃還是自身挖幣?

對於上市公司而言,礦機和挖比特幣等關鍵字眼似較“敏感”,在因信披違規被上交所問訊後,華鐵應急在2019年6月22日公告中首次承認了子公司新疆華鐵的所謂雲端計算伺服器,即比特幣挖礦機,伺服器分別是阿瓦隆A841型和翼位元E9.2型,分別為嘉楠耘智、億邦通訊生產。

不過華鐵應急依然強調,新疆華鐵從事雲端計算伺服器租賃業務,自身不從事“挖礦”業務,也即其購買礦機只是為了出租。

上述公告顯示,2018 年新疆華鐵與其中 3家單位發生伺服器租賃業務收入:益陽湘益通雲端儲存網路科技有限公司、湘陰湘益通雲端儲存網路科技有限公司、上海鑫鼎金屬材料有限公司在2018 年度租費金額分別為 3584.00 萬元、1796.80 萬元、767萬元。這其中,上海鑫鼎金屬材料有限公司租賃業務為嘉楠耘智生產的阿瓦隆A841型。

除上海鑫鼎外,財聯社記者查詢工商資料顯示,益陽湘益通雲端儲存網路科技有限公司成立於2017年11月,該公司現已登出。而陰湘益通雲端儲存網路科技有限公司公司成立於2018年5月31日,按照公告新疆華鐵的該批服務起租時間為2018年6月1日。這意味著,湘陰湘益通雲端儲存網路科技有限公司在成立一天後,就與新疆華鐵達成了業務合作。

對於華鐵應急稱其僅從事“礦機租賃“業務,億邦董事長鬍東受訪時稱,所謂“礦機租賃”根本無法成立,租賃業務是無法覆蓋礦機的購買成本和運營成本(託管費)的,註定業務是虧損的,商業模式欠缺合理性,“運營成本主要是託管費和電費,眾所周知,礦機挖幣的電費非常高。”

2019年1月31日,華鐵應急披露了東興證券出具的專項核查意見,“確認新疆華鐵雲端計算業務的相關支出中,向北京博瑞時空傳播文化有限公司(下稱“北京博瑞”)支付託管費5108萬元,向理縣優度和石河子市天鼎雲分別支付託管費126萬元、229.66萬元,託管費用共計5463.79萬元。”

胡東向記者展示的新疆華鐵及關聯方支付給託管方的託管費轉賬匯款憑證顯示,2018年6月至 11月期間,新疆華鐵直接支付給北京博瑞託管費5108萬元,新疆華鐵關聯個人胡曉華/董君娜/陳智瀟/胡金萍支付給北京博瑞託管費100萬元,新疆華鐵供應商合肥科銘代新疆華鐵支付給北京博瑞託管費35萬元,新疆華鐵供應商合肥科銘代新疆華鐵支付給烏海億智託管費256.6萬元,共計5499.81萬元。

2018年7月至11月期間,新疆華鐵關聯個人楊濤/董君娜/胡金萍/蔡福梅/陳智瀟/魏甜甜/王沛等人共計支付給洪佳俊託管費3135萬元。需要指出的是,根據華鐵應急公告的2019/2020/2021年股票激勵計劃激勵物件名單,董君娜/胡金萍/楊濤/陳智瀟等人都屬於華鐵應急計劃激勵物件名單中的核心人員。而上述兩項費用疊加彙總,總共支付託管費超過8635.48萬元。

億邦國際董事長鬍東稱,“華鐵應急故意少記了關聯個人、公司支付的託管費,為什麼不把新疆華鐵代支付的託管費計入上市公司的成本,上市公司關聯人等支付的託管費是哪裡來得錢?”

對於上述收款憑證的來源,胡東解釋稱,“這是我們從北京博瑞那邊得到的,也有一部分是陳寶清(新疆華鐵礦機業務對接人)主動發在雙方的工作群裡的。”

截至發稿,財聯社記者未能聯絡到北京博瑞相關人士予以置評。

值得一提的是,新疆華鐵將礦機託管給北京博瑞後,還一度因欠付礦機挖幣電費而對簿公堂。2019年4月份,北京博瑞因新疆華鐵欠付礦機挖幣電費起訴新疆華鐵和華鐵應急。2019年4月15日,新疆華鐵80%股權曾被內蒙古自治區烏海市海南區法院凍結。

焦點:挖出的4481枚比特幣去向不明

事實上,拋開華鐵應急購買礦機是用於“礦機租賃”還是“自身挖幣”不提,該批礦機已經挖出了比特幣,且挖礦所得比特幣數量已至少擁有4418.895748枚。

8月8日,億邦國際董事長鬍東向記者表示,“公司在比特幣礦機方面積累了多年的專業知識,根據相關技術手段調查顯示,新疆華鐵購買的礦機所對應的其中一個比特幣挖礦礦池、礦工號、比特幣收益及比特幣錢包地址全部歸屬於號碼為1390650XXXX的手機使用者,而該手機使用者正是華鐵應急董事長鬍丹峰的妻子潘倩。”

當天,億邦國際副總裁汪紅勇向記者展示了潘倩手機號碼對應的5個比特幣錢包地址以及具體的子賬號、支付時間與支付地址。分別為:

3C7zKvGvzXkQG2NHMc6MGeaAt5n1hSHxic

3KuXRYoawm46yYVXz3pMiQEU1egfnbu6xY

3DTWogY7m8jbwR57D3gPCWwGYNJ19EgdKX

38wgMCkRM65SVE3U9mUdYU7KbGSurAJX3G

31hDB2ktjjzeUmG53DK9c2NCyF8dUyWgLD

“這5個比特幣地址是同一個比特幣錢包的不同比特幣地址,說明這5個比特幣地址歸同一個人所掌管。” 汪紅勇在現場演示查詢比特幣地址時,網頁明確顯示,必須有關聯手機號輸入驗證碼才能繼續。

財聯社記者查詢華鐵應急公告發現,上市公司公告中從未有比特幣資訊,且在轉讓其所持有的新疆華鐵股權時,也未在評估報告中體現比特幣的資訊。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