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礦機門”舉報事件新進展!華鐵應急回覆交易所問詢

買賣虛擬貨幣

億邦國際和華鐵應急“撕到臺前”之後,“礦機門”糾紛又有了新進展。

作者|十年礦圈

來源|鏈得得

億邦國際和華鐵應急“撕到臺前”之後,“礦機門”糾紛又有了新進展。

此前,億邦國際董事長對華鐵應急涉嫌財務造假等“三宗罪”的實名舉報+一百多頁的公開舉報材料,將兩家上市公司一樁多年的合同糾紛徹底公之於眾,引爆了輿論場。

隨後事件在雙方的拉扯中持續發酵:上交所向華鐵應急下發監管工作函、華鐵應急發澄清公告“否認三連”並連夜開釋出會表示公司已報案、億邦國際在官方公眾號上質疑並公開更多證據、上交所向華鐵應急下發問詢函、億邦國際準備好的二次新聞釋出會再三延後臨時取消。

8月10日晚,上交所下發問詢函,要求華鐵應急在5個交易日回覆並披露。8月17日晚,回覆期限的最後一天,中證君從華鐵應急方面獲悉,原本公司於當晚就要出具的回覆公告,提交至交易所後,但被要求補充完善更多細節,延後至8月18日晚才進行披露。

焦點一:5.6萬臺礦機到底該歸誰?

昔日合作伙伴今反目,緣起一筆比特幣礦機銷售合同。

2018年,華鐵應急全資子公司新疆華鐵向億邦國際子公司億邦通訊購買8萬臺雲端計算伺服器,也就是“比特幣礦機”,總額4.03億元,每臺5040元。

億邦國際董事長鬍東表示,8萬臺礦機交付上線至今,新疆華鐵仍有2.82億元餘款未支付。

華鐵應急卻表示,公司實際只收到2.4萬臺礦機,剩餘5.6萬臺是第三方公司浙江紐博簽收,並不歸公司所有。億邦方面卻不買賬,並表示,“浙江紐博”是華鐵應急實控人胡丹鋒姐姐胡月婷的公司。

華鐵應急實控人胡丹鋒在8月9日晚間的說明會上表示,十年前,姐姐胡月婷在浙江紐博的確有入股,後來股份轉掉了,和華鐵應急沒有關聯關係。

華鐵應急代理律師陳家曹認為,爭議的焦點在於是誰買的礦機,那批礦機並非由新疆華鐵購買,億邦方面的所謂質疑沒有事實和法律依據。

8月10日,億邦通訊在其官方微信公眾號上發文駁斥稱,浙江紐博的實際控制人仍然是胡月婷,並表示,億邦將適時公佈其他證據。

隨後,上交所在8月10日晚的問詢函中表示,要求華鐵應急補充披露公司與億邦通訊之間簽訂伺服器買賣合同後。

浙江紐博與億邦通訊產生往來的過程和原因,以及浙江紐博與上市公司及實控人之間是否存在關聯關係,浙江紐博是否代上市公司簽收相關伺服器?

8月18日晚,華鐵應急就此回覆了問詢函,簡言之就是,華鐵方面此前結清了收到的2.4萬臺礦機貨款。

但在礦機對外租賃過程中,由於比特幣價格下降,加上億邦通訊交付的礦機耗電量大,導致華鐵方面嚴重虧損,所以剩餘的5.6萬臺礦機華鐵不買了,並告知了億邦方面,錢也不付了,貨也不用出了。

但億邦方面需將其餘5.6萬臺礦機繼續出售,胡丹鋒透過胡逸舟向浙江紐博股東俞忠良引薦了億邦科技,最終億邦科技向浙江紐博交付了5.6萬臺伺服器,有億邦科技董事、合同經辦人章昊的證明、浙江紐博確認的到貨簽收單、章昊在公安的筆錄、億邦實際控制人胡東的錄音等證明予以證明,同時浙江紐博經辦人陳寶清也在公安的筆錄中承認收到5.6萬臺伺服器。

至於胡丹鋒姐姐胡月婷在其中的角色,華鐵應急表示,經核查,胡月婷確認其與紐博實業不存在關聯關係,公司對浙江紐博經辦人陳寶清進行了訪談。

陳寶清確認5.6萬臺伺服器為紐博實業需要所採購並由其本人接收,不存在代上市公司簽收的情況。

焦點二:4000多枚比特幣的收益到底去哪了?

此案還引發廣泛關注的一個重點,便是億邦國際在舉報中提到,新疆華鐵購買的礦機所對應的其中一個比特幣挖礦礦池、礦工號、比特幣收益及比特幣錢包地址全部歸屬於一個手機號碼。

該號碼使用者是胡丹鋒妻子潘倩,上述手機號碼對應的比特幣錢包地址有五個,透過比特幣區塊鏈瀏覽器查詢得知,挖礦所得的比特幣數量達4418.895748枚。

億邦國際表示,這批比特幣當時市值約3億元,後來最高市值超過18億元。

8月9日晚,胡丹鋒在華鐵應急的說明會上表示,“比特幣礦池是任何人都可以註冊的,屬於觀察賬號,用來檢視裝置是否在執行,而比特幣挖出來是直接到錢包裡的,億邦混淆了概念。我們拿的是固定回報,比特幣的處理是屬於租賃商的,這兩個賬戶沒有必然的關聯性。”

億邦通訊在8月10日的發文中表示,胡丹鋒提到的挖礦賬戶是由潘倩的手機號註冊的,需透過潘倩的手機驗證碼後,才能將涉案的5個比特幣地址填入潘倩的挖礦賬戶。

同時,2019年,上述比特幣地址曾同時給其他比特幣地址轉載,由此可證,以上比特幣地址屬於同一個比特幣錢包,而同一個比特幣錢包只能歸一個人所有。

億邦通訊還指出,上述比特幣賬戶曾用於支付華鐵應急的礦機電費,並附上部分微信聊天截圖以“佐證”。

上交所在問詢函中也要求華鐵應急補充披露上市公司實際控制人及其配偶自2018年以來是否持有或曾經持有比特幣,並說明實際控制人及配偶是否存在侵害上市公司利益的行為。

華鐵應急對此回覆表示,新疆華鐵為礦機租賃方,向客戶計算收取租金,且作為礦機裝置的持有方,需要檢視礦機產生的收益與執行情況等,而潘倩賬戶名下的錢包地址由礦機運營方提供。

由運營方統一收取礦機挖出的比特幣,隨後用比特幣或將比特幣變現後支付相關費用,剩餘收益歸屬承租方。

華鐵應急還表示,2019年起,因公司不再經營比特幣“礦機”租賃業務,該比特幣礦池賬戶也隨後登出。

胡丹鋒及配偶潘倩自2018年以來未曾持有過比特幣的情況,不存在透過侵佔上市公司比特幣進而侵害上市公司利益的行為。

一位比特幣礦機從業人士告訴中證君,爭議焦點中的礦機歸屬權問題,應該是誰出資買下的礦機,礦機的歸屬權就是誰,至於礦機在挖礦中產生的效益歸誰,需要有合法的依據。

“上市公司買了一批裝置,這屬於資產,但在過程中產生了效益,效益歸誰?如果是託管,肯定在之前就要跟託管方達成協議。固定資產跟其產生的收益是兩個概念。”

焦點三:3000多萬元的託管費是否信披違規?

根據億邦國際方面的舉報材料,2018年6月至11月期間,新疆華鐵及關聯個人以及供應商合肥科銘代新疆華鐵共支付礦機託管費5499.81萬元,新疆華鐵關聯個人楊濤等共計支付給洪佳俊託管費3135.67萬元,共計8635.48萬元。

但對外披露的託管費用僅5463.79萬元,少計成本費用3171.69萬元,涉嫌財務造假。

對此,胡丹鋒表示,新疆華鐵在涉足礦機領域後,公司確實有員工參與了比特幣買賣,此事與華鐵應急無關,公司員工與礦機託管公司的賬務往來,只是他們之間關於比特幣的交易,與新疆華鐵的電費支付沒有關係。

而億邦方面表示,胡丹鋒提到的“幾個員工”支付電費,是在胡丹鋒授權下進行的,相關費用支付代表華鐵應急,而非個人行為,並在公號文章中附上微信聊天截圖以及支付明細等。

上交所在問詢函中要求華鐵應急補充披露:媒體報道中提到的相關方是否曾向託管方支付託管費用,及其支付託管費用的原因和具體金額。

相關方是否系代替上市公司支付託管費用,與上市公司及關聯方之間是否存在資金往來;上市公司2018年發生的託管費用的具體金額、相應的託管方,是否存在少計託管費用的情況。

華鐵應急表示,5463.79萬元費用沒錯,但其中858.65萬元為公司員工楊濤等人賣比特幣所得,陳寶清用這些人的手機號註冊比特幣賬號並繫結了他們的銀行卡,將其賬號上的比特幣轉到他們的比特幣賬號並賣出,賣出的錢回到繫結的銀行卡上,陳寶清再讓他們將這錢用於支付電費,收款方是新疆華鐵供應商,與公司及其關聯方無關。

而其餘的錢,涉及到的個人並不是公司員工,是陳寶清的朋友,是為陳寶清支付託管費的相關費用,資金來源於其他第三方,與公司及其關聯方無關,公司不存在少計託管費用。

華鐵應急這份姍姍來遲的澄清回覆函,不知能否讓準備好爆更多料、差點二次召開新聞釋出會舉證卻因“政府有意協調雙方協商”而臨時取消的億邦通訊買賬?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