億邦國際撕開鉅額礦機疑案

買賣虛擬貨幣

因交付意外,或將產生天價收入的 5.6 萬臺礦機,不知所蹤。

億邦國際的一紙訴狀,讓上市公司隱蔽的挖礦生意公之於眾。

8 月 8 日,億邦國際(EBON.US)在杭州舉行新聞釋出會上公開實名舉報華鐵應急,出具 100 多頁材料指控對方涉嫌嚴重信披違規、財務造假,更暗指華鐵應急董事長鬍丹鋒配偶利用外購伺服器挖取了 4418 餘枚比特幣,涉嫌鉅額職務侵佔掏空上市公司資產。

9 日晚間,華鐵應急召開媒體說明會,董事長鬍丹鋒與董秘等人對挖礦、侵吞公司資產、財務造假等問題予以否認,並指稱億邦國際及其董事長鬍東故意編造虛假資訊在網路上散佈,已於當日向杭州市公安局報案。

華鐵應急是一家主營工程機械及裝置租賃業務的上市公司,於 2015 年上市。召開媒體說明會當天,其股價一字板跌停,市值兩天急跌近 20 億。

公開資訊顯示,這是一場自 2018 年就已經開始的合同。

然而,從 2017 年到 2021 年,比特幣及加密貨幣市場已經經歷了整整一輪牛熊轉換,比特幣價格從 2017 年的 2 萬美元高點,經歷了 2019 年 3155 美金的低點,又在 2021 年最高突破 64000 美元。

隨著比特幣價格的波動與趨勢,當下股票市場與區塊鏈行業都聚焦於這場礦機之爭。

億邦國際礦機疑案始末

據公開資訊整理,2018 年 5 月,億邦國際(以億邦通訊為合同主體)和華鐵應急(以華鐵恆安(新疆)為合同主體)簽下 8 萬臺礦機合同,總價為 4.03 億元 。

億邦國際稱,在 2018 年 5 月到 7 月這段時間裡,已經向華鐵應急交付了全部 8 萬臺服務,但 2.82 億元的尾款至今未結清。

華鐵應急則公開回應,億邦國際於 2018 年 5 月 19 日交付了的 2.4 萬臺礦機,並按雙方合同約定,支付了約 1.21 億元的 2.4 萬臺伺服器的貨款,剩餘 5.6 萬臺伺服器並未交付。

早在華鐵應急 2018 年的年報中,就已出現了這場紛爭的苗頭:

(圖片來源:華鐵應急 2018 年年報截圖)

從雙方目前公開表述來看,兩者之間對於「 5.6 萬臺雲端計算伺服器(礦機)是否交付」存在嚴重分歧,所涉金額達 2.82 億元。

這 5.6 萬臺礦機目前在哪裡?

從媒體在說明會上的報道中,華鐵應急曾在法庭上表示,雙方存在爭議的 5.6 萬臺礦機的實際收貨方是浙江紐博實業有限公司。

億邦國際的說法則是,「在討要貨款時,被對方要求在簽收單補充寫上「浙江紐博」授權的字樣」。

但華鐵應急否認了紐博實業與自己公司的關聯。

據天眼查資料顯示,紐博實業成立於 2010 年 7 月,註冊資金 1.47 億元,經營範圍包括實業投資,建築機械安裝及租賃等,與華鐵應急經營範圍相近。紐博實業公司成立時,一位名為「胡月婷」的股東出資 2700 萬元,佔總註冊資金的 90%。

「胡月婷」與華鐵應急招股書中實控人胡丹峰姐姐的名字相同,後被華鐵應急承認親屬關係,然而 2011 年 4 月,胡月婷已從紐博實業股東名單中退出,目前在法律上,無法明確說明兩者的直接關係,華鐵應急也否認了與紐博實業之間關聯。

(圖片來自媒體報道)

8 月 10 日訊,上交所向華鐵應急下發問詢函。對於媒體報道稱「紐博實業與公司實際控制人胡丹峰存在關聯關係,紐博實業簽收的 56000 臺伺服器系代上市公司簽收」,問詢函內容包括要求華鐵應急補充披露相關資訊:

(1)公司與億邦科技之間簽訂伺服器買賣合同後,紐博實業與億邦科技產生往來的過程和原因,以及相關交易的款項支付情況;

(2)紐博實業與上市公司及實際控制人之間是否存在關聯關係,紐博實業是否代上市公司簽收相關伺服器。

在弄清紐博實業與華鐵應急的關聯之前,5.6 萬臺礦機貨款的去向、責任與追償問題暫時難有定論。

另一邊,華鐵應急和億邦國際方面均發出各自新的證據材料,互相駁斥,兩者之間的拉扯在不斷升級。

2018 到 2021:

踏錯節奏,艱難求生?

根據億邦國際的資訊,華鐵應急本應按合同約定的 2018 年 10 月 20 日支付剩餘的 2.8 億元貨款。這是一個特殊的時間點。

2017 年 12 月,比特幣行情走向了當時那場牛市的高潮,一度達到 13000 美元的高位。

2018 年 3 月,華鐵應急以主業升級為由出全資 1.7 億設立的全資子公司華鐵恆安(新疆)。

2018 年 5 月,華鐵應急與億邦國際簽訂總價為 4.03 億元的 8 萬臺礦機採購合同 2018 年,加密市場轉熊,2018 年年底比特幣則跌至最低點 3100 美元,全年跌幅達高 70%。

2019 年 4 月,華鐵應急以 1228 萬元轉讓華鐵恆安(新疆)。

在簽訂合同及尾款支付的時間段裡,數字貨幣市場及華鐵應急發生了什麼?

對於購入礦機的目的,華鐵應急多次強調是為了「礦機租賃」而非自身用於挖礦,但是大量分析聲音認為,從收益的角度出發,很難想象如此大批次的礦機沒有被用於自身挖礦。

華鐵應急當年的一則公告,似乎能夠從側面看出低迷的幣價對於礦工的打擊有多大:根據其公告,該公司於 2018 年合計虧損 1.1 億。但是,其中租賃業務虧損只佔很小一部分,大部分為對伺服器資產的固定資產減值。

同時,該減值並不是折舊減值或對市場礦機參考價格進行減值,而是依據綜合未來預計現金流折現和累積折舊進行減值測試得到的結果。根據公告,該批次伺服器減值金額達到 9750 萬元,殘值不到該批伺服器原值的一半。

這意味著,2018 年底,這批以 1.21 億採購的 2.4 萬臺「雲端計算伺服器」(礦機)的貨款減值高達 50% 以上,成為了華鐵應急當年虧損的決定性原因。

2019 年年初,華鐵應急在迴應 2018 年年報問詢函時,披露了資產減值準備大幅增加的原因及合理性:至 2018 年度報告出具日,比特幣價格一度跌至 3150 美元/個,上游雲端計算伺服器購買力疲軟,其市場價格也繼續暴跌,新疆華鐵的雲端計算伺服器因比特幣價格低於開機價,持續處於關機狀態。

時間走向 2019 年,根據公開資訊,1 月份,華鐵應急擬將華鐵恆安(新疆)作價 5975 萬元轉手。4 月份,再次進行資產減值,華鐵恆安(新疆)又被 1228 萬元的價格被轉讓。9月份,華鐵恆安(新疆)更名浙江琪瑞,實控人已經是與華鐵應急無關聯的自然人。

對於這次出售,億邦國際董事長鬍東表示:「新疆華鐵(恆安)2018 年 5 月購買這批礦機的單價為 5040 元/臺,即便只算 2.4 萬臺礦機,1228 萬元的出售價也意味著單價僅餘 511 元/臺,遠低於當時的市場價。即使到今年,這批老礦機也可以賣到 2000 元/臺。」

無論如何,華鐵應急初次計劃賣出華鐵恆安,BTC 價格位於 3700 左右的低谷,之後 4 月份以 1228 萬價格脫手,難免被指為將當初過億市值的資產「賤賣」。

但正在這個時間之後,極具戲劇性的一幕出現了,比特幣價格從 4000 美元左右開始了長時間的攀升,2021 年 4 月,比特幣最高漲至 64850 美元/枚,是當時華鐵應急出售華鐵恆安時上漲 1600% 倍以上。

(資料來源:coinmarketcap)

從華鐵應急購入及出售礦機的時間去看,實在算不得明智。

另一方面,雙方爭議中的剩餘 5.6 萬臺礦機,在這幾年又會發生了什麼?

有一種假設,這 5.6 萬臺礦機與華鐵恆安(新疆)所擁有 2.4 萬臺的礦機同步運作且同步退出,那麼這個時間點可能非常「倒黴」,在沒有支付 2.82 億尾款的前提下,根據華鐵恆安(新疆)最終轉讓時參考價格計算,這 5.6 萬臺礦機的損失將達到 90%。

這也引發了市場對於華鐵應急債務情況的討論。此前,華鐵應急曾公開強調過:「由於已經整體轉讓華鐵恆安(新疆)全部股權,後續債權債務與公司無關」。

另一種假設,倘若這 6.5 萬臺礦機至今正常開機並挖礦,那麼這次挖礦已經完整的經歷了一輪牛熊,所挖出的比特幣價值完全足以彌補前期的虧損,且收益甚至可能高到難以估量。

參考億邦國際的舉報材料,新疆華鐵恆安購買的礦機中,相關疑似賬號挖礦所得比特幣數量達 4418.895748 枚,按比特幣最高市場價計算,最高時價值曾超 18 億人民幣,而這可能僅僅只是一部分礦機的運作成果。

基於這些或「血賺」或「血虧」的假設,市場上丟擲更多疑問:5.6 萬臺礦機下落在哪?華鐵應急的「礦機租賃」真實程度如何?華鐵恆安的減值是否合理?挖礦所獲得的比特幣究竟有多少?這些比特幣又在哪裡?「浙江紐博」收到礦機後續如何處理?

從公開資訊上看,截止 2021 年 6 月底,華鐵應急賬面上的貨幣資金餘額為 0.85 億,其中部分資金受限。短期借款餘額高達 10.14 億,其資金鍊極為緊張。

上市公司挖礦,「雷區」顯現

目前,證券市場極為關注華鐵應急的三個爭議點主要在於:

1、是否涉嫌嚴重財務造假;

2、是否涉嫌嚴重信披違規;

3、華鐵應急實際控制人胡丹鋒及其配偶是否存在鉅額職務侵佔「掏空」上市公司資產的行為。

然而,更多人關注點仍在在於,作為上市公司的華鐵應急是否參與挖礦。今年 6 月,國家先後出臺各種禁令打擊挖礦行為,國內大小礦場紛紛被清退。證券市場上市公司的挖礦行為,似乎又在暴露出一些「雷區」和「禁區」。

根據公開資料整理,除了華鐵應急,目前仍有一些上市公司公開過參與數字貨幣挖礦相關概念的行為,主要包括生產礦機及裝置、構建礦場、運維管理、雲端計算服務等等,例如:

新元科技(300472.SZ):2021 年 3 月 15 日,公司與江西世星科技有限公司於簽訂了《分散式儲存中心專案》的銷售合同,負責 Filecoin 礦場的建設和維護。

聯絡互動(002280.SZ):2021 年 5 月 24 日公告,公司於 2019 年 4 月對 Aoide Capital Limited 公司旗下專案投資 1430.72 萬美元。該專案投資方向是:挖礦機、虛擬貨幣交易以及投資 ICO 公司。2020 年確認公允價值損失 508 萬美元,摺合人民幣 3503.98 萬元。

深科技(000021.SZ):2018 年 1 月公告,公司為國內知名比特幣挖礦機產品製造商之一,產量約 15 萬臺左右。公司從 2017 年 11 月開始匯入該項業務,對公司經營業績未產生重大影響。

愛康科技(002610.SZ):2017 年子公司新疆愛康慧誠資訊科技有限公司積極開展區塊鏈雲算力裝置的售電及運營維護業務(當年盈利)。

在 6 月底國內各省陸續釋出挖礦禁令時,《財新》雜誌曾披露過部分監管層對此次比特幣挖礦與交易打擊的思路,其中就包括這一點:「接近工信部人士表示,部分上市公司不好好幹,各種買礦機、投資礦場,包括在外面搞交易所。」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