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Fi 教育基金拋售 Uniswap 財庫撥款,去中心化治理還靠譜嗎?

買賣虛擬貨幣

將50萬UNI透過場外銷售獲得1020萬USDC後,DeFi Education Fund(DeFi教育基金,以下簡稱「DEF」)點燃了Uniswap部分社羣成員的怒火。

6月中旬,這支旨在為監管政策制定者普及、推動DeFi而籌款的基金,以投票的方式透過了由Unswap財庫撥款100萬枚UNI以運作該基金的提案。根據提案,該基金組織會在提案透過後的90天內釋出詳細預算。

結果,社羣還未獲悉這100萬UNI具體怎麼花時,DEF先賣了一半,還在Twitter上將訊息公諸於眾。質疑聲很快來了。

人們發現,DEF的官方推特連個頭像都沒有,懷疑它不是個正經組織;而在DEF提案頁面中獲得高讚的一個反對聲指出,Uniswap的財庫不應該為「DeFi教育」這種巨集大行動撥款,因為這不單單是Uniswap的職責,財庫應該為Uniswap自身的發展所用。

不可否認的是,DEF的撥款提案的確獲得了72.64%的投票支援率。有質疑者提出,該基金的立項團隊中有Uniswap資方A16z的背影,投出的UNI票也多來自該機構授權的組織,「自己提案自己投票」的行為有違公允。但也有支持者認為,組織為防資產貶值賣成穩定幣也並無不妥。

然而,還是有一些人開始反思,PoS機制下,當持幣量決定投票權時,DAO組織形態還能守住其「去中心化治理」的目標嗎?

獲UNI撥款1個月場外出清50%

「在@GenesisTrading的幫助下,為了資助DeFi教育基金的努力,我們以1020萬美元的USDC出售了50萬UNI,在接下來的24小時內,我們將向Genesis傳送50萬UNI並收到1020萬美元的回報。」7月13日,DeFi Education Fund(DEF)在推特上大大方方地釋出了這一動態。

從這條訊息看,儘管DFF的UNI資金是從Uniswap的財庫中獲得的,但該基金並沒有透過這家去中心化交易平臺(DEX)出售它一個月前獲得的這批撥款,而是透過知名的OTC場外交易服務商Genesis出清了撥款的50%。

理論上,場外出售並不會直接對價格市場造成打壓,但這個訊息在昨日晚間醞釀時仍然帶來了不利影響,UNI從19.5美元跌至18.6美元,跌幅4%。

這到底是個什麼基金?為什麼它會獲得Uniswap 100萬UNI的財庫撥款?

在Uniswap的治理官頁上,DeFi Education Fund(DeFi教育基金,DEF)由哈佛法學院的Blockchain & FinTech Initiative發起,該組織簡稱為HarvardLawBFI。

他們在今年5月底就提議建立一個由「100 -150萬UNI」支援的社羣監督組織,為從事加密資產政策的現有的及新的政治團體提供資金,目標是「教育政策制定者以防範去中心化金融面臨監管、法律、政治和稅收威脅;實現去中心化融資和相關活動的監管透明度;推進支援分權金融和分權治理的法律;激勵其他DeFi協議的治理社羣(透過該組織或他們自己的組織)為這項工作做出貢獻」。

「簡而言之,我們建議建立一個政治撥款委員會(大致模仿Uniswap撥款計劃),其董事會成員是法律和政策專家,包括來自各種領先的DeFi專案的律師。」DEF還解釋了為什麼需要大量資金,「有效的律師、說客和組織者是非常昂貴的。」該組織認為,世界各國政府都在考慮如何監管去中心化的金融,他們需要有這樣一個組織來捍衛生態系統和去中心化的理想。

「所以哈佛法學院發起了一項提案來資助一個遊說團體?嗯,聽起來很可疑。這筆錢會給誰?我認為這存在利益衝突,我反對這一舉動。」很快就有人Get開始懷疑這個組織的動機及可實施性。

Compound的創始人Robert Leshner也提出了疑問,「這項提議缺乏防止財庫資金成為賄賂基金所的關鍵細節:who, what, where, why, how。這些都是在投入數千萬美元資源之前需要深入思考的問題。」

儘管不少評論者懷疑,花這麼些錢去遊說政策制定者到底值不值得,但這個提案還是在5月28日至30日的兩天內,獲得了67.81%的投票率,然後進入了共識審查階段。

DEF的100萬UNI撥款提案獲得超72%的支援率

捍衛理想是要花錢的。於是,HarvardLawBFI又在6月1日的DEF共識審查中提出「是否應該從社羣財庫中撥款100萬UNI……以保護協議和DeFi免受法律和監管威脅?」這次又得到了72.64%的支援率。

在6月12日公示的細化提案中,HarvardLawBFI列出了7名DEF「最初的委員會成員」,包括Reverie的聯合創始人Larry Sukernik,Aave的總法律顧問Rebecca Rettig,Uniswap Labs的首席法律官Marvin Ammori,甚至還有世界經濟論壇執行委員會成員Sheila Warren。

在面對有關Uniswap財庫撥款給DEF的提問時,HarvardLawBFI承諾,這些資金預計將在未來的4到5年內分配,「因此不會像一次性出售100萬UNI那樣產生稀釋效應。」從7月13日出售了50% UNI撥款的舉動看,它違背了這一承諾。

DeFi的DAO組織真的去中心化嗎?

在DEF出售了50%的Uniswap財庫撥款後,人們才開始注意到這個基金會。

「我是第一次聽說Defi Education Fund,」YFI的創始人Andre Cronje乾脆在推特上發起了一項投票,以測試大家對這個組織的瞭解程度。截至7月14日5時30分,6414次投票中,76.3%的人選了「沒聽說過他們」,只有8.5%的投票稱「知道他們」,另有15.1%的人在圍觀投票結果。

質疑聲也隨著DEF的拋售行為而來。

首先是DEF的資訊披露渠道問題,「官方推特連個頭像都沒有?」「也沒有個網站連結嗎?」

DEF官方推特還沒有新增頭像

Defi Education Fund的推特的確有點糙,儘管它背後的組織HarvardLawBFI早在今年1月就註冊加入了Uniswap治理官頁,但DEF的推特卻是在開始提案Uniswap撥款時的6月才註冊,沒頭像的推特僅有785名關注者。值得注意的是,它得到了Uniswap創始人Hayden Aadams的關注,甚至在早前的提案發布時,Aadams就曾支援過這一提案。

除了DEF官方社交賬號的嚴肅性外,外界更大的質疑點是,價值千萬美元的龐大財庫撥款,到底是如何透過廣泛的投票支援的。

人們發現,早在這個基金立項時,就有「DeFi Watch」部落格的博主Chris Blec質疑BEF的投票合理性,他認為,由HarvardLawBFI提議的該基金能透過投票,反而說明Uniswap不是去中心化的,「18%的代幣由早期風投投資者控制,還有21.2%的選票掌握在團隊手中。」

這樣的UNI分佈讓外界認為,Uniswap的利益相關者在治理時,發起並透過對自己有利的提案似乎並不是難事。Chris Blec稱,風投公司Andreessen Horowitz (又名A16z)自己控制的UNI數量足以超過透過該提案所需的4000萬UNI門檻,他懷疑是A16z煽動了BEF這個遊說性質的提案,目的是使其DeFi投資組合受益。

Chris Blec甚至在6月分別給BEF和A16z寫了信,要求他們披露更詳細的資訊,包括A16z是否在該基金成立的提案中投了票或委託其他組織投了票,但他並沒有收到回信。

目前,沒有證據表明A16z支援這項提議。但有趣的是,BEF提案最終的投票結果顯示,哈佛大學、伯克利大學、斯坦福大學以及A16z前合夥人Jesse Walden獲得了4050萬張選票。另外1050萬張選票來自其他大學附屬組織,儘管尚未確認他們是否被A16z委託投票,但A16z曾表示,他們會將投資獲得的DeFi代幣選票委託給一些高校自治組織,以此方式參與DeFi協議的去中心化治理。

至少從理論上來說,在PoS(權益證明)機制下,持幣量往往代表著投票權,這意味著誰的幣多,話語權就更大。那麼如此一來,推崇DAO(去中心化組織)治理的DeFi,還能守住去中心化治理這個精髓嗎?

DEF以提案的方式出現,一支由7人組織管理的基金從投票中獲得了權力,可以直接動用Uniswap的社羣財庫,中國網友調侃,「這還真是取之有DAO」。

從治理原則上來說,DEF似乎並無「程式違法」,畢竟是票選出來的,但票的集中性問題卻著實讓DAO治理變得有違其宗,「我開始懷疑DAO的智慧性了。」推特上的吃瓜群眾如是說。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