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管將至,比特幣礦工路在何方?

買賣虛擬貨幣

作者 | 深鏈六六

編輯| 門人 運營 | 小石頭 風清揚

“你看過等待戈多沒有?”

“現在我就很契合這個狀態。”

5月25日,內蒙古發改委釋出《關於堅決打擊懲戒虛擬貨幣“挖礦”行為八項措施(徵求意見稿)》,根據八類物件分別提出不同的打擊懲戒策略。

一紙公告,讓內蒙所有加密貨幣的礦工進退維谷。

身處內蒙的比特幣礦工奮強,坐立難安,在等待著註定會來的政策落地。

到底是走是留?這是目前所有內蒙礦工乃至全國礦工都密切關心的一個問題......

事實上,不僅是礦工,隨著監管的趨嚴,整個行業都為之震顫。

就在公告發布的當天,比特幣就出現了較大幅度的跳水,在此之後,比特幣像水銀瀉地一般兩天跌去10000美元,整個加密貨幣行業陷入了恐慌......

「 監管再一次來臨」

事實上,此次釋出的《意見稿》並非是內蒙古第一次對轄區內的加密貨幣挖礦發出監管的聲音。

今年2月25日,內蒙古自治區發展和改革委員會就釋出了《關於確保完成“十四五”能耗雙控目標任務若干保障措施(徵求意見稿)》,《意見稿》顯示,為了完成內蒙古自治區“十四五”能耗雙控目標任務,將全面清理關停虛擬貨幣挖礦專案,2021年4月底前全部退出,並且提出嚴禁新建虛擬貨幣挖礦專案。

後續的“打擊”接踵而至。

5月18日晚間,中國人民銀行官方公眾號轉載了中國支付清算協會、中銀協和互金協會發布的聯合公告,明確金融機構、支付機構不得開展與虛擬貨幣相關的業務。

5月19日早間,內蒙古發改委也釋出公告,設立虛擬貨幣“挖礦”企業舉報平臺,全面受理關於虛擬貨幣“挖礦”企業問題信訪舉報。

緊接著,5月21日,國務院金融委召開第五十一次會議,特別強調“打擊比特幣挖礦和交易行為,堅決防範個體風險向社會領域傳遞”。

此後,5月25日,內蒙古發改委釋出《關於堅決打擊懲戒虛擬貨幣“挖礦”行為八項措施(徵求意見稿)》,根據八類物件分別提出不同的打擊懲戒策略,徵求意見時間為2021年5月25日至2021年6月1日。

《意見稿》指出,對通訊企業、網際網路企業等主體存在虛擬貨幣“挖礦”行為的,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電信條例》相關規定,由主管部門依法吊銷增值電信業務許可證,嚴肅追究責任。

對於存在虛擬貨幣“挖礦”行為的相關企業及有關人員,按有關規定納入失信黑名單;對公職人員利用職務之便,參與虛擬貨幣“挖礦”或為其提供方便與保護的,一律移送紀檢監察機關處理。

伴隨著監管的逐漸加碼,也使得加密貨幣行業其他與挖礦相關的企業感受到了“危險”。

5月20日,礦業公司位元小鹿全資子公司Dory Creek宣佈與BIT Mining一起投資建設美國得克薩斯州的加密貨幣礦場。

僅僅6天后,5月26日,位元小鹿便遮蔽了所有中國大陸地區IP,並宣告將確保平臺不向中國大陸地區居民提供服務。

而據一位接近位元大陸的人士告訴深鏈財經,當前位元大陸不少員工處於“放假”狀態。原因之一,就在於監管將至,市場對於礦機的需求銳減。

今年牛市的時候,一臺螞蟻S19官方售價為3.65萬元,但其場外價格最高已經炒到6到7萬元,甚至有價無市,發貨時間排到了今年10月份。

然而,當政策出臺之後,S19的場外價格就降到了4到5萬元,並且位元大陸原先設立在內蒙古達利特的分公司也已經登出。

面對洶湧澎湃的監管大潮,全國各地的加密貨幣從業者戰戰兢兢。

而身處監管風暴正中心的內蒙古,這種感覺可能更加強烈。

「 為什麼是內蒙?」

如果來統計全中國最適合挖礦的省份,那麼無論如何都不能避開新疆、內蒙古、甘肅,以及雲南、貴州、四川。

這其中,全國最大的加密貨幣挖礦聚集區就在川貴地區,特別是四川,依靠廉價的水電,水電相對較為清潔,但問題在於存在枯水期不夠穩定。

而第二大加密貨幣挖礦聚集區則在煤礦資源豐富的內蒙古,之所以能夠吸引廣大礦工的入駐,一方面是因為其地廣人稀,對於佔地面積大,又非常依賴散熱的大型礦場來說,選擇在這些地區挖礦,能夠以更為低廉的價格租到地皮,並且較高緯度、較低的氣溫以及一馬平川的交通能讓礦機獲得優質散熱條件的同時也更方便進行礦機的遷移。

此外,更重要的一個原因是,新疆、內蒙古等地煤礦資源發達,也就促使當地的火電價格遠遠低於其他省份。

根據2021年內蒙古電費收費標準來算,最大需量的大工業用電每千瓦/月的價格在28元,而同期北京的價格則在48元,二者相差71%。

因此,廉價的電力供應、利於建廠和散熱的地理條件,以及當地的開放性政策,使得內蒙古一度是十分理想的礦場建造地。

據媒體報道,在高峰時期,鄂爾多斯的礦場一年可以挖出十幾萬枚比特幣。

據劍橋大學編制的比特幣電力消耗指數,目前中國約佔全球所有比特幣挖礦算力的65%,僅內蒙古就佔8%,而美國只佔7.2%。

單一個內蒙古的比特幣算力,就超過美國。

然而,好景不長。從今年開始,從內蒙古開始,包括新疆、四川等全國各地的礦場聚集的省份,紛紛開始了對於加密貨幣挖礦的打擊。

其中,尤數內蒙古最甚,其力度之大,前所未見。

也正因此,內蒙古此次出臺的一系列監管措施也被稱為“史上最強監管”。

之所以內蒙古政府會一改往日態度,開始對加密貨幣挖礦進行大刀闊斧的監管,市面上猜測的原因有很多。

有的人認為,是因為在今年兩會中,政府工作報告提出了“碳中和”、“碳達峰”等新概念。

這些概念是中國在2020年的聯合國大會上的發言做出的承諾,在此提案裡,目標是在2021年將本國能源消耗增長降低到約1.9%。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9月,據《中國環境報》資料顯示,經濟總量佔全國1.7%的內蒙古,卻消耗了全國5.2%的能源。創造的經濟價值和消耗的能源不匹配,這就使得內蒙陷入了能源困境。

為了解決這一問題,並且響應碳中和的號召,內蒙古政府曾於今年2月開會,決定內蒙古全區單位地區生產總值能耗降低3%,能耗控制在500萬噸標準煤以內。

既然要節能減排,那麼以挖礦為主,耗電量巨大且頗受爭議的加密貨幣礦場自然首當其衝。

不管是什麼原因,對於加密貨幣挖礦而言,監管確實是實打實的來臨了。

「 礦工該去哪兒?」

“目前由於詳細的政策還沒有落地,所以我們還在觀望。”新疆的礦工小鳳告訴深鏈財經,“大方向上,我們還是擁抱監管的。”

等待靴子落地的礦工不在少數,還在內蒙沒有選擇離開的礦工奮強同樣也在等待。

有的在等待,但包括礦工路平在內的很多礦工已經準備離開了。

“我一看到這個訊息,就感覺頭皮有點發麻,暈暈乎乎,好半天才緩過勁來。”路平告訴深鏈財經,“然後我就開啟手機開始尋找在新疆、四川挖礦的朋友的聯絡方式。”

其實,自從今年2月25日,內蒙古政府釋出《於確保完成“十四五”能耗雙控目標任務若干保障措施(徵求意見稿)》之後,內蒙古的礦工們就斷斷續續地開始離開了。

“拆線、分裝,聯絡場地,委託運輸,然後再卸貨、裝機。”

就像住了十幾年的房子,突然要搬遷一樣,不復雜,但是很繁瑣。

對小鳳而言,儘管新疆目前的還未出臺相應的檔案,但脣亡齒寒,小鳳也在為接來的出路做考慮。

在小鳳的礦場,已經有不少客戶找她詢問過情況。

“我們有最樂觀的期待,但同時也要有最壞的打算。”

在小鳳看來,這個最壞的打算,就是出海,而這也同樣是奮強的打算之一。

“ 本來,我們想先遷移到雲貴川的,正好豐水期也要來了。”奮強告訴深鏈財經,“但這段時間好像全國各地都在收緊。”

5月27日,為充分了解四川虛擬貨幣“挖礦”相關情況,國家能源局四川監管辦公室下發通知,將於6月2日展開小範圍內座談研討會。

值得注意的是,其中一項會議內容是,國網四川省電力公司、四川省能源投資集團分別彙報各自供區內虛擬貨幣“挖礦”有關情況及相關建議,關停虛擬貨幣“挖礦”對今年四川棄水電量的影響分析。

儘管此次會議重點在於探討和交流,並不會出臺相應的政策法規。

但在奮強看來,四川最終很有可能“效仿”內蒙。

因此,對於全國礦工而言,出路只有兩條,要麼積極配合地方政府整改,要麼出海。

「 整改還是出海?」

出海談何容易。

早先,在2019年熊市階段,由於彼時比特幣價格低迷,且電費高昂,挖礦收益低。就有不少礦工選擇出海伊朗、俄羅斯等國家來繼續挖礦。

然而,一方面,礦機出海路途遙遠,且身處異鄉,礦工們難以對自己的財產做到行之有效的保護。

有媒體報道,譬如在伊朗,其軍隊的一個分支伊斯蘭革命衛隊在邊界有很大的影響力,他們有權決定哪些貨物能夠進入伊朗,哪些貨物不能進入。礦機有可能在邊境被扣留或沒收,雖然一些物流公司可能有保險政策來彌補損失,但只能透過法令獲得補償,然而礦機卻沒辦法要回。

“此外,海外也沒有那麼大的體量能吃下中國的算力。”小鳳告訴深鏈財經。

如上文所述,目前內蒙古的比特幣算力超過了美國全國的算力,這也就意味著,如果中國礦工出海到美國,還需要對應的去修建足夠多的諸如變電站等在內的基礎設施。

前前後後都需要很長的時間,同時也非常考驗礦場的現金流。

更何況,在當下全球局勢日益緊張,疫情愈發肆虐的背景下,出海對於礦工而言,並非最明智的選擇。

除了出海,另一方面就是嚴格遵循當地法規。

此前,很多礦場為了拿到更便宜的電價,一直在打擦邊球,有的把自己包裝成了政策鼓勵的“雲端計算”基礎設施,有的還在變相享受政策優惠。

在此之後,如果礦場想要繼續謀求發展,曾經這種巧立名目的手段就不再可取了。

除此之外,更為重要的是就是去尋找清潔能源。

目前來說,火電雖然穩定,但汙染嚴重,水電儘管充沛,但每年有較長時間的枯水期,而光電、風電不穩定,難以儲存。

出海之路道阻且長,國內清潔能源配額不夠,未來,肯定會有很多礦工被淘汰。在採訪時,不少礦工都表達了相同的擔憂。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