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的基礎設施搭建—火巖控股虛擬資產平臺運營商

買賣虛擬貨幣

近段時間來,在科技巨頭、商業領袖、頂級風投的三重加持下,元宇宙概念持續被引爆,其熱度甚至超越了行業範疇躍升至全球範圍的科技風口。熱度火熱的同時其也正遭到前所未有的質疑,眾多群眾認為在現有技術的條件下元宇宙不過是天方夜譚,是一輪新的概念炒作,更有甚者,三體作者劉慈欣認為其是整個人類文明的內卷。

不論爭論與否,市場仍舊高度關注,11月以來,國內A股元宇宙概念股漲幅超過60%,但縱觀概念股,遊戲軟體公司仍佔據主導地位,與元宇宙技術構建似乎大相徑庭。

在此背景下,近日,港股公司火巖控股公佈,計劃12月下旬於東南亞推出新一代採用「遊戲+社交+銷售平臺」策略,使用NFT技術的《大亂鬥》AR元宇宙系列遊戲,該訊息釋出後,火巖成交價單週內漲幅超過9%。

這是否是又一次的炒作?正當在市場中懷疑其是另一家熱點概念的公司的同時,火巖戰略佈局卻似乎不僅於此。

元宇宙概念火熱,遊戲領域成為首要入口

元宇宙,源自科幻小說,意為與平行於現實世界的虛擬世界,其透過xr、雲端計算、區塊鏈、5G、數字孿生等多種新一代資訊科技的緊密融合構建虛實相生的強大網際網路社會敘事,基於XR帶來身臨其境的沉浸式感官體驗,依託數字孿生技術完成現實世界的對映,從而實現在虛實相生的世界中生產資料、經濟系統、社交系統以及法律關係的自由發展,被認為是數字經濟的終極形態,長期將帶來極大的經濟價值。彭博行業研究報告預計,元宇宙將在2024年達到8000億美元市場規模,而普華永道預計市場規模在2030年將達到1.5萬億美元。

從應用領域而言,遊戲普遍被認為是元宇宙的首要入口。遊戲領域天然具備虛擬身份、社交、沉浸感、多元化、隨時隨地、經濟系統和文明等多個元宇宙特徵,玩家透過各自的遊戲目標齊聚,從而帶來交易需求、社交需求等等,自成生態,與元宇宙高度契合,目前最為接近、為人熟知的元宇宙想象也正是電影頭號玩家遊戲中的世界。

在此背景下,眾多企業撲向了元宇宙的未來藍海,搶先搶灘元宇宙領域,尤其以遊戲領域為主。根據各自披露,在24家上市公司的元宇宙佈局中,有超過10家公司以遊戲為載體切入元宇宙概念,佔比達到41.67%。但在此其中,火巖控股又是極為特殊的一個。

火巖進軍元宇宙領域,以遊戲為入口的虛擬資產平臺雛形已顯

以休閒益智遊戲聞名的火巖控股前身為深圳網域,2014年,前網域CEO騰訊全國遊戲渠道總經理張巖(現火巖控股主席)帶領團隊建立火巖,憑藉著團隊天然具有的獨特網際網路基因與深刻的使用者理解能力,在成立短短7年內,火巖成功登陸香港主機板,目前已覆蓋全球百萬付費活躍使用者。根據2020年公告,公司全年錄得收入5.2億元,同比增速達71.3%,毛利率和規模淨利潤率分別為92.1%和66.2%,盈利能力強悍。

其強大的盈利能力得益於遊戲品類的精準定位以及海外收入的強勢增長。一方面,火巖主力開發的休閒類遊戲素來有毛利高、粘性強、可複製性強等特點,憑藉其強大的長線運營能力,火巖休閒類遊戲的盈利週期實為可觀,目前為止,其最賺錢的遊戲之一《零食大亂鬥》就為2017年上線。另一方面,火巖積極順應趨勢,持續發力海外業務佈局,2019年公司就嘗試將自主開發的遊戲產品拓展至海外市場進行自主運營,透過海外本土化的精細運營,其推出的在東南亞運營的泰國休閒大廳Royal Casino已有幾十款遊戲,規模優勢顯著,同時,公司披露將透過土耳其新成立的全資附屬公司Fire Element 拓展於土耳其的遊戲應運和代理業務,並於2021年第四季度釋出新遊戲。據悉,火巖海外收入在今年有望實現雙位數大幅增長。

收入穩步增長,海外穩定佈局,火巖發展前景一片向好。然而,火巖似乎不僅於此,近日,公司披露,計劃12月下旬於東南亞推出新一代採用「遊戲+社交+銷售平臺」策略,使用NFT技術的《大亂鬥》AR元宇宙系列遊戲,正式進軍元宇宙業務。

NFT是區塊鏈上的一種數字資產,透過將線下的資料內容藉由連結進行鏈上對映成為資料內容的資產性的載體,實現資料內容的價值流轉,從而可標記原生數字資產所有權錨定現實世界中商品,其作用可類比於價值網際網路中的HTML。此前,火巖就曾推出紐西蘭國寶IP BuzzyBee系列NFT,而在該遊戲中,NFT主要是遊戲中的道具和面板,透過鏈上標識技術構建遊戲資產NFT,並作為媒介促使玩家實現跨平臺的交易和買賣。

NFT加入遊戲交易實質並不新鮮,已有眾多鏈遊專案加入該元素,那這是否意味著只是一次簡單的遊戲海外佈局?答案自然是否定的。實際上,火巖一直是一家非典型的遊戲企業,其始終堅持長期平臺化發展的戰略。火巖控股執行董事陳迪坦言道:“火巖的長期目標是打造一家以遊戲為入口的虛擬資產平臺運營商”。

據透露,在本次大亂鬥中,嵌入其中的獎賞積分平臺,將是虛擬資產平臺的雛形。而在遊戲推出之前,今年6月,火巖就在泰國推出“獎賞積分平臺測試”,旨在連線公司泰國遊戲,使用者可以透過遊戲中算力和互動活動獲取平臺積分,積分可以用於換取 NFT 道具或者泰國當地“八達通”,並可以在餐飲、交通等多個場景中使用。測試推出後,反響熱烈,迅速吸引超過20萬玩家參與。

相比於測試版本,正式推出版本將加入更多的線下供應商,拓寬餐飲、購物等線下場景的消費,實現線上資產與線下的協同,加快遊戲資產的市場化構建。此外,版本中還新新增社交元素,玩家可以利用遊戲中的成績及金幣與其他遊戲玩家互動。

後續,火巖將以大亂鬥作為標杆專案,將其中的獎賞積分平臺作為戰略抓手,將其複製拓寬到南美及其他東南亞地區,實現線上遊戲資產的價值流轉,為虛擬資產交易平臺後續頂層設計、功能研發、系統除錯的完善奠定基礎。

回到戰略本身,在以虛擬資產為標的的元宇宙中,交易需求是客觀存在的,因此,虛擬資產交易平臺實質是實現元宇宙的關鍵基礎設施之一。反觀火巖以遊戲為入口的虛擬資產平臺運營商定位,已然是相當高階,然而,火巖此舉絕非空想,其已在使用者構建、支付門檻以及技術優勢上鋪墊良多。

在使用者方面,相比於心動以TapTap為主要核心資產的平臺模式,與需要轉化的普通社羣使用者不同,由於休閒遊戲的高粘性,火巖在全球擁有超過100萬的高質量付費使用者,使用者群體已培養出相當成熟的付費習慣。後續公司僅需持續將付費使用者進一步轉化為使用NFT數字資產的交易者,在NFT交易流轉可獲利的前提下,轉化難度相對較小,已然為後續以NFT為主的虛擬數字資產交易奠定了堅實的使用者基礎。

在支付門檻方面,今年5月,火巖控股與東南亞領先移動支付解決方案FOMO Pay簽署戰略合作框架備忘錄。FOMO Pay是目前新加坡金融管理局獲得數字貨幣結算牌照的的持牌金融機構之一,另兩家為星展銀行以及澳大利亞交易所,據悉,持牌機構可從事商戶收購服務、國內匯款服務和適用於加密貨幣的數字支付令牌 (DPT) 服務。在虛擬資產中加密貨幣佔據重要一環。從此角度,FOMO pay實際可以直接打通加密貨幣與數字法幣的結算,給火巖即將打造的虛擬資產交易平臺帶來強有力的實現途徑,許可權的設定也給其他公司帶來了難以企及的支付門檻。而在火巖的披露中,其留有對於FOMO Pay 36個月的優先投資權,隨著合作的不斷深入,兩者極有可能在股權上實現緊密相融。

而在技術優勢上,火巖早已組建區塊鏈遊戲應用團隊,並已與區塊鏈遊戲《暗黑鏈遊神》合作成立控股區塊鏈遊戲子公司,藉助暗黑鏈遊神在NFT與智慧合約上的技術優勢為火巖控股NFT產品的成功率提供堅實的技術保證。此外,2021年3月,火巖控股宣佈與著名遊戲媒體遊戲陀螺展開戰略合作,在遊戲陀螺的撮合下獲取可能應用火巖NFT非同質化代幣技術的潛在客戶,創造更多區塊鏈應用場景提升數字資產交易與管理能力。

此外,在合規問題上,火巖也有所準備,目前主戰海外市場,保證所有現有業務必須符合當地國家法律法規允許。

對標“東南亞小騰訊”Sea,火巖增值空間肉眼可見

可以看出,集使用者、支付與技術優勢為一體的火巖,已然在深耕建立以遊戲+NFT資產交易+數字支付為三大架構的綜合體,帶來了極富想象的盈利空間,彭博社甚至將其視為有望成為新加坡網際網路巨企Sea之外的另一隻科技板塊潛力股。

縱觀SEA的發展之路,其與火巖有著相似的實現路徑,均是以遊戲起家,透過強大的本土化改造實現遊戲盈利,並以遊戲為主要流量與盈利入口開拓電商和支付業務。財報資料顯示,當前Sea主要有三塊業務,包括遊戲Garena、電商Shopee以及數字金融SeaMoney。

從Sea的增長邏輯來看,其維持高增長的打法十分清晰,一方面,除了在人口紅利逐步釋放的東南亞穩定佈局外,sea正積極推動電商業務全球化發展,現已逐漸在巴西、墨西哥等拉美地區擴張拓展,並計劃向歐洲邁進。而另一方面,儘管電商業務在疫情中增長態勢明顯,2020後正逐步取代遊戲業務成為收入最大貢獻者,但遊戲業務仍是SEA中最穩固的版塊,由其帶來的穩定現金流仍舊不斷為SEA業務板塊擴張輸血。根據Q3季度財報,在業務擴張的承壓下,Sea 第三季度營收為26.89億美元,同比增長121.8%,但仍淨虧損5.71億美元。但得益於《Free Fire》的人氣和玩家基礎的持續增長,Garena第三季度活躍使用者數達7.29億,同比增長27%,季度付費使用者達9320萬,同比增長43%,業務營收同比增長93.2%至10.99億美元。遊戲、電商、支付業務板塊經調整EBIDA分別為7.151、6.838以及1.590,遊戲業務重要性凸顯。

與Sea對標,相同點是火巖同樣具有十分穩定的遊戲收入,並以其作為流量獲取通道。根據2021年中報,火巖實現收入4.97億港元,同比增長58.1%;公司利潤2.73億港元,同比增長28.4%。而根據華泰證券資料,2021年中國遊戲市場實際銷售收入規模有望達到 2900 億元,同增 4.1%,但增速相比去年跌幅16.6%。可以看出,火巖收入增速顯著高於行業增速,營業增長十分穩定。同時,如前所述,火巖在全球擁有超過100萬的高質量付費使用者,無疑為其他業務板塊的發展提供了流量蓄水池。

在差異方面,Sea重倉的電商平臺shopee,除了前期倉儲、物流、人力的基礎設施鋪墊,其發展中長期流量的捕捉與運營仍需持續發力,這也是其不斷拓寬業務領域的重要原因,因此,Sea維持高增長的同時也伴隨著虧損狀態的長期存在。相比之下,火巖的虛擬資產交易平臺輕資產屬性突出,成本優勢顯著,同時,NFT規模化交易可實現快速的盈利能力,就目前而言,該市場已經開始展現其力量,根據nonfungible資料,截止完稿日,NFT市場銷售總額已超過106億美元,交易量超過1125萬次,市場總值超過65億美元,儘管目前NFT仍屬小眾市場,但在NFT圈層持續擴大以及元宇宙穩步發展的雙重影響下,市場總額有望得到進一步發展。

而在支付埠,Sea拿到了新加坡金融管理局頒發的數字銀行牌照,獲得了東南亞數字支付的入場券,其法幣端結算通道擴充套件與電商業務實現了雙向賦能,但火巖透過FOMO pay的合作不僅擁有法幣結算埠,更直接拓寬了加密貨幣端的支付,這為其後續發展的虛擬資產交易平臺帶來了有力的支付優勢,有利於其構建下一代網際網路支付網路。

從此角度,火巖似乎相比Sea具備更高的成長性,Sea目前的市場總值約為2000億美元,火巖卻僅有109億港元,市場增值空間肉眼可見,就算不與Sea相比,目前最大的NFT交易平臺Opensea,活躍使用者不到20萬,估值也達到了15億美元,值得注意的是,NFT等虛擬資產交易僅將會是火巖後續發展的三大板塊中的細分領域的區域性版圖。

近日,繼2021年9月17日獲納入富時全球股票指數系列中國區域指數小型股後,火巖再度被納入MSCI中國小型股指數,也可反映出國際資本對於火巖的經營與發展潛力的高度認可。

尾言

誠然,不論是虛擬資產亦或是元宇宙,均處於發展的初期,而圍繞其的市場秩序、創新模式、監管法規還有待漫長的時間去探索。從巨集觀視角而言,人類對於數字世界的探索僅是滄海一粟,從數字孿生到數字原生,再到漸行漸近的虛實相生,真正的技術需要的遠不只是想象,更需要一批批創新企業投身其中,在實踐中去創造新世界真正的價值。

因此,不論是否與Sea相提並論,可以明確的是,火巖已成為在元宇宙探索的重要創新力量,未來,依託海外市場的不斷開拓,透過遊戲+支付+NFT資產交易的三者的通力合作與持續發力,火巖將以極深的護城河進入其發展的下一階段,在虛實相生的賽博空間中迸發出更為強大的力量。

參考資料:

格隆匯:巨頭夾縫中,火巖控股如何成為“開掛玩家”;

格隆匯:火巖控股(1909.HK)能否成為港股市場的Sea:全球數字資產交易平臺初見雛形;

海通證券:四探元宇宙,深挖網際網路未來形態的核心價值;

華泰證券:把握景氣細分龍頭,掘金元宇宙新藍海;

IDC:預計2021年全球市場VR頭顯出貨837萬臺 中國出貨量143萬臺;

國盛證券:從火巖控股看 NFT 在遊戲、社羣領域應用;

介面:2年10倍,Sea何以成為亞洲第三?

中國經濟網:資本催熟的“元宇宙”,小心一地雞毛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