證監會局長撰文:比特幣引發的全球“新型貨幣戰爭”才剛剛開始

證監會科技監管局局長姚前表示,隨著現代資訊科技革命的興起,技術對貨幣的影響正達到前所未有的狀態,比特幣已經引發了全球大規模的數字貨幣實驗。數字時代已然來臨,數字貨幣時代也必將來臨。

日前,證監會科技監管局局長姚前在《比較》雜誌上撰文,闡述央行數字貨幣的發展及其背後的理論邏輯。

技術對貨幣替代的影響正達到前所未有的狀態

姚前在文章中回顧了貨幣形態的變化,由於技術推動,貨幣形態經歷了從商品貨幣、金屬貨幣、紙幣到電子貨幣的演化,目前已經延展到信用貨幣、高流動性金融資產等更廣義的貨幣層次。

而隨著區塊鏈、大資料、雲端計算和人工智慧等數字技術的快速發展,技術對貨幣演化的影響進一步深入。

這種影響正引起各國中央銀行、業界和學術界的廣泛關注。

姚前文章中稱,除了交易轉賬功能,貨幣往往因價值而動,哪裡的價值更穩定,收益更高,貨幣就往哪裡流動。而這種流動,就發生了貨幣的替代。這種貨幣替代,小的可引發人世間的種種悲喜劇,大的可引發為了搶奪貨幣主導權的“戰爭”,比如以鄰為壑的匯率戰、各種貿易/貨幣聯盟、國際貨幣體系改革與博弈等。

以往的貨幣替代是因為貨幣的價值內涵發生變化,可以稱為“古典貨幣戰爭”,而現在由於技術而引起的貨幣替代可稱為“新型貨幣戰爭”。

而且,隨著現代資訊科技革命的興起,技術對貨幣的影響正達到前所未有的狀態,並將繼續演繹、拓展和深化。它甚至還可能引發整個貨幣金融體系變革,因此引起全球各界的廣泛關注。

比特幣引發的“新型貨幣戰爭”才剛剛開始

姚前認為,這場“新型貨幣戰爭”可追溯到2008年全球金融危機。金融危機的爆發使中央銀行的聲譽及整個金融體系的信用中介功能受到廣泛質疑,奧地利學派思想回潮,貨幣“非國家化”的支持者不斷增多。在此背景下,以比特幣為代表的不以主權國家信用為價值支撐的去中心化可程式設計貨幣“橫空出世”。

libra白皮書指出:“libra的使命是建立一套簡單的、無國界的貨幣和為數十億人服務的金融基礎設施”,現在看,其巨集大使命未必一定成功,但對於這樣的願景,我們應該積極應對,至少在技術方面抑或在模式方面,它為我們提供了新的參考和選項,有益於社會的進步。

比特幣引發了全球大規模的數字貨幣實驗。

姚前認為,“去中心化”數字貨幣的興起,更像是鬧鐘,喚醒了中央銀行應重視法幣價值穩定,喚醒中央銀行不能忽視數字加密貨幣這一難以迴避的技術浪潮,喚醒中央銀行應重視央行貨幣與數字技術的融合創新。

早在2014年,中國人民銀行正式啟動法定數字貨幣研究,論證其可行性;2015年,持續充實力量展開九大專題的研究;2016年,組建中國人民銀行數字貨幣研究所。

2016年之後,各國中央銀行也開始行動起來,開展基於區塊鏈技術的央行加密貨幣實驗,比如,加拿大的jasper專案、新加坡的ubin專案、歐洲央行和日本央行的stella專案、泰國的inthanon專案,還有我國香港的lionrock專案等。

這是一條全新的賽道,參加者有私人部門,有公共部門,有主權國家,有國際組織,有金融機構,有科技公司,有產業聯盟,有極客,有經濟學人……總體看,這場“新型貨幣戰爭”才剛剛開始。

各國基於區塊鏈技術的央行數字貨幣實驗進展迅速

與比特幣等私人數字貨幣不同,法定數字貨幣或央行數字貨幣“根正苗紅”,不存在價格不穩定和合規性問題。

有些經濟體選擇了以區塊鏈技術為代表的加密貨幣技術路線,比如,加拿大的 jasper專案、新加坡的ubin專案、歐洲央行和日本央行的stella專案、中國香港的lionrock專案、泰國的inthanon專案,而有些經濟體則搖擺不定,對是否採用區塊鏈技術依然存有爭議。

區塊鏈技術具有難以篡改、可追溯、可溯源、安全可信、異構多活、智慧執行等優點,是新一代資訊基礎設施的雛形,是新型的價值交換技術、分散式協同生產機制以及新型的演算法經濟模式的基礎。當前,各國基於區塊鏈技術的央行數字貨幣實驗進展迅速,內容已涉及隱私保護、資料安全、交易效能、身份認證、券款對付、款款對付等廣泛議題。

姚前認為,作為一項嶄新的技術,區塊鏈當然還有這樣那樣的缺點與不足,但這正說明該技術有巨大的改進和發展空間。

姚前最後表示,雖然各國“引而不發”,至今還沒有出現真正意義上的央行數字貨幣,但無論是數字美元方案,還是數字美元計劃白皮書,均表明美國已正式加入“火熱的央行數字貨幣戰局”。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