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的2021:熱點頻出,但仍只是起點

買賣虛擬貨幣

*本文不作為投資建議或推薦,投資有風險,投資應該考慮個人風險承受能力。

戰爭剛剛開始,還遠沒有到終局。

正在大家都以為疫情已經快要結束的時候,印度殺了一個回馬槍。疫情防控全線失守,在新德里每4分鐘就有一人死於新冠肺炎,軍用飛機和火車都開始被用於運送搶救重症患者的氧氣瓶。單日新增新冠確診病例數近期連創新高。按照現在的速度,到8月,印度將因疫情而死亡超過100萬人。

這還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變異的病毒數量正在不斷增加。放眼望去,整個亞洲,除了中國,基本都淪陷或者處於淪陷的邊緣。雖然疫苗的研發越來越確定,但是大自然的供給側改革似乎並不滿意,仍然在給人類增加難度。

印度是全球最大的仿製藥工廠,這一波疫情風波,可能會帶動全球一系列的藥物緊缺。當然了,除了藥物,糧食已經開始出現了通脹的跡象。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釋出了一份報告:3月全球食品價格連續第10個月上漲,其中食糖和植物油價格漲幅最大。

按照現在食品通脹的速度,今年下半年開始,非洲至少一半的國家將面臨糧食緊缺,甚至陷入糧食危機。巴西更嚴重,大米的價格漲幅從同期來算,已經超過了70%。而且因為巴西政府為了匯率穩定,需要更多的外匯儲備,不得不將糧食出口換匯,導致國家糧食進一步不足。政府甚至建議民眾去隔壁國家委內瑞拉購買糧食。

在去年的文章中,我們就聊到,中國政府是有前瞻性的,在2020年的疫情保衛戰中優先保證了糧食儲備,是非常重要的一步棋。今天看,一年前的邏輯,今天正在逐步驗證。

過去一年,美元的大規模超發,使得許多國家形成了財政貨幣化的充分,但是不必要條件。結果就是導致了一些本來已經腐朽不堪的國家政府將貨幣超發變成了一場競賽,到最後,反而變成了被美元收割的物件。

就在上月,美國國債已經突破28萬億,在1.9萬億美元經濟刺激下以及未來8年的2.3萬億新基建支援下,估計這個數字會繼續突飛猛進。以致於許多投資機構紛紛開始看空美元。就像我上一篇文章所述,即使美元要下跌,也不會在短期內馬上呈現。

中國一季度GDP增長達到18.6%,這是一個非常誇張的數字,完全得益於疫情之後的經濟反彈。從2020年疫情發展的情況來看,由於中美兩國的疫情調控時間差,導致中國的GDP增長會領先美國兩個季度,也就是變成了領先指標。而美國又是歐洲區的領先指標,大概領先一個季度。

拜登政府的富人加稅雖然在短期內對市場形成了一定程度的利空,但是反過來想,富人的財富都已經在美元計價的資產裡,富人加稅其實鎖定的是資產的流動性。也就意味著某種程度上,可以承載大額財富的美元資產在未來一段時間會繼續升值。

而疫苗在美國的進度現在來看,確定性比較高,所以一旦形成大規模接種,被壓制的消費需求會重新釋放,我估計下半年美國的經濟增長會比較好看。那麼現在問題來了,零利率不可能是常態,一旦經濟復甦,美國必然會在某一個時間點加息,而這個時間很可能會比預定的提前。市場對此已經有所預期,所以美國長期利率才會走高。

美聯儲面臨一個困難的選擇:利率上升,美股下跌,虛擬經濟帶崩實體復甦;加大放水,回收流動性,在某一個時間點就會引發美元下行。現在看,拜登的政策明顯傾向於後者。這也正是現在大型機構在集體做空美元的原因。不過機構對市場過於一致的判斷,往往會變成反向指標。市場只有在多空不一的情況下,才更有機會。

在全球經濟衰退的時候,資本更願意迴流美國,造成美元的升值。以未來兩三個季度來看,美元上漲似乎是更高概率的一種可能性。現在印度疫情的迅速蔓延,可能會是一個訊號,延緩了全球範圍經濟復甦,甚至造成更大範圍全球經濟的落鎖反應。反過來就會造成一種現象,就是美元持續海量超發但是美元卻因全球經濟實際蕭條而上漲的局面。

在過去數年全球貨幣超發的情況下,中國政府守住了底線,貨幣超發率並不高。而且內部市場本身的需求正在對沖外部經濟衰退帶來的效應。但是絕大多數國家並不如中國如此強勁。在全球大蕭條加大自然供給側改革的強背景下,就會受到多重夾擊。從上個月的土耳其股債樓匯四殺再到這個月的印度疫情蔓延,我們似乎看到了未來一段時間故事的劇情脈絡。

過去十年,全球貨幣超發以及低利率並沒有引起高通貨膨脹,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為進入了各型別資產,如股市與樓市,所以引發了區域性通脹,資產上漲。進而導致了全球貧富差距加大,衍生出了極端民粹潮流。發達國家與新興國家以及第三世界國家之間的鴻溝進一步割裂。

這場大蕭條的多米諾骨牌似乎正在從兩個方面開始倒塌,一方面是以歐美國家為標誌的疫情後經濟復甦以及由美元迴流帶動的資產泡沫上漲,另一方面卻是由土耳其、印度這樣的新興國家開啟的倒塌式經濟崩盤。兩頭向中間地帶擠壓,最終在某一個點形成全球範圍經濟大蕭條。這個時間會是什麼時候呢?

最近看了一下巴菲特指標,也就是美股總市值/美國總GDP,已經遠遠超過了2000年科技股泡沫時期,甚至超越了1929年大蕭條的峰值,還在繼續往上陡峭般的上漲。另一個著名的指標,席勒市盈率指標也已高於1929年大蕭條時期,略低於2000年科技股泡沫。該指標是由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羅伯特·席勒提出的用十年期週期市盈率(CAPE)代替12個月市盈率指標來對美股進行評估的一個指標。

還有傳奇投資大師彼得·林奇發明的“20法則”,指的是當股市最近12個月市盈率加上通脹率等於20的時候,估值處於公允範圍。目前來看,已經破了過去百年的記錄,達到了33.6的位置。

但是仔細思考一下,現在美股市場是一個頭部效應明顯的市場,”FANNG”已經佔據了龍頭的位置,超過了美股總市值的20%,這還沒有計算上明星股票特斯拉。如果扣除掉這些高科技股票,美股目前整體的市盈率大概在20倍左右,是完全合理的。

另外與2000年科技股不同的是,在當時,整體市場裡只有一種炒作標的,就是網際網路。但是去年底今年初我們看到的美股市場是一個以點帶面的輻射型的炒作方式。最早開始的是炒作網際網路公司,然後是雲端計算。之後特斯拉電動車,帶動全系新能源車暴漲,再後來就是電動車帶動的自動駕駛供應鏈。從自動駕駛又衍生出飛行共享出租,從飛行共享出租就開始炒作太空類科技,再後來就是區塊鏈相關的股票開始暴漲。

標的的分化,板塊輪動產生的造富效應延長了美股整體的壽命。所以現在美股市場正在逐步將未來2個季度美國本土的經濟復甦以及未來3個季度的歐洲及發達國家復甦開始計算在內,這也正是目前這個階段美股無法深度回撥的原因。

隨著美債收益率飆升,資金開始流向風險資產,比如垃圾債還有股票。個人和機構投資者也在增加購買槓桿貸款以及貸款抵押債券(CLO)。當基準利率升高時,槓桿貸款和CLO支付給投資者的利息也會上升。這說明整體市場的風險偏好剛剛開始提升。

現在大家普遍對十年期美債收益率在年底以前突破2%沒有太多疑議。問題就在於到達以後,美聯儲會怎麼做。如果通脹開始走高,十年期美債收益率有可能會飆升更高嗎?這裡面又回到了現在市場的情況,我可能更傾向於是區域性通脹,而不是全面通脹。美聯儲也選擇允許通脹上行,給予了一定的寬容度,畢竟保經濟復甦是更合理的選擇。

最新的調查顯示拿到救濟金的美國人,有37%會投入股票等市場中,市場將這一部分未來的購買力計入,也是跌不下去的原因。但是抱團股的強力上漲現在同樣無法看到,至少在這個階段美股市場已經炒了許多輪,即使是在散戶群體中,超過50%的股票資產也被2%的高淨值群體所持有。

股票割不動韭菜怎麼辦?就在昨天,馬斯克表示近期特斯拉賣出了1億美元的比特幣,美其名曰測試深度。股票市場幣圈化可能是今年的一個重要題目。另一方面,NFT的出圈,也正在讓更多的傳統投資者以及網際網路科技公司將自己的故事與區塊鏈進行了連結。

在過去一個月,我們看到各種型別的ETF在申請中,也看到了各種科技類公司接受加密貨幣支付,同樣的,我們也看到了大量的朋友在到處詢問什麼才是NFT,這些都是數字貨幣在透過最通俗的方式逐步“出圈”。而這一個月最大的功勞我想歸功於狗狗幣,應該沒有什麼異議。

狗狗幣這種完全無用的數字貨幣,透過馬斯克的名人效應,再以肉眼可見的造富效應放大,繼而引發討論與爭議。這就要達到幾點要求:1. 過去數年長期無人關注,總量很大,價格極低;2. 創始團隊離任,但是超高控盤;3. 有社羣文化基礎,但真的確定是完全無用型數字貨幣。狗狗幣完全吻合以上三點。

狗狗幣暴漲本身就會帶來自我強化效應,這簡直就是典型的搏傻遊戲。在過去的兩個月我會將狗狗幣作為一個典型指標來判斷新進入的投資者增量以及市場調整的時間點,如何判斷呢?非圈內的人士開始諮詢的路徑時間順序往往是從比特幣開始,到NFT,然後就直接跳到了狗狗幣。是的,跳過了DeFi

這非常有意思,但是諮詢的內容也很重要,就在本月中開始,有數位跟高科技行業隔了十萬八千里的朋友從諮詢狗狗幣是否可以持有到已經持有狗狗幣,應該什麼時候出。這個時間恰好就是比特幣開始下跌的時間點。這說明短期內,新鮮入場的投資者還摸不著北,被市場洗禮才是正確的路徑。

在過去一個多月,還有另外一個專案,我會作為反向指標來判斷數字貨幣內部市場的趨勢,這個專案就是Filecoin。IPFS是一個非常成熟的協議,去中心化儲存也當然擁有價值。唯一的問題就是早期參與礦機的使用者幾乎100%來自於中國,也就意味著這個專案變成了一個“單機幣”。

所以在前段時間比特幣以太坊開始下跌的時候,我們會發現全球排名前50的數字貨幣幾乎都跟跌,只有Fil在獨自漲。因為它是一個獨立行情,並不與全球使用者聯動。當然了,後來接盤Fil的硬碟挖礦專案叫Chia。這裡有一個非常有意思的點,就是主打清潔的比特幣。那麼問題來了,一張髒的不行的100塊錢美元紙幣掉在地上,你會不會撿起來?

比特幣的下跌確實引起了一陣恐慌,不過仔細想想,coinbase從股票市場裡面套出來的錢總歸要買一些打折幣。誠如我上一篇文章所述,這一輪牛市的變化正在從比特幣過渡到以太坊。畢竟現在傳統圈子裡大家都已經知道了比特幣,但是對於絕大多數老百姓來說,價值儲存以及大額資產轉移這樣的應用場景實在離的太遠。

那區塊鏈的下一步呢?政治是經濟的上層建築,如果將以太坊當成一個國家的話,那麼很明顯我們已經看到信用資產在以太坊上開始構建,引入信用是以太坊最令人震驚的一件事情。在過往的世界中,美元也是錨定石油發行的信用貨幣。今天的以太坊用自身做錨定,引發了MakerDao,成為了這個國家的央行,抵押以太坊兌換出穩定幣DAI。

這就是DeFi的初級階段。所以大多數人跨過了DeFi直接瞭解NFT,是因為金融資產在傳統世界中本來就是複雜的。但恰恰是DeFi,開始構建區塊鏈平行宇宙最初的樣貌。而今天我們看到的雛形就形成了以太坊的護城河,之後開始激烈的演化。

我們在過去看到了許多公鏈想與以太坊進行競爭,暫時都沒有看到突破點。這裡有一個極其重要的因素就是開發者才是一個底層公鏈最重要的壁壘,早期開發埠成熟以後,技術人員都不太願意遷徙到其他的平臺,因為學習的時間成本很高。

這也正是BSC將自己的鏈搬遷到以太坊網路以後,生態開始出現了突飛猛進的變化。在沒有新的正規化出現以前,最新出現的頂級專案無論基礎鏈是用哪一個最後還是會迴流到以太坊上,底層共識贏者通吃。所以現在其他公鏈從某種程度上都在慢慢變成以太坊的平行鏈,而其生態都變相成為了以太坊使用者教育。當以太坊出現巨大變化的時候,使用者就會迴流到它上面。

現在的以太坊採用的是騰訊模式,就是同時進行兩種不同路徑的探索,每條路徑又同時有兩三家團隊競爭。這使得以太坊的進化速度正在前所未有的突破。底層技術的演進將加速影響其去中心化信用貨幣體系的爆發。

我認為在去中心化的金融世界裡,核心問題就是兩個:如何引入信用資產以及創造信用擴張方式。比如AAVE等借貸協議,他們非常類似於區塊鏈銀行的存在,就是引入信用資產之後開始創造信用擴張的典型例子。

我們看到了在一些金融基礎領域裡,DeFi已經出現了頭部專案,比如去中心化交易以及去中心化借貸平臺等。但是這還遠遠不夠,2021年可能出現的DeFi進一步深化的場景在於兩個方面:一個是伴隨底層去中心化資產協議的增多,如何用去中心化的方式增加槓桿來加強區塊鏈世界的資產利用效率;另一個就是隨著去中心化金融產品的大規模創新,會誕生出類似去中心化投行、去中心化保險以及去中心化資管平臺等對標傳統世界金融機構的物種。

今天我們看到Uniswap市值已經超過1300億美元,AAVE市值接近350億美元,MKR大概在270億美元左右。Coinbase上市市值最高超過1000億美元,看上去Uniswap的市值過高。但是在區塊鏈的世界裡,你會發現,底層共識贏者通吃,所以市場會給出高於傳統資本的溢價,由此而來早期優勢的積累會變得異常得關鍵。

現在Uniswap準備升級V3,我們也看到了一些去中心化交易協議提前將V3版本建立了出來,但是一旦最先形成優勢的專案升級完成,流動性就會迅速的迴流到底層共識專案。所以我們不應該將Uniswap對標某一家中心化交易所,而應該將其看作是全部中心化交易所的總和。從長期來看,Uni市值過萬億美元是很有可能會發生的事情。

大家千萬不要覺得DeFi的世界到這裡就結束了,借貸呢?資產合成呢?衍生品呢?保險呢?收益聚合呢?投行呢?資管呢?這裡有大量的創新還沒有開始或者說剛剛出現。即便是現在的數字貨幣二級市場,依然存在可能將在未來一年翻100倍的專案標的,甚至長遠看過千倍。而且我認為未來一年將持續誕生這樣的專案。這裡的意思是完全不考慮一級市場的情況下,純二級市場投資的投資回報率。

區塊鏈的生態已經遠遠超過了2017年大家的理解,許多人依然存在路徑依賴,包括舊有的理解沒有更新迭代。大家千萬不要覺得有些專案別人可能一級市場用很低的成本拿到了幣,你是來接盤的。一級市場投資的人未必能看清這個專案長遠的發展。我認識的絕大多數以太坊私募時候就已經參與的人一早就把以太坊都拋售清光了,到今天手上一個以太坊都沒有。

如果你的認知到位,你就會發現今天的眾多DeFi專案都有可以在現實世界找到對標的公司或者專案,再轉換成區塊鏈的思維去看待與理解,你就會看到別人看不到的未來。經過這麼長時間的思考,我發現最終長期存活在區塊鏈世界的有且只有一類人,就是crypto原住民。

只有以幣本位來思考區塊鏈這個平行宇宙,你才會發現,所有數字貨幣交易所的交易對都是反的,不是BTC/USD,而應該是USD/BTC。當USD暴漲的時候,代表的是傳統世界大水漫灌帶來的虛假繁榮,當USD暴跌的時候,才是傳統世界真實的經濟狀況,以及真實世界的各個國家國民在大規模逃離傳統經濟,湧入區塊鏈數字世界成為新國民。

今天我們看到的區塊鏈正在透過各種型別的礦機連結傳統群體以及區塊鏈認知,而我相信這個部分將長期存在,POW真的只是一種共識機制的表達嗎?從更長遠的未來看,POW礦機的本質就是物聯網IOT,生產資料上鍊,最終工作量證明的是資產資料以及未來的各種型別的應用資料流轉。所以POW將伴隨著硬體基礎設施的大規模迭代而長期存在,持續進化。

當這些傳統世界的人開始逐步進入數字世界,DeFi將成為下一個幫助他們理解區塊鏈的正規化。我知道過去一個月因為coinbase的上市而引發了一眾感慨,大家都覺得我們失去了區塊鏈世界的話語權。

其實仔細想想,過去中國的區塊鏈專案的消失或者不濟本身就不是政策性的因素,而是因為底層共識贏者通吃,正是因為其他專案無法長期搭建生態,最後不得不落寞的離開市場。今天參與數字貨幣投資的人數已經超越了1億人,而參與DeFi的人群全球才不過區區100萬。參與NFT的群體全球剛剛過10萬人。

為什麼我說未來還會有一年100倍的機會,而且不止一個,是有許多。今天的DeFi才剛剛抵的上2016年中全球比特幣以太坊的數字貨幣市場,這才哪裡到哪裡啊?更不要說NFT,接近於2011年的全球比特幣市場。

戰爭才剛剛開始,還遠遠沒有到結束的時候。現在在DeFi領域還會有大量的潛在機會爆發。無論是AC還是SBF都想建立自己的去中心化金融幫派,這個市場已經足夠大。區塊鏈與網際網路之間的巨大區別就是數字貨幣本身就是資產,而Defi正在創造各種直接盈利新的正規化。

區塊鏈是一場無限戰爭,並不一定要在價值儲存或者作業系統這樣的維度去競爭,反而是去中心化金融集團這個維度,在未來會變得異常重要,這將是一場高維戰爭。如果有時間去獨影自憐,不如拿起手中的武器去戰鬥。未來一年的DeFi完全有可能誕生出類似於大摩集團這樣的多元化金融服務能力的超級平臺。這個超級平臺有沒有可能是中國團隊做出來的?如果你是開發者,就應該參與進這場戰爭中,去創造未來。

區塊鏈是一個長達數十年的巨大趨勢,2021年,只是起點。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