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菜溢價”大幅下跌,數字資產交易市場會“消沉”嗎?

買賣虛擬貨幣

4月7日,韓國數字資產某交易平臺上的BTC價格一度達79422000韓元(約7.1萬美元),創下歷史新高。“泡菜溢價”達23%。而在韓國金融服務委員會、財政部、司法部等監管機構在4月7日舉行會議討論了虛擬資產交易,併發出相關宣告後,“泡菜溢價”大幅下降。

泡菜溢價

韓國作為一個發達國家,國民收入和整個國家的GDP領先於全球大部分經濟體,因此,韓國的消費和投資領域也較之發展國家更為繁榮。而韓國以三星、現代為首的財閥對經濟的影響程度,又使得韓國國內的經濟嚴重畸形,造成工薪階層的收入呈現固化狀態。

2020年韓國國家債務為1985.3萬億韓元(約合11.6萬億元人民幣),較前一年增加了241.6萬億韓元,首次超過了該國GDP(2020年韓國GDP為1924萬億韓元)。去年,韓國國債增發了111.6萬億韓元,養老金計提負債規模同比增加了100.5萬億韓元,這些都是該國國家債務增長的主要原因。另外,去年韓國綜合財政收支出現了71.2萬億韓元的赤字,創下了歷史新高。

韓國經濟的萎縮自然造成韓國財閥的收入減少,繼而影響本已經固化的工薪階層無法獲得財富增值空間。因此對數字資產的投資就成了韓國民間資本實現財富增值的必要手段之一。在數字資產市場中,就體現在比特幣、以太坊等數字資產的價格在韓國的售價遠高於全球數字資產市場。

韓國數字資產相較於全球平均價格的“溢價”,就被國內數字資產交易者稱之為“泡菜溢價”。泡菜溢價的形成原因從根本上說是韓國財富增值渠道堵塞和財閥過度影響韓國經濟的結果。

 

韓國宣告解讀

4月7日舉行的虛擬資產交易相關會議結束後,韓國相關部門釋出的聯合公告中宣告:“我們將透過與警察、檢察機關和金融當局的合作,嚴格打擊與交易有關的非法活動,例如操縱市場價格、洗錢和使用虛擬資產逃稅”。此外,當局還暗示將加大監控加密交易的力度,以促進徵收加密資產收益所得稅,該政策預計將於2021年初生效。

韓國相關部門短短的數句宣告中可以看出幾點:

  • 韓國司法機關將聯合對數字資產交易採取更為嚴厲的限制乃至懲罰舉措。
  • 數字資產的相關宣傳和線下活動將受限。
  • 利用數字資產進行操縱市場、洗錢和逃稅行為將被打擊。

這三點無疑對韓國數字資產交易市場是極大的打擊,結合2020年3月制訂的《關於特定金融交易資訊的報告與利用等法律》的相關規定來看,

1.韓國將加密貨幣相關企業定義為”虛擬資產經營商(VASP)”。

2.數字資產經營商必須遵守經營商業務,如向韓國金融委員會金融資訊分析院(FIU)報告、反洗錢義務(客戶確認及可疑交易報告等)和附加義務。具體來說,未申報經營企業將被處以5年以下有期徒刑及5千萬韓元以下罰款。這實際上意味著,政府將在法律範圍內直接管理加密貨幣市場。

3.與數字資產經營商交易的金融公司需遵守以下義務:檢查經營商的代表人及交易目的,檢查經營商是否提交申報、是否將資金分開管理等。

兩者相互對比基本可以得出一個結論:

韓國的數字資產將會面臨更為嚴格的監管,但韓國的數字資產交易不會停止。如果結合韓國財閥對經濟的影響力,以及目前韓國民眾在財富增值方面的需求,幾乎可以肯定的是,韓國的數字資產交易非但不會因此大幅度減少,反而會因嚴厲的監管措施催生出更多的去中心化交易平臺和交易需求。

 

因此,儘管4月7日的韓國官方釋出了宣告,比特幣“泡菜溢價”隨之急劇下降。但從長遠來看,反而讓部分去中心化的交易平臺和場外交易有了“機會”,反而會加劇“泡菜溢價”的形成。2020年,韓國也同樣出現了“泡菜溢價”現象,在韓國相關部門實施監管政策之後也同樣急劇下降,但沒過多久就再次出現“泡菜溢價”。

其根本原因在於,“泡菜溢價”是由韓國經濟結構和韓國國民的經濟需求導致的,強行抑制這種需求往往會適得其反。

數字資產交易會因此“消沉”嗎?

全球數字資產交易市場其實一直有一個被人熟知但往往忽視的邏輯支撐,那就是區塊鏈的共識機制就是參與的人數越多,其共識結構就越穩固,價值也越大。數字資產的交易是由所有人對其價值認可來決定的,你可以在市場中把一枚比特幣標價為100萬美元,但無人認可其價值自然就無法進行交易。

因此,數字資產的交易會受參與人數的影響,而非絕對的監管政策。

韓國相關監管政策的趨嚴只會在明面上減少交易量,但韓國數字資產交易參與者的交易需求仍然存在,那就說明全球數字資產的交易參與者並沒有實際減少,而是短時間內的部分參與者沒有參與交易。

因此,“泡菜溢價”下跌對數字資產交易市場的影響是短期且有限的。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