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金 NFT:局中人眼中的潛力與危機

買賣虛擬貨幣

只有經歷更多週期與危機的考驗,NFT背後的社羣共識才能超越當前幣價的維度,真正在社羣文化層面打下牢固基礎。

作者 |胡韜

「所謂盛世古董,亂世黃金,這句話放在加密市場,可以改為盛世NFT,亂世BTC。」Redline Dao 創始人囧囧在手中的Punk價格上漲數倍後,向鏈捕手如是描述了他對NFT的看法。

今年6、7月以來,隨著Axie Infinity的爆紅以及Cryptopunks搶購潮的持續,NFT迅速取代DeFi成為加密市場的主要熱點,各類行業KOL以及阿里、騰訊等傳統行業巨頭均在NFT領域開始佈局。

先是在6月30日,由越南遊戲開發商Sky Mavi開發的鏈遊專案Axie Infinity協議收入首次超過100萬美元,達到111.9萬美元。彼時,很多人還沒有意識到,Axie Infinity的單日收入已經超過王者榮耀成為全球最賺錢的遊戲。根據移動應用資料分析公司Sensor Tower的統計,王者榮耀今年上半年收入 達到15億美元,日均收入為84萬美元。

此後,Axie Infinity的收入繼續飆升,並在7月16日達到972萬美元單日收入新記錄,代幣價格也較6月底上漲近7倍,最高達到29.2億美元。在該專案的熱點效應下,Sandbox、Mobox等基於NFT的鏈遊專案也迅速走紅。

與此同時,CryptoPunks、Bored Ape Yacht Club、Pudgy Penguins等頭像類NFT專案也頻繁出現在大眾視野,成交價不斷創造新高,其中最昂貴的一個 CryptoPunk 以 4200 ETH 售出,按目前價格計算高達 1638 萬美元。

交易額最高的10個Punk 來源:larvalabs

也正是在7月,囧囧在朋友的「慫恿」下以35個ETH買下自己的第一個NFT,也就是Punk。此後,他在購買NFT的路上一發不可收拾,陸續購買了Bored Ape yacht Club、Bored Ape kennel Club以及Rivermen等多個型別的藝術NFT,耗資超過100個ETH。如今,囧囧僅1個Punk的市場價值就超過100個ETH,其它NFT亦增值許多。

另一名鏈遊玩家林禕禕(化名)則在Axie Infinity爆紅的刺激與朋友的推薦下,瞄準了BSC鏈遊專案Mobox,投入近2萬U購買三十餘個遊戲NFT MOMO,期間一直在挖礦以及參與遊戲戰鬥,由於此後賽道的持續熱度以及幣安上線其代幣,最高賬面收入也超過數十萬美元。

9月初,錯過多輪NFT財富效應的投資者張榕(化名)在看到多家媒體推薦Loot後,當即決定與幾位朋友共同出資8個ETH「拼單」購買了一個Loot NFT,此後一天時間即價格翻倍,同時空投的AGLD代幣最高價值也超過4萬美元。

囧囧、林禕禕與張榕的故事正是如今NFT市場財富效應的一個縮影,幾乎所有前期參與者都賺得盆滿缽滿。

那麼,為什麼頭像類NFT能獲得如此高的估值?在很多行業人士看來,這些NFT更多的意義在於身份地位的象徵,尤其是Punk等具有符號性的NFT,對行業KOL式人物非常具有吸引力,而在市場情緒的渲染下,更多的投機者也加入了這場財富博弈。

「作為社會人,許多活動和消費的唯一目的是公開展示自己可以浪費多少能量。」BitMEX創始人Arthur Hayes近日撰文表示,從能量的角度來看,NFT化的藝術完全沒有價值,但它將代表在純數字世界中展示社會地位的最終方式。

囧囧對這個觀點也非常認同,此前也有朋友對他調侃稱「你有Punk,你就不是普通炒幣俠了,你就是數字貴族。」

「在未來的虛擬世界裡,每個人都需要有自己的身份認證,這個天然和NFT相契合。」囧囧向鏈捕手說道,「在元宇宙裡,每個人身份的體現就是NFT,你擁有了Punk,你不是數字貴族誰是數字貴族呢,並且隨著Punk的價格水漲船高,數字貴族這個標籤就被死死釘上了。」

由此,購買Punk等頭像NFT的使用者往往都會將其圖片作為自己的推特、微信等社交媒體頭像,以增進自身在社交關係中的形象,同時也是進一步推廣系列NFT的理念、提升市場熱度。

由於使用者對NFT的高漲熱情,支付寶、騰訊等網際網路巨頭也推出NFT發行平臺,聯合IP版權方發行相應NFT供使用者搶購,幫助第三方機構與企業提升使用者粘性、多元化變現渠道,例如支付寶就先後聯合敦煌美術研究所、動畫《刺客伍六七》、電影《白蛇 2:青蛇劫起》發行付款碼面板NFT。

在8月中旬,《我的世界》中國版開發團隊之一、B站大V「國家建築師」也正式推出基於《清明上河圖》體素版本的NFT盲盒,總量為1萬個,定價為0.04ETH,相當於銷售總額達到近998萬元。

進入9月,Loot的財富效應則更令人咂舌,使用者免費領取的NFT在一週多時間即升值至近十萬美元。由於該專案NFT具有「樂高積木」的可組合性質,被許多KOL認為是「NFT 構建塊」與「NFT正規化的轉移」,在NFT領域類似於從BTC到ETH的進化,也使得圖片型NFT與鏈遊形成更緊密的關係。

Loot NFT

「Loot是第一個可投資的加密原生遊戲;dark Forrest曾是第一個但尚不能投資;Axie Infinity不是加密原生,而是類似於Pokémon,不是由加密唯一啟用。」Multicoin Capital聯合創始人Kyle Samani在推特表示該機構已經投入數千萬美元購買Loot後,如是說道。

Electric Capital創始人Avichal Garg則將Loot視為NFT第三次重要創新,第一次重要突破是以CryptoPunks為代表的收藏品NFT,第二次重要突破是以Art Blocks為代表的生成藝術NFT,Loot則憑藉著「社羣擁有的遊戲」引領第三次重要突破。

「這是 NFT 生態系統第一次具有來自社羣而非創造者的價值。它反轉了建立和評估 NFT 的當前模型。」Avichal Garg表示,「如果 Loot 有效,它可以實現遊戲玩家長期以來渴望的可互操作的遊戲平臺——在遊戲之間隨身攜帶你的神袍和武士刀,因為開發人員終於有了實現互操作的方法。」

如今,NFT領域的創新仍然在持續發生,同時種種現象用「瘋狂」來形容也不為過,其接下來的走勢與潛在的風險也引起許多行業人士與玩家的關注,特別是許多NFT流動性較差、市場熱度的可持續性等問題。

知名加密分析師發推表示,他認為NFT目前還沒有泡沫,但一旦它們被分割並作為衍生品進行大規模交易,就是泡沫擴張的時候,「大空頭和 2008 年房地產崩盤的場景同樣適用於未來的 NFT 市場。」

曾投入數萬美元購買NFT的玩家歐陽彥(化名)則對鏈捕手錶示,他認為99%的NFT都是泡沫,最終都會成為泡沫,但在新的技術應用的過程,往往其實都會產生一個巨大泡沫,這是很難改變的規律。

「但是從使用者量、交易量來看,NFT市場仍然處於早期階段,而且很多傳統藝術家與大IP還沒有入場。」因此,歐陽彥對NFT市場的未來仍然持積極態度。

囧囧也表示,他認為當市場從牛轉熊、熱潮退去,90%的NFT都會歸零,但未來人類所有的非同質化資產都會基於區塊鏈的NFT協議來記錄和流轉,它的價值不可否認,只是需要在甄選NFT時格外慎重,挑眼有長期價值的NFT,例如他主要會評判社羣共識度、稀缺性與流動性等要素。

歐陽彥則表示,他主要從團隊運營能力、作品的可識別度、IP屬性幾個層面判斷NFT的價值。

目前,Cryptopunks NFT的地板價較高點下跌超30%,近24小時交易量為1240 ETH,較8月28日巔峰成交量43871ETH縮水近97%,反映出市場情緒的明顯回落。

同時,Loot NFT的地板價也較高點下跌超68%,回落至9月2日爆火之前的價格。

長期而言,價格的回落可能只是這些NFT專案面臨更多危機的開始。「像所有社羣擁有的專案一樣,Loot將有其炒作週期和幻滅的深谷即將到來,它必須至少在一場生存危機中倖存下來——吸血鬼襲擊、駭客攻擊或嚴重的設計缺陷。如果它倖存下來,社羣就會變得更強大。」Avichal Garg表示。

所有其它NFT專案也是如此,只有經歷了更多週期與危機的考驗,NFT背後的社羣共識才能超越當前幣價的維度,真正在社羣文化層面打下牢固基礎。

注:NFT資產有較高波動性,本文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