規避政策風險,大廠 NFT 藝術品確權容易易手難

買賣虛擬貨幣

NFT(Non-Fungible Token)不僅在原生區塊鏈社羣火爆,國內網際網路大廠們也湧入這一潮流。

繼阿里巴巴在6月份發售支付寶付款碼面板NFT之後, 8月起,騰訊也加速佈局這塊市場。推出「幻核」NFT交易平臺。

阿里和騰訊推出的NFT分別基於旗下的螞蟻鏈和至信鏈建立,兩條都是符合監管要求的無幣區塊鏈,保留了區塊鏈不可篡改、可溯源等特性,能夠確保加密數字藏品的真實性和歸屬權。

相比區塊鏈原生領域將NFT命名為「非同質化代幣」,大廠們則將其描述為「非同質化權益證明」,在命名上有意避免了「幣」字,顯示出兩家企業對監管的謹慎態度。

從效果上看,阿里、騰訊推出的NFT獲得了市場歡迎。不過,使用者購入的藏品在流通環節頗受限制。當前「幻核」並沒提供NFT轉贈或轉賣的入口,支付寶NFT小程式則在條款註明,使用者至少持有180天后才可轉贈給好友。這是與原生區塊鏈產出NFT的最大區別。

在原生區塊鏈領域,OpenSea等NFT交易市場已形成了一套從自由建立、發行到上架交易再到後續流通的閉環。業內人士分析稱,國內大廠之所以在NFT的流通上設限,主要還是為了避免過度炒作以及規避監管風險。在這種情況下,也有市場聲音認為,收藏品難以流通本質上沒有解決收藏領域的痛點。

阿里、騰訊先後試水NFT市場

8月20日,騰訊旗下的NFT交易App「幻核」啟動了第二期數字藝術品發售活動,此次公開售賣的藏品是名為「『萬華鏡』數字民族圖鑑」的繪畫NFT,整套作品以中華56個民族為主題,每個民族圖鑑限量售賣54件,售價均為118元。1分鐘內,3024件數字收藏品被搶購一空。

蜂巢財經體驗發現,所有參與搶購的使用者需提前繫結手機號並完成實名認證,實現了人、手機號、身份資訊的全統一,平臺甚至能自動檢查註冊手機號是否為該使用者實名。註冊後,「幻核」App會自動生成一個ZX開頭的區塊鏈地址。使用者搶購完成後,買入的NFT會顯示在平臺的「展示廳」內,使用者可隨時點開該藏品進行觀賞。

幻核App「萬華鏡」NFT交易頁面

ZX開頭的區塊鏈地址對應著「幻核」App背後的區塊鏈網路——至信鏈。公開資訊顯示,至信鏈是由騰訊公司、中國網安、楓調理順三家企業聯合建設的可信存證區塊鏈平臺。藉助區塊鏈技術不可篡改、可溯源等特性,至信鏈技術應用場景涵蓋版權保護、司法證據上鍊、資料溯源等方面。該鏈屬於國內倡導的無幣區塊鏈。

早前的8月3日,「幻核」聯合《十三邀》開啟了首期NFT發售,定價18元、限量300件的有聲《十三邀》數字NFT幾乎瞬間售罄,藏品們被儲存在每個購買者的區塊鏈地址中。

「幻核」是中國網際網路巨頭騰訊在NFT領域的首次嘗試。8月中旬,騰訊音樂緊隨其後,首發了「TME數字藏品」,例如胡彥斌《和尚》20週年紀念黑膠NFT在QQ音樂平臺發行。

騰訊並非是首家試水NFT的國內網際網路大廠。今年6月,阿里巴巴旗下的支付寶限量發售了4款「NFT付款碼面板」,包括敦煌飛天、九色鹿等,其官方定價為10個支付寶積分+9.9元,同樣一經上線就被搶購一空。

阿里發售的NFT基於旗下的螞蟻鏈技術。今年7月的歐洲盃期間,螞蟻鏈曾與歐足聯合作,為C羅、希克、本澤馬三名球星頒發了區塊鏈獎盃,並給1600位實名使用者發放了「得分王」同款數字獎盃。

兩家大廠佈局NFT的動向被外界捕捉並放大,NFT這一原生區塊鏈圈誕生的概念因大廠的加持,加速在大眾中的風靡。

唯一性、不可分割性以及不可篡改是NFT最大的特點。宣傳時,大廠們口徑一致,將NFT描述為「非同質化權益證明」,相當於「數字證書」。而在原生區塊鏈領域,NFT更被人熟知的名字是「非同質化代幣」,雖然不同於比特幣等加密資產,但其依然是一種基於區塊鏈發行的Token,可以歸屬在實用型代幣的範疇。

大廠們將NFT與「幣」做了切割,越發顯示出對監管的敏感性,畢竟,國內的區塊鏈發展倡導「無幣」,而NFT的發行和售賣,似乎越來越接近監管立起的藩籬。

自由交易受限大廠NFT難易手

客觀來說,基於區塊鏈發行的數字收藏品有著真實的市場需求。從古至今,收藏品市場一直作為一個小眾市場存在,不少人對藝術品、古董字畫、音樂唱片有著收藏愛好。但這一市場也魚龍混雜,贗品橫行,嚴重損害了創作者和購買者的權益;流通不暢,藏品交易市場渠道單一。

當區塊鏈技術出現後,NFT在藏品市場有了用武之地。區塊鏈上,每一筆交易都可查證,且各種型別的文創作品都可上鍊儲存,包括圖片、影片動畫等。在原生區塊鏈圈子,NFT已成為一個熱門市場,大量的原創NFT在OpenSea等平臺被自由建立和交易。

OpenSea NFT交易頁面

對於早就開始研發區塊鏈技術、坐擁各種區塊鏈智慧財產權的騰訊和阿里來說,藝術藏品市場恰好是一個可行性極強的落地場景。「幻核」交易平臺就強調:當買入NFT後,你無需擔心儲存、流通、損耗、盜竊、運輸等問題,可以方便快捷地購買到各類數字收藏品,欣賞和管理這些真正屬於你的物品,享受你的數字權益。

當前階段,騰訊和阿里主要透過聯合藝術家以及知名IP發售NFT,可以做到保真和確權,很大程度解決了傳統藏品市場盜版橫行等痛點。不過,無論是相對傳統藏品市場還是原生區塊鏈圈子,這些大廠發售的加密數字藏品NFT在流動性上都大打折扣。

儘管「幻核」叫做NFT交易App,但交易屬性僅體現在「使用者從平臺購買」,使用者間的交易渠道尚不存在。當收藏者買入NFT後,可以看到該NFT在至信鏈上對應的作品HASH(雜湊值),但如果NFT所有者想要將藏品轉贈或出售,卻沒有可自行操作的渠道。有使用者在社交平臺表示,買來的藏品不能流通,收藏興趣也減少了很多。

阿里的NFT產品設定在了支付寶上,有線上拍賣場所,但也對NFT的流通做了限制。

幾天前,阿里巴巴拍賣平臺推出了NFT拍賣市場,需要注意的是,這也並非一個C2C的市場,普通使用者無法發起拍賣,而參與拍賣的投標人須繳納500元的保證金才可參與競拍,無形中提高了NFT流通的門檻。根據其最新條款,使用者至少持有NFT數字作品180天后,在相關規則允許的情況下,可以將NFT轉贈給支付寶實名認證好友。而據之前的規則,NFT作品僅可用於具體頁面展示,不能進行交易、轉贈等行為。

從邏輯上看,無論是騰訊系NFT還是阿里系NFT,使用者都在單向從平臺購買;藏品、藝術品、原創內容雖然上鍊了,確權了,但這些產品特別是藏品和藝術品的流通渠道單一、市場不透明、價格發現不足等問題,並沒有因區塊鏈的出現而得到本質上的解決,相較原生鏈圈,大廠NFT系列的優勢在於可直接用法定貨幣購買,省去了用加密資產兌換的複雜環節。

對比原生區塊鏈圈子的NFT市場,騰訊、阿里搭建的NFT市場還沒有形成市場邏輯的閉環,多由單一的中心化主體發行,停留在內容確權方面。再看原生區塊鏈的OpenSea等市場,NFT板塊形成了自由建立、發行到上架交易再到後續流通的全閉環,任何人都可透過加密資產錢包自由建立並轉移其所持有的NFT。

在業內人士看來,兩家大廠在NFT的流通方面做限制,主要還是為了規避監管風險,並且這些NFT建立在私有鏈或聯盟鏈上,與公鏈NFT有所差別。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數字經濟研究院執行院長、教授盤和林認為,國內企業佈局NFT是在試探中前行,一方面需要試探市場反應,關注國內市場的偏好;另一方面需要注重合規性風險。

正如專家所言,規範NFT有一定難度,畢竟不是所有數字產品都可以無障礙流通。在幣之限制下,如何組建必要的監管機制,豐富發展規範是當前國內NFT市場面臨的考驗和難題。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