連 LV 都買單的加密藝術品,即將重塑藝術圈的規則?

買賣虛擬貨幣

來源/Vogue Business

作者 | Sonia Xie

█ 2021 年以來,藝術圈最熱話題是什麼?非 NFT(Non-Fungible Token,即非同質化代幣,具有唯一且彼此不可替換的屬性)莫屬。

NFT 讓數字藝術品變成了加密藝術品,其收藏價值激增。2 月 25 日,拍賣行巨頭佳士得紐約上拍了一件 “不存在” 的數字作品,名為《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作者為生活在美國中西部城市威斯康星州的 Beeple(原名 Mike Winkelmann)。 

這件拍品以 100 美元的價格起拍,在一個小時內便攀升至 100 萬美元。截止發稿時,這件作品在經過 126 口叫價後,價格已高達 975 萬美元。

“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 by Beeple

其實 Beeple 曾在近 3 年前與時尚圈跨界合作。他創作的 “Everydays” 系列出現在 Louis Vuitton 女裝 2019 春夏系列中。品牌女裝創意總監 Nicolas Ghesquière 的創作主題一直以科幻未來為主旨,而他手下的藝術總監 Florent Buonomano 在 Instagram 上發現 Beeple 的作品很符合 Ghesquière 的審美后,便直接聯絡了 Beeple,將他創作的 9 幅作品放在了該系列的 13 個造型上。

其實,時裝設計師沒少與 Beeple 這樣的 “野生” 藝術家合作。但自從佳士得 2 月下旬宣佈這件作品的排名後,立刻在藝術行業和區塊鏈行業引起了軒然大波。究其原因,是因為一件原本只可能在區塊鏈圈流通的 NFT 作品(或稱 “加密藝術”)高調出現在了主流藝術市場,而權威拍賣行佳士得首次接受虛擬數字貨幣 “以太坊” (ethereum)支付作品本金。據悉,拍賣後 Beeple 會獲得收入 10% 的版權費。

佳士得早在 2018 年就試水了區塊鏈領域,與 Nanne Dekking 創立的獨立數字序號產生器構 Artory 合作,為其拍賣過程及銷售作品提供上鍊服務(但買家資訊不在上鍊範圍之內)。去年 10 月,佳士得首次上拍區塊鏈作品,一件名為《Block 21》的實物作品與 NFT 結合,最後以逾 13 萬美元的價格成交。但是,上拍純數字加密作品並接受數字貨幣支付實乃拍賣行甚至傳統藝術業界的第一次嘗試,因此吸引了大批從業者與鏈圈人士的關注。 

《Portraits of a Mind》系列數字藝術品中的第 21 個(Block 21)(圖片來源:Robert Alice / Ben Gentilli)

佳士得拍賣事件在鏈圈持續發酵。在訊息宣佈之後不久,Beeple 的另一件 NFT 作品(具體來說,是一個你可以在網上免費觀看甚至下載的 10 秒鐘影片)在著名的加密藝術線上銷售平臺 Nifty Gateway 以 660 萬美元的高價售出,創造了 Beeple 迄今為止最高的拍賣價格記錄。660 萬美元在傳統藝術市場中是什麼概念?今年 3 月 1 日佳士得紐約上拍的一件梵高珍貴手稿的估價也不過 700 萬美元,最後這件作品以 1000 萬美元出頭的價格成交。 

Beeples 創作的 “Everydays” 系列,出現在 Louis Vuitton 女裝 2019 春夏系列中(👈 左滑檢視更多)

 與梵高手稿等價的 NFT 藝術品,值得買嗎?

試想,如果給你 1000 萬美元的預算,你會購買一張梵高的真跡,還是網上的一張圖片?相信 99% 的人會選擇前者,這不僅是而權威拍賣行佳士得首次接受數字貨幣以太坊支付作品本金因為梵高的作品是實物,也因為他在藝術史中的地位保證作品一定會增值;但網上的一張圖片就不好說了,況且,這張圖片人人都可以觀看下載,而收藏這張圖片的人,實際上購買的只是一段獨一無二的 ID 標識,它證明此物是此物,並且此物屬於你 —— 好比收藏藝術家 Maurizio Cattelan 用膠帶貼在牆上的香蕉,你買的不是膠帶和香蕉本身,而是一紙收藏證書,以及你如何展出這個作品的說明;或者類似收藏行為藝術,你購買的是讓藝術家表演的權利,而不是行為表演的錄影帶。 

這聽起來很荒謬:藏家花這麼多錢只是證明我確實擁有一個人人都能複製和觀看的影象嗎?但這確實是 NFT 狂熱中的很關鍵的一點。

“人們收藏 NFT 作品的一個原因是,這種收藏行為可以幫助他們彰顯自己在數字領域的地位(digital flex),但如果傳統的藝術品藏家並不經常活在數字世界裡,那他們又有什麼好在網上炫耀的呢?” Elliot David Safra 對 Vogue Business in China 解釋道。他是藝術資訊機構 AndArt Agency 的創辦者,參與組織了佳士得 2018 年專注討論區塊鏈技術的 Art+Tech 峰會。 

Safra 認為,目前阻止傳統藝術收藏者涉足 NFT 作品收藏的障礙,除了尚不便利的支付方式,還有對 NFT 作品並不強烈的收藏慾望。但讓傳統藝術收藏者望而卻步的根本原因,主要在於 NFT 作品普遍尚談不上藝術性的品質,以及目前 NFT 作品市場中存在的巨大泡沫。

義大利藝術家 Maurizio Cattelan 在邁阿密當地雜貨店購入香蕉,接著用防水膠帶把香蕉貼到牆上,完成這套名叫《Comedian》的藝術品

 NFT 火爆背後的加密藝術品交易平臺推手們 

前文提到的 NFT 作品銷售平臺 Nifty Gateway,是加密藝術交易圈最活躍的平臺之一。

Nifty Gateway 由 Duncan 和 Griffin Cock Foster 這對孿生兄弟在 2018 年創辦,平臺的商業模式是靠收取交易費獲利。2019 年,25 歲的兩兄弟將 Nifty Gateway 賣給 Gemini 這個加密貨幣交易所。很巧的是,Gemini 的創始人也是一對孿生兄弟。Tyler 及 Cameron Winklevoss 是 Mark Zuckerberg 的哈佛大學同學,因起訴 Zuckerberg 抄襲二人的想法創辦 Facebook 而出名,後來又因為 “比特幣億萬富翁” 的頭銜而重回大眾視野。據悉,這是 Gemini 完成的首次收購,Winklevoss 兄弟表示,他們認為無論是現實世界,還是數字世界的藏品,最後都會過渡到區塊鏈上。

去年 12 月,該平臺單月交易額便高達 667 萬美元,而去年 11 月整個加密藝術圈的交易額也 “僅有” 260 萬美元。這自然與全球財政和貨幣寬鬆政策的經濟大背景相關。去年 12 月,虛擬貨幣迎來又一次牛市,價格一路飆升至 2 萬美元,一夜暴富的感覺相信很多炒幣老手都有體會。


“2021 年在美國主流機構的湧入後,比特幣價格突破 5 萬美金。‘加密世界’ 約 6 千億美金的市值無疑造就了一批 ‘加密世界’ 新貴。” web3 基金會的中國區負責人王琴文表示。 

收購 Nifty Gateway 的 Gemini 創始人,Tyler Winklevoss 和 Cameron Winklevoss

資產的極速膨脹讓許多幣圈玩家的財產 “無處安放”,而疫情宅家無疑更促進了人們在網際網路上的消費。 

因此,在 Nifty Gateway 這樣的平臺上,一張普通動圖的二級市場價格能在極短的時間內從幾美元攀升到幾千美元。這樣的增速在傳統藝術市場中是不存在的,錢來得不那麼容易的廣大傳統藏家不可能花這麼多法幣購買一張網路動圖,這也側面證明了目前加密藝術領域的投機性遠遠大於收藏屬性。 

雖然類似這樣的銷售平臺很多,比如 SuperRare、OpenSea 等競爭平臺, 但 Nifty Gateway 之所以能做到規模最大,一方面是因為它交易方式簡便(支援信用卡支付),另一方面是因為它善於跨圈炒作。

最近,坊間傳聞該平臺正在積極聯絡包括 Damien Hirst、David Hockney 在內的各種大牌當代藝術家與平臺合作創作並銷售加密藝術作品,Almine Rech 畫廊代理的藝術家 César Piette 已經宣佈要在該平臺上賣 NFT 作品了。前幾日,Elon Musk 的女友 Grimes 的作品在這個平臺上總共賣出了 580 萬美元。

Elon Musk 女友、歌手 Grimes 的作品在 20 分鐘內賣出價值 580 萬美元

 打破畫廊代理模式,藝術家也更容易分一杯羹 

錢來得這麼容易,藝術家們蠢蠢欲動也完全可以理解。

加密藝術的另一個重要特點,就是讓藝術家能夠在作品的每一次再銷售當中獲利。在傳統的藝術市場中,藝術家通常只會在其作品第一次銷售的時候得到分成,之後作品每一次被轉售所產生的利潤,都全部屬於賣家。而在加密藝術領域,藝術家可以透過定製智慧合約,持有作品的 “股份”,未來每一次交易所產生的溢價的一部分都將按比例分配給藝術家。 

這不只是分錢的問題,而是對藝術市場權力關係的一次根本性的挑戰。傳統藝術品交易是相當保守的行業,它等級森嚴,資訊高度不透明,接受新事物的速度往往較慢。一切挑戰其現有結構的嘗試都將被長時間質疑,比如直到現在還有無數畫廊主極其排斥線上銷售,儘管線上與線下並不是非此即彼的關係。 

加密藝術更是直接挑戰畫廊與藝術家之間的代理關係。如果藝術家能夠輕而易舉地透過銷售 NFT 作品獲得鉅額利益,那他還需要畫廊做其經銷商嗎?當然,我們可以用萬字長文證明畫廊的不可取代性,但傳統藝術市場中,擁抱藝術民主化的從業者普遍認為,NFT 正在撼動傳統藝術市場延續數百年的森嚴結構。 

目前,傳統藝術行業對於 NFT 的心態可以用一個時髦詞來形容:FOMO(fear of missing out,意為錯失恐懼症)。沒有誰願意錯過任何一個可能對自己有利的大趨勢,但絕大多數藝術家尚不清楚加密藝術的玩法,以及出於各方面顧慮(比如和畫廊及藏家的關係),他們只能以個別作品上鍊的方式低調嘗試 NFT。 

《Cherry Blossom》,Damien Hirst 接受虛擬貨幣支付的作品

 加密藝術創作者,是真的藝術家嗎?

當下大部分加密藝術創作者完全遊離在主流藝術行業之外,鏈圈和藝術圈是兩個平行世界,各自的創作者幾乎完全不重疊。比如,對傳統藝術市場來說,在 Instagram 坐擁 200 多萬粉絲的 Beeple 可能根本稱不上真正的藝術家,當然 Safra 對他還是持讚許態度:“Beeple 在過去的 13 年每天都在堅持創作,如果這都不是一個人對其手藝堅持的證明,我不知道什麼是。” 注意,Safra 的用詞是 “手藝”(craft)而不是 “藝術”(art)。

但客觀地說,也許 Beeple 的創作精神可嘉,毅力驚人,但他的圖片創作確實還無法從藝術性的角度來評判。這些加密藝術創作者往往沒有畫廊代理,也不受傳統藝術市場框架的束縛。換句話說,任何人都可能在這個迅速膨脹的市場中輕鬆獲利。

業內的主流藝術家尚在觀望,門檻低的加密藝術創作領域大量湧入的都是低質量的作品,這反過來也讓嚴肅藝術藏家對加密藝術望而卻步 —— 作品欠佳的品質對應其離奇的價格,這不是泡沫是什麼? 

樂觀的看法也許是未來將有越來越多真正的藝術家加入 NFT 大潮。目前,最適合試水加密藝術的就是,如 Banksy 這樣在藝術市場體系外又極擅長利用市場的街頭藝術家,或者如 Damien Hirst、Daniel Arsham(前者最近宣佈將接受買家用比特幣和以太坊購買他的作品)這樣擅於控制自己市場的成功藝術家。藝術行業也應該用開放的心態嘗試 NFT 在藝術家版本作品交易上的一些普及和應用。 

回到佳士得正在進行中的加密藝術拍賣,這個事件與藝術本身其實並沒有太大關聯。對拍賣行來說,這是一次營銷、賺錢和獲客的好機會,可謂一箭三雕。營銷自不必說,這次拍賣在業界內外都賺足了話題度與關注度;此次拍賣接受以太坊的支付方式,很顯然針對幣圈玩家,如王琴文所說,這些新貴 “對於加密文化的藝術具有身份認同感,是這次拍賣的目標客戶;資料也證明,85% 的 Beeple 作品競拍開戶買家都是佳士得的新客戶”;只有幣圈玩家才可能將這件拍品的價格抬到如此高,佳士得也會因此獲得一筆數量不菲的買家傭金,而這部分錢,拍行只接受法幣支付。 

不過,技術對於藝術市場的滲透速度之快,可能是誰都沒能預見的。佳士得亞洲區的高層曾在 2 年前說道,將來是 “絕對不可能” 考慮接受加密貨幣的支付方式。而在 2021 年的春天,紐約佳士得以如此高調的方式接受加密貨幣的支付方式,未來來得確實有點快。


據王琴文透露,上拍 Beeple 作品是一名拍行實習生向紐約佳士得戰後與當代藝術專家 Noah Davis 提出的建議,而 “紐約佳士得也非常開放地接受了這個提議”。 

加密藝術領域未來五年內將會發展成什麼樣?


毫無疑問,傳統藝術與加密領域將會加速彌合,隨著更多的專業藝術家進場,更多嚴肅藏家也會隨之而來。或許我們能夠看到加密技術成為傳統藝術市場常備的某種交易工具,而 NFT 作品的銷售也將會成為主流藝術市場的常態分支。

不過,沒有永遠上漲的市場,加密藝術的泡沫也終究會破,浪潮退去,支撐這個市場的,還將只會是真正相信它的人。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