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bit 每年10億美金注入DAO,建立 DeFi 王國還是轉移資產?

買賣虛擬貨幣

吳說作者|Colin Wu

本期編輯|Colin Wu

全球最大的專業衍生品交易所 ByBit 面臨嚴厲監管,這家以保守著稱的公司,選擇激進地全面入局 DeFi。每年十億美金的加密貨幣正在注入智慧合約,它正在新加坡、上海等地大量招人。它究竟是有巨集偉的 DeFi 志向再造一個 BSC,還是僅僅為了轉移資產?

6月6日,全球最大的專業衍生品交易所 Bybit 宣佈,旨在推動開放式金融發展的去中心化自治組織 BitDAO 宣佈完成 2.3 億美元融資,Peter ThielFounders Fund、Pantera Capital 和 Dragonfly Capital 領投。

Bybit 已承諾將其期貨合約交易量的 0.025% 收入貢獻到 BitDAO 的財庫中,按今年 1 月至 5 月的收入作為參考,預計每年將超過 10 億美元。

Bybit 的捐贈已經開始,7月26日宣佈捐款約 1930 萬美元,8月9日宣佈捐款約 4720 萬美元。在 BitDAO 網站上,實際捐款是每天發生的,以 ETH 為主,其次是 USDCUSDT。Bybit 的費率為0.075%,但一般都會給予使用者或帶單者返利,因此可以說 Bybit 近乎把接近一半的利潤注入了這個所謂的“去中心化”組織。

8月10日 BitDAO 終於啟動了DeFi生態的第一步,它宣佈與 Sushi MISO 合作釋出平臺 Token BIT,以荷蘭拍的方式拍出2億枚。這某程度可以視為 Bybit 的平臺通證。

Bybit 的目標是?

Bybit CEO 在接受 Decrypt 採訪時有些神秘地解釋:“如果我們想把我們的業務從數十億變成萬億,我們不能以公司形式存在,而是以'社會現象形式'存在。”他也坦陳,(面對監管)我們真的無能為力,但這也說明了去中心化交易的重要性。”

Paul Veradittakit,Pantera Capital 創始合夥人則撰文表示,DAO 使用公共區塊鏈上的智慧合約來自動執行關鍵組織規則,如今,加密世界裡一些最流行的加密協議(比如 Maker、Uniswap 和 Dash)都開始使用 DAO 治理模式。

BitDAO的工作包括:與加密專案的合作:BitDAO 計劃與現有及新興 DeFi 專案啟動通證互換(token swap);構建各種 DeFi 產品:BitDAO 還打算自己推出各種 DeFi 產品,包括一個加密期貨交易所(旨在成為去中心化版本的 Bybit)、一個社羣入口網站(可與有前景的早期專案提出通證兌換),以及用於治理和資金庫管理的程式化實施。

BitDAO 的治理基於其原生通證 BIT,而且是完全去中心化的。BIT 的通證總供應量固定為 100 億個通證,分配比例如下:

30% 將由資金庫持有以促進生態系統互換

5% 將透過私人銷售分配

5% 將作為獎勵提供給專案啟動時的初始合作伙伴

60% 將分配給 Bybit 建立研發中心,以支援 BitDAO 並支援 Bybit 增長(反過來,又能幫助 BitDAO 資金庫增長)。其中,15% 的通證供應量可立即使用,其餘 45% 的通證供應量將被鎖定 1 年並在鎖定期結束後的 2 年內逐步釋放。

從中可以看出,BitDAO超過80%的通證,將由 Bybit控制,所謂的“完全去中心化”自然也是不可能的。

在華麗的詞藻之下,Bybit 的目的非常簡單,第一條就是建立“去中心化版本的 Bybit ”,這將類似於 BSC 的去中心化交易所 Pancake,眾所周知 Pancake 就是幣安的內部產品。

另外一種主流猜測是,Bybit 將鉅額利潤釋出到一個自我控制的、非公司實體的 DAO 中,也許可以避免很多未來的稅務、財務、法律上紛爭。如果所在地對衍生品交易所徵收重稅,這種捐贈的形式在財務上可以一定程度避稅或逃避監管。

Bybit 能躲避監管嗎?

Bybit 早期由上海的外匯團隊創立,依靠畫素級模仿 BitMEX,配合以高額的返傭,由海外KOL帶單,主打海外散戶市場。隨著 BitMEX 應對監管不力,遭到美國監管部門“重錘”。Bybit也借勢興起。目前衍生品交易量穩居前五,年利潤達到數十億美金。

可是,衍生品的暴利絕非長久之計,其針對散戶的“賭場”屬性,更是受到各國監管當局嚴厲打擊。目前為止日本、英國、加拿大已經紛紛對 Bybit 發出警告。雖然 Binance 高調在前,承擔了更多的壓力,但 Binance 在現貨領域的優勢,使得其仍然可以走合規化路線,而 Bybit 衍生品的合規化路線幾乎是不可能實現的,因此試圖透過全面 DeFi 化,找到另一條新的路徑。

但是問題在於,轉型為所謂的 DeFi 真的可以躲避監管嗎?行業人士普遍對此感到悲觀。美國以及其他國家對於 DeFi 的監管正在加劇。

8月6日美國SEC首次對DeFi專案發出指控,指控兩名佛羅里達男子及其開曼群島公司使用智慧合約和所謂的“去中心化金融”(DeFi)技術未經註冊銷售超過 3000 萬美元的證券,並在運營和盈利能力方面誤導投資者他們的業務 DeFi 貨幣市場。

根據美國SEC官方網站,Gregory Keough、Derek Acree 及其公司 Blockchain Credit Partners 在 2020 年 2 月至 2021 年 2 月期間透過 DeFi Money Market 以未註冊的方式發行和出售證券,發現他們使用智慧合約出售兩種型別的代幣:可以使用指定的加密貨幣購買並支付 6.25% 利息的 mToken,以及據稱賦予持有者某些投票權、超額利潤份額以及從 DMG 治理代幣轉售中獲利的能力的 DMG 治理代幣。

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委員伯克維茨的言辭就更加犀利:我不僅認為未經許可的DeFi衍生品市場是個‘壞主意’,我甚至認為它們在(商品交易法)下是非法的。

參考Uniswap下架部分Token引發巨大爭議 或意味“DeFi監管”開始

據悉目前 Bybit 正在海內外招聘大量員工進軍 DeFi,未來 BitDAO 會有更多的動作,第一步平臺通證的發行已經開始,做出下一個 Pancake 或者 BSC 也是情理之中。但是理性而言,中心化交易所“化妝後”的 DeFi 與 DEX,似乎也並非法外之地。更何況 Bybit 公開鉅額資金的轉入,也使得這個 BitDAO 似乎在監管眼中,與中心化交易所並無區別。

另一個問題,在於中心化與去中心化的矛盾。Bybit 發行平臺幣,中間的法律關聯是否能否釐清,會否引發監管層的注意;如此鉅額資金的轉入避稅,是否會存在稅務、法務上的風險;未來 BitDAO 如何證明,在 Bybit 的掌控下仍然是一個去中心化組織?甚至回到問題的起點,偽裝的去中心化是否是真的去中心化?如果不是真的去中心化,那麼和中心化交易所又有什麼區別?

國際反洗錢金融行動工作組最新草案指出,如果一項服務提供虛擬資產服務,那麼即使此項服務未來可以脫離該組織獨立執行,該組織仍然屬於虛擬資產服務提供商,需要接受監管。意思是,哪怕一個組織僅僅創造了智慧合約的程式碼,那麼也應當作為虛擬資產服務提供商接受監管。具體到Defi而言,需要對每個參與Defi交易的使用者進行KYC。當然這一草案也有很大爭議。

無論如何,Bybit 這回沒有再重複早期保守、模仿的路線,而是選擇了一個激進的方向,雖然目前只是像一個體外金庫,方向如何落地還非常模糊,但平臺幣的釋出還是啟動了第一步。

Bybit 團隊由於外匯行業的經驗,對監管往往做提前應對,在2020年宣佈全面退出中國就是一例。此時無論是轉移資產還是投入DeFi,似乎也是在為即將到來的“風暴”未雨綢繆。(頭圖來自BTCmanager)

參考

1、獨家:Bybit將禁封全部中國IP 將上期權產品

2、https://www.chainnews.com/articles/567371060997.htm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