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 碎片化引爭議,社羣觀點嚴重分歧

買賣虛擬貨幣

NFT 碎片:大勢所趨還是流動性透支?

前日,這張圖片刷屏了加密社羣:

23 日, [email protected] 建立了 Feisty Doge 的 NFT 代幣 NFD,這是以狗狗幣頭像為原型的碎片化 NFT 。

NFD 將原名為 Kabosu 的柴犬(狗狗幣頭像原型)一張照片所有權進行分割,總量為 1000 億份,發行當日,NFD 最高漲至 0.0009 美元,近 24 小時交易量超 1.4 億美元。

發行當日,這張圖片一躍成為了估值最昂貴的 NFT。

倘若將該 NFT 的碎片視覺化展現,那麼投資人所持的一枚 NFD 大約是這樣的:

隨之而來還有該事件的槓桿效應。一些加密貨幣衍生品平臺很快提供了針對 NFD 的借入、借出和做空的操作工具,投資人可透過 Uniswap V3 和 Sushiswap 建立空頭頭寸。

很快,加密社羣將目光聚焦到 NFT 碎片化後暴增的流動性上。狗狗圖片 NFD 成為了 NFT 「碎片化」久違的爆發契機。

但是, 市場對於 NFT 「碎片化」的觀點兩極分化,是福是禍?

NFT 版「拼單」現象已「燎原」?

NFT 碎片化是如何演變,並因這張狗狗照片突然走紅的?

早期的 NFT 碎片化標誌性案例就是《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這幅畫了。這幅畫也是 NFD 打破記錄之前的、最昂貴 NFT 的保持者。

2020 年底,名為 Metapurse 的 NFT 基金收購了《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中的 20 件作品,並在以太坊上發行了總量為 1000 萬枚的 ERC20 代幣 B20(Beeple 20 Collection),總共分兩期發售。透過這些代幣,該基金所持有的 NFT 資產被分割了。

B20 代幣總量的 59% 歸 Metapurse 所有,剩餘的 41% 留給了藝術家、合作伙伴和投資者。在這樣的分配下,B20 被指高度中心化,存在弊端。

但無論如何,該作品的所有權已經被「碎片化」重新分配了。

這樣「部分所有權」代幣為 NFT 的流動性問題提出瞭解決方案,允許使用者將一個完整的 NFT 拆分成若干 ERC20 標準的碎片化代幣,這些代幣透過二級市場交易,降低了 NFT 的流通難度,也降低了投資者參與 NFT 等收藏品的投資門檻。

2021 年上半年,「碎片化」NFT 在慢慢滲透著加密社羣。

NFT 熱潮下,大量受歡迎的 NFT 藏品動輒幾百幾千 ETH,價格居高不下,提高了加密投資新人的參與門檻。

相當長的一段時間裡,NFT 的碎片化一直被視為解決 NFT 流動性的最好方法,NFTXNIFTEX、FractionalArt、Unicly 等業內平臺,一直在為投資者「撕碎」 NFT 提供著容易上手的工具。

NFT 碎片化平臺 NFTX 中,可以看到很多已經「被碎片化」的知名的 NFT 專案。其中,CryptoPUNK 佔了很大的比重。

(圖片來源:NFTX)

該平臺上目前共有超過 123 個 CryptoPUNK。這些 CryptoPUNK 的持有者們都選擇了將自己的頭像碎片化處理,將每個 CryptoPUNK 轉化為 ERC-20 代幣「PUNK」。投資者可以以 PUNK 為統一計價單位來購買這些頭像。

(圖片來源:NFTX)

加密社羣的同樣也有著在 NFT 拆分上的積極探索,出現了「NFT DAOS」的新型社羣,以社羣為單位提供了小眾範圍內的 NFT 管理服務。

以較早期出現的 Jenny Metaverse DAO 為例,該社羣由包括 NFT 收藏家、藝術家、創作者、專案、基金、有影響力的人組成,於 Unicly 平臺上發行了 ERC20 代幣 uJenny,代表著該組織所購買的所有 NFT 的部分所有權。

此外,uJenny 代幣還被賦予了一些新的功能,比如在 Unicly 平臺上參與挖礦。

在拆分 CryptoPunk 頭像上,「圈子文化」似乎找到了合適的土壤。在海外社羣應用平臺 Discord 上,一些群主充當了牽頭人的角色,透過 Dao 組織發起頭像「眾籌」。

這些組織的代表會發起某一個 CryptoPunk 眾籌,競拍成功後,參與者都會拿到與自己出資額相對應數量的新代幣。憑藉錢包裡的「拆分代幣」,即可直接在 Discord 中參與之後的 Dao 治理。

某種程度上,這裡的 CryptoPunk 碎片更像一種專屬社羣的「通行證」。

(圖片:社交平臺上,一位投資者展示透過 DAO 來眾籌購買 PUNK)

透過這些方式,投資者只需付出很少的費用,即可部分持有「NFT 中的蘭博基尼」之稱的頭像。

有趣的是,在海外社羣,一些 NFT 投資者還分享了自己用這種方式來「定投」 PUNK 的投資邏輯,並認為這對自己來說「力所能及」。

在海外社羣,對於 NFD 的討論將碎片化 NFT 的熱度推至高點:極具 Meme 特徵的柴犬圖片及 NFD 出現,行業重新燃起了由 NFT 碎片帶來的、對於「流動性」和「增量」的期待。

受 NFD 的影響,短短几日,NFT 投資者的注意力,快速轉移至 CryptoPunk 碎片上。

NFD 的案例給花了大價錢購買一張圖片的人提供了案例:將自己具有價值的 NFT 碎片化並出售,自己擁有了該 NFT 的基礎上,甚至還有進一步獲利的可能。

NFT 碎片化發展至今,主流思路在於:

將 NFT 本體碎⽚化:如一幅名貴的畫。

將 NFT 權益碎⽚化:權益既可以是質押權益,也可以是工作權益,也可以是流動性分紅權益。

將 NFT 與其他方式聯動:如流動性挖礦、NFTFi、GameFi 等等 能夠看到,碎片化 NFT 還有很多空間等待著挖掘。

能夠看到,碎片化 NFT 還有很多空間等待著挖掘。

社羣觀點嚴重分歧

NFT 碎片化是大勢所趨還是流動性透支?

NFT 碎片化的躥紅,讓市場看到了 DeFi 時代 NFT 的更多可能性。

樂觀的投資人從 NFD 的案例中看到,NFT 碎片化對資本流動性和資本效率做出了補充。在二級市場,NFD 最近 24 小時交易量仍在 1 千萬美金以上。

(資料來源:Coinmarketcap)

此外,NFT 抵押借貸是 NFT 賽道上長期以來的另一個難點,倘若 NFT 碎片能夠持續獲得更高的流動性,充當抵押品,那麼抵押問題迎刃而解。

對於大部分投資者來講,遠超 6900 萬的《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難以企及,頂級 NFT 資產拆分代幣或許代表了一種發展的趨勢。碎片化的 NFT 與普通的代幣一樣,甚至更容易被理解和接受。在 NFT 碎片化降低投資者的參與金額門檻之後,存在著反哺 NFT 生態的可能性,這是一個充滿想象力的發展方向。

不過,也有更為理性的投資者認為這是一種「套娃」策略,將投資風險轉移給了更多個人或散戶投資者。這種觀點認為,「NFT 即代幣 」的模式太過魔幻,NFT 碎片化中,所有權的完整性、決策機制的有效性仍存在巨大問題,NFT 的價值泡沫或將再度放大。

另一方面,雖然最近碎片化 NFT 專案數量在增多,但從宣傳、運營、推廣等方式來看,與普通意義上的專案「發幣」區別甚微,在將 FT 換為 NFT 之後,甚至發行者在無形中避開了許多風險,這些風險毫無疑問被轉向了市場投資者。

這種擔憂並非沒有道理。行業主流觀點認為,本輪加密市場回撥,NFTFi、GameFi 等概念是主要推動因素之一。而比特幣「5 萬美金」的位置恰恰被視為整個市場的「臨界值」,BTC 能否在 5 萬美金位置突破無法預測,這種情況下,能夠支援高額的 NFT 產品價值上漲的資金有限,碎片化 NFT 便很可能成為 NFT 巨鯨們轉移風險、加速收益的一種捷徑。

此外,也有分析從不同角度的觀點討論 NFT 碎片:倘若強調這些高價值 NFT 的奢侈品屬性,那麼 NFT 碎片可以類比於「二手奢侈品」 ,仍有收藏、交易和流通的價值,並無不妥。

能夠看到的是,雖然此前也有 NFT 碎片專案不斷出現,但 NFD 的狗狗 Meme 圖片成為了最容易傳播的方式,在短期內快速獲取流動性。極具 Meme 屬性色彩的 NFD ,從某種程度上進一步開啟了 NFT 碎片化認知大門。

NFT 碎片化對於市場的或正面或負面的影響還在繼續。有更多的人在為這些碎片「買單」,二級市場內上的資料還在不斷更新。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