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 頭像這麼貴,不如我們把它“碎”了吧?

買賣虛擬貨幣

上週六,一則訊息在加密圈刷屏了,知名NBA球星史蒂芬·庫裡以55枚ETH(約合18萬美元)的價格購買了一隻NFT猿猴(Bored Ape Yacht Club,BAYC),隨後他將推特頭像更改為該NFT作品,並在個人簡介中標記了該專案的簡稱“BAYC”。

除了買入BAYC猿猴外,他還以5.7枚ETH(約合1.8萬美元)的價格購買了Bored Ape Kennel Club NFT(BAKC)——一隻綁著籃球框的豹紋狗狗。

據悉,Bored Ape Yacht Club(BAYC)猿猴是今年4月下旬上線的NFT收藏品專案,該系列由1萬個獨一無二的猿猴組成,包括了帽子,眼睛,神態,服裝,背景等170個稀有度不同的屬性,庫裡的這隻猿猴擁有藍色面板,頭頂殭屍眼,身著格紋軟呢西裝,再配上紳士必備的男士絲巾,確實是較為罕見的裝扮屬性。

根據Opensea資料顯示,在庫裡買入前,BAYC 7990上一次的交易記錄是在3個月前,以1.5枚ETH的價格出售,3個月的時間,該只猿猴的價格上漲了近36倍。

擁有一隻猿猴,就意味著取得了無聊猿猴遊艇俱樂部的會員資格,並將享有會員獨有的福利,比如進入協作塗鴉板“浴室”,在此進行繪畫或任意創作,隨著專案的發展,未來將解鎖更多福利。Bored Ape Kennel Club(BAKC)是BAYC為了獎勵俱樂部成員,供他們免費領養的伴侶犬,總量也是一萬隻,每隻狗狗也是獨一無二的。

在庫裡買入BAYC猿猴和BAKC狗狗的當天,這兩個專案在交易額方面均創下了歷史新高,CryptoSlam資料顯示,8月28日當天,BAYC猿猴的成交量達到了5,569.51萬美元,較前日上漲了403%,而BAKC狗狗的成交量也達到了878.27萬美元,較前一日增長了413%。

根據Messari的資料,8月10日的時候,BAYC猿猴的地板價為16枚ETH,而在庫裡買入後,BAYC猿猴的地板價升至24.99枚ETH,21天的時間上漲了56%。BAKC狗狗的地板價也漲到了3.5枚ETH。

有訊息指出,蘇富比副總監、當代藝術專家及數字藝術聯席主管Michael Bouhanna在8月28日發推稱, BAYC與BAKC將於9月2日至9日亮相蘇富比。

除了BAYC外,Avatar板塊的藍籌專案CryptoPunks,透過四年時間發展成了NFT生態體系中最昂貴的專案,也正在經歷去年DeFi熱潮的瘋狂。

支付巨頭在8月23日宣佈以大約15萬美元的價格購買了CryptoPunk 7610,訊息宣佈後不久,CryptoPunks Bot資料顯示,在20多分鐘的時間內,CryptoPunk NFT發生了約30筆交易,總成交額超2,800枚ETH,價格近940萬美元。

此後,NFT藝術基金VulcanDAO、實體畫廊Start Art Gallery、Mask Network等在一週時間內相繼宣佈購入CryptoPunks。在這樣的銷售潮下,CryptoPunks過去的總銷售額達到了11.8億美元,單週銷售額達到了3.23億美元,地板價達到了驚人的118.5枚ETH(約合38.55萬美元)。CryptoSlam資料顯示,過去30日的總銷售額達到了6.73億美元,漲幅達到了409%。

與蘇富比同樣位列全球十大頂級拍賣行的佳士得,也計劃於9月拍賣一組來自CryptoPunks、Bored Apes和Meebits的稀有NFT。短期來看,此輪Avatar(頭像)熱潮似乎仍將延續,越來越多的類似專案也如雨後春筍般出現。

在這樣的熱潮下,大受歡迎的NFT收藏品動輒數十萬、百萬美元的價格,自然是讓人望而卻步,投資門檻抬高的同時,也造成了NFT的流動性問題。面對這樣的情況,NFT碎片化應運而生。

NFT碎片化興起

8月23日,一張名為“Feisty Doge”的柴犬照片開始頻繁出現於各大社群。

Feisty Doge照片是與名為Kabosu的日本柴犬拍攝的一部分,Kabosu作為Doge Meme背後的狗狗而在網際網路上聲名鵲起。該照片在6月份作為NFT出售,由推特名為path.eth(@Cryptopathic)的使用者在去中心化拍賣平臺Zora,以13枚ETH的價格競拍得來。8月19日,該名使用者將這張Feisty Doge NFT(狗狗幣頭像原型)所有權進行分割,並建立了代幣NFD,總量為1000億份。隨後他在SushiSwap上建立了一個ETH-NFD的池子,投入25枚ETH和50億NFD作為初始流動性,這意味著Feisty Doge的初始估值為500枚ETH(當時價值約155.5萬美元)。

DOGE、SHIB等動物幣的狂熱,以及所謂的Feisty Doge的“正宗血統”,path.eth(@Cryptopathic)釋出這一訊息後,極低的價格,刺激著投機者們對於NFD的興趣如野火般蔓延,從初始的0.00001547美元到8月22日的最高價0.00125862美元,NFD在短短3天間上漲了80倍。在NFD飆升至高點的同時,也帶動了Feisty Doge這張照片以1.26億美元的價格,成為了業內最貴的NFT。此前的NFT最貴作品由Beeple創造,他的作品《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在今年3月以6,900萬美元的天價成交。

值得一提的是,早期的NFT碎片化標誌性案例其實就是《Everydays: The First 5000 Days》。據悉,2020年年底,名為Metapurse的NFT基金收購了《Everydays: The 2020 Collection》中的20件作品,花費超過了220萬美金,隨後該基金宣佈將以這20件NFT加密藝術品,外加Cryptovoxels、Decentraland和Somnium Space中的部分虛擬房產,以及每個虛擬空間中為容納該藝術品而定製設計的VR畫廊等作為價值支撐,在以太坊區塊鏈上發行 ERC20 代幣 B.20(Beeple 20 Collection),總共分兩期發售,透過這些代幣,該基金所持有的 NFT 資產被分割了。

B.20 代幣的總供應量為1千萬枚,其中59%歸Metapurse所有,41%在藝術家、合作伙伴和投資者中分配,在這樣的分配下,B20被指高度中心化,存在弊端。但官方認為,B.20象徵著具有代表性的高價值藝術作品的所有權,旨在推進虛擬空間的文藝復興,是分解所有權的一次偉大嘗試。

讓我們將話題回到NFD,8月22日後,NFD的熱潮開始出現減退,價格接連下跌,短短7日價格一度跌至0.00026175美元,距離其高點回撤了近80%。名為Shual(@0xShual)釋出主題帖,用長文描述了path.eth(@Cryptopathic)是如何從部署到套現的過程,言語間疑似暗示Feisty Doge有騙錢遊戲的嫌疑。有社羣使用者將path.eth(@Cryptopathic)的主要操作彙總,最終清晰地看到其一共投入了約100枚ETH,最終獲得了約3,300枚ETH,其中1,200個透過以太坊混幣交易協議Tornado.Cash轉走。截至8月31日撰稿之時,NFD暫報0.00058522美元,這意味著Feisty Doge的價值仍有5,852.2萬美元。

顯然,NFD成了NFT碎片化的發動機,逐漸滲透進加密社羣。我們都知道,雖然一本書、一輛車子、一套房子是不可分割的,但是當它與代幣相繫結時,代幣是可以進行無限細分的,比如1枚比特幣可以劃分為1000個0.001枚比特幣,因此當你擁有了該資產繫結的代幣後,你也就擁有了相應資產的所有權。在這種情況下,現實世界的資產也好,或是虛擬世界的產物,都可以視為一種股票,而碎片化,類似於“拆股”,透過把面額較大的股票,拆成數股面額較小的股票,一方面可以降低人們購入的門檻,以較小的成本獲得看好的資產,提升從中獲益的可能性,另一方面也降低了這些NFT的流通難度。

當前市面上比較主流的NFT碎片化協議為Fractional、Unic.ly和NFTX。Fractional是一個搭建在以太坊上的NFT碎片化協議,NFT持有者可以將一個或多個NFT鎖進智慧合約,建立碎片化的同質化ERC 20代幣。代幣的發行數量、符號由建立者設定,此外,建立者還要為鎖住的NFT設定起拍價和買斷價,供其他NFT收藏者競拍。當然,建立者需在第三方AMM平臺,將碎片化的ERC 20代幣與ETH組成流動性池供其他購買者交易。TokenInsight指出,在Fractional上進行碎片化的以單個NFT為主,且大部分呈現剛釋出時高TVL和交易量雙高的現象,但熱度下降後無人問津。

Unic.ly在碎片化的基礎上引入了AMM(自動做市)和流動性挖礦。NFT持有人可以透過將自己基於ERC 721或ERC 1155標準的NFT存入並鎖定在智慧合約中建立uToken(一種ERC 20代幣),發行量由建立者設定。

購買者可以透過購買uToken獲得對NFT收藏集合的所有權,收藏者也可以競拍NFT收藏集合中的單個NFT,uToken持有者對是否接受最高競價進行投票,當同意比重達一定比例時,NFT將被解鎖,歸於最高出價者,uToken持有人可按比例獲得出售NFT所得。Unic.ly允許NFT收藏建立者可以隨時向集合內新增新的NFT,方便盈利性質的DAO在NFT出售後,及時購買並新增新的NFT收藏品。

NFTX雖然與Fractional和Unic.ly不同,但也是想解決NFT低流動性問題。TokenInsight指出,根據收藏品種類的不同,NFT被分為了不同的收藏品池,任何人都可以把屬於該收藏品類別的NFT鎖進智慧合約,並按1:1獲得對應池子的vToken。vToken的持有者可以支付1個vToken在對應的收藏品池中贖回一個隨機的NFT,也可以透過支付1.05個vToken 購買一個池中指定的 NFT。因為是根據專案劃分,因此老牌專案如CryptoPunks的vToken自然市場表現最好。

Cobo聯合創始人兼CEO以及F2Pool聯合創始人神魚近日以CryptoPunks為例,對NFT的DeFi演化現狀進行了分析。他認為CryptoPunks的地板價對於大部分來說都已經較貴了,不過持有者可以用NFT碎片化平臺將1個或多個NFT打包,生成ERC 20代幣後在AMM交易平臺做市。透過這種方式,散戶可以在二級市場以較小的金額參與,另一方面對CryptoPunks的大戶或者稀有NFT持有者來說,則是提供了一種新的流動性,從而可變現手中昂貴的NFT。同時如果代幣的價格與NFT的市場價格不一致,持有一定比例代幣的使用者可以投票,把金庫內的NFT拍賣清算掉,代幣也會自動轉換成ETH。神魚總結當前的基本模型是散戶、發行方和NFT市場的博弈可能會有正負反饋放大的現象。

Unic.ly在碎片化的基礎上引入了AMM(自動做市)和流動性挖礦。NFT持有人可以透過將自己基於ERC 721或ERC 1155標準的NFT存入並鎖定在智慧合約中建立uToken(一種ERC 20代幣),發行量由建立者設定。

購買者可以透過購買uToken獲得對NFT收藏集合的所有權,收藏者也可以競拍NFT收藏集合中的單個NFT,uToken持有者對是否接受最高競價進行投票,當同意比重達一定比例時,NFT將被解鎖,歸於最高出價者,uToken持有人可按比例獲得出售NFT所得。Unic.ly允許NFT收藏建立者可以隨時向集合內新增新的NFT,方便盈利性質的DAO在NFT出售後,及時購買並新增新的NFT收藏品。

NFTX雖然與Fractional和Unic.ly不同,但也是想解決NFT低流動性問題。TokenInsight指出,根據收藏品種類的不同,NFT被分為了不同的收藏品池,任何人都可以把屬於該收藏品類別的NFT鎖進智慧合約,並按1:1獲得對應池子的vToken。vToken的持有者可以支付1個vToken在對應的收藏品池中贖回一個隨機的NFT,也可以透過支付1.05個vToken 購買一個池中指定的 NFT。因為是根據專案劃分,因此老牌專案如CryptoPunks的vToken自然市場表現最好。

Cobo聯合創始人兼CEO以及F2Pool聯合創始人神魚近日以CryptoPunks為例,對NFT的DeFi演化現狀進行了分析。他認為CryptoPunks的地板價對於大部分來說都已經較貴了,不過持有者可以用NFT碎片化平臺將1個或多個NFT打包,生成ERC 20代幣後在AMM交易平臺做市。透過這種方式,散戶可以在二級市場以較小的金額參與,另一方面對CryptoPunks的大戶或者稀有NFT持有者來說,則是提供了一種新的流動性,從而可變現手中昂貴的NFT。同時如果代幣的價格與NFT的市場價格不一致,持有一定比例代幣的使用者可以投票,把金庫內的NFT拍賣清算掉,代幣也會自動轉換成ETH。神魚總結當前的基本模型是散戶、發行方和NFT市場的博弈可能會有正負反饋放大的現象。

在NFT領域,我們看到了非常明顯的頭部效應,大家當前更多追逐的仍是一些熱門或是稀有的NFT作品,而地板價可以作為一個看漲的訊號,能夠反映出來哪些專案變得更受歡迎。相對來說,腰部NFT的處境就較為尷尬,除非是有真正熱愛此類NFT的人進入,原持有者才有望套現。

比較有意思的是,小圈文化似乎在NFT碎片化領域找到了合適的生存土壤,比如一幫志同道合的人,可能會在牽頭人的帶領下,透過DAO組織發起眾籌,集體買入某個NFT,然後憑藉出資多少,即可根據拆分後獲得的代幣參與治理。此時,NFT碎片似乎成了一張進圈的通行證或是敲門磚。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