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V:“後EIP-1559時代”更值得探討的話題

買賣虛擬貨幣

Layer2們的解決方案將MEV相關問題引向不同的終局。

原文作者:Vikram Arun,BlockTower Capital,原文標題:《Ethereum is Dead (for the 60th time)》,經Odaily星球日報Rilak編譯。

據歐科雲鏈鏈上大師資料顯示,以太坊主網於今日20時33分到達區塊高度12,965,000,啟用倫敦硬分叉網路升級。

本次升級包含5個以太坊改進提案(EIP),分別是EIP-1559、EIP-3198、EIP-3529、EIP-3541和EIP-3554。而討論最多、最受關注的一直是被作為GAS FEE改革機制的EIP-1559。

這篇文章將討論三個主要話題,雖然三者尚未被充分討論,卻越來越相關且重要:

1.EIP-1559之後、以太坊合併(The Merge)之前的 MEV(8月5日—2022年初);

2.2層Rollup的MEV(Optimism, Arbitrum);

3.基於MEV的多鏈環境。

首先,讓我們簡單瞭解下MEV

MEV形成的根因是在某段時間視窗內,你不能完全控制你想要進行的操作。具體到以太坊上,當你提交了一項請求(比如轉賬),它就會進入待選列表,供礦工選擇,而這段時間裡你基本上不能控制它被誰“接單”或者是否會被按時新增到區塊中。在ETH的Rollup(如Optimism 或Arbitrum)上,一旦你的請求被提交給中心化的序列操作員,你就失去了主導權。

提交交易和確認交易之間的時間視窗對於其他人(礦工)來說是一個可利用的機會,而這個機會的價值就是MEV。

MEV可大致分為三種:良性MEV(協議自帶的)、不良MEV,以及災難性MEV。分別舉例如下:

1.良性MEV:有些協議的運轉一定程度上依賴於MEV捕獲,比如對Aave,MakerCompound的清算,或者透過在Uniswap、SushiSwap之間的套利來保持市場的有效性。

2. 不良MEV:機器人搶跑、三明治套利交易(Odaily星球日報注:可參考《一文讀懂常見的DeFi攻擊策略——三明治攻擊》

(https://www.odaily.com/post/5168720)等等。

3.災難性MEV的例子:透過重組(Odaily星球日報注:可參考《詳解以太坊合併後的重組攻擊》https://www.odaily.com/post/5170734)、time-bandit鏈重組攻擊造成對共識層的威脅——如果我們沒有強制執行的方法使這種概率終結,它們總有可能以某種形式出現。

下文中的討論,我將重點放在後兩類MEV上。

作為以太坊使用者,除了使用 Flashbots,Archerswap,MistX 這樣的專用中繼網路,或者使用報價請求RFQ系統ZRX,Hashflow,Cowswap之外,我們能做的避免成為大型“不良MEV”受害物件的最大努力,就是設定一個允許的最大偏差量,DEX 稱之為“滑點”。

但這就足夠了嗎?

至少現在還不夠完善。執行 Flashbots 的 MEV-Geth 的私有中繼系統是需要許可的(礦工必須被列入白名單才能轉發成組的捆綁交易)。它也不是真正私有的,因為在上鍊之前,礦工仍然可以看到捆綁交易,而鏈上的捆綁交易同樣可以被利用。雖然我們暫時沒有看到這一問題,但可能在EIP-1559之後這會成為問題,因為礦工將不得不禁止這種行為。

事實上,一些“鑽空子的行賄者”會選擇透過其他(非公開)渠道提交交易。今天早上的一則趣聞是: Cypto Punk的#3860 NFT由於賣方失誤,被掛了低於0.01美元的價格出售,而一位“狡猾”買家透過Flashbots提交了一筆交易,定向支付22 ETH的礦工費,以將搶購#3860的交易插隊到靠前的區塊中。對於獲得了優先權的行賄者和拿到高額gas收費的礦工來說是雙贏,但對於普通使用者(其他#3860買家)來說這是一次不公平的競爭。

如果你有興趣瞭解更多關於Flashbots的未來,一個真正令人驚歎的白帽社羣。請檢視Robert Miller關於MEV-SGX的研究提案

(https://ethresear.ch/t/mev-sgx-a-sealed-bid-mev-auction-design/9677 ),瞭解私人中繼的未來。另一方面,正透過DEX有效控制場外交易的RFQ系統,基於這樣的假設:做市商在流動市場中提供有效報價,並透過交易產生MEV形式。

現有Flashbots機器人的MEV解決方案

值得一提的是,“不良MEV”對金融市場來說根本不是什麼新鮮事——如果有人讀過Michael Lewis的書《閃光男孩》(Flashbots的靈感來源) ,就會發現,傳統交易市場也發生了同樣的事情: 如果你感興趣的話,可以在這裡

(https://scholarship.law.duke.edu/cgi/viewcontent.cgi?article=1291&context=dltr)找到一些很棒的論文,它們得出的結論是: “這些高頻交易者正在支付昂貴的服務費用,比如託管和資料服務。透過搶在交易指令之前,高頻交易者向其他投資者徵收偽稅,而不提供任何回報。”聽起來非常像加密世界的不良 MEV,只不過加密世界遵循“程式碼即法律”,並不由SEC規範。

至於災難性MEV,建議點選這裡:

(https://medium.com/dragonfly-research/dr-reorg-or-how-i-learned-to-stop-worrying-and-love-mev-2ee72b428d1d)

閱讀Paradigm和Vitalik撰寫的有關合並後重組(Re-orgs)的文章。

底線是,雖然社羣已經團結起來對抗“不良MEV”,而且這些補丁已經被採用,但我們需要更好的解決方案,在合併之前仍然存在“災難性MEV”的問題。

MEV在倫敦升級後會是什麼樣子?

大多數人都在關注即將到來的倫敦硬叉EIP-1559。讓我們概括下1559帶來的變化:

取代單一的Gas費,升級後每個請求訂單將包括“小費”和“費用上限”;

基礎礦工費只有當收費上限至少為區塊的基本費用時,請求才會被納入區塊。

計算公式如下: g = Gas上限,δ =提示,c =費用上限,r =基本費用,p = Gas價格(僅與EIP-1559升級前相關) :

當前礦工正在賺取的MEV-Geth基於雜湊率的85%以上,其中δ是每個Flashbots包的“小費”(~ . 3 ETH/block) :

因此,假設Gas費上限g保持不變,礦工在1559升級前和升級後的收入差額大致為:

由於Gas費在升級之前就非常高,礦工的此後的收入可能會低於1559升級之前。雖然我們還沒有考慮到升級後Flashbots捆綁包的“小費”會是多少(而且這些“小費”間的交易量可能會大幅增加),但改變結果的可能性很小,因為透過Flashbots增加的流量也會降低基本費用r……這也意味著少於預期的ETH將被燃燒。

雖然可能要重述一些先前文章的內容,但我還是要強調下:

1.隨著礦工利潤受到擠壓,預計Layer1 MEV的捕獲將變得更具競爭力。

2.根據 EIP-1559,你不能提交0 Gas費的交易——這意味著可能會有更多因為必須支付基本費用才能被包括在內而產生的無用塊。

3.EIP-1559是在MEV被廣泛提及之前設計的,它對燃燒gas的預期是相對緩和的;Flashbots 透過智慧合約付費給礦工,隨著Layer2的引入,在降低 Layer1的基本費用方面發揮著作用。

Layer2們如何應對?

我最近關注的圖表是以太坊上MEV 在Uniswap v3的交易中頻頻出現,Optimism的情況也在這裡。Optimism目前的總鎖倉量(TVL)只有700萬美元,但我不認為有人會期望它遠遠落後於 Layer1上20億美元的總鎖倉量,在只有1/10成本的情況下(Optimism初代版本中只有ETH、DAI、SNX、USDT和WBTC)。

那麼,這有什麼關係呢?沿著資金的軌跡,我們最終發現MEV在Layer2上成為DeFi採用的最大爭議點,無論是從Layer1到Layer2還是Layer2解決方案本身。

在 Layer1上,MEV的提取人是礦工,但在二層Rollup,如Optimism或Arbitrum,排序權轉移到定序程式上。這個定序程式可以像 Layer1上的礦工那樣任意操縱順序。在啟動時,兩個競爭團隊都將執行同一個定序程式,其想法是集中的定序程式將由一組檢驗者進行檢查,與BSC非常類似。如果定序程式發現惡意行為,他們可以提交欺詐證明,取消任何不正確的交易,並強制沒收其存款,從而取消無效訂單簿。基於這個緣由,還設立了一個7天爭議視窗,從Layer2中提取資金。但是,如果在Layer2上獲得了大量的MEV,這在技術上可能會被延遲很長時間。

L1 > L2存款提取流程(更多關於彙總,請檢視Paradigm的文章

假設這些由Optimism and Offchain Labs執行的中心化定序程式是利他的,並且不追求 MEV利潤,那麼交易應該完全透過延遲和定序程式拾取的時間來處理。然而,可以理解的是,這對以太坊的無許可精神是一個巨大的壓力,因此兩個協議都提出以強大的Layer2公平性為目標,儘管Optimism的 MEV 拍賣(MEVA)和Arbitrum的公平排序服務(FSS)在Layer1上公平性很弱。

理論上來說,MEVA 是相當簡單的:排序權是一種有價值的商品,所以最好的估價方式就是提供將交易作為拍賣進行重新排序的能力,然後把它交給出價最高的人。與礦業如何為礦工創造收入來源以使網路在很大程度上保持一致相似,MEVA允許定序程式將他們的貢獻貨幣化,並以一種中心化的贏家通吃的方式在經濟上保證鏈的安全。

但這真的有意義嗎?我並不是第一個對這種模式持懷疑態度的人(pmcgooha在這裡有一篇很棒的文章 https://ethresear.ch/t/mev-auctions-will-kill-ethereum/9060/6 )。但歸根結底,這仍然無法解決不良和災難性MEV背後的任何有害於經濟的動機。

MEVA是0xbunny 關於重組請求的完整版本,但只適用於Layer2,而不適用於 Layer1。它們在程式碼中將搶跑合法化,作為回報,讓搶跑者從他們的收入中支付一小部分的金額給測序者,而測序者實為同謀。(這就像一個腐敗的國家,富人以犧牲使用者為代價變得更富有。)

讓我們來看看Arbitrum的最終解決方案—— FSS。FSS 使用Chainlink的預言機網路(DON)首先向網路傳遞請求,然後將請求轉發到指定的、且適用FSS的智慧合約上。預言機網路透過一個名為Aequitas的設計將這些加密的請求訂單以到達的時間進行分發(這意味著低延遲的請求將獲勝),而且在命令下達之前,它們不能被解密或檢視內容。

Arbitrum整體的FSS設計由Chainlink實施

當收到交易時強制執行交易順序

然後,權力下放有效地轉移到Chainlink預言機上。這也正是預言機們目前在DeFi中的關鍵應用場景——起碼對我來說,這感覺就像是預言機在技術堆疊中使用的非常自然的一步。這很有意義,我希望它能起作用。

總結一下:

1.Layer2 Optimistic的解決方案為ETH帶來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可用性,但在開始階段,我們非常信任由團隊執行的集中式測序器來提取MEV (像BSC一樣有效地執行)。

2.我們應該做好準備,一旦這些解決方案被關閉,MEV可能會在 Layer2上氾濫成災—— 像MEVA和 FSS 這樣的解決方案不會按時釋出,我並不是說在實施之前不看好它們的初級階段,重要的是要預判未來一年後以太坊會有何改變。

3.我認為,圍繞MEVA的競價戰和隨之而來的合謀將成為Optimism和Arbitrum的一大主題。這將是一場以最低延遲最有效地向DON提交交易的技術競賽(最終在Arbitrum上提取MEV應該會困難得多)。

4.我們創造了更巨集大更美好的東西! 很高興看到zkrollup和他們的Optimistic同行一起解決了很多問題。

最後,我想談談今年早些時候社羣中許多人非常牴觸的一個論點——跨鏈 DeFi更有可能是不可避免的。

MEV證明了區塊空間具備提取價值的能力: 多鏈(無論是Layer1,還是ETH Rollup的不同方案)只是一個時間尺度上的問題,因為有這麼多不同的方法來平衡區塊空間使其最小化和民主化,同時保留某種形式的去中心化。

除了以太坊,與DeFi相關的其他Layer1有哪些?Solana和Avalanche同樣被認為是最大限度地降低MEV的基礎公鏈,將來會有更多關於這方面的資訊。

感謝 Blake Richardson,Avi Felman和Steve Lee對 BlockTower團隊的總體反饋(請關注我們的新媒體頁面Medium)和無數其他社羣成員的研究。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