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文了解治理代幣的潛在價值和多種治理方式

買賣虛擬貨幣

不存在沒有價值的治理代幣,只有價值尚未被利用的治理代幣。

“無價值的治理代幣”一詞經常出現在加密貨幣中,主要是針對在灰色監管環境下發行代幣的協議。其他時候,這個術語被用來描述那些不收取費用或不向代幣持有者分配費用的代幣。本文將討論治理的價值,特別是治理以及這些代幣,在未來如何變得有價值。

代理權戰爭

治理在傳統金融市場中具有重要價值。股票股東可以對高管薪酬、董事會席位和公司決議進行投票。這些事件是有意義的,有能力影響公司或管理公司的個人。

今年關於治理最有趣的故事也許來自你身邊的加油站,埃克森美孚。埃克森美孚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生產商之一,市值2700億美元。最近進入了其(公司)生命中的代理權之爭。對於那些不關注Stonk市場(注:Stonk旨意在形容股票大漲或大跌,令人興奮)的人來說,本文快速回顧一下埃克森美孚的情況。

維權基金(Activist Fund)Engine No. 1於2020年11月中旬購買了埃克森美孚917400股股票(0.02%),目的是迫使埃克森美孚採取更大的ESG(環境、社會、治理)關注並投資於可再生能源,作為全球能源轉型的一部分。有人堅持認為,埃克森美孚不願剝離石油和天然氣業務導致公司業績不佳,這是管理層(董事會)的過錯。

作為說服埃克森美孚改變其全球業務戰略的一部分,Engine No. 1提交了一份委託書——一份要求股東投票的提議,要求他們投票選出在清潔能源領域具有可持續價值創造歷史的新董事會成員。由於這家石油和天然氣集團顯然不想任用不那麼支援石油和天然氣的成員來取代其支援石油和天然氣的董事會成員,因此,一場代理戰爭接踵而至,雙方不得不爭奪選票,以確保他們的候選人被選入董事會。

Engine No. 1和埃克森美孚之間的代理權之爭代價高昂。

“自1月以來,Engine No. 1競購埃克森美孚董事會的四個席位,已經變成了有史以來最昂貴的代理權爭奪戰之一。埃克森美孚至少花費了3500 萬美元,而監管檔案顯示,Engine No. 1已經花費了3000萬美元。在一場日益激烈的戰鬥中,埃克森美孚最終說服了在公司年會上投票的股東。” ——華爾街日報記者克里斯托弗 M. 馬修斯(Christopher M. Matthews)

投票結束後,Engine No. 1在埃克森美孚的12個席位中獲得了3個董事會席位。這家小型維權基金之所以能夠贏得這些席位,主要是因為它能夠說服貝萊德(BlackRock)、道富(State Street)和養老基金等大股東代表其投票,並選出專注於清潔技術的候選人。整個過程非常吸引人,併為有關加密貨幣治理的一些重要方面提供了一些建議。

第一個相似之處是,雖然治理顯然是有價值的,但它在戰爭時期最有價值,而不是和平時期。事後看來,如果埃克森美孚知道自己失去三個董事會席位的可能性如此之大,他們會花更多的錢。除了以太坊和比特幣之外,加密貨幣領域還沒有看到來自激進分子壓力或敵意收購的高度爭議性提案。在加密貨幣領域,牛市相對平靜,因為大多數協議金庫都很充實,且費用高昂。在協議與協議之間的競爭變得更加零和之前,加密貨幣可能不會經歷埃克森美孚這樣的事件。

其次,Engine No. 1接收貝萊德、道富等大型基金的代理是非典型的。2017年的一項分析發現,三大指數基金——道富、先鋒(Vanguard)和貝萊德,是40%的美國上市公司的單一最大股東,並且在90%的時間裡與管理層一起投票。

來源:CORPNET——基金在美國上市企業中的所有權網路

加密貨幣很可能會看到這種趨勢的延續,即加密貨幣聚合器,專注於資產管理、收益、指數或尚未出現的協議——將控制協議代幣的重要部分,從而控制治理權力。

三是治理權直接跟隨資本,間接流向關鍵個人。指數基金吸收資本,但基金經理是擁有投票權的人。目前,大多數網路由少數利益相關者(基金、個人、創始人)管理,他們在各自的協議中控制著重要的投票權。隨著時間的推移,我預計某些協議在吞食資產方面會變得非常棘手。例如,Yearn可能擁有相當大的治理控制權,因為鎖定在其金庫中的資產數量很大。PowerPool或Index Cooperative等指數協議同樣可以產生可觀的AUM,讓它們參與元治理並對類似於BlackRock或Vanguard的提案進行投票。

值得注意的是,與股票市場相比,加密貨幣的治理可能在更大程度上跟隨資本。注意,這假定協議中採用標準的1:1代幣投票策略。

想象一下,如果擁有貝萊德股票,股東就可以在埃克森美孚的董事會席位代理權爭奪戰中投票。那麼,在加密貨幣中,這種元治理的概念已經存在,並且可能會變得越來越重要。因此,不是貝萊德投資組合經理或高管投票反對埃克森美孚,而是由Yearn、PowerPool等最大代幣持有者投票。

最終,這意味著治理權在加密貨幣中更大程度上跟隨資本,因為最終投票權不屬於某個隨機的個人(貝萊德或養老基金投資組合經理),而是屬於系統中擁有最多代幣的人。將決策權委託給理事會或多重簽名錢包的協議通常透過代幣持有者投票選出這些代表。這是否會產生更好的治理還有待觀察。

治理的潛在價值

隨著加密貨幣協議價值的增長,治理可以成為改變協議狀態的一種有意義的機制。由於這一原則,治理代幣的價值是潛在的,但永遠存在。治理代幣的蟄伏力量可以出於多種目的而被啟用,無論是作為協議內需要的功能或服務,控制協議的資產,還是改變特定網路的現有引數。

治理即協議服務

在像Nexus Mutual這樣的重度治理協議中,做出索賠評估決策等關鍵功能由NXM利益相關者控制。因為支付索賠是共同體中的關鍵角色,所以治理對共同體中的其他成員有直接影響。以關鍵決策作為代幣主要功能的協議自然會產生更大的治理能力。

透過資本控制進行治理

透過無形資產的治理

雖然穩定幣、代幣和其他金融資產等有形資產的控制力很強,但智慧財產權和演算法等無形資產也擁有巨大的價值。管理加密貨幣社交媒體協議或其他消費者應用程式的演算法將是透明的,但仍受社羣管理。隨著協議的發展,控制協議如何許可智慧財產權或演算法如何向消費者提出建議的能力將被證明更有價值。

透過紅利分配進行治理

治理代幣持有者,就像傳統的股票股東一樣,可以從協議的收入中獲得紅利。有時由於證券法規,即使協議有明確的費用或現金流分配機制,費用通常也不會從協議啟動時啟用。投票收費或分配現金流的能力是強大的,當紅利可以變得有意義時,較大的代幣持有者往往希望有這種能力。在開始時,使用治理來實施收費是更值得注意的決定之一,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對協議的引數、服務和無形資產的控制更有價值。

透過有形資產的治理

比費用更重要的是對DAO資產負債表或財務的治理權。加密協議一直在積極實踐資產負債表即商業模式,透過該模式他們積累資產,然後協議可以使用這些資產來實現規模經濟,產生收益和收入以擴大其產品供應,或用於其他發展手段(工資、DAO補助金等)。隨著加密網路的發展,管理該資源的價值也在增加。

透過協議引數進行治理

治理代幣代表了改變系統規則的權力。在加密網路中,這意味著設定協議引數,如通貨膨脹、代幣分配和流動性採礦獎勵。協議引數並不總是在鏈上治理,有時需要社會共識,然而,許多網路可以越來越多地由代幣持有人改變。

治理代幣代表了改變系統規則的權力。在加密網路中,這意味著設定協議引數,如通貨膨脹、代幣分配和流動性挖掘獎勵。協議引數並不總是在鏈上進行治理,有時需要社會共識,但是,代幣持有者可以越來越多地改變許多網路。

治理的現在和未來價值

目前,治理代幣的價值是模糊的。Uniswap很難滿足治理的法定人數要求,因為它要求至少有4%的UNI在任何治理決策中投票。同時,費用歸於流動性提供者(LP),而不是治理代幣持有者。同樣,具有不確定商業模式或直接提取費用的協議將保持不明確的治理價值,直到協議變得足夠大或出現更準確的治理定價。

今天加密網路中的提案是由少數大型利益相關者決定的,如風險基金、早期團隊成員和大型個人投資者。然而,在未來存在更多利益相關者的情況下做出決策,意味著方向校準可能不那麼統一,治理可能會更有爭議。

未來的決策將充滿爭議,正是在這種爭議中,治理代幣將保持其價值。

隨著治理變得更加複雜,協議可能不可避免地需要協議政治家,在DAO或協議中控制一定數量的社會或金融資本的個人,以及他們影響決策的能力。然而,並非所有治理都發生在鏈上,提案、經濟設計和改進必須在被投票和實施之前發生在鏈下。這提出了一種可能的情況,即協議治理的價值仍然在鏈外,但仍然在鏈上獲得獎勵。

即使治理代幣的具體估值仍然不確定,治理的價值和影響網路的能力也是顯而易見的。隨著協議的發展和大量資本和使用者的積累,將有各方爭奪對未來系統的控制權。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