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MO 情緒湧入 NFT,會重蹈動物幣崩盤覆轍嗎?

買賣虛擬貨幣

8月23日,支付巨頭Visa宣佈花費15萬美元買入CryptoPunk#7610頭像,進一步推動了NFT的大流行。

這一訊息流出的24小時內,CryptoPunks遭爆炒,共200名買家買入了288個畫素NFT頭像,平均成交價為25.4萬美元,其中多個頭像以超過200 ETH的價格售出。8月24日,CryptoPunks NFT的「地板價」來到74.5 ETH,相比月初的33 ETH增長了一倍多。

被市場熱炒的專案還有「瘋狂的石頭」EtherRock。8月23日,100個「石頭影象」之一的EtherRock#27以250 ETH的價格售出,創下了該系列NFT的最高成交紀錄。不僅如此,仿照EtherRock的各種仿盤專案也迅速出現,風格相似的紙NFT、剪刀NFT在市場發行,也能賣出2 ETH左右的價格。

市場炒作潮下,OpenSea的交易額屢創新高。8月23日,OpenSea交易額達1.94億美元,較前一日的1.25億美元大幅增長55.2%。

值得關注的是,如今的NFT市場已經形成了一套完整的炒作套路。由於NFT市場缺乏深度且無做空機制,有不少資深玩家觀察到,經常有資本針對熱門稀有NFT進行掃貨,而後抬高價格賣出,炒作需求正在超過收藏本身的需求。

儘管如此,NFT的熱潮還是一浪高過一浪,財富效應激起了更多人的興趣,許多投資者產生了Fomo(害怕錯過)情緒,試圖追逐熱浪。相似的狂熱情緒讓人想起今年第二季度的動物幣崩盤前夕。

當各種型別的NFT屢創天價時,有業內人士認為,因炒作帶來的價格偏離讓NFT交易如同擊鼓傳花,選擇在此時入場,可能會不幸接到最後一棒。

Visa入局推高NFT炒作潮

NFT的炒作熱潮已經席捲整個加密資產圈子,過去的幾個月間,各路NFT的價格一路飆升,不斷刺激著看客的感官。

8月23日,支付巨頭Visa宣佈涉足NFT商業,將這波浪潮推向高點。Visa選擇進入NFT的入口是近期市場火熱的CryptoPunks——一個畫素頭像NFT系列。Visa宣佈已於上週以15萬美元左右的價格購買了CryptoPunk#7610,這是10000個24x24畫素頭像之一,一個普通的女性NFT頭像。

Visa加密部門主管 Cuy Sheffield表示,CryptoPunks開創了NFT技術和NFT商業浪潮,因此 Visa希望擁有一個Punk。更重要的是,Sheffield認為NFT將在零售、社交媒體、娛樂和商業的未來發揮重要作用,「我們想要賦能買家和賣家,幫助合作伙伴參與其中」。

按照現在CryptoPunks的市場行情看,Visa買入Punk的價格算是「便宜」的。就在該公司宣佈購入CryptoPunk#7610後,一眾畫素頭像的價格又迅速升高。NFT資料統計網站Cryptoslam顯示,8月24日,CryptoPunk#2426以275 ETH的價格成交,約合91.8萬美元,編號為5874、8779、7144、1271、7209的Punk也都在同一天以超過200 ETH的價格成交。

CryptoPunks接連拍出超過200ETH的高價

截至8月24日下午3點,24小時內CryptoPunks實現了7320萬美元的成交量,相比前一個24小時增長了1370.6%,共有200名買家買入了288個頭像,平均成交價為25.4萬美元。

根據CryptoPunks官網的資料,當前最低售價的Punk已經標價74.5ETH,約合24.98萬美元。8月2日,標價最低的Punk還只賣33 ETH。

一個個畫素頭像NFT動輒賣出超過百萬元的價格,令人咋舌,而這只是NFT市場的瘋狂縮影之一。

近期,NFT市場熱門的專案還有EtherRock,這是一套於2017年12月推出的以「石頭」為主題的NFT收藏品,限量100個,每個石頭的形狀完全相同,只是顏色略有差異,其靈感來自於1975年末流行的經典Pet Rock玩具,除了可以被交易外沒有其他用途。

但就是如此簡單的「JPG石頭」也被炒上了天。此前,波場創始人孫宇晨以187 ETH的價格購買了EtherRock#87。8月23日,EtherRock#27以250ETH的價格售出,創下了該系列所有NFT中的最高銷售紀錄。

在各種主題的NFT被爆炒時,仿盤們迅速來了。在NFT交易平臺OpenSea上,參照石頭NFT,有人發行了「紙」NFT,還有人隨後發行了「剪刀」NFT,它們的邏輯是,紙可以包住石頭,而剪刀可以剪斷紙。即便是仿盤也大有市場,它們的NFT動輒2 ETH,約合數萬元人民幣。

NFT的價格持續暴漲,激起了看客們的炒作欲,大量的投資者因Fomo(害怕錯過)情緒投身其中。據Dune Analytics資料顯示,8月23日OpenSea交易額達1.94億美元,較前一日的1.25億美元增長55.2%,成交額連續三天超過1億美元的同時,也不斷重新整理著紀錄。

狂熱情緒帶著泡沫上升

如今,加密圈子幾乎無人不談NFT,甚至騰訊、阿里巴巴這樣的網際網路大廠也佈局了NFT商業,吸引了更多圈外人的關注。

當NFT的建立、發行和自由交易形成一套成熟的流程時,NFT炒作的套路也悄然流行。

就在8月24日,NFT專案Meebits遭到「掃貨」,其24小時內交易額增長近500%,最低售價也由2.7 ETH漲至3.5 ETH。

Meebits專案包含了2萬個獨特的3D體素人物,根據自定義生成演算法建立,它與Cryptopunks屬於同宗產物,都由Larva Labs建立和發行。在Cryptopunks被熱炒時,已經有人盯上了Meebits。

Meebits 3D體素人物NFT

NFT熱潮湧動時,已有不少投資者觀察到,在自由交易的NFT市場,有一股潛在的力量在操縱市場,不斷抬高某類NFT的價格,再於高位賣出。

「不只是Cryptopunks和Meebits,近期火熱的Parallel Alpha也遭到了掃貨。」有NFT資深玩家告訴蜂巢財經,Parallel Alpha中最普通卡牌NFT的價格已經由月初的0.02 ETH翻了10倍,現在的「地板價」已經來到0.2 ETH。

Parallel Alpha是一套圍繞科幻故事創作的卡牌,眾多卡牌分為普通、稀有、傳奇等多個級別,往往等級越高的卡牌發行數量越少,越稀有,價格也更高。上述資深玩家透露,當某種稀有卡牌以一定價格掛售後,會有人批次購買而後以更高的價格掛售,抬高市場價格。「這種資本很明顯就是為了炒作獲利,而不是真想收藏。」

各種NFT屢屢以天價售出,也在說明NFT的炒作熱潮逐漸到達頂峰。而在各種加密社羣內,有不少人表達了至少要買入一個NFT的想法。NFT爆炒後的財富效應,吸引著越來越多人加入炒作行列,而一個個看起來離譜的交易價格,已經讓投資者們習以為常。

這種景象很容易讓人聯想到今年5月份各種動物代幣被爆炒的場面。人們追逐各種熱門NFT專案就如同當時人們追動物幣熱點一般,期望一夜暴富。而當情緒最狂熱時往往預示著泡沫達到頂峰,動物幣僅熱炒兩週便齊齊崩盤,許多代幣如今已經歸零。

在北京大學經濟學博士、區塊鏈領域資深學者劉昌用看來,現在一些NFT作品拍賣出天價,肯定存在泡沫。一方面是熱錢和投機情緒由DeFi轉向了NFT;另一方面,NFT市場缺乏深度,更沒有做空機制,投機情緒高漲,自買自賣的價格操控也非常容易,甚至可能成為洗錢工具。

劉昌用認為,NFT市場剛剛興起,NFT資產的發行、認證、管理、估值、流通等各環節存在的問題還沒有被充分暴露出來,當熊市來臨,市場趨於冷靜時,這些問題會逐漸顯現,泡沫會快速破滅。不過,他也表示,任何新事物早期都是創新、泡沫、機會、亂象並存的,不需要因噎廢食,控制好風險即可。

NFT市場的狂熱氣氛已經讓一些資深玩家聞到了危險氣息。有人認為,當炒作情緒高於真實需求,NFT交易就像是擊鼓傳花,在價格被炒到越來越高時,誰都有可能接到最後一棒。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