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 頭像屢拍天價,如何從理性角度分析其市場價值?

買賣虛擬貨幣

CryptoPunk 7804以 4200 ETH 售出,價值高達 757 萬美元、Visa 15萬美金購買 CryptoPunk 7610、庫裡斥資18萬美元拍得Bored Ape YC,幾張jpeg的表情包動輒數十上百萬美元,魔幻的景象正真實的在NFT世界上演。

NFT頭像屢拍天價,引人矚目的價格引起了社會的廣泛關注,讓人瞠目結舌的背後,圍繞NFT頭像照片的爭議持續發酵。部分網友認為具有可複製性的NFT頭像市場泡沫顯而易見,缺乏可持續發展的動力,終究只是曇花一現,而也有網友認為NFT頭像背後所折射出源於賽博世界的身份認同與文化價值不容小覷。

那麼,NFT頭像究竟價值幾何?在熱潮背後,還有哪些專案依然值得關注?

NFT頭像現狀:冉冉升起的市場新星

近月來,在經歷短暫的冷靜期後,NFT市場再次火熱。由下圖可知,進入 2021 年以來,NFT 總交易額漲勢凸顯,儘管4月到6月由於加密市場降溫而稍有回落,但7月開始,NFT全面點燃了市場激情。根據Nonfungible資料,截止到2021年8月31日,NFT月銷售額已達22.03億美元,環比上月增長超過729%,相比年初1018萬美元漲幅216倍,漲勢驚人。而從使用者而言,NFT每週活躍使用者地址數已達58349,同比上漲16倍有餘,增長迅猛。

在此其中,頭像類NFT專案迎來高光時刻。根據Messari資料,頭像類NFT專案已經成為NFT數字藝術市場中的Top3市場份額玩家,在2021年第二季度,頭像類NFT專案產生了近3.5億美元的二級銷售,環比第一季度增加40%,而2021年截止至今,據不完全統計,頭像類專案產生了超過10億美元的銷售額。

從具體應用而言,頭像類市場需求較為集中,頭部效應愈發凸顯。根據rarity資料進行預估測算,以7天平均成交ETH價格預估市值,CrytoPunk以近50%的市場份額保持著絕對領先優勢,其次則是Bored Ape YC、Meebits,三者總共佔據頭像市場份額的76%左右。Cool Cats、Hashmarks等腰部類頭像專案根據市場的不同份額持續震盪,但總體表現較為穩定,同時,隨著頭像類市場的走熱,諸如CyberKongz VX、0N1 Force等新興專案也在不斷湧現。

儘管從市場全域性而言,NFT頭像類市場仍顯小眾,其專案市場持有者大多在2-5千左右震盪,但其需求仍舊呈穩步增長趨勢。以具有代表性的CrytoPunks為例,OpenSea資料顯示截止到8月31日,過去7天CryptoPunks的交易量增長143.59%,月成交均價環比增幅116.26%,其總交易額於8月23日擊穿8億美元,創下歷史新高。而8月20日上線的0N1 Force,目前其交易額超過38,305.33 ETH,交易總量持有者達到3900人,地板價已漲至3.4以太坊。

頭像類應用的火熱從以太坊燃燒資料也可見一斑,根據以太坊燃燒追蹤器Ultrasound.money資料顯示,NFT頭像專案CyberKongz VX在其8月15日上線後以1437.13ETH的燃燒量超過了OpenSea 、Uniswap V2、Axie Infinity等專案,迅速席躍居當日24h燃燒榜第一位,也再次窺見了市場對於頭像的火熱反饋。

NFT頭像價值:身份認同、娛樂性與金融屬性的有機結合

可以看出,NFT頭像正以勢如破竹之勢展現出強勁的發展潛能,但其價值究竟來源何處?實際上,單純從頭像來看,當前頭像類NFT的價值主要體現為以下三點,即身份認同、稀缺性以及金融屬性。

數字化身份認同。實際上,身份認同是頭像類最具有標誌性的長期內在價值。“身份”是每個人出生就伴有的印記,根據時空的不同,人們擁有不同的身份屬性,存在著唯一的證明關係。而在賽博空間中,要確立我是誰、我屬於誰,人們也需要一種可代表身份屬性的象徵來對個人座標關係進行確定。通常而言,NFT頭像為某一個角色的半身像,常被作為數字個人資料圖片使用,這與個人身份象徵有著極高的契合度,例如在2D虛擬中,各種猿人頭代表了平面式的2D自我身份,而在三維世界中,Meebits、 Animetas等則作為立體式的身份證明出現。

同時,身份認同是組織形成的必要條件,從社交網路的角度,頭像類NFT給予了一種數字原生世界中的身份制度性證明,形成了一種自發性的群體世界觀,也因此導致了各類社羣的不斷湧現。從更深層意義而言,頭像類NFT背後折射的正是當今個體對於賽博世界的運作哲學觀,在現實世界中,你代表你,那虛擬世界你又是誰,位於怎樣的社會階層?身份認同使NFT頭像有了共情價值,社羣的逐漸形成更以網路效應與階層分割槽激發了此種價值,而長期而言,數字世界遷徙是必然的的,身份認同將會持續貫穿其中。

稀缺性。稀缺與身份認同相輔相成,稀缺的背後意味著階層的分化與身份的享受。目前,多數NFT頭像是透過演算法從特徵中組合生成,數量都是恆定有效,一般都是獨一無二的,具有不同的稀缺性。由於其天然擁有的限量稀有、營銷能力強、玩法多變、特徵性強等特點,NFT頭像與眾多奢侈品品牌有著異曲同工之妙,而其價格也對應著奢侈品品牌價值的高低,從此角度,擁有NFT頭像不僅給予人們非對等權益的身份享受,而恆定的數量也從另一層面賦予了其藝術價值。

金融屬性與娛樂性。NFT建立在其所有權代表以及數字資產屬性上,其價值也是真實性、可轉讓性以及所有權屬的總和,在這一背景下,從數字商品到物理資產的債權都可用 NFT 表示,NFT頭像作為數字資產的一種,具有極其突出的金融屬性。作為一種另類的金融投資品,諸如crypto punk此類專案其回報率動輒成百上千倍,相比近10年來美國納斯達克100指數年化回報率20%與黃金的1.5%,顯然更加誘人。強烈的金融屬性也刺激了娛樂性的不斷增強,更多的人或出於獵奇、興趣而參與其中,近日已開始有人建立自己的人物角色來扮演他們的猿猴。

強強聯合,APENFT與BinanceNFT打造NFT頭像盲盒新玩法

NFT頭像的出現並非偶然,其集身份認同、稀缺性、金融屬性與娛樂性為一體的價值為NFT的爆火提供了強大的底層價值基石。在此背景下,讓人眼花繚亂的頭像專案也開始不斷湧現,持有頭像的成本也日益高昂,在近日Visa入場後,CryptoPunks的地板價已達20萬美元,那麼,普通人是否還有機會參與到此浪潮中?還有哪些專案值得被髮掘?

2021年9月6日,APENFT和Binance NFT強強攜手,重磅推出“ApeAvatar”精品盲盒系列活動。活動將分為兩大板塊,第一大板塊為慈善頭像認領活動,第二大板塊則是精品盲盒發售。本次活動以“藝術+科技”為主旨,精準貫穿了NFT頭像的四大價值點,賦予頭像與盲盒以新的加密激情碰撞。

活動以公益作為切入點,名人造勢成為關鍵環節。在頭像認領活動中,APENFT將精心為50位全球影響力人物製作賽博朋克風格的NFT頭像,當NFT頭像被其本人認領時,每增加一位認領人,APENFT將捐出5000美金,用於One Tree Planted、Koala Clancy Foundation等國際公益組織的植樹事業。

值得關注的是,在名人造勢中,TRON創始人孫宇晨深度參與其中。孫宇晨歷來被稱為“營銷之王”,此前已經以456萬美金拍下巴菲特慈善午餐、王思聰互懟、羅永浩還債等一系列事件成功破圈開啟知名度,而其建立的波場,也被眾多場外人士認為最能體現中本聰願景的公鏈。近日,他以1050萬美元的價格拍下編號為3442的Justin sun Tpunks頭像並捐贈給APENFT基金會,也從側面體現了其對NFT頭像這一熱門領域的追捧,以及對APENFT的強力支援。本次他的加入,為頭像以及盲盒活動造勢營銷增添新一輪的強勁動力。目前,孫宇晨已宣佈認領ApeAvatar 慈善 NFT 頭像,成為了首個公益頭像認領活動發起者。而他的頭像認領,也為後續公益宣傳以及盲盒系列在虛擬世界中的身份認同開啟了局面。畢竟,誰不想和大V擁有一樣的頭像呢?

在名人效應凸顯背景下,在活動的第二大板塊,作為名人頭像的風格延續,APENFT聯合Binance NFT同期上線了精品盲盒,開創數字與藝術深度融合的創新盲盒玩法。盲盒系列的主角是廣為人知的世界級藝術作品,達芬奇的蒙娜麗莎與米開朗基羅的大衛,兩者本身即蘊含著高度的藝術性。而在具體設計中,每幅畫面將被拆分成三部分來體現其獨特性,分別是面部及面板的繪製、衣飾、整體配色。同時,盲盒大部分影象背景採用了著名藝術家安迪·沃霍爾的“Dollar Sign”,在數字化中會處理為“Bitcoin”符號的影象,展現出賽博文化的蓬勃生機。可以看出,拆分的拼圖式玩法給予盲盒帶來價值的可組合性與強大的想象空間,深度植入的賽博文化連結圈層效應,而為人熟知的名畫與也降低了大眾的認知門檻,三者結合不僅賦予了盲盒以更多的加密藝術特性,也極大的增加了作品本身的升值空間。

而從稀缺性而言,無論是頭像還是盲盒,其風格靈感均來源於安迪·沃霍爾的撞色、絲網印刷的手工質感,透過電腦演算法的轉譯加手工繪製,使每幅畫面具備數字藝術僅有的色彩特徵,背景與衣飾、線條與色彩的偶然性與雜湊值都是獨一無二且不可複製的,為頭像與盲盒稀缺的打造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值得強調的是,從市場角度,ApeAvatar盲盒活動極有可能是NFT獲取成本最低的場景。本次盲盒在Binance NFT平臺進行發售,使用者可以以較低的價格獲取屬於自己的加密朋克盲盒。與OpenSea動輒數十上百美金的交易費用相比,Binance NFT平臺手續費用低廉、盲盒定價相對較低,在盲盒價效比上優勢凸顯。在本次ApeAvatar盲盒活動中,使用者僅需1BUSD的價格,即可擁有屬於自己的加密藝術盲盒。同時,盲盒數量恆定,後續不會增發,也為盲盒價格保值給與了一定保證,而在未來Binance NFT平臺開放NFT轉賬功能後,隨著流動性的增加,盲盒價格極有可能得到大幅度的升值,此點可從加密朋克看出,流動性早期的CryptoPunks甚至無人認領,而在流動性瘋狂湧入後,目前CryptoPunks市值已超41億美元,超過COMP和SUSHI的市值之和。

ApeAvatar是否能成為下一個“CryptoPunks”,我們目前還仍可知,但可以預見的是,透過藝術與科技的有機結合,ApeAvatar在低廉成本的基礎上,將身份認同(名人效應)、稀缺性、金融屬性與娛樂性等多種NFT頭像價值特性深度融合其中,前景已然值得期待。在眾多價值的加持下,盲盒也備受市場關注,據悉,ApeAvatar在其上線1分鐘內迅速售罄。

目前,據BinanceNFT資料顯示,由APENFT基金會與幣安聯合推出的50個ApeAvatar慈善盲盒,二級市場第一天的總成交量超過22萬美金,相比初始售賣價格1BUSD,交易總量漲幅達4400倍,最高單價漲幅超過6000倍,最低價漲幅1900倍。

科技向善,頭像活動與公益慈善深度融合

除了極具吸引力的市場空間外,值得關注的是,本次活動公益屬性也格外突出。前述提到,在本次活動將發起慈善頭像認領活動,若名人認領頭像,APENFT基金會將以其名義向One Tree Planted、Koala Clancy Foundation等國際公益組織捐贈5000美金。截止發稿日,波場TRON創始人孫宇晨、幣安NFT專案負責人Helen Hai、PAC Protocol CEO David Gokhshtein已宣佈認領“ApeAvatar”NFT頭像,APENFT基金會慈善捐款數額已達15000美元,若頭像完全認領,捐贈總額將達到25萬美金。

據APENFT基金會披露,本次捐贈基金將全部用於上述國際公益組織在全球15個國家的植樹專案,為應對全球氣候變化挑戰,實現可持續發展目標貢獻一份力量。事實上,由於NFT構造過程中的高耗能,其高額碳足跡備受詬病。本次APENFT基金會捐贈資金用於植樹造林,也正式考慮到此層面,嘗試對生態更友好的行動。

實際上,從公益角度,這已不是APENFT首次在NFT慈善中嶄露頭角。早在5月,APENFT基金會就將波場創始人孫宇晨捐贈的Beeple整套作品中的《ABUNDANCE》在 WDAS 21×Huobi Charity 的 NFT 拍賣晚宴中,以25萬美元的價格拍出,善款全部捐贈給Huobi Charity,用於助力全球抗擊新冠、自閉症患者、支援男女平權、種族平權、環境保護專案等。

成立4月內已參與慈善活動數次,儘管有炒作嫌疑,但APENFT已然展現出其在NFT公益可持續事業中的決心。從深層次而言,作為加密藝術領域的NFT基金,APENFT此舉在打破NFT的認知邊界,鼓勵大眾更廣範圍的參與關於公益的藝術表達和思考,推動加密藝術真正成為全球可持續發展的推動力方面仍有著廣泛的意義。

總結

從巨集觀視角而言,人類對於數字世界的探索僅是滄海一粟,在短短几十年的探索中,人類社會從數字孿生逐步過渡到數字原生,向著虛實相生的賽博空間不斷遷徙,新技術孕育了無限的可能性。而NFT,作為價值網際網路中的規範化價值載體,其擁有物理空間等價物構建的能力,所蘊含的價值已然不言而喻。

儘管當下,不可否認的是,NFT目前仍存在著市場秩序亟待調整,創新模式有待挖掘,政策法規仍需完善等一系列問題,而圍繞著NFT技術的商業認知與大眾傳播仍有一段較長的發展期。

但歸根結底,技術是中性的,任何技術發明,都可能被人類用於建設性或非建設性的目的。在技術的最初發展期,行業企業是以資訊差去收割認知還是秉持著科技向善的理念穩步發展?這可能是每個企業必須去深思的問題。我們也期待,諸如APENFT、幣安慈善等務實的創新機構能不斷湧現,在行業生態的合力共建下,NFT能真正發揮其效能,作為元宇宙中銜接真實世界與虛擬世界的橋樑,在數字空間的探索中成為新的產業顛覆性力量。

參考資料:

巴位元:NFT泡沫?CryptoPunks仿品遭熱搶,有人因交易失敗而損失48萬美元

騰訊研究院:NFT會是數字資產化的開端嗎?

騰訊研究院:NFT 大火的今天,我們到底該如何看待它?

Messari報告:2021年二季度Web3及NFT市場情況

鏈得得:加密藝術與NFT的投資之道

律動BlockBeats:為什麼 NFT 頭像能這麼貴?動物頭像席捲幣圈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