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罕見大遷移:50%比特幣礦工已經“離線”

買賣虛擬貨幣

作者|Glassnode

編輯|Colin Wu

過去的一週中,礦機大遷徙正在進行,因為估計有50%的比特幣礦工在離線和遷移中。我們根據觀測到的鏈上資料對此次大遷移事件的程度進行了評估:

儘管交易量仍在5約中旬以來建立的交易範圍內,本週比特幣交易量略有上升。本週比特幣的價格高點為36,460美元,低點在32,775美元,價格橫盤期間波動性在下降。

比特幣價格的波動性走低,但挖礦業的波動性卻明顯上升,在礦機大遷移期間,比特幣全網算力大幅下跌。本週比特幣協議經歷了有史以來最大的難度調整,難度下降了27.94%。

比特幣協議有著非凡的韌性。本週繼續有新的區塊被挖出,交易結算沒有中斷。同時,大約50%的挖礦基地在轉移,50%的資本重新被分配到其他地區。本週我們將重點關注一些鏈上挖礦指標,這些指標有助於描述和衡量全球算力遷移規模,這是一項正在進行的,令人難以置信的礦機遷移事件。

挖礦遷移規模在擴大

本週,挖礦指標的波動性大幅提高,因為中國挖礦禁令的影響逐漸展開。當相當大比例的算力下線時,區塊開採的速度將變慢,直到難度向下調整。比特幣的這類機制,綜合了挖礦難度的複雜性與2016個區塊難度視窗(約14天)觀察到的平均算力。

本週,按24小時平均計算的平均爆塊時間飆升至1958秒(32.6分鐘)的短期高點,比600秒的平均爆塊時間長226%以上。好在6月28日這次超長爆塊時間只是暫時的,此後平均爆塊時間恢復到平均800秒到900秒之間。

為了估計正在進行的算力轉移的規模,我們考慮了自2021年4月至5月初觀察到的算力峰值以來算力變化。請注意,算力值是區塊時間和難度的導數來估計的,這裡我們使用了24小時的移動平均值來平滑一些自然變化。

比特幣全網的算力在高峰期通常為180 EH/s左右,然後下降到65 EH/s的區域性低點(與6月28日的1,958秒平均塊時間一致)。

此後,算力逐漸恢復並穩定在88至110EH/s的範圍內,反映出算力整體下降了38%至49%。這反映了目前離線和受中國禁令影響的比特幣算力比例。

現在協議難度已經調整下來,我們可以看到難度絲帶已經倒轉到2018年熊市投降以來的最深的程度。難度絲帶倒掛是一個極其不常見的事件,即難度的快速移動平均線(9日、14日等)跌破長期移動平均線(128日、200日)。

困難絲帶反轉通常代表礦工投降事件,通常在熊市結束時觀察到,或在礦工收入受到擠壓、盈利能力受到打擊的減半事件之後。這是礦工關閉成本大於收益的機器的結果,與歷史上與強勁的看漲市場反轉有關係。

礦工收入飆升

雖然從歷史上看,困難絲帶反轉是看漲的事件。但在當前這種情況下,中國礦工產生的巨大物流成本,可能需要賣出他們先前積累的比特幣,從而產生賣壓。然而,需要注意的是,剩下約50%還在運營的礦工,他們的收入上升,這在某種程度上是一種平衡。

當比特幣在4月份交易在5萬至6萬美元的範圍內時,算力處於頂峰,挖礦業的總收入為每天5000萬至6000萬美元。雖然此後價格下降了約50%,但仍在運營的礦工發現38%至49%的競爭者短期內關閉業務。

現在每天的挖礦總收入約為2500萬至3000萬美元,但分享收益的礦工更少。每日新發行的比特幣數量不變,分享戰利品的競爭者卻更少了。這意味著,在最新的難度調整之後,還在運營中的礦工,他們的運維支出不變,但利潤率卻上升了近2倍,接近今年4月時的利潤率水平。

礦工流出倍數跟蹤礦工賣出量相對於其年度平均水平的比值。從中我們可以看出,礦工最近的賣出大幅放緩,甚至在礦機大遷徙中也是如此。從歷史上看,我們看到了礦工賣出行為遵循以下週期性模式:

(吳說區塊鏈提醒,海外資料網站對於礦工持幣地址的資料常常出現錯誤,可參考性不高)

熊市中的囤積(綠色),礦工達到一個穩定的賣出模式(流出倍數平緩)。

牛市中的賣出增加(紅色),礦工利用牛市,加速賣出比特幣(流出倍數上升)。

市場見頂後賣出減少(藍色),因為礦工放慢了他們的賣出,也許是由於越來越多的信念,或希望限制過度的賣壓(流出倍數下降)。

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即使在礦機大遷徙期間,我們還沒有看到礦工賣出行為的顯著增加。算力恢復的速度或為我們提供了更多線索:

快速的算力恢復表明中國的礦工正在成功搬遷,清算硬體裝置,或以其他方式收回成本,減少礦工儲備庫的賣出風險。

緩慢延長的算力恢復表明情況相反,增加了礦工們承受成本、債務積累的機率,從而增加了礦工出售比特幣的可能性。

似乎並未大幅賣出

事實上,自2020年初以來,礦工的巨集觀賣出行為已經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在幾乎所有的比特幣交易歷史中,礦工們賣出的比特幣一直比他們積累的更多,這樣一來,未賣出的供應量就處於結構性的下降趨勢。

下圖顯示了未賣出的礦工供應量(即從未移動過的爆塊交易)與365天移動平均線的關係。從2020年中期開始,礦工的賣出呈現結構性下降趨勢,這種趨勢似乎不僅趨於平緩,而且發生了逆轉。爆塊產出的未賣出的比特幣現在高於其年度平均水平。

這表明,礦工們已經開始以市場前所未見的速度進行積累。考慮到這一事件發生的時間,這背後可能有許多因素需要考慮:

支援比特幣的全球巨集觀貨幣格局在2020年變得更加明顯,增加了礦工持幣的信念。

礦工們可以獲得大量的融資選擇,如比特幣抵押的債務,以及流動的期權和期貨市場來對沖風險。

由於全球晶片製造能力的限制,減少了ASIC礦機的生產。隨著價格的上漲,現有的算力變得越來越有利可圖,因為幾乎沒有新的競爭者可以進入市場。

隨著價格在牛市中的反彈,比特幣挖礦可能在這個減半的時期非常有利可圖(並且仍然如此)。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