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幣礦業委員會季度報告:全球比特幣挖礦資料及礦工遷移回顧

買賣虛擬貨幣

本文要點:

比特幣礦業委員會(BMC)的季度資料包告

從資料來分析中國礦工遷移的影響

比特幣礦業委員會(BMC)釋出了調查獲得的關於比特幣採礦能源消耗和電力組合的調查結果,這個結果是積極的,並且有望打造一個更加綠色的比特幣網路。

比特幣礦業委員會(BMC)在 Twitter Spaces 舉行的第一次線上會議上,邁克爾·塞勒 (Michael Saylor) 向我們展示了他們真正的目標:傳播有關比特幣挖礦能源消耗的資訊並教育公眾,從而與負面的、誤導性的媒體報道作鬥爭。並且他們承諾釋出季度報告,回顧近期全球礦業的格局。

近日,比特幣礦業委員會的第一份季度報告已經對外公佈。邁克爾·塞勒 (Michael Saylor) 在 YouTube 上進行了有超過12000人線上觀看的直播,並向我們展示了他們調查的所有資料資訊。

 

資料彙總報告

在直播開始時,Saylor 解釋說,他們收集了 23 家自願報名參與調查的礦業公司的資料。這些公司中包括了理事會的一些創始成員,佔比特幣全球挖礦算力的 32%。老實說,這是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樣本。

該調查包括與採礦有關的能源相關問題,例如:

  • 估計他們的雜湊率。

  • 估計他們的能源消耗。

  • 使用的可持續能源的百分比——公司獲得的可再生能源、核能和碳信用額。

隨後委員會彙總了獲得的所有資料,並匿名的將其提交給委員會內部和外部的能源專家,以便計算結果並將其與其他行業進行比較。

資料包告總結

該報告以一個非常震撼的總結開始,並能直接否定反對者的一些最流行的懷疑性觀點。報告總結指出:“比特幣挖礦消耗的能源可以忽略不計,並且這些能源正在迅速的變得更加高效,可以為任何挖礦的國家或行業的可持續能源組合提供動力。”

調查顯示,與世界能源總消耗相比,比特幣挖礦的用電量微不足道。準確地說,比特幣挖礦消耗的能源大約只佔全球能源的0.117%,約為 189 TW/h。與中國的 39,361 TW/h 相差甚遠。更重要的是,由於效率低下,整個雜湊率可能僅消耗世界浪費能源的 0.4%。比特幣實際上可以幫助電網提高效率,同時創造財富。

比特幣採礦能源在全球範圍內的使用

當然,這並不能改變比特幣挖礦要比某些小國家要消耗更多能源的事實,但這僅意味著這些國家的能源消耗在全球範圍內與比特幣一樣的微不足道。

此外,該研究還證明比特幣使用化石燃料能源的論點是錯誤的。結果顯示,56% 的電力開採來自於可再生能源,且這樣的佔比遠高於世界上任何其他國家或行業。實際上,這很容易理解,因為這種能源是最便宜的。這也是礦工總是尋求轉向可再生能源以獲得更高利潤的原因。

比特幣挖礦可持續能源使用

 

能源更加趨向綠色

BMC 研究的另一個觀點是如今已經與幾個月前我們所處的情況的不同。正如我們所預測的那樣,礦工離開中國深刻地影響了比特幣挖礦行業的格局。

事實上,在比較 2021 年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時,我們可以看到比特幣網路效率 (15%) 和可持續能源使用 率(52%) 的明顯提高。可持續能源使用率的提高是由於礦工開始使用更便宜、更清潔的能源。根據 Saylor 的說法,比特幣網路效率的太高與礦工開始使用新型的、更好的裝置替換過時的挖礦裝置有關。

資料顯示比特幣網路正在朝著更環保、更高效的挖礦方法發展。很顯然中國的算力還沒有完全遷移完畢,新的算力聚集地區正在推動對礦工更具有吸引力的舉措,因此可以預見的是這種趨勢在未來會持續下去。

2021 年第一季度和第二季度的比特幣挖礦指標

研究報告的侷限性和不足

儘管報告的結果是積極的,但不得不提及它在幾個方面的不足之處。

首先是當前比特幣雜湊率的狀態。前文提到中國礦工尚未完成遷移,儘管趨勢似乎是積極的,但它仍然是研究的盲點。雖然我們可以預期他們會跟隨其他礦工尋找更清潔的替代品,但在他們安定下來之前我們無法真正確定下來。

未參與到本次調查的雜湊率也是如此。32% 是一個可以接受的樣本,但超過三分之二的全球礦工沒有參加調查,這意味著大部分結果只是估計的(雖然基於準確的資訊和專業分析,但仍是估計的)。

 

中國礦工遷移的大事件回顧

5月21日,中國國務院呼籲禁止採礦。5 月 25 日,內蒙古地區提出了8 項逐步淘汰加密貨幣挖礦行業的措施,措施於 6 月 1 日生效。中國的其他地區也紛紛效仿,例如新疆和四川,在幾周內實施了類似的禁令。這些措施導致了許多人所說的礦業大遷移。

在整個遷移過程中,比特幣在短期內經歷了巨大的阻力,並且這些措施可能會導致比特幣的長期去中心化和彈性。

 

從資料的角度回顧中國禁挖令的影響

1.我國政府對挖礦業的禁止政策直接影響了比特幣網路的總算力。自從這些措施首次曝光以來,雜湊率便急劇下降。

比特幣的雜湊率在 6 月份下降了 40%,這成為比特幣歷史上最大的跌幅之一。雖然有礦工在繼續挖礦,但是雜湊率的下降使得試圖攻擊比特幣網路的成本降低。

然而,比特幣有吸引礦工重返挖礦的激勵措施。首先,由於比特幣的價格下跌幅度小於其雜湊率,因此儘管挖礦收入仍然相對較高,但它的挖礦競爭力較低。這使得對於比特幣的挖礦更有利可圖,從而吸引更多的礦工。

此外,比特幣的挖礦難度剛剛下降了創紀錄的 28%。因為網路難度會動態調整,旨在使比特幣挖礦變得更容易,降低挖礦成本,從而使其對於新老礦工重返挖礦更具有吸引力。

2. 比特幣礦工似乎一直在拋售

自 5 月中旬以來,礦工地址中的比特幣數量已大幅下降。在春季略有增加之後,挖礦儲量似乎已達到 峰值——214 萬枚。

從那以後,礦工們的比特幣持有量減少了 10萬枚,即峰值的5%。雖然用百分比表示會讓人感覺很少,但足以對短期比特幣的價格造成拋售的壓力。資金流出礦工地址的趨勢也體現在礦工流出量和淨流出量上。

顧名思義,礦工流出是跟蹤離開礦工地址的比特幣數量,而淨流出量則是減去流入的數量後的數值。

自從中國政府開始採取措施以來,礦工在兩天時間內有超過9萬枚比特幣離開他們的地址。淨流出量記錄了兩次3萬枚比特幣的急劇下降,這意味著離開礦工地址的比特幣比他們從獎勵或囤幣的總數量多3萬枚。礦工流出持續增高和負數的淨流出量強烈表明礦工地址在整個挖礦遷移過程中一直在出售。

3. 比特幣挖礦更加去中心化和彈性

礦池聚合不同礦工之間的算力,為他們提供更高的區塊獎勵和更可預測收入的機率。雖然礦池在很大程度上一直在提高其雜湊率,但在中國擁有大量存在的礦池受到遷移的負面影響。

對中國礦工的影響體現在幣安火幣礦池每天挖礦的區塊數量急劇下降,分別下降了 35% 和 63%。與此同時,在過去的幾個月裡,被標記為“未知”的獨立礦池和未被識別的獨立礦工從每天 0.03 個區塊顯著增加到超過 10 個。

這些資料表明比特幣挖礦變得更加去中心化,對中國礦工的依賴程度降低。高達65% 的算力曾來自中國,這給比特幣網路帶來了長期的風險,導致國外加密社羣一直擔心中國政府可能對比特幣施加力量。在挖礦遷移之後,隨著雜湊率以更加去中心化和全球化的方式重新分配,這種風險已顯著降低。最終,這使比特幣處於比年初更具彈性和去中心化。

4. 獎勵:礦工對市場的影響比以前小

儘管礦工對於確保區塊鏈的安全性仍然至關重要,但他們對比特幣交易量的重要性已經急劇下降。礦工的交易量佔總交易量的百分比已從 2013 年的 20% 下降到 2021 年的 3%。

這主要是由於每四年減半一次,礦工獲得的獎勵減少。交易費用卻一直較低,這意味著礦工通常 90% 以上的收入都依賴於區塊獎勵。結果是挖礦獎勵佔鏈上交易總量的百分比進一步下降。

總體而言,這表明整個遷移期間,礦工的拋售壓力可能沒有最初想象的那麼強勁。自從中國政府打擊加密貨幣挖礦以來,可能造成了一些拋售壓力,但與每天數十億的鏈上交易量相比,這相對較小。隨著礦工佔總交易量的比重不斷減少,此類事件不太可能影響市場。

 

總結

筆者認為,我們應該對比特幣礦業委員會(BMC)的季度報告持有保留的態度。

雖然BMC是以一直極其認真的態度,並且已經表明了他們想要促進比特幣使用綠色能源挖礦的遠大目標。但是這份報告卻不具有廣泛性,因為無法對全球的礦工進行調查。

儘管目前正在進行的大規模礦工遷移可能在未來短期內造成不利影響,但它正在為比特幣建立一個更加去中心化和更有彈性的未來。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