監管日趨嚴峻,高倍槓桿退場進行時

買賣虛擬貨幣

在缺乏監管的惡性競爭下,加密衍生品交易所們將槓桿倍數從20倍抬升至100倍、125倍,乃至150倍,儘管自身從中獲利豐厚,但對於加密市場的健康度以及投資者的財務安全,這並非好事。近期,前述狀況迎來了轉機。

作者 |Richard Lee

高倍槓桿似乎正在加密市場中退潮。

7月25日,FTX創始人SBF在推特宣佈FTX取消高倍槓桿產品,並將槓桿倍數限制在20倍。次日,幣安創始人趙長鵬也在推特表示,幣安期貨合約已將新使用者可使用的槓桿倍數調整為最高20倍,而這一上限未來幾周內也將應用於所有使用者。

SBF在推特表示,清算交易僅佔FTX上不到百分之一的交易量,且FTX上的清算不是導致波動的主要因素,但他認同高槓杆(>20倍)並不健康,且並非加密生態系統的重要組成部分,凡事都有限度」。

業界普遍認為,兩大頭部加密貨幣交易所的動向或是為應對愈發嚴峻的監管態勢。

目前,幣安、FTX、火幣等頭部衍生品交易所都已經做出下調槓桿率的舉措,這或許會導致部分使用者流失。但對於加密市場而言,這些舉措釋放了更負責任、合規化的積極訊號,有利於加密市場的健康有序發展。

01

槓桿是如何被「抬高」的?

長期以來,加密貨幣交易所都處於監管灰色地位,市場投機傾向強烈,這也使得許多加密貨幣交易所將期貨合約交易作為重點產品,在惡性競爭下不斷以高槓杆率吸引使用者、擴大交易量,從早期的20倍一路攀升至如今最高150倍。

2016年5月,衍生品交易所BitMEX宣佈上線比特幣100倍槓桿永續合約,這是加密領域首次將期貨合約槓桿抬高到百倍倍數。BitMEX在多年內都是加密衍生品交易量最高的交易所。

「有些人提供類似型別的產品,專注於墮落的賭徒,也就是比特幣的零售交易者。」BitMEX創始人Arthur Hayes說,「那我們為什麼不這樣做呢?」

2018年12月,OKEx宣佈推出BTC永續合約產品並支援最高100倍槓桿,隨著其合約產品獲得大量流量與利潤,FTX、幣安與火幣與相繼入場。

2019年4月,FTX交易所正式上線,同時將最高槓槓倍數象徵性上調為101倍,成為當時行業槓桿倍數最高的交易所,此後上線的BTC、ETH、HT等幣種均支援該倍數。

2019年10月,幣安合約平臺宣佈BTC期貨合約支援最高125倍的槓槓倍數,行業的槓槓倍數上線進一步抬升。

針對當時的外界質疑,幣安CEO趙長鵬推特迴應稱:「不是每個功能都是為了大眾所設計的,有些功能雖然不會被所有人喜歡,但是對於特定群體卻存在著高度的需求。如果不喜歡或不需要的話就請不要用,作為一個平臺,我們必須透過提供選擇來保持競爭力。」

火幣與OKEx緊隨其後。2020年3月,火幣宣佈推出永續合約產品並支援最高125倍槓桿。2020年9月,OKEx宣佈合約產品全線支援BTC最高125x槓桿倍數,其他幣種最高75x槓桿倍數。

此外,部分二三線交易所甚至還將槓桿倍數推至150倍。2020年6月,由Coinbase投資的衍生品交易所 Blade 宣佈其合約產品的槓桿可達到 150 倍。今年2月,BitWell也宣佈推出永續合約產品,最高槓杆倍數可達150倍。

隨著加密市場槓桿率越來越高,行情波動明顯時針對多頭或空頭合約的連環清算容易引發市場更大規模的下跌,導致加密市場的波動性也在持續放大。在2020年的312行情以及今年的519行情中,市場槓桿率過高都被認為是行情行情劇烈下滑的主要原因之一。

「3 月 12 日,當比特幣價格從 7900 美元暴跌至 3600 美元時(跌幅超過50%),僅 BitMEX 上就清算了價值 10 億美元的多頭合約。」加密分析師Joseph Young在回顧312行情時表示,「真正的問題發生在比特幣價格跌破 5000 美元的時候。這一次價格暴跌程度之劇,幾乎讓 BitMEX 的委託賬本被清空了。」

BlockTower Capital 的執行合夥人 Ari Paul 也表示,當比特幣的價格跌破4800 美元時,投資者沒有選擇拋售。拋壓主要來自 BitMEX 和大額清算,之後才轉化成了賣單。

由此,槓桿率過高被認為是加密市場的最大系統性風險之一,由此導致的市場操縱、波動性過大、投資利益保護不到位等批評也揮之不去,一定程度上影響了加密貨幣被傳統金融市場進一步接受。

「我並不是說這會導致下一次金融危機。」監管衍生品交易的美國商品期貨交易委員會前主席Timothy Massad對《紐約時報》說,「但這會不會是巴西扇動翅膀、在德克薩斯州掀起龍捲風的蝴蝶?」

02

輿論與監管雙重施壓

過去幾年,衍生品交易高槓杆率下的受害者屢見不鮮。

2019年6月5日,加密市場分析機構位元易創始人惠軼自縊身亡,其去世前幾日曾在微信群透露自己用10個 BTC 開了 100 倍槓桿的空單。在此之前,也以20倍槓桿、600個 BTC做空。其後行情走高,外界傳聞其因不堪100倍槓桿爆倉而選擇棄世。儘管死因眾說紛紜,但據其生前好友說法,槓桿爆倉引發的鉅額虧損至少可能是「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近幾年,「夫妻炒比特幣虧2000萬,殺女兒後攜屍跳海自殺」、「海南火幣大廈樓前維權者絡繹不絕」等散戶因槓桿爆倉發生鉅額損失的訊息,不時見諸社會新聞。

而在今年的519行情中,各大交易所累計爆倉金額超過400億元。由於高槓杆對投資者的巨大傷害,多國金融監管部門都對加密衍生品持高壓打擊態度,但限於加密貨幣交易所難以監管的特性,各類高槓杆衍生品一直都在各國灰色地帶執行。

隨著今年以來加密市場行情走高,越來越多新使用者入場,各國監管機構進一步強化了針對加密市場的監管態度與機制,主力輿論界的批評也聲勢漸起。

先是在5月19日,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發布訊息要求嚴打比特幣挖礦和交易行為,「堅決防範個體風險向社會領域傳遞」。此後,多家媒體對此發表評論文章與調查報道。

5月24日,新華社旗下子刊經濟參考報標題為《整治虛擬貨幣炒作亂象刻不容緩》的文章,其中提到「不少投資者妄圖一夜暴富,交易槓桿通常放大到5倍甚至更高,在價格波動較大的情況下,投資者交易風險巨大。」

5月29日,新華社發表標題為《百倍槓桿,瘋狂的「幣圈」帶來「暴富」還是「爆倉」》的文章,其中提到多個投資者進行槓槓交易後的爆倉案例,並指出高槓杆下的爆倉,眾多投資者兩手空空血本無歸,虛擬貨幣交易平臺卻在其中穩賺收益。

受前述事件影響,多家國內加密衍生品交易平臺都開始很嚴格限制槓桿產品的使用群體以及最高槓杆率。

5月25日,火幣宣佈為保護投資者利益,暫停開通中國大陸新使用者期貨合約、槓桿、交易所交易產品 (ETP) 等服務。同時,大量既有使用者的最高槓杆率也被下調至5倍。

同日,一線衍生品交易所Bybit宣佈將限制大陸IP使用者訪問API介面。此外,加密衍生品交易所XMEX、BBX等相繼宣佈停止運營。

進入6月,日本、英國、義大利、泰國等近10個國家監管部門則針對幣安未經許可提供衍生品交易服務發出警告。在這樣的背景下,頭部衍生品交易所幣安與FTX方才決定下調槓桿率,向監管部門與外界質疑做出一定妥協。

儘管全球各國針對加密市場的監管步入深水區,但由於加密市場難以受監管的特質,這些監管警告與打擊或許只對FTX、幣安這些志在合規化的交易所具有實際效果,更多的交易所仍然遊離於監管之外、鮮有作為,例如OKEx、Bybit、MXEC等交易所仍然支援最高100倍乃至125倍的合約槓桿。

槓桿合約是任何成熟金融市場的重要組成部分,但過度高的槓桿不是。如何處理使用者需求、平臺利益以及社會責任之間的關係,將是加密衍生品交易平臺們需要面對的長期命題。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