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紅書推出數字藝術平臺,我們決定好好聊一聊 NFT

買賣虛擬貨幣

小紅書的數字藝術平臺 R-SPACE 正式上線了。這是在國內繼阿里、騰訊之後又一家涉足 NFT 領域的行業巨頭。

與幻核、螞蟻鏈粉絲粒略有不同的是,R-SPACE 並非是一個獨立的應用,使用者可以直接在小紅書應用內部購買數字藏品。此外,你還可以在藝術家的主頁中找到藝術家自己的 R-SPACE 小空間,裡面陳列著藝術家創作和發售的作品,而使用者自己的收藏也會在使用者主頁中的 R-SPACE 中展示出來。

如此一來,小紅書中的數字收藏品便不再是一座「孤島」。當我們展示自己在幻核或粉絲粒中購買的數字收藏品時,只能先截圖再發到個人社交媒體中,需要多一步流程。而小紅書是一個開放的平臺,R-SPACE 除了會將你的收藏呈現給你的粉絲,也會在更大的公域流量中展示出來,如此一來,你便可以向更多人展示自己的收藏品味,結交更多的朋友。在小紅書,NFT 的社交功能得到了充分的展示。

從某種角度看,現在的 NFT,似乎比比特幣還要出圈,圈內圈外的文體娛樂全面開花。

遠的不說,昨天騰訊向自己員工空投了超過 7 萬枚「QQ 企鵝頭像」數字藏品,基本上騰訊的員工在朋友圈都換上了新頭像;地球對面那塊時代廣場的大螢幕最近幾天也被 NFT 刷屏,美國紐約舉辦了聲勢浩大的 NFT.NYC 活動,甚至邀請了獲得格萊美大獎的說唱歌手 Lil Baby 為他們進行了專場演出。

「The World Has Woken Up to NFTs(世界因 NFT 重燃激情)」的標語出現在紐約時代廣場,圖片源自網路

再到今天,MAU 1.6 億的超級平臺小紅書也推出了自己的數字藏品,將這個概念再次向上億人推廣。但當我們說 NFT 的時候,大家的第一反應是什麼?

一個國內的知名 IP 方曾向我們詢問過關於 NFT 的事情,他們對 NFT 的第一印象,是「這個東西現在似乎很好賣錢」。

翻看一些國內科技媒體與自媒體對「NFT」的描述,我們不難發現一件 NFT 賣出了怎樣的天價是他們最為關心的內容,媒體大肆渲染 Beeple 在電腦上畫的畫賣出了「4.51 億人民幣」,一個馬賽克頭像(CryptoPunk)賣出了「上億美元」……

一個個天文數字伴隨著「NFT」這個字樣吸引著人們的眼球,再加上 NFT 的概念是從區塊鏈行業演化而得的,便很容易將 NFT 與「泡沫」、「炒作」劃上等號。國內的 IP 方在被介紹 NFT 到底是個什麼東西時,往往第一個標籤就是,「NFT 能賺到錢」。

的確,有很多 NFT 專案的價格被炒作到很高後迅速跌落,看起來似乎 NFT 還是與「炒」有關。

但我們不能這樣將 NFT 一棒子打死。

你們有沒有想過,如果 NFT 等於「泡沫」的話,為什麼阿里、騰訊、小紅書等行業巨頭寧願頂著監管的壓力與風險也要推出自己的 NFT 平臺呢?為什麼 LV、Gucci、Burberry 等全球知名品牌也要發行自己的 NFT 呢?為什麼余文樂、吳建豪、陳奐仁、阿朵、Higher Brothers 成員 Psy.P 等一眾明星也紛紛買入甚至發售自己的 NFT 呢?

是為了賺錢嗎?NFT 領域作為最新的熱點存在著大量商機與誘人的財富效應,但是對於行業巨頭來說,對一個全新賽道的佈局主要原因絕對不會是收入,尤其是在目前的大環境中,中國 NFT 的前景並不明朗。這些巨頭和明星願意冒著巨大的風險參與 NFT 的原因是他們看到了 NFT 絕對不只是炒作。

在小紅書正式上線自己的數字藝術平臺這天,我們決定和大家好好聊一聊 NFT 究竟有什麼價值。

NFT 是什麼?

讓我們先來了解一下到底什麼是 NFT。

首先,NFT 不是虛擬貨幣,雖然名字裡都有一個「Token」,但是與其他同樣被稱為「Token」的虛擬貨幣有很大不同。NFT 最重要的特徵是獨特性,也就是說它並不能分割,因此也就不適合作為一般等價物或是計價單位。中國銀行原副行長王永利也曾在文章中發表自己的觀點稱,NFT 翻譯成「非同質化權證」更為恰當。

其次,NFT 不是 jpg 圖片。雖然現在我們常見的 NFT 都是一張張圖片,也會有一些 mp4 等其他格式的藝術作品,但是 NFT 並不是這些圖片或影片本身。

那 NFT 到底是什麼,我們該如何理解 NFT 呢?

打個比方,我們可以把 NFT 當作一個玻璃杯,裝著茶水就變成綠色,裝著可樂就變成黑色。NFT 是一個詳細記載著各種不可篡改的資訊的「超連結」,我們常見的圖片只不過是點選超連結後跳轉出來的而已。我們看到的 NFT 是什麼取決於這個「超連結」連結到了哪裡。

有了這樣的基本理解,讓我們再來看看 NFT 有哪些實用價值,看一看 NFT 真正的價值到底是什麼。

NFT 與數字藝術

首先從 NFT 最廣泛的應用場景說起,這也是目前國內行業巨頭都在做的事情,那就是在數字藝術領域的應用。

在 NFT 技術被廣泛採用之前,很少有數字藝術家能以自己的數字藝術作品銷售為生,他們很多人只能將其作為興趣愛好,然後找一個設計師的工作來養家餬口。而很多數字藝術家的作品在網路中廣泛傳播甚至被盜用時,藝術家本人並不能從中獲益甚至連追責都做不到,因為很多時候藝術家本人也並不知道自己的作品被盜用。

NFT 改變了這一局面。NFT 相當於一件藝術品證書,它能夠證明這一張圖片是藝術家的「原作」或「真跡」,其他的圖片只不過是其他人複製儲存的「副本」,區塊鏈會記錄著這件作品的創作者是誰,創作於什麼時間,原本可以在網際網路被隨意複製傳播的作品也變得可以分出真品與贗品,數字藝術作品也開始擁有了「被收藏」的權力。

很多人的疑惑在於,即便有 NFT 這項技術,我們依舊可以直接從網路將圖片儲存下來併發布到各個社交媒體之中,和使用 NFT 之前沒什麼不同,那這件 NFT 數字藝術品又有什麼價值?

我們可以這樣理解:在使用 NFT 之前,盜用數字藝術品是在損害藝術家的權益;在使用 NFT 之後,數字藝術品即使被盜用也是在為藝術家及其作品增加價值。NFT 可以讓人們知道哪一件作品才是原作,人們盜用藝術品傳播、製作其他產品其實都是在為原作做宣傳,所創造的價值也可以精準流向原作,而不再像 NFT 誕生前那樣無處可去。

此外,NFT 能夠為藝術家帶來源源不斷的版稅收入,這已經對藝術行業產生了巨大的影響。傳統藝術領域中,藝術家能拿到的收入只有作品第一次售賣的價格,假如作品在一開始只賣出了 100 美元,即使未來拍賣成交價高達數億美元藝術家也拿不到一分一毫,這顯然是不合理的,藝術價值被發現後,藝術的創作者竟然拿不到任何收益。

究其原因,一是因為傳統藝術品市場流動性較差,而藝術品的流透過程並不透明,經歷幾次拍賣或私下交易,藝術品流轉到了哪位藏家手中往往會不得而知,也就更不用說給藝術家分版稅的事情了。

而透過區塊鏈技術,NFT 藝術品的每一次流通都被詳細記錄,包括買賣雙方及成交價等,且透過智慧合約,藝術家可以自動從每一筆交易中分得固定比例的版稅,這將會很好地改善藝術家的生存環境。

NFT 與虛擬潮玩

除此之外,NFT 的另一個容易理解的應用便是虛擬潮玩。在日常生活中,我們會買手辦、盲盒以及各種小玩具,而當我們將它們買回家後,除了拍幾張照片發發朋友圈便只會將其作為小擺件,一些稀有款可能還會有二級市場流通的可能,而一些普通款基本上就只能擺在自己家裡。

而只是「擺在自己家裡」這一點就會難倒很多潮玩愛好者,一些稀有的手辦不僅價格昂貴,更是會佔據較大的面積,很多潮玩藏家常說:「這些手辦很貴,比它更貴的是北京的房價。」而 NFT 潮玩則可以解決這一問題,虛擬潮玩不會佔用空間,而且透過與 AR、VR 技術的結合可以讓藏家得到更好的收藏體驗。

除此之外,區塊鏈技術也可以保證盲盒的隨機性,也能保證潮玩數量的固定,不會因為發行方增發而造成價值稀釋。NFT 潮玩也會擁有更高的流動性,在日常交易中,時間成本、運輸時的風險都是我們需要考慮的,而 NFT 潮玩既能實時到賬,又無需擔心交易過程中對藏品本身帶來的損害。

NFT 與遊戲

NFT 的第三個常見應用場景是遊戲。當遊戲內的資產變成了 NFT 對玩家來說有什麼好處呢?

作為在電子螢幕前成長起來的一代,我們從小到大玩過各式各樣的遊戲,也難免會遇到一些遊戲無法繼續運營而關停伺服器。一旦伺服器關停,你在那款遊戲中獲得的道具、裝備、角色面板等等都會隨之消失,而你曾經在這款遊戲上付出的時間、精力也統統付諸東流。

而當這些遊戲資產變成 NFT 儲存在你自己的錢包中,即使遊戲伺服器關停,這些資產也並不會消失,當其他人制作了一款可以整合這些 NFT 的遊戲時,這些遊戲資產又能重新派上用場。

又或者是這樣的一種情況。當你因為某些原因導致遊戲賬號被封禁,賬號內的所有遊戲資產也將被凍結在這個遊戲賬號中,這款遊戲可以輕鬆罰沒你的資產。而對於區塊鏈遊戲來說,當你的遊戲資產變成 NFT 便可以解決這個問題。

Axie Infinity 是當前最著名的區塊鏈遊戲之一,玩家可以透過玩遊戲賺錢,而在早期超高的收益甚至能幫助東南亞的貧困家庭獲得比普通人高出數倍的「工資」。這也讓一些人開始同時操作很多賬號或者是使用指令碼來「刷錢」,引起了官方和其他玩家的不滿,於是 Axie Infinity 官方也對這些賬號進行了處罰。

處罰的方式很有趣,按照官方的說法,Axie Infinity 只是不再給他們提供遊戲服務,而並沒有沒收他們的遊戲資產,他們擁有的小精靈依舊可以在 Decentraland 等其他平臺使用。

NFT 讓玩家真正地把遊戲資產攥在了自己手裡。

NFT 與社交

講完上述 NFT 最為基礎的用法,讓我們稍微深入一些,來聊一聊 NFT 與社交。

八月底,NBA 巨星史蒂芬·庫裡花了 18 萬美金買下一隻 Bored Ape NFT。通常人們會關心的是這十八萬美金庫裡只需要打幾秒鐘的比賽就能賺到,會關心庫裡把自己的社交媒體頭像更換成了這隻猴子,而很少有人會關心為什麼庫裡會買這隻猴子,為什麼那麼多人都想擁有一隻 Bored Ape。

是為了投資嗎?若只是為了投資,庫裡也不會在 Bored Ape 系列價格上漲到最高點的時候才買入。是為了收藏嗎?若只是為了收藏,庫裡也大可不必把它換成自己的頭像。

其實,比庫裡買猴子、換頭像更有趣的事情,是庫里加入了 Bored Ape 社羣。

和大家一樣更換社交媒體頭像,和大家一樣加入 Discord 社羣,在 Bored Ape 登陸佳士得的那天和大家一樣給猴子換上了整潔的黑色西裝。在這些時刻,庫裡似乎並不是個高高在上的 NBA 巨星,他只是一位 Bored Ape 社羣成員。

這也是頭像類 NFT 在淪為炒作投機工具之前爆火的原因,這些成系列的圖片能夠很自然地讓人們組成一個個社羣,在社羣中每個人都是平等的,都會互相幫助、共同發展,如果你的偶像和你恰好買了同一個系列的 NFT,你們之間的關係便會不再那麼陌生,甚至可能會成為朋友。這便是 NFT 作為「社交資本」的價值。

戴維·邁爾斯在《社會心理學》中提出,統一著裝、統一裝飾等可以喚醒人們的群體意識,而隨之而來的也有每一個人的去個性化,從而導致自我觀察的弱化,進一步促使這些群體做出很多出格的舉動,而非更加健康地發展。而這些 NFT 也會在喚醒人們群體意識的同時保留每一個人的個性,進而推動整個群體朝著正確的方向前進。

而就在昨天,騰訊為慶祝公司成立 23 週年為其員工發放 23 週年紀念 NFT 數字藏品,很多在騰訊工作的小夥伴也都換上了企鵝頭像並在朋友圈分享著。

而這也算是聯盟鏈上的第一個頭像類 NFT 專案,透過換頭像、在朋友圈炫耀甚至在「騰訊文件版 OpenSea」進行員工之間的掛單、交易,讓 NFT 的社交資本屬性為人熟知。

NFT 與身份

書接上文,我們繼續探討關於身份的問題。

現如今,我們在現實生活中的一切身份、經歷都依賴於中心化機構或平臺的證明。

舉個例子,你的大學考試成績記錄在學校的檔案中,你的成績單由學校出具,而成績則是由你的老師手動填寫的,而且填寫後仍然可以進行修改;而你的工作情況、工作經歷、工作水平在領英是需要自己及同事填寫的,你的工作能力強不強取決於同事在領英為你輸入了怎樣的評價。

而如果將你的各種證書、經歷鑄造為 NFT 並將其儲存在區塊鏈上,那麼這些不可篡改的 NFT 就將成為最可靠的證明,不需要依賴中心化機構或平臺,不會被人篡改,更不用依賴同事的評語。都說網際網路沒有記憶,但區塊鏈會將人們過往的一舉一動都記錄在案。

NFT 與元宇宙

最後,我們來聊一聊目前最熱門的「元宇宙」。相信大家最近在不少文章中都看到了對元宇宙的如下介紹:

元宇宙一詞來源於《雪崩》,書中這樣描繪元宇宙:「只要帶上耳機和目鏡,找到一個終端,就可以透過連線進入由計算機模擬的另一個三維現實。每個人都可以在這個與真實世界平行的虛擬空間中擁有自己的分身。」

每一篇講元宇宙的文章都會引用這一段話,大概的意思就是我們可以把元宇宙簡單理解為「虛擬世界」,而既然元宇宙也是一個「世界」,那就要遵守一些「世界」的法則。就比如,你的東西要真的屬於你才對。

這是什麼意思呢?讓我們來舉個例子。現實生活中,假設你常購買的一家球鞋品牌倒閉了,也不會有人會去你家把你曾經購買的該品牌的球鞋拿走,就算有人來拿你也一定不會同意。但是在虛擬世界中,我們卻無數次選擇妥協,我們在那個世界的資產也應該牢牢把握在自己的手裡。

而實現這一願景的唯一途徑便是區塊鏈,有了區塊鏈,才有真正的元宇宙。中心化的元宇宙是很恐怖的,試想一下,在那個宇宙中有一個真實存在的「統治者」,他可以隨意更改你擁有的一切,甚至可以毫不費力地將你從這個世界中「抹除」。但是當我們講元宇宙中的資產上鍊做成 NFT,既不可以被篡改也不可能被刪除,這樣的「虛擬世界」才不僅僅是一個「模擬遊戲」,才能被稱作是「元宇宙」。

當然,你可以只關注那些價格被炒上天的 NFT 藝術品與收藏品,也正如余文樂此前說的,面對這些 1/1 的 NFT,當你知道世界上僅此一件時,你很難按耐住購買的衝動。

但是,不可否認的是,NFT 將會成為未來世界的基礎設施,具有改變世界的潛力。在炒作背後,NFT 有著更多實用價值,我們應當將更多的關注投入到技術本身和更加落地的應用場景,而不要一直盯著一個個成交額的天文數字。我們要擁抱這個可以讓我們的生活變得更好的新技術,同時拒絕參與到炒作及其他危害行業發展的行為中來。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