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耶克和弗裡德曼會如何看待比特幣?

買賣虛擬貨幣

撰文:Shawn Tully

來源:Fortune

編輯:南風

這是兩位 20 世紀貨幣經濟學偉人之間的一場傳奇般的辯論,辯論的焦點是:「挑戰者貨幣」是否會取代政府支援的標準貨幣,成為世界上最受歡迎的支付媒介。儘管比特幣自發明以來只有幾十年的時間,但這兩位偉人可能會如何看待比特幣呢?他們是否認為比特幣有可能崛起併成為法幣的競爭對手?

辯論的一方是倡導古典自由主義的奧地利裔英國經濟學家弗里德里希•哈耶克(Friedrich Hayek),對手方是倡導自由市場的米爾頓·弗裡德曼(Milton Friedman)。這兩位經濟學家通常都是意見相投的,但雙方對峙主要集中在,由私人發行的競爭性貨幣是否會創造一個更穩定的貨幣體系。

當這兩位經濟學家在 20 世紀 70 年代中後期就此問題進行對峙時,美元體系進入了自二戰以來最不穩定的時期,受到阿拉伯石油禁運的影響,美國的汽油、機票和家庭供暖價格飆升。為了應對這一衝擊,美聯儲 (Fed) 向市場注入了大量貨幣(貨幣的量化寬鬆政策),削弱了美元對幾乎所有其他商品的購買力,一向以平穩而溫和的速度增長的消費者價格指數,年增長率達到了14%。

哈耶克從 1950 年到 1962 年在芝加哥大學任教,這段時間與弗裡德曼在該校的長期任教期重疊,因此兩位經濟學家對彼此都很瞭解。但兩人並沒有面對面辯論。哈耶克在 20 世紀 70 年代中後期的一系列演講和論文以及 1976 年出版的《貨幣的非國家化》(The Denationalization of Money)一書中闡述了他的觀點。據報道,在 20 世紀 70 年代和 80 年代的行業活動中,兩人的觀點尚未對立。弗裡德曼首次公開批評哈耶克的觀點,是出現在他與經濟學家安娜·施瓦茨(Anna Schwartz) 在 20 世紀 80 年代合著的著作中。

當時,政客、學者和普通民眾都擔心美元體系將走向崩潰。那時美聯儲正在推行與過去的“穩健貨幣”政策相反的政策,以比美國工人掙取美元更快的速度貶值美元。哈耶克認為,在經濟困難時期,各國央行將繼續過度膨脹貨幣供應,從而人為地迅速推高經濟,這將引發美國當時正在經歷的那種貨幣通脹。哈耶克認為,解決方案是讓銀行或其他公司發行的私人貨幣在一個開放的市場上與主權貨幣進行競爭。在為消費者和企業保持穩定購買力方面做得最好的一種甚至幾種貨幣,將吸引最多的消費者並獲勝。

根據哈耶克的觀點,如果美聯儲繼續大量增發美元並使其購買力越來越弱,由私人發行和管理的競爭性貨幣就將取代不穩定的美元。這種“讓最好的貨幣勝出”的理念將使政府停止這種不計後果的貨幣政策,要麼迫使央行進行改革,要麼為新的、更加穩定的貨幣掌權開闢道路。

20世紀兩位最傑出的經濟學家:米爾頓·弗裡德曼 (左) 和弗里德里希·哈耶克 (右)

弗裡德曼不反對讓其他貨幣與法幣進行競爭,但他認為哈耶克錯了,「挑戰者貨幣」會失敗。對弗裡德曼來說,個人和公司確實關心貨幣的購買力,但他們更重視自己和鄰居、貿易伙伴是不是使用同一種貨幣。弗裡德曼認為,消費者和企業更喜歡使用一種貨幣做任何事情。即使另一種替代品 (我們不妨稱之為 xyz 幣) 比美元更穩定,美國人也寧願只使用美元,而不願在 xyz 幣和美元之間來回頻繁兌換。因此,弗裡德曼認為,由於其壓倒性的廣泛接受,法幣享有巨大的優勢,將阻止其他競爭性貨幣取代其地位。

對於比特幣的粉絲來說,哈耶克的立場使他成為這種市值最大的加密貨幣的「教父」。在 2012 年一項關於虛擬貨幣的研究中,歐洲央行表示:“比特幣的根源可以在奧地利經濟學派中找到”,而哈耶克正是奧地利經濟學派的主要代表。如果你使用谷歌搜尋一下“Hayek and Bitcoin”(哈耶克與比特幣),你就會看到大量的部落格作者和學者們發表各種文章將哈耶克奉為「加密貨幣先知」,並引用 20 世紀 80 年代的電視採訪,證明這位著名的經濟學家曾經“預測了比特幣”。事實上,他們認為,市場最終將趨向於最穩定、最可靠、不會被央行腐蝕的貨幣,那就是比特幣。

許多比特幣愛好者認為,比特幣作為一種價值儲存手段的前景廣闊,但作為一種貨幣卻未必如此。MicroStrategy 執行長 Michael Saylor 因在這家網路服務提供商的資產負債表上存放了價值數十億美元的比特幣而聞名,他認為比特幣是一項偉大的投資,但他預測比特幣永遠不會成為交易媒介。相比之下,特斯拉 CEO 埃隆·馬斯克表示,“紙幣將會消亡,而加密貨幣是更好的價值轉移方式,這是肯定的。”Twitter 和 Square 的 CEO 傑克•多爾西 (Jack Dorsey) 也看好比特幣,他預測“世界最終會有一種單一貨幣,我個人認為那就是比特幣。”比特幣交易所 Gemini 的創始人 Cameron Winklevoss 表示,作為一種優越的貨幣,比特幣將獲得吸引力,“由於所有這些印鈔,人們看到現在正發生的情況時會問「等等,這些增印的數萬億美元是從哪裡來的?它們實際上只是印刷出來的紙,這對我手裡的美元意味著什麼?」”

但事實上,比特幣很少在日常消費中被接受,儘管它在資金轉移方面有一定的作用,特別是對於需要高度隱私的交易。佛羅里達大西洋大學經濟學教授William Luther表示:“如果人們真的在蜂擁購買比特幣,那麼哈耶克就錯了,因為他預測人們會選擇購買力最穩定的貨幣。要知道,哈耶克喜歡的那種貨幣非常穩定,而比特幣正好相反,它是非常不穩定的。”

以弗裡德曼的觀點來看,比特幣取代美元或者歐元的可能性很小,因為所有人都只會使用成本最低、最方便的貨幣。如果有例外情況,那就是出現在那些實施了高通脹貨幣政策的國家,這些政策既破壞了法幣的購買力,又導致物價的大幅飆升。弗裡德曼認為,在極端波動的情況下,消費者將使用某種穩定的外國貨幣來在黑市上交易商品,就像委內瑞拉人現在使用美元和歐元一樣。但他們不會使用比特幣購買食品雜貨或支付租金,其中的原因與他們不使用玻利瓦爾(委內瑞拉法幣)一樣:比特幣每日波動劇烈,日內上下浮動 9% 是常有的事,這意味著普通家庭永遠不知道自己的錢在今天或者明天能買到什麼。

哈耶克和弗裡德曼對於「挑戰者貨幣」的前景存在嚴重分歧。但他們對比特幣的看法應該是相似:他們應該都會稱讚比特幣是一個大膽的自由市場實驗,但兩人應該都不會認為比特幣將成為一種主要的貨幣形式。當然,哈耶克是在美國貨幣政策在上世紀 80 年代及以後迴歸到更加穩定的軌道之前提出他的觀點的。對哈耶克來說,轉向比特幣將會走上一條錯誤的道路,從一種相對穩定的貨幣轉向一種極度不穩定的貨幣;對弗裡德曼來說,比特幣面臨的障礙與所有新型貨幣一樣:幾乎不可能獲得廣泛接受。

但與比特幣支持者的說法相反,這兩位傳奇人物應該會一致認為,比特幣的架構存在一個根本性缺陷,導致其供應無法透過週期性調整來維持其購買力。讓我們首先來看看,即使比特幣是最穩健的貨幣,它能否與美元競爭;其次,比特幣是否符合哈耶克和弗裡德曼關於一種穩健貨幣應該具備的特性,也即從長遠來看,比特幣能否保障消費者和企業的利益。

弗裡德曼:比特幣輸在“網路效應”

弗裡德曼認為,由於所謂的“網路效應”,哈耶克提出的“多種競爭性貨幣並行”的機制行不通。其理念是,一件商品的受歡迎程度取決於使用它的人數;就貨幣而言,使用美元或歐元進行交易的消費者和企業群體代表了其“網路”的規模。根據弗裡德曼的觀點,使用美元的人越多,他們買賣商品和轉賬就越容易,成本也越低。對此,經濟學教授 William Luther 解釋道:“如果我所有的客戶和貿易伙伴都使用美元,且他們的所有客戶和貿易伙伴也都使用美元,那麼我為了節省時間和金錢就也會使用美元,而不是使用歐元或其他貨幣。”

如果一家企業或消費者轉向另一種貨幣,當他們需要與鄰居或者客戶進行交易時,由於後者使用的是美元,這將給自己帶來將這種貨幣兌換成美元的成本。這些是額外的交易成本。與使用一種相對不常見的貨幣相比,使用一種普遍接受的貨幣進行交易可以降低交易成本。

Luther 補充道:“還存在‘轉換成本’。比如如果你有自動售貨機業務,當你換了一種新貨幣作為支付媒介時,你需要更新這些機器。”此外,企業還需要調整自己的定價和會計系統,以接受這種本國貨幣之外的其他貨幣進行支付。

弗裡德曼認為,單一貨幣具有很大的優勢,因為相對於多種貨幣並行的制度,這節省大量的時間和成本。他認為,交易和兌換成本非常高,因此,即使現行貨幣有些不穩定,國民和企業仍會選擇現行貨幣。他指出,隨著時間的推移,德國馬克和瑞士法郎的保值能力比美元高得多,美國公民在旅行時使用這兩種貨幣,但美國人在國內不會使用這兩種貨幣,因為將其與美元進行來回兌換的成本非常高。

相比之下,哈耶克認為,相比於交易成本,人們對貨幣價值的波動更加敏感。Luther 說道:“哈耶克曾表示,在沒有法律限制的情況下,貨幣的兌換成本是微乎其微的。重要的是哪種貨幣更優越。”根據哈耶克的觀點,如果一個國家允許私人貨幣與法幣相互競爭,消費者就會被最好的貨幣吸引。他們會拋售不斷波動、失去購買力的主權貨幣,轉而接受新的可靠貨幣。

哈耶克認為,獲勝的「挑戰者貨幣」需要確保一定數量的新貨幣能夠購買到相同或者幾乎相同的商品和服務,而不會像法幣那樣購買力越來越差。哈耶克寫道:“一種競爭性貨幣的發行者必須提供的主要吸引力是確保其價格將保持穩定。”

那麼,在那些實施揮霍無度的貨幣政策的國家,人們為什麼沒有轉向由私人發行的貨幣呢?哈耶克認為,這完全是因為當地法律禁止這些競爭性貨幣;但對於弗裡德曼來說,法律規定並不重要,除非在少數極端情況下,否則消費者和企業都會認為,採用一種大多數鄰居和商店都不使用的貨幣的成本太高。

數年後,索馬利亞的案例支援了弗裡德曼的觀點。1991年,索馬利亞政府垮臺。當時,索馬利亞先令是該國流通最廣泛的貨幣。公民可以自由使用任何他們想要的貨幣,幾種地方貨幣與先令展開競爭,先令的價值迅速下跌。儘管至少有一個競爭性貨幣比較穩定,但大多數人還是繼續用先令做生意。在這個案例中,弗裡德曼的“網路效應”戰勝了哈耶克“對貨幣價值穩定的渴望將佔上風”的觀點。令人驚訝的是,索馬利亞公民也可以使用美元,但先令並沒有被取代。即便是弗裡德曼也可能會對索馬利亞的網路效應的力量感到驚訝。

比特幣設計中的缺陷

弗裡德曼和哈耶克一致認為,最理想的貨幣政策,是實現穩定的、可預測的、適當的物價增長。但在弗裡德曼職業生涯的早期,他在如何實現這一目標的問題上與哈耶克存在分歧。弗裡德曼在早期認為,持有貨幣的需求與“貨幣流通速度”成反比,隨著時間的推移,這種貨幣需求基本是恆定的。因此,他認為,美聯儲應該以一個既定的固定比率增加貨幣供應。

比如,如果央行的目標是 2% 的通脹,而經濟通常也以 2% 的速度增長,那麼最好的做法是將貨幣供應增加 4%。然後,增加的 4% 的貨幣供應將促進商品和服務的交易量提高 2%,從而實現 2% 的物價上漲目標。Luther 表示,“弗裡德曼希望美聯儲將貨幣增長設定在一個固定的比率。這被稱為K百分比規則,K是貨幣供應的固定增長比率。"

正如 Luther 所指出的,這個 K 規則看起來很像比特幣的模式。我們知道,比特幣的演算法限定了這種加密貨幣的發行上限(總共只有 2100 萬枚比特幣),併為新比特幣的發行設定了一個固定的發行速度(大約每十分鐘挖出一個區塊,每四年經歷一次區塊獎勵減半)。Luther說道:“你可能會認為,比特幣類似於弗裡德曼的 K 規則。”但比特幣的供應是預先程式設計的,缺乏靈活性,這是其一個明顯的弱點。哈耶克希望透過貨幣供應的擴大和收縮來穩定其購買力。“哈耶克認為,如果貨幣增長超過了貨幣需求,就會導致不可持續的生產繁榮,最終導致經濟衰退。企業會被誤導而過度生產,最終不得不付出巨大的成本來縮減規模,”Luther 補充道。

20 世紀 80 年代,弗裡德曼修正了他的觀點,向哈耶克靠攏。他發現對貨幣的需求變化比他以前認為的要大得多。因此,他接受了通脹目標制(inflation targeting),並主張根據經濟情況調整貨幣政策。“弗裡德曼認為,如果由於貨幣的供應的驟降超過了貨幣需求的減少,或者貨幣需求的增加沒有被貨幣供應的相應增加所滿足,經濟衰退就會隨之而來,”Luther說道。“弗裡德曼和哈耶克一樣,開始相信貨幣供應應該與貨幣需求同步。”

比特幣的設計沒有提供根據經濟情況而增加或減少其供應的靈活性,因為新發行的比特幣的數量不會隨持有需求的漲落而變化,而弗裡德曼和哈耶克都認為這是健全貨幣政策的標誌。比特幣的供應是由其演算法預先設定的,不具備哈耶克和弗裡德曼認為必不可少的“減震器”功能。Luther 表示:“比特幣在設計上使其無法根據需求的變化來保持購買力不變。”

由於比特幣的數量是固定的,只有個人和基金購買的比特幣數量的上升或下降才會推動其價格的上漲或下跌。正如Luther所說,“比特幣經過特殊設計,只有需求衝擊才能影響其價格。”

讓我們想象一個比特幣取代美元的世界。如果經濟突然快速增長,GDP 增長從 2% 飆升至 3%。在弗裡德曼或哈耶克的模型中,這種情況下美聯儲可能會將貨幣供應增加一個百分點,此舉將提高信貸的供應,從而滿足新工廠、實驗室和研究中心的貸款和債券發行需求。如此一來,總的通脹率是不變的。但比特幣無法增加其供應。在比特幣制度下,由於信貸需求超過了銀行和投資者可放貸的資金,利率將會飆升。由此產生的緊縮將很快導致經濟繁榮的破滅。

此外,出於同樣的原因,經濟變化會放大比特幣價格的變化。在經濟繁榮時期,消費者和企業會爭相購入由比特幣計價的債券和貸款,在經濟低迷時期則會售出這些投資工具,但比特幣的發行速度卻不會有任何變化來緩衝這種波動。在經濟繁榮時期,比特幣的價格可能會大幅上漲,因為不會有更多的比特幣被髮行出來;而美聯儲可以發行更多的美元,從而抑制美元價格的上漲。

此外,比特幣價格的大幅波動也將增加跨國公司的風險,因為將高波動性的比特幣作為支付媒介,意味著跨國公司在購買中國、日本或德國生產的半導體、家電或紡織品時支付的價格會不斷變化。

波動性問題

目前,比特幣的波動性太大,無法作為一種貨幣發揮作用。Luther表示:“比特幣相對於其他貨幣的吸引力的微小變化,會對未來有多少人想要使用比特幣產生巨大影響。如果我們聽到了有關比特幣的壞訊息,人們就會覺得使用它的人將會變少,然後其價格就突然下跌了。”

比如,當埃隆·馬斯克宣佈特斯拉購買了價值 15 億美元比特幣時,比特幣暴漲,而之後當馬斯克宣佈由於比特幣的耗能問題而使該公司決定不再接受比特幣付款時,其價格暴跌。再比如,當 Visa 和 Mastercard暫停向成人網站 Pornhub 提供付款服務而導致該網站使用者轉向使用比特幣和其他加密貨幣時,比特幣價格也上漲。

如今,比特幣的波動性是標準普爾 500 指數的 9 倍,是黃金的 6 倍。即使比特幣得到了更廣泛的接受,它的價格仍然會比其他競爭貨幣經歷更高的峰值和更深的低谷,因為比特幣的設計不允許其透過供應的變化來降低其波動。

即使比特幣的支持者是對的,即認為隨著時間的推移,比特幣會變得更加穩定,但它作為一種貨幣仍然不太可能成功。原因有兩方面:第一,比特幣僵化的架構無法保障其購買力,因為,正如我們上面討論的,比特幣的發行是完全不靈活的;第二,各國可能會採用自己的數字貨幣。比如,中國已經公佈了數字人民幣的計劃,且僅這條新聞就打擊了比特幣的價格。

Luther 表示:“美國也可以創造一種數字貨幣。美聯儲發行美元,並代表銀行持有數字美元餘額。它可能會創造一個被稱為「數字美元」的新類別,等價於現金和儲備金。消費者可以將數字美元轉換成現金。”人們可以像比特幣一樣在錢包之間交換數字美元,而不需要透過銀行,或者在收銀臺掃描他們的 iPhone 進行支付,這樣付款就從消費者的 iPhone 錢包轉到零售商的數字美元賬戶中。這些支付將在信用卡系統之外進行,並避開高額的“交易費”。Luther表示:“對於比特幣來說,一個主要的危險是,它可能會被各國央行發行的數字貨幣超越。”

比特幣的未來如何?

主權國家發行的數字貨幣將進一步限制比特幣的未來。但比特幣有強大的潛力,可以作為交易的利基交換媒介,尤其是那些隱私至關重要的大型交易。Luther表示:“比特幣在這方面做得特別好,而其他貨幣卻做得不好。”

當然,比特幣被用於許多非法交易,包括支付勒索軟體攻擊的贖金等,政府將試圖打擊其地下交易。但比特幣很難被控制,這是它的另一個優點。Luther 說道:“對政府來說,雖然現今也被用於地下交易,但阻止比特幣交易要比阻止現金的使用困難得多。”

Luther細研究過有影響力的貨幣經濟學家們的觀點,他認為弗裡德曼和哈耶克會如何看待比特幣呢?Luther 說道:“他們會為這一實驗 (即比特幣) 的發展和相對成功而喝彩。從理論上說,他們會將之視為對無節制的政府開支的一種有效遏制。但他們想要的是一種能夠考慮到持有貨幣的需求變化的貨幣供應機制,而比特幣顯然沒有這種機制。弗裡德曼或哈耶克永遠不會認為比特幣能夠或應該取代美元成為美國的主要貨幣。他們可能會同意,比特幣的最佳作用是它現在的用途,即保持交易的私密性。”

在今天的金融世界中,比特幣已經發展成一個龐然大物。但正如哈耶克和弗裡德曼這兩位偉人可能得出的結論,隨著世界認識到比特幣的未來非常小眾,其高大的形象將會逐漸消退。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