陷入悖論怪圈的 NFT

買賣虛擬貨幣

作者陳麗姍|編審| 照生、雨林 排版|王紀瓏琰

導讀

NFT和實物收藏品的使用價值大相庭徑,且所有權的權利也相當有限。

NFT造就了一個火熱的金融市場,數字資產底層的價值和藝術性被利益掩蓋。

從二次創作到直接盜竊,從數字藝術品到推文,NFT市場的盜竊行為依舊猖獗。

當在不同鏈可以上傳同一個數字資產,那NFT的非同質化和排他性就會受到挑戰。

NFT缺少法律強制手段的保護,且由於區塊鏈的匿名性使得NFT的維權非常困難。

加密貨幣在各國打擊洗黑錢的舉措下向監管靠攏,NFT最終或也免不了被監管的命運。

虛擬、去中心化的內在矛盾,以及投機的外在矛盾使得NFT在不可能階梯上停留。

NFT這個概念落地後,許多人似乎看見了數字資產在魚龍混雜的虛擬世界的救世主。自1990年代中期網際網路被大量消費者使用以來,網際網路與版權問題的爭論已經長達20多年。一方面,網際網路打破了時間和空間的物理侷限,讓各種數字資產如音樂、繪畫、小說等以前所未有的擴散力吸引大量受眾,但是另一方面,網際網路的零成本可複製性讓數字資產暴露在各種盜竊和剽竊的行為下。

傳統的版權保護法在物理世界能夠發揮主導作用,但當應用到虛擬的網路世界裡變顯得捉襟見肘。與此同時,亞馬遜等大型科技公司壟斷了虛擬數字作品的銷售,各種原創作者未能合理分到應有的利潤。此時,NFT帶著新的解決方案迎面走來。

NFT(Non-Fungible Token)即非同質化通證,透過將特定的數字資產或物理資產作為數字單位,並建立一系列可識別的資料塊儲存在區塊鏈上,形成可溯源、不可篡改的通證。非同質化意味著不可替代性和唯一性,因此NFT可以被用於所有權的驗證,並允許在數字市場上交易和出售。需要注意的是,NFT通常擁有的是所有權,而不授予買方版權。

「所有權是指所有人依法對自己財產所享有的佔有、使用、收益和處分的權利。所有權是物權中最重要也最完全的一種權利,具有絕對性、排他性、永續性三個特徵,具體內容包括佔有、使用、收益、處置等四項權能。

版權,又稱著作權,含以下人身權和財產權:發表權,署名權,修改權,保護作品完整權,複製權,發行權,出租權,展覽權,表演權,放映權,廣播權,資訊網路傳播權,攝製權,改編權,翻譯權,彙編權,應當由著作權人享有的其他權利。」

簡單來說,NFT有以下的優點:

1.作為非同質化代幣,為數字資產提供了唯一的產權證明,實現了資料和資產的融合。

2.數字藝術創作者能在每次轉手中獲利,更好地保障了創作者的權益。

3.NFT能與智慧合約結合,在推廣、交易、付款和交割上都比實物資產便捷。

NFT的應用場景非常的廣,包括日常生活中的門票、房產證等憑證證明,還可以為數字資產提供所有權證明。目前,NFT更多被應用在遊戲和加密藝術品領域。本文將聚焦NFT在數字藝術品賽道的應用,探討現階段浮現出來的各種問題。

一、柏拉圖式的收藏品

如果擁有一副梵高的《向日葵》,所有者能夠將其掛在牆上,讓絢麗明亮的鉻黃色點亮整個廳堂,也能夠近距離欣賞如燃燒火焰一般盛開的花朵,且世界上再也沒有人能夠像他一樣擁有這幅真跡,獨特和稀缺使得擁有這幅畫是超常的滿足。這就是擁有收藏品帶來物理和心理上價值。

但當我擁有一個價值不菲的加密朋克頭像NFT,一個充滿搖滾和重金屬氣質的低畫素頭像,我能夠享有的視覺感受和大眾並無二異,且任何人都能夠隨意下載和使用。因此NFT賦予收藏家的意義不在使用價值,而在心理層面上價值。NFT的意義是擁有數字藝術品的唯一所有權,這種機制在創作者和收藏家之間直接建立了聯絡,就好似得到偶像親手寫的寄語和簽名照,這種情感上的聯絡是獨一無二,不可替代的。NFT的出現撼動了我們對於“擁有”收藏品的傳統認知。與其他實物收藏品相較,擁有NFT更像是追求心靈溝通的純潔的柏拉圖式愛情。如果說這是一種更高階和更純粹的對於數字藝術品的尊重和熱愛,那是非常美好的。

此外,NFT能夠在物質上滿足所有者的出口較少,主要是依靠發行以及轉手獲利。雖然NFT所有者的權利有限,但是萬物皆可NFT的瘋狂生長和屢創新高的NFT拍賣價告訴我們事情並不簡單。大量投機主義者嗅到新的商機,成群聚集起來並虎視眈眈,不斷打量著NFT這個市場,並隨時準備從中瓜分利益。

根據nonfungible的統計,近年來,NFT的銷售量在一定區間內波動,但銷售額卻在2021年7月份起有了前所未有的突破性增長。相較之下,價格推高NFT價值的趨勢非常明顯。一方面,隨著更多知名藝術家和各行業領導者的加入,NFT的質量或知名度水漲船高。但是另一方面,價格的瘋狂拔高也少不了堆疊在其中的泡沫。

NFT銷售量

NFT銷售總額

資料來源:nonfungible

NFT與數字資產之間充滿了矛盾,一方面,數字藝術品的所有權從無處可循到被冠之以姓,數字世界可無限複製和貼上的邏輯從底層上被推翻,數字藝術的價值開始被人們正視。但另一方面,虛擬資產和現實資產始終有使用價值上的鴻溝,純粹的熱愛者有限,反而是投機者紛紛攘攘。發行和轉賣數字資產使得NFT市場成為一個火熱的金融市場,數字資產底層的價值和藝術性被利益掩蓋。

二、瘋狂而毫無意義的版權侵權

目前,Opensea是最大的NFT交易平臺,從建立、發行、交易、到轉手,建立NFT的閉環流程能夠一站式完成。自由度高、門檻低,但盜竊行為也猖獗起來。

今年7月份,四川礦場被清退時,一張被名為“搬礦機的夏日多拉”的攝影照片在網路上走紅。照片中,藏族婦女的表情充滿敘事感,手中的電纜酷似麥穗,整副畫面飽含暖黃色調,藏族服飾那幾抹濃郁的色彩溶於其中。這幅畫面用極具藝術感的氛圍記錄了四川礦場關閉的歷史性時刻,且讓人不禁想起法國畫家讓·弗朗索瓦·米勒的《拾穗者》。

但很快,這幅攝影圖被二次創作後命為《手捧花束的女人》,並以NFT的形式被上至Opensea。二次創作的畫風借鑑了教堂的彩繪玻璃,與原畫相比增添了宗教和神秘的氛圍。該畫曾被炒至2021個ETH。原圖出自財新的《顯影 | 中國告別比特幣“挖礦”》一文,而二次創作出自一位賬號名為username2021的神秘創作者,且在這個過程中並沒有徵得原創者的同意。

這種未經創作者同意就進行二次創作,甚至直接複製並製作為NFT牟利的情況不在少數。有個化名為Weird Undead的數字藝術家,在釋出多個數字畫作後,發現其作品遭到盜竊並被製作為 NFT在OpenSea上出售。Weird Undead和她的粉絲隨後向OpenSea 提交一系列法律通知,據悉,Weird Undead 的模仿者一直使用名為Tokenized Tweets的ID在出售該創作者作品。Weird Undead 稱這是一次「瘋狂而毫無意義的版權侵權」

除了加密藝術品外,一些加密行業“有頭有臉”的大咖的推文也被偷偷製作成NFT 拍賣。自從推特CEOJack Dorsey拍賣其首條推特,並以290萬美元高價成交後,許多盜竊者開始將魔爪伸向部分知名人士的推特。其中包括 CoinShares 的首席戰略官Meltem DemirorsCoin Center的通訊總監Neeraj Agrawal。這些大咖紛紛在推特上表示了自己的不滿和擔憂。

「“NFT人群......表現得完全像一個邪教”

“我以前從未受到過如此強烈的反對,而且我在特朗普、種族主義和性別歧視等非常激烈的話題上一直非常直言不諱。”」

一位撰寫了多部圖文小說的知名國際視覺藝術家在接受ABC Science News採訪時表示,其曾因拒絕以NFT的形式出售自己的作品而在網上受到騷擾。

從二次創作到直接盜竊,從數字藝術品到推文,猖獗的盜竊行為體現了NFT市場的光明前景下的陰暗角落。這些角落是冠以“保護原創、尊重版權”的盜竊者的狂歡之地,但也伴隨著原創者的擔憂、憤怒甚至恐懼。當盜竊者先人一步將本不屬於自己的作品製成NFT之事屢禁不絕,原創者們又被置於何地?當原創者再次使用自己作品時,卻被當成模仿者,這難道不是NFT的悲哀?

NFT雖然理論上為數字藝術品提供了證明所有權的渠道,但缺乏驗證來源出處正確性的機制。“沒耐心”似乎是這個急速發展市場的缺陷,連驗證來源真實性和確定性的時間和成本都不願意付出。Opensea作為最大的一個NFT市場,暫時也無法解決盜版藝術品問題。

三、NFT可預見的被監管命運

目前,每個數字資產能生成唯一的雜湊碼並打上時間戳,上傳至區塊鏈並錨定到以太坊公鏈上完成存證。其中大部門的NFT都是在以太鏈公坊上進行的。但是,隨著區塊鏈技術的發展和不同公鏈的壯大,如果說不同的鏈上可以上傳同一個數字資產,那NFT的非同質化和排他性就會受到挑戰。想象當兩個或者多個人拿著不同機構發行的對同一處地產的房產證書,這樣的證書公信力必然會大大下降。NFT亦是,非同質化賦予了其底層資產唯一性,但當這種同質性被打破,那麼數字資產的確權問題又往原點倒退。

此外,作為去中心化的所有權保護機制,NFT缺少法律強制手段的保護,且由於區塊鏈賬戶和錢包的匿名性,NFT的維權非常困難。一方面,NFT很可能被轉售到缺乏智慧財產權保護的國家,那麼NFT便脫離了法律的約束和保護;另一方面,不屬於NFT所有者的版權也很難被約束,數字藝術創作者的權利需要完善的保護機制。

此外,由於區塊鏈的匿名性,NFT這個市場很容易成為洗黑錢的溫床。犯罪分子能夠將贓款用於購買NFT,並在轉手中完成洗錢。這樣一個市場量龐大、隱私性極高的市場,使得贓款的流向難以追尋。加密貨幣在各國打擊洗黑錢的舉措下已經向監管靠攏,NFT怕是最終也免不了被監管的命運,因此,NFT的監管時代是可以預見的。

去中心化與中心化的矛盾從區塊鏈開啟時就一直存在,但至少從目前來看,去中心化並沒有獲得勝利,尤其是在中國。我們可以目光轉向阿里和騰訊推出的NFT,其分別基於符合監管要求的螞蟻鏈和至信鏈,在保留區塊鏈可溯源和不可篡改的特質下,為加密數字資產提供了所有權驗證。但值得注意的是,這些NFT在流通性上做出了限制,如提高拍賣門檻和提高持有時間來限制炒作行為。這樣一箇中心化的NFT市場或許是未來發展的模式。

四、不可能階梯上的NFT

不可能階梯,也叫彭羅斯階梯,是一個有名的幾何學悖論。這個悖論描述了一個在現實生活不可能存在的階梯。每個階梯看起來都是符合邏輯的,但是當連在一起,便變得不可思議。階梯上永遠無法找到最高點或者最低點。無論是往上走還是往下走,始終被困在無限迴圈的過程。這個悖論的奧秘其實是來自某個方向上的斷層,由於視覺錯誤,階梯的轉折點將不同層級的階梯連在一起,最後便導致了在一個層級上無限迴圈。

在現實生活中,這種悖論也會發生。現實中的斷層指的是某一階段的發展不能聯絡到下一個階段,最後造成事物陷入一個無限重複和原地踏步的現象。造成斷層的原因可以是內生的、外生的。而NFT似乎也陷入了這樣一個怪圈,原以為其搭建起了通往數字化資產的階梯,但虛擬、去中心化的內在矛盾,以及投機的外在矛盾使得斷層出現,使其未能夠實現到達下一個層級的突破。

儘管NFT有很多矛盾,但NFT熱潮將許多值得探討的問題又重新放到檯面上,很少被提及的數字資產的意義、網際網路與所有權這個亙古存在的難題、去中心與中心化的較量。不可否認的是,NFT為這些問題的思考和解決給出了答案,可能這個答案不夠成熟、不夠全面,但NFT確是在用實踐來探索和驗證。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