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lygon 和 BSC 大熱,還有人會在乎 Rollups 嗎?

買賣虛擬貨幣

撰文:Haseeb Qureshi,Dragonfly Capital 合夥人

編輯:南風

我擔心沒人會在乎 Rollups。

過去6個月裡,以太坊最大的故事是交易需求的爆炸式增長。交易費已經超過歷史最高水平,許多普通使用者因價格過高而無法使用以太坊。

上圖:以太坊網路交易費的美元價格。圖源:Coinmetrics

但別擔心,一位「救世主」已經出現了。

顯然,我說的是 Rollups。Vitalik 預言 Rollups 是以太坊擴容的未來。目前,頭部的 Rollups 方案已經獲得了超過 1 億美元的風險投資。每個主要的 DeFi 協議都選擇了自己的立場,致力於將其中一個 Rollup 方案作為自己未來的家園。

如果你不知道 Rollups 是什麼,這裡有一個簡短總結:Rollups 本質是微型區塊鏈,繼承了它們構建於其上的區塊鏈 (比如以太坊) 的安全屬性。即使某個 Rollup 的驗證者/運營者不可信,他們也無法盜取你的資金 (當然前提是該 Rollup 以正確的方式被實現)。有兩種基本型別的 Rollups:Optimistic Rollups 和零知識 (ZK) Rollups。Optimistic Rollups 透過欺詐證明(froud proofs) 加以保護,這意味著任何人都可以自由地證明計算是否正確;而 ZK Rollups 透過密碼學保護,也即以數學的方式證明計算是正確的。對 Rollups 的更全面論述超出了本文的範圍,如果你想更深入地瞭解,請檢視 Vitalik 的這篇文章:

https://vitalik.ca/general/2021/01/05/rollup.html

Rollups 的美妙之處在於,它們是完全無須信任的。如果你信任以太坊,那麼你也應該信任 Rollups。這是一個無懈可擊的擴容方案,並因此受到了以太坊領導層的歡迎。

現在讓我們看看以太坊最近 6 個月的第二件大事:幣安智慧鏈 (BSC) 和 Polygon (前身為 Matic)。這二者並非 Rollups,它們更像是 (以太坊的) 側鏈,因為它們是完全獨立的基於 PoS 機制的以太坊克隆體。它們基本上只是使用了現成的 Geth,去掉了其中的共識程式碼,增加了 Gas 上限,並使用多籤 (multisig) 來橋接回以太坊。

瞧,它們實現擴容了。

上圖:2021年1月以來,Polygon 的交易筆數 (綠線)、幣安智慧鏈的交易筆數 (黑線) 和以太坊網路的交易筆數 (藍線) 對比圖。圖源:Our Network

Polygon 和幣安智慧鏈 (BSC) 都獲得了巨大的成功,它們現在的每日交易筆數都超過了以太坊本身。此外,諸如 AvalancheNEAR 等其他區塊鏈也在加緊開發自己的 EVM (以太坊虛擬機器) 相容系統,這些系統也可以連線到以太坊。

現在的加密世界基本上是這樣的:

這幾乎就像分片,但作為「信標鏈」的是以太坊1.0鏈。跨鏈轉賬和訊息傳遞是由多籤、橋樑以及一些可信參與方來輔助實現的。我把這種架構稱為「可憐之人的分片」。這就是如今 DeFi 實際的擴容方式。

但是!這種可悲的狀況很快就要結束了。因為 Rollups 很快就會準備好了。

我對 Rollups 很是興奮。是真的很興奮。Rollups 具有顛覆性和優雅性,而且設計得非常出色。

但我擔心使用者們不會在乎 Rollups。以下是我為何會擔心的原因。

L2 的救世主情結

我給你講個古老的故事。

曾經有一個不能擴容的區塊鏈網路。但是後來一些非常聰明的人發明了無須信任的 L2 技術,可以實現該區塊鏈的擴容。使用者為此興奮不已。然後,經過多年的努力,這些聰明的人最終構建了 L2 (第二層)。而當使用者最終能接觸到 L2 時,卻沒人在意它,因為他們已經在使用其他更簡單但不那麼可靠的擴容方案了。

這個故事聽起來耳熟嗎?

還記得閃電網路嗎?人們只是使用 WBTC。還記得 Plasma 嗎?人們只是使用 xDai。現在,人們只是正在使用 Polygon 和 BSC,而不是等待 Rollups。

偉大的敘事「解決」每個人的問題。Rollup 的擴容敘事對每個人都有意義。去中心化極大主義者們講述了一個關於不需要做出權衡就可以擴容以太坊的巨集大故事。交易員們在價格圖表上劃出了有關 Rollups 將如何推動 ETH 漲到 1 萬美元的線條。而普通使用者在使用 Polygon 瘋狂地耕作 AAVE-MATIC 收益和參與數字賽馬博彩的同時,也好奇地對 Rollups 的敘事點了點頭。

我並不是在搞笑!Rollups 獲得了以太坊知識分子們的壓倒性支援,他們樂於對去中心化不足的事物加以批判。我能理解,因為我也是他們中的一員。

但我們很難忽視的是,大多數人已經採用了 Polygon 和 BSC。沒有一個風投 (VC) 思想領袖預見到了這一點。來自印度、印度尼西亞、泰國、菲律賓等發展中國家的大量使用者正在擁抱這些平臺,他們中的許多人以前似乎從未使用過以太坊 (費用太高了!)。還記得“bank the unbanked” (讓沒有銀行賬戶的人享受銀行服務) 這句話吧?嗯,諸如 Polgyon 和 BSC 這些平臺實際上已經覆蓋全球,吸引了使用者真正關心的東西。

我經常說,目前驅動加密使用者的動機有三點:

賺錢

好玩

意識形態

在這三者中,意識形態 (ideology)是最弱的。我擔心意識形態最終會成為支撐 Rollups 採用的主要驅動力。

L2s 面臨的情況是:它們在理論上聽起來比實際情況要好。

Rollups 甜蜜的痛苦

現在在 Polygon 上,一筆簡單的 Uniswap 型別的交易的成本是 0.0001 美元。在幣安智慧鏈 (BSC) 上,成本是 0.20 美元。在以太坊上,成本約為 7 美元。而在 Optimistim Ethereum (基於 Optimistic Rollup 的 L2 方案) 上,成本約為 0.68 美元。

為何 Rollups 上的交易成本要比側鏈更貴?這是因為,每個 Rollup 最終都需要將 calldata 釋出到以太坊主鏈上;這就把 Rollups 的費用與以太坊的費用繫結在了一起。每個 Rollup 只能以一個常數因子擴充套件以太坊。因此,與許多 (Polygon或者BSC) 使用者已經習慣的低費用相比,Rollups 的費用不會那麼低廉。

而且沒有一個 Rollup 是與 EVM 完全相容的,每個 Rollup 的虛擬機器與 EVM 之間都有細微的區別。比如 Arbitrum 使用 AVM 虛擬機器,Optimistim Ethereum 使用 OVM 虛擬機器,這些 Rollups 虛擬機器都略微打破了一些合約和 EVM 相容的工具。而對於 ZK-Rollups,則是另一個不同的世界:ZK-Rollups 將把 Solidity 編譯成對等的零知識證明電路,並在 ZK 虛擬機器中執行。

現在將 Rollups 與 Polygon 進行比較,在 Polygon 中你只需要複製並貼上你的合約便可。

然後考慮一下資金在 Rollups 的流入和流出。

對於 Optimistic Rollups 而言,當你想要將資金提款至以太坊主鏈上時,會有一個大約一週時間的挑戰期,在此期間你的提款會被凍結。因此為了實現“快速提款”,做市商們將隨時準備幫助你實現快速提款,當然他們會收取一筆費用。他們向你收取的費用取決於你的提款量和該資產的流動性。如果你需要提款 ETH,那麼這將花費大約 0.2% 或更多的費用,但如果你嘗試提款「犬類幣」,那麼可能花費更多,可能是 1% 甚至更高。如果某項資產沒有足夠的流動性,那麼該資產可能無法快速地提款。

作為使用者,當你在規劃基於 Rollup 的 DeFi 投資組合時,你需要考慮所有這些因素。話雖如此,如果你使用一個傳統的基於多籤的「橋樑」來橋接到 Rollup 中,就可以避免這些提款問題。但如果你承擔了基於多籤的「橋樑」帶來的託管風險,那麼這種方式又與 Polygon 有何改進之處呢?

(請注意,ZK-Rollup 不會受到這個提款問題的影響,因為它們的提款實際上是即時的。)

我擔心由於所有這些費用,Rollups 將不能迎合使用者需求頻譜的任何一端。如果你是一個非常關心安全性的超級鯨魚大戶,那麼支付以太坊主網的 (高昂) 費用是沒什麼問題的;而如果你是平民大眾,那麼你會接受 Polygon。除此之外,還剩下誰呢?

好吧,Rollups 如何能贏?

在這一切開始之前,我對 L2 的看法是:以太坊上的每個 DeFi 協議都將承諾使用 L2,有些協議會選擇 Optimism,有些會選擇 Starkware,獲得了最多協議採用的 L2 方案將最終成為占主導地位的 Rollup。

但很明顯,這並不是正確的思維模式。不可抵抗的是,DeFi 協議往往選擇多個擴容方案。Aave、Sushiswap 和 Curve 已經在 Polygon 上線,將其 TVL (總鎖倉價值) 提高至 80 億美元以上。但 Sushiswap 已經在 Fantom、Polygon、xDai、BSC 和 Moonbeam 這 5 條鏈上部署;Curve 也已經在 Polygon、Fantom、xDai 等鏈上部署。很長一段時間以來,Uniswap 只與 Optimism 結盟,但隨著 Arbitrum 的推出,Uniswap 改變了調子,也將採用了這種在多條鏈上部署的方式。

幣安智慧鏈 (BSC) 告訴我們的是:如果你不在 BSC 上部署,我們將會推出一個你的分叉版本,然後奪走你本來可以獲得的收入。展望未來,我預計每個主要的 DeFi 協議都將先發制人地在每個主要的鏈上部署。

那麼,是由 DeFi 協議來決定使用者的去向?還是由使用者來決定 DeFi 協議的去向?

目前,Polygon 和 BSC 的教訓似乎是後者:協議跟隨使用者,且這些協議因此得到了豐厚的回報。

作為一名投資者,我可以告訴你,目前的共識是 Rollups 會贏。Vitalik 喜歡 Rollups。每個人都喜歡 Rollups。

但是我擔心。我擔心沒人會在乎 Rollups。人們已經擁有了 Rollups 最初承諾的東西:快速、廉價、與 EVM 相容的區塊鏈,這些鏈可以流暢地與以太坊生態系統整合。

那麼,從長遠來看,Rollups 將如何能夠取得勝利呢?

在我看來,有兩種方式:一是這些非 Rollups 的側鏈災難性地失敗了,加密行業從中吸取了類似 Mt.Gox 的教訓。災難性的失敗並不僅僅意味著“節點不能同步”,而是“資金沒了”或者“這條鏈完全停止執行了。”這是可能發生的,但可能性不大。

這就給我們留下了另一種方法:Rollups 必須要變得比其他方法好得多。Rollups 去中心化的優勢並不足夠。對於這一點,我個人看到了一條前進的道路,那就是密碼學和零知識證明的承諾。

在過去的幾年裡,作為零知識證明基礎的密碼學經歷了類似摩爾定律的發展軌跡,而且沒有放慢的跡象。以前人們認為在 ZK Rollups 中執行類似 EVM 的計算是不可行的,而現在 zkSync 和 Starkware 即將啟動這種計算,透過遞迴的方式來構造 ZK-SNARKs 用於證明該計算。隨著時間的推移,我預計我們將看到 Rollups 帶來比今天更多的擴容性提升:大規模計算壓縮、保護隱私的智慧合約、可證明的抗 MEV (礦工可提取價值),等等。

狀態增長在 ZK-Rollups 中也不是很大的問題,因為無論狀態有多大,使用者總是可以透過簡單地驗證 SNARKs 的順序來驗證狀態的正確性。

長期來看,零知識技術將只會越來越好。

但即使在短期內,我也為 Matter Labs 所做的 zkSync 2.0 及其 zkPorter 架構感到興奮。zkPorter 是 Validium 和 ZK-Rollup 的混合體,允許使用者在兩者之間無縫遷移。由於 Validium 的資料儲存在鏈下,因此其收費可與 Polygon 的費用相當,而對於想要更高安全性的使用者來說,可以使用更昂貴的 ZK-Rollup 模式。zkPorter 在同一屋簷下整合了使用者的所有選擇,這些選擇之間具有充分的互操作性。

zkPorter 架構。圖源:Matter Labs

在我看來,這就是未來的發展方向。之前我們會說:「不,傻瓜,你做了錯誤的選擇,我不在乎其費用是否更低」,但現在這麼說顯然已經不夠了。我們不應該關閉進一步創新的大門。

至於 Rollups,我押注其會贏。但誰知道呢!我錯的次數比對的次數更多,如果使用者一開始就接受了 Rollups,那對他們和以太坊來說都是好事。

<本文是我在乘坐飛機時的奮筆疾書,因此請忽略任何遺漏之處。Dragonfly 持有本文提及的幾乎所有資產的頭寸。感謝 Ivan 和 Celia 的審閱。>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