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來已來,Facebook 元宇宙真會改變未來線上生活嗎?

買賣虛擬貨幣

Facebook執行長馬克·扎克伯格 (Mark Zuckerberg)一直以來對元宇宙(metaverse)有一個願景——有朝一日線上生活方式將會取代我們大部分的線下生活。不過有人說,未來其實已經到來。

Facebook執行長馬克·扎克伯格 (Mark Zuckerberg) 一直在研究元宇宙。其實他早在中學的時候時,就已經萌生了這個想法,那時候Facebook尚未改變人們使用網際網路進行社交的方式。而如今,幾十年過後,他已擁有了充足的資源和技術來使他的元宇宙願景得以實現。

此前在接受Verge採訪時,馬克·扎克伯格就曾表示Facebook一直在元宇宙領域進行著探索,同時科技行業也一直在探討著這個概念,並思考如何進行區塊鏈的整合,他甚至表示:

“今天在人們眼中,Facebook可能是一家主要做社交媒體的公司,但未來將有效地轉型為一家元宇宙公司。”

在流行文化中的元宇宙用例通常圍繞著娛樂方面展開,例如由書籍改編的電影“Ready Player One”,講述了青少年在複雜的沉浸式遊戲環境中的冒險經歷。不僅如此,早期的用例也是專注於娛樂的,例如數字類遊戲《第二人生》,它允許玩家構建一個自己的虛擬版本,並在一個虛構的線上世界中與其他人互動。

值得注意的是,馬克·扎克伯格現在正在談論的這個概念已經超越了簡單的娛樂需求,他在採訪中反覆談論到的一個詞就是“空間”。隨著人們在數字領域花費的時間越來越多,他們透過這個被稱為是“螢幕”的二維視窗進行線上互動時仍然受到種種限制,並表示:

“我們基本上是透過這些發光的小矩形視窗來調節我們的生活和交流,但我並不認為這是人們互動的真正方式。”

馬克·扎克伯格和其他許多人都認為,元宇宙是減少人、社羣和技術之間摩擦的下一步解決方案。在面向員工的遠端談話中,馬克·扎克伯格表示Facebook公司內專注於社羣、創作者、商務和虛擬現實產品的部門將逐漸參與進來,促成這一願景的實現,其中最有趣的部分會是如何將這些不同的主題整合起來,匯聚成一個更大的創想,所有這些舉措的總體目標就是讓元宇宙成為現實。毫無疑問,在馬克·扎克伯格眼裡,元宇宙將帶來巨大的機會,包括對於創作者和藝術家;對於想在遠離城市中心的地方工作和擁有住房的人;以及對於居住在教育和娛樂機會匱乏的地方的人——一個成為現實的元宇宙,是僅次於“瞬間轉移”裝置的次佳選擇。

當元宇宙遇上區塊鏈

其實元宇宙並沒有嚴格的定義。該術語包含著廣泛的概念,用於描述虛擬的互動式世界。Uplift的創始人科瑞·科特雷爾(Corey Cottrell)解釋說:

“你可以將元宇宙看作是網際網路的一種表現形式,在這裡,你不僅可以檢視到內容,還能置身其中。”

Uplift是一個基於流行遊戲Minecraft(我的世界)的元宇宙,並利用區塊鏈技術實現了某些功能,其運作方式與它所基於的遊戲非常相似(Minecraft被認為本身也是一個元宇宙),玩家為了建造建築物和地標而去挖掘資源,而他們僅僅是為了享受建造和與社羣互動的樂趣。與Minecraft的其他外掛(例如 EnjinCraft)類似,Uplift使玩家能夠透過特有的代幣擁有自己的土地,然後透過遊戲的原生代幣Upliftium 獲得獎勵。他們透過其他人來參觀他們所擁有的土地或在其他人的土地上花費時間來賺取這種代幣。科瑞·科特雷爾補充說道:

“創造力的爆發是精神上的”,說的就是社羣已經建立的專案。那裡有天空升起......有城堡,看起來人們像是要進行瘋狂創造似的。”

事實上,這也正如馬克·扎克伯格所說的那樣:我們實際上已經在構建元宇宙,而不僅僅是談論元宇宙。

透過結合區塊鏈和NFT,Uplift實際不僅已經這樣做了,而且還透過結合連玩帶賺的功能擴充套件了元宇宙的概念。儘管只開放了四個多月,但該專案已經售出了250萬美元的用於遊戲中的NFT。

The Uplift的成功也反映出了其他基於區塊鏈的賺錢類遊戲的日益普及,其中就包括了Axie Infinity,其治理代幣的價格最近上漲了800%。這意味著非常熱衷遊戲的菲律賓等國家的許多玩家能夠辭掉工作,僅靠全職玩電子遊戲就能養活自己。

Brave Attention Token類似(網路瀏覽器Brave的使用者可以透過觀看系統內的廣告而賺取費用),這些新的賺錢遊戲類模型正在重新定義使用者在系統中的角色。並且在區塊鏈技術的推動下,他們意識到使用者透過參與和關注能夠為系統帶來價值。

不過,這是與傳統社交媒體的傳統融資方式是背道而馳的,後者是透過向終端使用者出售廣告空間來驅動的。科瑞·科特雷爾表示:

“我一直以來,感受非常強烈,因為當扎克伯格面對此事時,他是不會這麼想的,這也可能是一個主要區別。他不會付錢讓你在Facebook上發帖,因為對他們來說,那不是一件可持續性發展的事情。我的意思是,就算可以,但他也仍然不會這樣做。”

元宇宙已存在

根據人們對於元宇宙的定義,有些人會認為人類已經生活在其中了。Animoca Brands創始人兼董事會成員Yat Siu是Axie Infinity背後開發團隊的主要投資者,他表示,在某些方面,虛擬世界開始比物理世界對人類決策產生更大的影響。Yat Siu說:

“在很多情況下,我們更關心我們是如何被虛擬地看待或是描述的,而不是關心我們真正從物理上是如何被描述的。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實際上元宇宙已經存在了。只是這裡並不像我們預期的那樣。”

不久前,線上約會的概念還飽受爭議,但現在人們在網上建立持久關係的情況已經非常普遍。同樣,許多人的職業形象和個人社交媒體形象都經過了精心策劃。年輕一代尤其如此,他們往往是第一批適應新技術的人。

Animoca Brands投資了一套基於區塊鏈的元宇宙型別遊戲,包括Axie Infinity。不出所料,作為賺錢類遊戲的投資者,Yat Siu對以 Facebook等公司為代表的傳統中心化融資模式及其商業模式持質疑態度,他解釋說:

“Facebook其實非常清楚,它們已經是一種元宇宙了,而由我看來,它們就是元宇宙王國。從某種意義上說它們是國王,他們的使用者都是數字農奴。他們並沒有在實際意義上擁有他們在Facebook上所做的任何事情。就目前而言,他們可以僥倖逃脫,但我認為這不會長期奏效。”

元宇宙將不會是世界上最大的社交媒體平臺Facebook的第一個區塊鏈應用程式。其命運多舛的加密貨幣Diem(此前被稱為Libra)被設計為Facebook使用者在該平臺上使用的支付系統,但一再遇到政府和開發延遲的阻力。

不過Yat Siu表示,這至少說明Facebook是一家非常受公眾關注的大公司,當它嘗試涉足新領域的時候通常會受到公眾和監管機構的審查。

馬克·扎克伯格承認,公立性的元宇宙需要與營利性的元宇宙並行執行,這樣才能提供town-square(社交媒體公司經常用來比喻自己的一個概念)的數字版本,正如馬克·扎克伯格自己所說:

“元宇宙對於擁有健康的社羣和領域來說很重要,包括政府建造或管理的東西以及非營利性組織,我認為它們在技術上是私有的,但在沒有盈利目標的情況下為著公共利益而運營。”

科瑞·科特雷爾意識到,假如人們在元宇宙中花費太多時間可能會對他們的心理健康產生潛在的負面影響,科瑞·科特雷爾說他們團隊正在考慮設定一個特定的時間來關閉Uplift,這將可以強制玩家在遊戲中休息,確保人們不會將所有時間都花在遊戲上面。元宇宙與手機上的應用程式和普通的影片遊戲一樣令人上癮,並且具有更高的沉浸感以及擁有更多的功能,但與此同時風險也是並存的。

儘管Uplift背後的小團隊有能力這樣做,但科特雷爾也表示出了他的擔心,因為大公司通常不會站在使用者最佳利益角度來行事。科瑞·科特雷爾認為:

“隨著揹負著投資者壓力更大的大公司進入該領域,他們將會設計出更多像手機這樣令人上癮的東西。對於我們這些超智慧動物來說,沉浸在電子遊戲中實在是一種超級令人上癮的體驗。”

儘管存在著這些擔憂,但科瑞·科特雷爾仍然對Uplift和其他元宇宙的未來感到非常興奮,他最後說:

“當下次我們再聊天時,希望我們可以在Uplift內進行。當你在那裡時,你會有完全不同的感受。”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