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ave、推特都想做的去中心化社交媒體會是怎樣的?

買賣虛擬貨幣

當那位著名的Poly Network攻擊者花費數小時的時間和高額轉賬手續費,透過鏈上交易留言與公眾對話時,他提議將以太坊網路變成一個真正的匿名推特或WhatsApp。這一想法,或許正在逐漸實現。

作者 |Richard Lee

長期以來,社交媒體已不再是促進公共對話和討論的良好空間,中心化網路平臺的巨頭們對內容的存留掌有完全的控制權,與此同時,使用者的隱私洩露風險一直被詬病。

透過去中心化網路,將隱私資料和內容審查權歸還到使用者手中,是不少團隊近年一直在做的事。2016年,在Steem區塊鏈網路上執行的去中心化內容分享平臺Steemit釋出;2020年7月,Block.one推出去中心化社交媒體應用Voice;在加密社羣以外,去中心化社交媒體應用Mastodon也曾一度火爆,登上推特熱搜。

不過,這些嘗試都遠未取得類似傳統中心化社交媒體同樣級別的成功,Steem社羣走向分裂,Voice則被關閉並轉型為NFT創作和交易平臺,而依靠與Twitter類似介面,取得較大成功的Mastodon,目前其註冊使用者已超 440 萬,但使用者量與活躍度仍然與推特存在較大差距。

Twitter、Aave、EOS創始人BM的團隊,今年以來都在這一賽道奔跑。

作為去中心化社交媒體變革的物件,推特在2019年即提出要BlueSky藍天計劃,以將現階段高度中心化的平臺權力下放。「我們的目標是成為該標準的客戶端,用於網際網路的公共對話層。」推特創始人Jack Dorsey表示。

近期,Bluesky宣佈將獨立運營,Zcash 早期開發者 Jay Graber正式擔任該專案負責人,Mask Network、Audius、Mastodon 等成為首批社羣專案,整體開發進度明顯加快。

今年7月,Aave創始人也在推特首度披露正在開發一個去中心化社交媒體,並計劃年內推出其產品。

01

Aave的社交媒體戰略

當Aave的創始人 Stani Kulechov今年7月在推特宣佈Aave要建立一個以太坊版推特,並非只是說說而已。

據瞭解,這一頭部DeFi專案正在構建一個基於以太坊執行的去中心化社交媒體協議,該協議將充當基礎設施的角色——允許任何人在該協議上建立類似Youtube、Snapchat的社交媒體應用。與此同時,Aave團隊基於該協議建立的第一個社交應用程式,即「去中心化版本的推特」計劃於今年年內推出。

Aave聯合創始人JordanLazaro Gustave主要負責該項計劃。據The Block報道,目前Aave團隊中一半以上的團隊成員(約30人)都投身於這一專案。

傳統社交媒體集中式的內容審查權、平臺對收益的壟斷,是觸發Aave建立新協議的原因。「推特從你釋出的推文和你共享的內容中獲得所有收入,推特透過演算法決定你的哪些內容獲得關注。」Kulechov在接受Decrypt採訪時說。

據Kulechov表示,在Aave去中心化版本的推特中,使用者將能透過加密貨幣交易功能實現「內容的貨幣化(monetization)」,即內容變現。同時,使用者將在協議級別擁有統一的身份和社會關係圖譜,保證了使用者在切換不同應用時,自己的粉絲不會丟失。

Kulechov在推特稱,該協議將「預設貨幣化」,不會使用社交代幣模式。屆時每一註冊使用者都可附帶自己的以太坊錢包。不過Kulechov也對The Block表示,該專案不會在一推出時就發行代幣,或實現「貨幣化」。

資料儲存方面,星際檔案系統(IPFS)將是文字、音訊和影片等內容資訊的主要儲存站點。同時,該專案的交易資訊將存於以太坊上,協議將使用roll-up的Layer 2方案,在第二層執行交易,並定期將交易資訊批次回傳至以太坊上,以此應對以太坊主網交易短時吞吐量低、gas費高等問題。

不過由此也存在隱私洩露風險。任何人都可以在協議層面訪問以太坊或IPFS上儲存的任何資訊。Aave協議對此給出的解決方案是,單個社交應用可在Aave協議的基礎上另行建立資料庫,儲存使用者的個人資訊等隱私資料,並設定訪問許可權。

Kulechov對The Block透露,該協議層面不會設定任何的內容審查機制,基於協議建立的社交媒體應用可引入自己的內容審查規則。此外,Kulechov還鼓勵在Aave社交媒體協議的基礎上,構建加密貨幣作為激勵的內容稽覈協議,給予使用者如報告假冒賬戶之類的「淨網」動力。

02

Twitter的Bluesky藍圖

2019年12年,推特公司CEOJack Dorsey宣佈成立Bluesky計劃,旨在建立一項去中心化開源社交媒體協議,為社交媒體開發提供一個開放和去中心化的標準。在該項標準之上,推薦演算法、內容審查機制都將掌握在使用者手中,而非推特和Facebook等私有平臺巨頭。

自宣佈之日起已近兩年,Bluesky近期才宣佈成立獨立實體,並確定團隊負責人。Bluesky公佈的首批社羣專案之一Mask Network的CTO Yisi告訴鏈捕手,此前一直無法確定專案的負責人,是Bluesky遲遲未啟動的一大原因。

在此期間,Bluesky完成的第一項工作是一份60多頁對目前現有去中心化社交生態系統的綜述文獻。2020年2月起,Bluesky牽頭,召集了一個40-50人的群組對現有協議和去中心化社交媒體應用及其各自優缺點進行梳理。

Yisi告訴鏈捕手,該群組中不僅包含來自去中心化社羣的從業者,也包含部分傳統協議的發明人,大家對現有協議的設計進行調研和討論,為後期Bluesky的真正設計做準備。

今年年初,Bluesky釋出了該份文件。8月,Bluesky宣佈成立實體,獨立於推特運營,並於當月宣佈了團隊負責人的人選——隱私加密貨幣幣專案Zcash的早期開發者Jay Graber。

Jay Graber此前曾建立自己的去中心化社交媒體應用Happening,但Graber最終放棄了該專案。據Graber對Techcrunch稱,原因在於該專案在吸引潛在感興趣的使用者方面受阻。而Twitter本身自帶的受眾流量也正是Graber選擇加入Bluesky計劃的一大原因。

「Twitter進行去中心化協議嘗試的真正有力點在於,如果你能設計出一個理想的協議,你就不必從零開始培養使用者群,因為Twitter就會帶來很多使用者。」Grabe表示。

但另一方面,推特作為中心化社交媒體霸主,其發起Bluesky的動機一直受到質疑。Jack2019年推出Bluesky時,曾提到Twitter希望借接入該協議,分散自身在內容稽覈方面一直以來面臨的壓力。但知名去中心化社交媒體Mastodon官方曾在Bluesky訊息釋出後評論稱:「這是宣佈建立一個Twitter可以控制的協議,就像谷歌控制Android一樣。」

對此,Jack今年1月曾表示,推特公司僅作作為Bluesky的出資方,「不會控制」。

目前Bluesky尚處於團隊建設階段,現僅招聘一名高階協議開發者和一名前端開發人員。招聘資訊顯示,協議開發者的工作內容包括收集需求、設計解決方案,及「對現有協議和標準進行研究並做出貢獻」。

Bluesky協議是否將引入區塊鏈或加密貨幣,是備受關注的重點。據Yisi觀察,Bluesky研討小組中有不少人對區塊鏈、加密貨幣比較牴觸,但Yisi也表示社群「從來沒有拒絕過區塊鏈」,同時也要看Jay Graber和Jack的意見。

眾所周知,Jack本人是比特幣的狂熱愛好者,其在2019年宣佈該計劃時,也曾明確提到區塊鏈:「新技術的出現使去中心化的方法更加可行,區塊鏈指向了一系列用於開放和持久託管、治理甚至貨幣化的去中心化解決方案。」

而Jay Graber對此則做過系統性的梳理,在2020年初的一篇Medium部落格中,她總結到:「在區塊鏈上儲存易變和短暫的資料(如使用者帖子)是對全球分散式賬本的不當使用,但使用區塊鏈管理身份可能是一個好的方向。」此外,她也表示,在完全P2P 網路中部分可能有爭議且難以跟蹤的功能,例如「點贊」計數等,也可以放在區塊鏈上。

Bluesky完成團隊組建後,將進入「機制設計」階段。上述觀點是否將在最終推出的協議中實現,都屬未知。

在具體協議設計上,Yisi向鏈捕手透露,身份(identity)和社會關係(social graph)是Bluesky最初會研究和嘗試的重點之一。此外,JayGraber在接受Techcrunch採訪時還表示,如何實現更好的、非單一來源的內容審查,也是Bluesky關注的重點。

日前,Bluesky已公佈首批社羣專案,包括去中心化社交網路Mastodon、manyver.se、Planetary、Iris,加密聊天工具Element,點對點瀏覽器 BeakerBrowser,影片會議工具 Meething,影片播放工具 Watchit、音樂流媒體平臺Audius,以及Web 3.0隱私和資料保護專案Mask Network等。

Yisi告訴鏈捕手,短期內該批專案與Bluesky沒有實質性的合作,目前僅起到與Bluesky聯署的展示作用,幫助感興趣的使用者體驗現有的產品和服務,對去中心化網路有直觀印象。但Yisi也表示,未來在Bluesky釋出協議的測試版後,Mask Network等都願意嘗試接入該網路。

03

「內容貨幣化」之憂:追求的是對話還是注意力經濟?

Aave和Twitter開啟協議之爭。兩者一大區別在於,Aave協議立足以太坊生態,疑似以加密愛好者作為目標受眾,Bluesky或將依託Twitter的優勢,尋求更廣泛的主流使用者。

另一區別在於,就StaniKulechov目前透露的資訊來看,Aave似乎更傾向於建立一個更加「注意力經濟友好」的去中心化社交媒體網路。

一方面,Kulechov在談及Aave協議相較中心化媒體平臺的優勢時,一再強調基於協議層面統一的身份和一致的社會關係圖譜,使用者將能「擁有」自己的觀眾,內容變現不會受限於單個平臺。另一方面,Kulechov在接受採訪時還透露:「最終,每一位創作者都可以允許他們的追隨者透過DAO對釋出的內容型別進行投票。」此舉或有將內容生產的選擇權下放至觀眾的可能。

尚不知曉Bluesky是否有「貨幣化」相關計劃,但其負責人Jay Graber對此曾在Medium部落格中表達過質疑。她認為,內容貨幣化會讓使用者行為明顯受到貨幣激勵的驅動,變得不自然。「理想情況下,貨幣應當是促進者,而不是互動的驅動者。」她說。

Steemit或為社交媒體進行「內容貨幣化」的典型失敗案例。根據Steemit規則,建立高投票率帖子的使用者可從獎勵池中獲得獎勵,但投票權由聲譽衡量,而聲譽則靠網站註冊年齡累積,因此Steemit的早期使用者擁有更大的投票權,也就壟斷了對內容的篩選和激勵權。

目前,Steemit及其分叉後的同類社羣HiveBlog已基本淪為賺錢工具,大量充塞著平庸、重複化的內容,如一則常識性的資訊《每天久坐 8 小時的人中風的可能性是其他人的7 倍》在Steemit獲得了高贊投票,排到了首頁。

而Steemit創始人Daniel Larimer去年年底亦宣佈開啟去中心化社交媒體Clarion的新計劃,為了吸取此前Steemit和Voice的教訓,Clarion將不會引入區塊鏈網路,而可能採用P2P協議,力求理想的去中心化水平和抗審查性。

04

使用者需要統一的身份和社交關係嗎?

在未來的去中心化社交媒體網路中,我們是否將在不同的社交應用裡保持唯一的身份和統一的社會關係,同樣值得關注。

Aave團隊明確表示,屆時使用者將在協議層面擁有統一的身份和社會關係圖譜,但使用者在使用具體應用時是否有權拒絕這一功能,尚不得而知。

「擁有自己的觀眾」,是社交媒體協議對內容創作者的賦權。不過,並非所有人都是KOL,需求或是多樣的。

在Yisi看來,賽博數字世界裡的身份不應該只有唯一性,而應根據使用者自身意願決定。「因為我們(在現實生活中)也都是有社交身份和社交關係的嘛,我在你面前是一樣的我,我在家人面前又是另外一個人。」Yisi表示,所謂「身份」,其實就是人格,「我們應該在去中心化社交媒體上允許這樣的不同人格的出現。」

Yisi也透露,Bluesky研討小組在談到賬號建立和身份時,大多數人認同應給予使用者選擇權的理念——由使用者決定享受或拒絕社會關係圖譜。不過,該理念是否已成為Bluesky團隊在協議設計時的一項確定性原則,還是未知數。

8月19日,Bluesky實體宣佈成立後不久,Aave創始人StaniKulechov在推特釋出了一張紫色天空的圖片,並在圖中標記了推特公司和Jack,並說:「天空是紫色的。」(注:Aave loge顏色為紫色,Bluesky logo顏色為藍色)

「天空」到底會是紫色、藍色,還是其他顏色的?我們拭目以待。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