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潮水退去,傳統 VC 開始入局 Crypto

買賣虛擬貨幣

連金沙江創投都在瞭解 Crypto 了。

律動獲悉,近期金沙江創投、光速中國、北極光創投等創投基金都在關注加密賽道。國內網際網路 VC 開始入局 Crypto。

早在今年 4 月,金沙江創投董事總經理朱嘯虎就曾公開表示,「(對)自己來說可以把一小部分資產購買比特幣,作為資產配置是可以考慮的」。他認為「看到數字貨幣的真的應用場景開始起來,比如 DeFi(Decentralized Finance,去中心化金融)這樣的基於以太坊的借貸開始起來後,相信數字貨幣還是可以期待的。」

同樣是朱嘯虎,2018 年在朋友圈表態,金沙江及其本人不會參與任何 IC0 專案,並表示 99.99% 的 IC0 專案都是惡意詐騙。

作為 VC 江湖的「明星投資人」,朱嘯虎曾成功捕獲滴滴、餓了麼、小紅書、映客等高增長型網際網路行業「獨角獸」,以眼光獨到、「點石成金」而聞名。從對 IC0 的質疑,到對 DeFi 的認可,他對加密行業創新概念的態度轉變,或許可以從側面反映出這個行業的不斷成熟,也隱約透露出未來科技創新風口的走向。

若再聯想到國際頂級 VC 近年在加密行業的迅猛攻勢,金沙江的關注就更不難理解。畢竟,全球範圍的頂級風投公司中,目前佈局加密行業的不在少數。

今年 5 月,投中 Facebook、Twitter 的矽谷傳奇 VC Andreessen Horowitz(a16z)被曝正在籌備第三支加密基金,規模超過 22 億美元;捕獲了阿里巴巴、滴滴、Keep 的軟銀也在佈局加密行業,投資了巴西一家加密貨幣基金公司;在國內投出 360、百度、騰訊、美團、拼多多等 500 多家網際網路公司的 IDG Capital 在加密行業的攻勢也從未斷過,Coinbase、imToken、Ripple 等知名加密專案均被其收入囊中……

更重要的里程碑事件,是今年 4 月美國持牌加密貨幣交易所 Coinbase 在納斯達克成功上市,這讓一直對加密行業合規性存疑的國內投資人看到了新的可能性。

隨著消費網際網路野蠻生長時代的落幕,國內網際網路行業賴以發展的人口紅利也逐漸消失,獲客成本增加,流量不再易得,移動網際網路市場趨於飽和,習慣了高歌猛進的中國網際網路 VC 們現在不得不將視線轉向別處。

當合規通道被開啟,Crypto 就是一片無法視而不見的誘人藍海。

大部隊開始入場

變動總是悄悄開始的。突然之間,資深的幣圈投資人開始被網際網路 VC 青睞。

被全球最大的加密貨幣交易所幣安收購的去中心化 Dapp 資料分析平臺 DappReview 創始人牛鳳軒已經向律動確認離開幣安,加入投中大眾點評、拼多多等網際網路公司的創投基金雲九資本(Sky9 Capital),成為該基金 Crypto 賽道的合夥人。而云九資本的創始人曹大容,曾擔任美國光速創投的董事總經理與中國區創始人。也正是他,最初向幣安創始人兼 CEO 趙長鵬「安利」了比特幣,才有了之後的故事。

先後捕獲 SNH48、米未傳媒、人人影片等明星專案的亞文化與二次元投資人、原辰海資本合夥人、現火鳳資本創始人陳悅天,近半年來也開始投資加密專案。他告訴律動,現在多家知名網際網路 VC 都在看加密賽道。

律動還獲悉,某個投資過滴滴的國內一線人民幣基金也正在考慮成立專門的 Crypto 基金。

從加密行業最近公佈的融資情況,也可以看出國內網際網路 VC 的興趣在增加。

今年 3 月,去中心化加密錢包 imToken 宣佈完成由啟明創投領投的 3000 萬美元 B 輪投資,A 輪投資者 IDG Capital 和新投資者 Breyer Capital、HashKey、Signum Capital、隆領投資、SNZ 以及復星集團聯合創始人梁信軍等參投。

今年 5 月,加密金融機構貝寶金融宣佈完成 4000 萬美金 A 輪融資,萬物資本(博裕資本旗下早期基金)、紅杉資本中國、BAI 資本、老虎環球基金、Dragonfly Capital 等頂級機構參投。其中,萬物資本、BAI 資本、老虎環球基金都是首次佈局亞洲加密資產金融服務。此前貝寶金融已完成兩輪融資,資方包括真格基金、光速中國、科銀資本、NGC 等。

就在 6 月 21 日,全球化加密金融服務商 Amber Group 宣佈完成 1 億美元 B 輪融資,華興資本領投,Tiger Brokers、老虎環球基金、Arena Holdings、Tru Arrow Partners、雲九資本、DCM Ventures 和 Gobi Partners 以及 A 輪投資者 Pantera Capital、Coinbase Ventures 和 Blockchain.com 參投。

除紅杉資本中國、光速中國等之前就涉獵加密賽道的機構外,律動透過多方資訊瞭解到,原始碼資本、易凱資本、經緯中國等網際網路風投基金近期都在瞭解Crypto,對該領域透露出興趣和意向,傳統VC確實在進入加密行業。

「不過,大部分網際網路 VC 目前可能還是停留在看的階段。」陳悅天說。

雖然機構在入場,但相關人才的需求數量可能並不龐大。「現在的網際網路機構更傾向於慢慢學習,他們的節奏不激進,一個機構只會招一兩個 VP 甚至 VP 以上級別的人,能 hold 住整個賽道就可以。」SNZ 投資合夥人 Frank Li 說。

自己下場看專案之外,有的網際網路 VC 也選擇了更隱蔽的方法——直接投資區塊鏈資本。今年年初,紅杉中國宣佈成為 Dragonfly 基金的戰略合夥人,完成了對 Dragonfly 基金的投資。據官方介紹,Dragonfly(蜻蜓數字資本)是一家專注區塊鏈行業的風險投資基金,基於 VC 長期價值投資策略,深度聚焦區塊鏈技術研究,透過投資早期專案佈局全球區塊鏈生態體系。

Dragonfly 基金的創始人馮波是一位傳奇的資深投資人,曾在 2005 年創立聯創策源,先後投資了迅雷、PPStream 等一系列移動網際網路產品,隨後又在區塊鏈行業早期創立 Dragonfly Capital,成為中國著名的區塊鏈風險投資基金,並因聚齊紅杉資本全球執行合夥人沈南鵬、以太坊創始人 V 神(Vitalik Buterin)、美團 CEO 王興、大眾點評創始人張濤四尊「大神」而被坊間稱為「幣圈最強做局者」,投資專案有 1inch、Compound、Cosmos、dydx、Near 等近年大火的公鏈與 Defi 專案。

圖片來自網路,攝於 2019 年 Dragonfly Crypto Summit,從左到右依次為:沈南鵬、馮波、V 神、王興、張濤

在合作通稿中,沈南鵬表示,「Dragonfly 團隊依託對區塊鏈底層技術深厚的研究和積累,不斷探索對產品和技術的創新性佈局,並有效協同資源積極耕耘領域內創業者生態,在發展中贏得了良好口碑。」

多家 VC 同時動作的情況下,一場加密風口或將襲來。然而風起於青萍之末,要追溯這場中國網際網路 VC 入局 Crypto 運動的原因,還是離不開大洋彼岸的另一片大陸。

VC 也 FOMO?

FOMO 的全稱是 Fear of Missing Out,指總在擔心錯過或失去什麼的焦慮心情,也稱「錯失恐懼症」。

在投資界,FOMO 情緒非常常見,VC 也不例外。

過去 3 年,當中國網際網路 VC 仍在場外觀望時,「美國像 a16z(Andreessen Horowitz)、USV(Union Square Ventures)等機構從很早就開始投加密專案,並且是過去幾年一直在投,中國 VC 已經落後了,現在只能拼命追趕。」陳悅天說。

美國諸多關注加密賽道的 VC 中,最亮眼的星當屬矽谷風險投資界的頂級機構 a16z。它憑藉著橫衝直撞的風格和彪悍的資本力量迅速擴張版圖,捕獲了包括 Facebook、Twitter、GitHub 到 Clubhouse 等一系列現象級企業。在加密貨幣世界,a16z 是早期冒險者。這個公司在矽谷辦公室牆上裱著比特幣白皮書,佈局加密領域長達 7 年,堅持著「長線投資」和「全天候投資」的投資理念,押中 Coinbase、Uniswap、Solana、MakerDao、Dfinity、Chia 等加密行業頭部專案,成為無可置疑的行業「風向標」。

與資本的方向相輔相生,過去幾年國外加密行業的創新專案也有了突破性的進展。在全球幾十個領先專案開發者的共同努力下,2020 年夏天的 Defi(Decentralized Finance)與 2020 年年末的 NFT(Non-fungible Token)風潮成為本輪加密貨幣牛市的最大帶動者,以其創新性的去中心化理念革新了金融行業與文娛藝術行業,併成功吸引了國內外主流人群的注意。相比之下,近年國內優秀的加密專案仍不算太多。

美國風投基金不斷的揚帆冒險,被全世界同行看在眼裡,包括中國。

在國內,儘管 Crypto 長期與傳銷、洗錢、詐騙等負面標籤相連,但這仍無法抹去這個行業屬於前沿技術創新,湧動著海量資金和鉅額利潤的事實。此前阻擋著中國網際網路 VC 入局的原因很簡單:合規退出與行業預期。

因此,Coinbase 在美國成功上市成為一個非常重要的觸發點。儘管目前美國加密貨幣交易所牌照繁瑣,但拿下合規牌照「大滿貫」的美國交易所 Coinbase 仍實現上市,這意味著交易所在美國並非完全存在於黑暗之中,只要完全擁抱監管,就可以「站在陽光下」。這也為其他美國的加密貨幣交易所提供了完整的合規路徑,像 Binance.us(幣安美國)等擁抱監管的美國加密貨幣交易所的未來將有無限可能。

「Coinbase 讓傳統的投資人看到,加密交易所也可以非常合法地在納斯達克上市,這意味著投資人有了合法合規的退出機制。」BTX Capital 創始人 Vanessa Cao 說。

要知道,退出機制作為風險投資的重要一環,是風險資本能夠迴圈產生利潤的關鍵。如果缺少這一環節,風險投資的鏈條就會中斷,無法實現投資增值和良性迴圈,也就無法吸引更多資本加入到風險投資的行列。

在傳統股票市場中,風險投資退出的渠道主要有首次公開發行(IPO)、股權轉讓、股權回購、破產清算四種。而此前在幣圈,投資人的退出機制恐怕只有解鎖拋售代幣這一項途徑,難免有割韭菜之嫌。

即使有了 IPO 退出機制,在國內的政策背景下,合規性仍然是網際網路 VC 們考慮的重要因素。「目前國內網際網路 VC 能投 Crypto native(原生區塊鏈)專案的幾乎沒有,大部分還是在看網際網路服務區塊鏈的專案,比如紅杉之前投的貝寶金融等。」牛鳳軒告訴律動,「目前大部分網際網路 VC 還是在投股權。」

「基本面」向好

合規退出機制變化之外,網際網路 VC 選擇進場的另一個重要原因,就是加密行業「基本面」的變化。

當我們回顧 2020 年至今這輪加密牛市的驅動力,除新銳資本的大力支援和創新專案的不斷湧現外,很難忽略灰度(Grayscale)等華爾街金融機構想要連線加密貨幣和傳統股權市場的努力,而這些創新型的金融模式離不開美國監管所提供的合規環境。

目前,美國加密貨幣信託產品需得到 SEC 的批准。去年以來大火的加密貨幣信託基金灰度旗下的 GBTC 和 ETHE,都是向 SEC 報告的產品。著名 old money 家族羅斯柴爾德旗下的投資公司(Rothschild Investment Corp)和女版「巴菲特」Catherine Wood 創立的方舟投資(ARK Invest)等 23 家公司都曾持有灰度的比特幣信託。

比特幣和以太坊的 ETF 產品同樣需要合規稽覈。比特幣 ETF(Exchange Traded Funds)可以讓交易者透過傳統股票市場獲得比特幣交易通道,從而無需在加密貨幣交易所上買賣加密資產。值得一提的是,今年加拿大已經批准了三支比特幣 ETF。其中首支獲批的比特幣 ETF 上線當天成交量超過 965 萬份,首日成交額高達 1.65 億美元,遠高於加拿大新上市 ETF 首日的平均成交量。

此外,全球知名專業交易平臺盈透證券(Interactive Brokers)的 CEO Thomas Peterffy 也表示,由於平臺使用者有交易加密資產的強烈需求,Interactive Brokers 將於今年夏季前推出加密資產交易服務。

海外加密貨幣合規業務不斷髮展,也讓國內的同類產品蠢蠢欲動。

今年 6 月,網際網路券商富途證券、老虎證券紛紛宣佈要進軍加密貨幣行業,計劃推出加密貨幣交易平臺,並表示正在美國和新加坡申請加密貨幣交易許可。老虎證券 CEO 吳天華在電話會議上表示,「整體來看,客戶對 IPO 的熱情相較去年顯著降溫,似乎注意力都轉向了加密貨幣市場,尤其是在 Coinbase 上市之後。」富途牛牛 CEO 李華(葉子哥)也曾表示,未來香港及海外使用者在富途牛牛平臺內很大機會可以直接交易比特幣。

無論是灰度信託基金、比特幣 ETF 還是券商的加密交易服務,都在加密貨幣和傳統股權市場間搭起橋樑,讓普通投資者可以透過股票市場和券商服務獲得購買加密貨幣的合法視窗,也讓 VC 們看到了更多的合規投資機會。

搭建起與傳統金融世界的合規橋樑外,加密行業自身的價值和前景也開始被主流機構認可。

2020 年夏天的 DeFi 浪潮就給加密行業的原有標籤帶來了巨大的變化。「DeFi 是啟用加密市場的最大應用,裡面的借貸、存款、挖礦、DEX(去中心化交易所)是對金融基礎設施的創新,這些專案網際網路投資人也是可以看得懂的,也就吸引了更多投資人的關注。」陳悅天說。

Frank Li 也向律動感慨,「DeFi 與 NFT 的誕生其實讓越來越多的網際網路投資人看到加密行業未來的可能性,大家不再認為幣圈是單純的泡沫了。」

隨著全球範圍內越來越多的大型機構開始與加密貨幣「共舞」,主流金融業對 Crypto 的印象已經改觀,與 2017 年相比,現在進場的 VC 投資心態也有變化。「這一波很多網際網路 VC 都想從長期來看區塊鏈賽道,投資風格會相對保守,沒有那麼激進,更多是想著合規合法來長期投資,這是個好現象。」

作為顛覆性的金融創新,監管與合規同樣是加密貨幣行業重要的一部分,每次政策的頒佈既劃定了行業的發展邊界,也提供了合規專案發展壯大的安全環境。目前,在國內嚴格監管加密貨幣及比特幣挖礦的政策背景下,如何合規地開展加密業務,既支援金融科技創新,又維護普通投資者利益,成為國內機構們考慮的首要問題。隨著美國、加拿大、香港等地開放加密貨幣交易平臺和信託基金、ETF 等牌照,VC 們的腳步在不斷加快。

週期中的變與不變

眾所周知,受比特幣減半影響,比特幣價格每四年會有周期性波動。受比特幣價格波動影響,加密貨幣市場也有著明顯的牛市和熊市的週期變化。最近 5 年內,加密行業先後經歷了 2017 年與 2020 年兩輪大牛市,牛市中諸多創新也不斷湧現。

縱覽加密行業發展史,2017 年的牛市週期中,最知名也最「致命」的創新概念就是 IC0,許多國內網際網路 VC 也曾積極參與,且大都鎩羽而歸。

2017 年,在以太坊創新性的 IC0 模式下,國內掀起了 IC0 狂潮,無數專案方遍地開花,大量網際網路 VC 入場激進投資。有報告統計,僅 2017 年 10-11 月,區塊鏈行業的 VC 融資就達到 18.8 億美元,IC0 融資為 41.8 億美元。

當時曾有人戲稱,網際網路圈已經被區塊鏈劃分成了兩個陣營:搞鏈的,不搞鏈的。

市場情緒極度狂熱下,著名的「三點鐘無眠群」誕生。據悉,當時群裡曾聚集了沈南鵬、真格基金創始人徐小平 、隆領投資創始人/美圖董事長蔡文勝、蠻子基金創始人薛蠻子、快的打車創始人/泛城資本創始人陳偉星、天使投資人李笑來等一眾投資大佬。徐小平也以「區塊鏈革命已來臨,加速開進區塊鏈時代」的宣言而聞名。

然而當 2018 年牛市週期結束,市場進入熊市時,留給投資人和散戶的只有一地雞毛。就如網友 @CallMeWhy 犀利點評,「國產 IC0 專案慘不忍睹,沒有一個專案是能真正創造價值的,沒有一個專案是真正落地的。噴個農藥也扯上區塊鏈,寫個小說也要扯上區塊鏈,影片直播也扯上區塊鏈。」

「2017 年很多國內的網際網路人看到財富效應後開始轉入這個行業,做投資或者做專案,其中一些人可能在原來的行業做的並不好,只是看到新的風口進行投機而已。」Frank Li 分析。

我們完全可以說,2017 年的國內 IC0 已經偏離了比特幣和區塊鏈誕生的根本意義,除了以太坊之外,其他絕大部分國內專案都有「詐騙」之嫌,對投資者造成傷害。在當時市場極度狂熱的情況下,國內出臺打擊 IC0 政策,可謂「撥亂反正」,用陣痛換來了行業的健康發展,維護了投資者的利益。

市場牛熊轉換中,對很多人都是考驗,投資人也不例外。當潮水退去,大家環顧四周,才發現都在裸泳。「2017 年大部分網際網路投資人沒賺到錢就離開了市場,真正賺到錢的人不多。」陳悅天談到週期時告訴律動。4 年的空白期後,「大家都逐步把這個行業忘記了。」

時間轉到 2020-2021 年的牛市週期,在 DeFi 與 NFT 的雙重加持下,加密行業獲得更多國際公司、華爾街金融機構乃至一些小國的認可,這個行業不再僅僅只有「投機」的標籤,更多人相信加密行業可以改變未來金融的正規化,併成為開啟 Web3.0 大門的重要基礎設施。

在合規退出通道開啟,行業前景愈加明朗的情況下,更多國內網際網路 VC 開始轉變,「重新入場佈局」。

「這一輪國內好的機構開始轉變態度,開始看,用一種穩妥的方式在慢慢推進。」

最明顯的是,他們意識到加密行業週期的規律,並且開始買賬。「熊市投資,牛市收穫,這是所有投資人都認可的理論。在移動網際網路、AI、大資料等賽道其實也有周期的說法,只不過他們的週期更長一點。」Frank Li 告訴律動。

如果說之前「大家一棒子把 Crypto 都歸結到違法那一類」,現在「大家的態度稍微開放了一些,認為加密行業是一個可以選擇的賽道了」,陳悅天如此分析 VC 們的心理變化,「Crypto 可能是一個可以驅動變革的新事物」。

當行業不再浮躁和投機,越來越多的機構踏實看長線後,專業化與精細化成為不可避免的發展路徑。「現在加密行業內已經有比較成熟的投後服務和做市機構,這也保證了專案的後期成長和流動性。」Vanessa Cao 分析道。

行業逐漸成熟,機構開始佈局,未來有多遠?「估計還要半年或一年的時間,會看到巨大的風潮起來。」陳悅天說。

曾經,沒人會相信計程車無需招手就可以停在家門前,滴滴做到了;曾經,沒人會相信食物可以半小時內到達家門口,美團做到了。過去十年,在這些改變生活的科技背後,離不開 VC 的投資。未來十年,改變生活的將會是區塊鏈技術,這股浪潮同樣離不開 VC 的推動。

正如陳悅天在文章《星火預言 2021》中所言:VC 應該是一個非常浪漫和理想主義的職業。

曾經我們投資的是從沙子中造出晶片和人類未來的公司,曾經我們投資的是要把計算機搬到千家萬戶書桌上的公司,曾經我們投資的是能夠讓世界各國各種膚色各種語言都能相互實時交流的公司。

VC 應該是為這個世界保留各種變化可能性的人。普羅米修斯取來了火,VC 應該是傳火之人。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