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爾瓦多們”擁抱比特幣的背後,閃電網路悄然壯大

買賣虛擬貨幣

比特幣閃電網路節點數量從4月8日的10000個到5月9日突破20000,僅用了一個月時間。

作者:Rilak;編輯:郝方舟

出品|Odaily星球日報

6月6日薩爾瓦多總統Nayib Bukele在邁阿密2021年比特幣會議上宣佈將讓比特幣成為該國的法定貨幣,給整個加密世界釋放了“今年最大的一次利好”。6月9日,薩爾瓦多政府正式宣佈比特幣法案已經透過,比特幣將在9月成為該國法幣。同樣在9月,電子錢包Chivo將推出,為每個使用者預存30美元的比特幣。薩爾瓦多當局紛紛部署比特幣ATM機等基礎設施,為了建設比特幣支付系統還曾向世界銀行求助。

加密貨幣或許對一些國家產生了吸引力,但一個值得注意的問題是,比特幣網路的擁堵程度無法滿足一個六百多萬人口的國家。是否有解決比特幣支付問題的靠譜方案?或許,薩爾瓦多已經有了答案。

Zap Solutions旗下的閃電網路錢包Strike稱,在法幣訊息發出後的一週在薩爾瓦多擁有了可觀的使用者;6月25日有推特網友稱,過去一週有約2萬名薩爾瓦多居民透過閃電網路交易比特幣,總手續費用不足5美元。閃電網路相比於傳統的比特幣鏈上交易來說具有更快速、手續費更低的特點。

上圖為傳統支付方式下的交易手續費(單位:美元),下圖為閃電網路的支付費用(單位:聰,比特幣的最小單位)

閃電網路的產生源於解決比特幣網路的擁堵問題,比特幣開發團隊為此萌生了一個想法——在比特幣主鏈上建立第二層交易網路,即閃電網路。具體原理為:交易雙方都抵押一部分資金到一個多重簽名的地址上,資金需要雙方同時出具私鑰才能提出。在閃電網路裡,雙方的交易過程不會被記錄在鏈上,只有最終的結果即一筆交易會記錄在主鏈,這相當於只需要一次排隊,大大減少了鏈上記賬的流程和手續費。

閃電網路最早的終端出現在2018年3月,而讓閃電網路為大多數人知曉的是2019年第一季度Twitter使用者Hodlonaut發起的使用閃電網路支付的“閃電聖火”活動。同一時期的閃電網路錢包包括Satoshi、Breez、Blue和Eclair。而目前使用者基數較大的閃電網路終端有c-lightning、Eclair。

最初的閃電網路具有節點分佈不均衡、網路抗風險性趨弱以及隱私等不足,而升級到現在的閃電網路c-lightning V0.10.0、Eclai V0.5.0版本都包含了以下幾個方面的更新:

協議的開發和擴充套件能力,如c-lightning的雙重資金通道、Éclair的多路徑支付和叢集模式等。

潛在隱私屬性與實際隱私屬性之間的差距,如c-lightning推出與Taproot相容的比特幣多重簽名解決方案MuSig2、Eclai推出Watchdog (監視器)功能以檢測資料是否安全。

Bitcoin Visuals提供的資料顯示,比特幣閃電網路節點數量從4月8日的10000個到5月9日突破20000,使用者在一個月時間內見證了其現象級的增長。當然這也離不開馬斯克稱“目前需要閃電網路來處理交易”,以及傑克·多西稱“將閃電網路整合到Twitter或BlueSky中只是時間問題”等各種名人在公開渠道發表看好閃電網路言論的助推。

目前大多數交易所、加密錢包、電商和社交媒體的支付渠道都紛紛支援閃電網路。比特幣接受度和閃電網路的走勢相輔相成。這就好比在主幹道旁修輔路,交通網路的發達只會助推地區車流量的增長並在關鍵時刻分攤壓力,而不是削弱主幹道的核心職能。

在邁阿密會議上,七位拉丁美洲國家的政界人士巴拉圭眾議員Carlitos Rejala、巴拿馬國會議員Gabriel Silva、阿根廷內烏肯省代表Francisco Sánchez、巴西立法大會選舉成員Fábio Maia Ostermann、哥倫比亞總統顧問兼數字經濟部副部長Jehudi Castro Sierra、墨西哥新萊昂州多數黨參議員Indira Kempis Martinez和厄瓜多經濟包容性副部長Julio Eduardo Clavijo Acosta也表示對比特幣感興趣。而奈及利亞、衣索比亞等非洲國家更是繼薩瓦爾多後將比特幣法幣化提上日程。越來越多的國家擁抱比特幣、越來越多的區塊鏈終端擁抱閃電網路,兩者的結合將重新喚醒比特幣的支付屬性。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