薩爾瓦多將比特幣納入法定貨幣隱憂:Strike 支付的合規問題

買賣虛擬貨幣

薩爾瓦多總統Nayib Bukele本月宣佈,薩爾瓦多將成為世界上第一個接受比特幣作為法定貨幣的國家,這一舉動引起了軒然大波。為了實現比特幣支付,薩爾瓦多將與總部位於芝加哥的Zap Solutions Inc.等公司合作。目前,薩爾瓦多的人民已經在一個沿海城鎮(加密社羣稱其為“比特幣海灘”)開始使用該公司的數字錢包Strike。儘管Strike擁有幫助薩爾瓦多擁抱比特幣的技術,但關鍵是它並沒有資金傳輸牌照(money transmitter)。

Decrypt的一項調查發現,Zap公司缺少在美國大多數州的運營牌照。專家認為,這意味著許多使用Strike向薩爾瓦多轉賬的加密貨幣可能是非法的,這種情況可能會進一步影響這個中美洲國家存在爭議的比特幣計劃。Strike 執行長Jack Mallers和該公司其他人不予置評。

(本文來源於decrypt,分散式資本翻譯。)

比特幣應用的新場景

先介紹一下Strike的CEO Jack Mallers。Mallers的父親是芝加哥一家著名經紀公司的創始人,而他的母親自稱是“比特幣之母”。他是一位20多歲喜歡穿連帽衫的人,在Twitter上的主頁照片是比特幣信徒的鐳射眼睛。最近在邁阿密舉行的一次會議上,一位加密愛好者稱Mallers是幫助總統Bukele將比特幣帶到薩爾瓦多的英雄。

Mallers向邁阿密參會的眾人介紹了薩爾瓦多的總統Bukele,並向總統推薦了Strike支付平臺(類似於Venmo),使之成為薩爾瓦多擁抱比特幣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該公司一直因它的數字錢包技術引以為豪,該技術允許使用者將加密貨幣和法定貨幣快速轉換,幫助薩爾瓦多商人在遵守Bukele的法令的同時,接受比特幣作為支付。

Mallers在本月早些時候接受CNBC採訪時表示:“我的重點是擁抱比特幣的特性,使之成為地球上最強大的貨幣網路。”Strike背後的公司Zap Solutions成立於2019年,目前Zap公司已經為其主要產品籌集了超過1800萬美元的資金,人們可以透過比特幣網最新的擴充套件網路——閃電網路進行快速交易。

為什麼要拿到資金傳輸牌照?

在說道自己近期計劃時,Mallers告訴CNBC,他正在“幫助薩爾瓦多建立人類歷史上最具包容性的金融基礎設施。” 那麼Zap這家公司有執照嗎?Zap一方面是風靡一時的比特幣初創公司,另一面是有註冊資金傳輸牌照(money transmitter)的公司。資金傳輸(money transmitter)是一個具有特殊法律意義的術語。

從支票兌現機構到比特幣初創公司,它們都必須在FinCEN註冊才能受其保護。FinCEN是一家監管洗錢和恐怖組織融資的機構。根據FinCEN網站和Strike產品網站,除了紐約和夏威夷,Strike錢包在薩爾瓦多和美國的任何地方都可以買到。儘管Zap已經在FinCEN註冊,但也僅是混沌中踏出的第一步而已。

要在美國做生意,資金傳輸者需在運營範圍內的每個州獲得牌照(蒙大拿州是例外)。然而Zap並沒能做到這一點。搜尋NMLS(一個查牌照的政府入口網站)會發現Zap只在華盛頓一個州擁有牌照。這可能是因為在一個多州牌照申請程式中以華盛頓州為主,該程式旨在簡化州到州的牌照申請步驟;然而該程式緩慢且成本高昂,尤其是對於初創企業而言。

但監管機構告訴Decrypt,華盛頓牌照只是其他州授予牌照的第一步,然而記錄卻顯示除華盛頓州以外沒有一個州授予了牌照。當Decrypt告訴幾位律師自己所見時,所有人都對資金傳輸者的無牌照運作表示驚訝。

安德森·基爾的公司律師Hailey Lennon認為,資金傳輸可能不需要國家牌照就可以進行。例如,公司可以以無需牌照的方式構建服務,從而豁免各州法律,或者他們可以作為銀行申請牌照。然而,Decrypt找不到任何證據證明Strike或Zap已經採取上述任何一種方式。

另一種對資金傳輸牌照法的常見解釋是,公司可以指定一名“授權代表”,透過第三方代表執行資金傳輸。然而,Bryan Cave Leighton Paisner律師事務所的Stan Koppel告訴記者,授權代表只能由獲批實體或根據州法律無需獲批的實體進行任命。

金融機構部下面的消費者服務部主任Lucinda Fazio也表示:上述多州協議中不可能存在潛在的任何漏洞。”Lucinda Fazio說:“該計劃的主要宗旨之一是任何公司在沒有獲取各州牌照時,都不能在該州開展業務。”

顯然Strike在申請牌照方面可能是投機取巧,這是初創企業常見的做法。

Shawn Westrick律師事務所的創始人對Decrypt說:“我知道在加密和科技領域的人做事迅速且推陳出新,你知道請求原諒比拿牌照這件事容易得多。但經驗告訴我違反資金傳輸法是天大的事情。”Lucinda Fazio補充說,她想不出為什麼一家公司明知道有了牌照才能辦事卻遲遲不肯申請。

如果Strike確實存在無證經營,可能會面臨一系列後果。Fox還說:“我認為目前有各種各樣的補救措施,包括罰款、禁制令等,但無論如何處置都意味著公司需要停止在該州的運營。”

Mallers的緘默不語

Zap在美國各地無證經營也帶來了一些重要的監管影響。首先也是最重要的是,擁有國家資金傳輸牌照可以證明一家公司是有反洗錢計劃(透過設定最低淨值門檻),是做過背調的,最終獲得業務經營許可的。而無證經營則意味著消費者無法確定一家公司作為資金傳輸方是否符合經營該業務的任何監管標準。

諮詢公司Sia Partners發表的一份報告稱:“聯邦法規主要是為了確保金融安全和反洗錢,而州級資金傳輸牌照旨在保護消費者,確保申請者安全可靠且無負債。”

對於任何司法管轄區的潛在資金傳輸者來說,無牌經營都是有問題的。但當我們審視Zap在薩爾瓦多扮演的前線角色時,考慮到薩爾瓦多歷史遺留的腐敗問題,這個情況尤其嚴重。

薩爾瓦多的比特幣雄心

顯然如果沒有牌照,使用者就無法確定一家公司是否履行了反洗錢義務。但薩爾瓦多經濟嚴重依賴美國匯款(正如Mallers本人所指出的那樣),依賴一個明顯未經許可的應用程式(比如Strike),可能使比特幣合法化更加複雜。

該國已經因金融瀆職而受到審查。根據2020年的腐敗認知指數,薩爾瓦多的分數為36/100。在處理腐敗不當方面,薩爾瓦多的排名比巴西、哥倫比亞等國更低,僅比巴拿馬高出兩位。與此同時,薩爾瓦多還出過被稱為MS-13或“瑪拉·薩爾瓦圖查”的邪惡團伙分子,引起了前總統特朗普和美國議員的憤怒。

就在今年5月,美國國會公佈了薩爾瓦多(以及宏都拉斯和瓜地馬拉)現任和前任政客腐敗名單。在被點名的16人中,Bukele的5名助手被指控腐敗。

“我們不能指望薩爾瓦多、瓜地馬拉和宏都拉斯的人民安居樂業,因為當選的官員一心斂財而無意為公眾服務,”眾議員Rep. Norma J. Torres這樣說道。

鑑於薩爾瓦多最近決定推出一項反腐敗協議,該國的立法者們只會對Bukele關於Strike的安排進行更嚴格的審查。那些支援Bukele決定採用加密貨幣作為法定貨幣的人認為加密貨幣將改變遊戲規則,是追求金融包容性和透明度的分水嶺。但是懷疑論者,包括公開支援加密貨幣的Coin Center的執行主任擔心Bukele會以強制的方式執行法令。

當然,Mallers拒絕提供有關Strike合法合規性的細節,未能增強人們在這方面的信心——即強制使用比特幣將提高薩爾瓦多的金融透明度。結果是,Bukele大膽的比特幣策略很可能在不久將來引發對薩爾瓦多和比特幣更大力度的審查。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