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體高潮才是未來:從 YGG 模式、Helium 造物看元宇宙的未來

買賣虛擬貨幣

眾所周知,Axie Infinite的成功離不開YGG在菲律賓地推,今天我想講的就是將物理世界和元宇宙打通的關鍵:YGG模式和Helium模式。這或許是NFT走向大眾的基礎條件。

YGG模式是將生產資料持有者和生產者隔離開,Yield Guild Games公會出借生產資料(3個Axie戰鬥寵物),生產者只負責生產(“打金”),分工明確也為新人降低了風險。YGG公會充當了物理世界和元宇宙的橋樑,它提供加密貨幣兌換、虛擬資產管理(囤積,繁育遊戲角色),以及新手培訓。YGG公會收到的租金是生產出來的遊戲資產SLP(遊戲中必須用到的貨幣)。YGG公會掌握更多資本和技術,作為生產資料的持有者它有專業的人最佳化生產資料,使用金融工具對沖匯率風險(虛擬貨幣波動巨大)。正因為有YGG地推,Axie Infinite不到一年時間從2萬月活發展到了100萬月活,這放在網遊史上也稱得上奇蹟。

菲律賓的Axie Infinite玩家們

物理世界和元宇宙之間有一條護城河,它讓網際網路巨頭和傳統資本難以入侵,也阻隔了普通使用者進入,所以像YGG公會這種組織是必不可少的,它起到了橋樑或中介軟體的作用。

Axie Infinite的每月稅費收入

鏈遊已經取得了階段性勝利,Axie每月繁育費和交易費加在一起連續兩個月超過1.5億美金。那麼除了遊戲之外,更多的被稱之為非同質化JPG的NFT又要如何出圈呢?

在網際網路時代,單機遊戲向網路遊戲的發展是成功的,盜版問題直接消失,開發商透過銷售面板/道具獲得了更多利潤。無巧不巧,區塊鏈時代遊戲也是率先取得成功的。而同樣是數字商品,音樂、影片、影象,卻面臨截然不同的處境。但遊戲真的與眾不同?還是因為人們沒有找到適合的工具或方法來促進其他數字商品的採用?

《Skin in the Game》這本書的書名,或許能給我們答案。在網路遊戲中,我們是直接進入到元宇宙中,並且Skin in The Game,我們也樂於在遊戲中消費來提升虛擬世界中的我,遊戲裡的【我】很重要,遊戲中的裝備可以讓我更強大!鏈遊不但更加突出自我,還強化了所有權概念,它讓遊戲道具可以自由的點對點交易。遊戲的盈利模式從銷售道具變為交易費收入。加密貨幣交易所·幣安的季度收入已經超過了納斯達克,它們本質是相同的,所以可以預期遊戲的交易費收入未來會遠大於道具銷售收入。

而除遊戲之外的其他數字商品是反過來的,它們更像是將元宇宙中的碎片(NFT非同質化資產)帶回到現實世界,但由於現實中的【我】很難將這些NFT碎片展現出來,所以它們沒有像網路遊戲那麼繁榮。網際網路早期我們是能透過QQ形象和成就來展示一些元宇宙碎片,但現在我們的時間更加碎片化很少有人再去關注這些。

集體高潮才是未來

Photo by Adam Whitlock on Unsplash

現實世界中的我在體驗這些數字商品的時候是獨自的,即使別人分享一個連結給我,開啟後的感受也只和我自己相關。而在遊戲中一段音樂可以鼓舞士氣,最終幫助團隊打贏一場惡戰,遊戲中我們的感受是可以帶來集體收益的。追求集體價值是人類文明的基礎,Web3.0(下一代網路)為個體帶來了所有權經濟,但其本質是為了讓我們更自由的與喜歡的人協作,而不會被平臺綁架。在元宇宙中集體體驗變得更重要了,美股熱門的WSB事件便是一場。Web2.0提供了人與人的連結,讓網際網路浸入了每個人的生活。在Web3.0時代,人們的關係網路不會變,它只是增加了所有權經濟(讓每一幅圖,每一段文字具有傳遞價值的能力),這點就足夠改變世界,所有權的確立能讓分佈在全球的人們因為共同的利益團結起來。

所謂有產者有恆心,有了所有權才算是元宇宙,才能建立那片自由綠洲《頭號玩家》,否則只能是公地悲劇或者由科技巨頭專權控制的《老大哥》。

在網際網路上擁有數字商品無法提升我的能力,也無法彰顯我的品味。究其根本,那些數字商品(散佈在網路上的聲音,圖片,影片,文字)都是從元宇宙中洩露出來的,我們只是提前體驗了它們,但不可以真正擁有。區塊鏈將會改變這種局面,去中心化賬本和私鑰可以讓現實中的【我】真正擁有元宇宙中的物品。

可以預見,十年後我們的生活重心將放在元宇宙而非物理世界。物理世界會進入新的迭代週期,以節能環保,可持續的方式進行全面改造。我們要學會在數字世界中鋪張浪費,在物理世界中精細分配資源。以舊正規化運轉的地球無法養活100億人,但以新經濟正規化可以。

這一切將從【Crypto造物】開始。

Helium模式

Helium是以分散式多工廠模式製造商品的區塊鏈專案。它的網路經過2年時間發展,目前已經建成了全球最大的物聯網,120000個物理節點分佈在全球113個國家的12328個城市。每個節點都有社羣成員購買和執行,每個人擁有這個網路的一小部分,但Helium透過區塊鏈賬本把所有人緊密連線在一起,為了共同的目標而努力:構建大眾的網路。經過委員會批准後,十五個製造商在全球各地生產和配送機器,目前還有十幾個廠商等候批准。這個網路在不斷擴大規模,但今天我們只關注它的分散式製造模式。

Helium多製造商生產的產品

Helium 全球16個製造商,產品覆蓋114個國家

Helium能夠以去中心化的方式生產網路裝置,得益於區塊鏈。區塊鏈分散式賬本能讓所有參與者實現非合作博弈,一套設計合理的經濟模型能夠驅動社羣成員行動起來,相比政府部門調控,公司KPI設定更有效。

現在我們回到NFT,假設Helium的硬體設計圖(還包括程式碼,技術規格書等等)是一些NFT,這些NFT現在已經被製造為實物了,而且銷售額已經超過了4000萬美金。這就是第一個【Crypto造物】的成功案例,我們認為這樣的成功也可以複製在其他領域,它由Helium首創但不止侷限在電子裝置上。

假設未來大部分消費級產品都可以用Helium模式製造,那麼NFT就不再是元宇宙中洩露出來的碎片,它是製造萬物的種子,NFT實際上代表的是各種各樣的智慧財產權。而社羣擁有這些智慧財產權,生產商為了加入這個社羣網路必須符合條件,並且和社羣建立利益繫結。在Helium模式中,製造商每生產銷售一件商品都要銷燬掉50美金的等額HNT代幣(HNT是Helium社羣的代幣)。製造商的銷燬行為就是將物理世界的價值回饋給虛擬世界,Helium為元宇宙建立一座橋樑。有了橋樑,NFT就不再是碎片,它能夠將智慧財產權/版權的價值投放到物理世界中來,直接捕獲物理世界中的價值,進而改變世界。K.K凱文凱里《必然》中說過“未來人們會在虛擬世界裡大規模協作,目的是為了讓物理世界變得更好”。

我們迫不及待期望看到更多透過社羣協作製造出來的商品。DAOSquare 近期成立的【Outsid Guild】是幫助更多NFT直接從物理世界捕獲價值。我的口頭禪是反著來大概率正確,當傳統大型公司Nike,LV,支付寶,騰訊都來發行NFT的時候,我們嘗試把NFT輸送到物理世界,並構建一個去中心化社羣品牌。

這種行為我們稱之為【Crypto造物】,像Supreme那樣,但【Outsid】屬於社羣。Outsid 會嘗試使用NFT製造商品,一件衣服,一雙鞋子,以及更多商品(實體或虛擬的)。並不是誰都可以購買這些社羣品牌物品,你需要積攢足夠的DKP.land積分才能拿到這些戰利品。我們期待藝術家畫出令人著迷的作品,音樂人譜出動聽的樂曲,並由Outsid Guild 把它們變成商品,讓創作者獲得更多長期收入。

Outsid Guild持有的NFT作品

“未來人們會在虛擬世界裡大規模協作,目的是為了讓物理世界變得更好”。- K.K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