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宇宙資本陶榮祺:元宇宙非遊戲,其本質是資本再生產

買賣虛擬貨幣

摘要:2021年8月7日,由鏈得得、鈦媒體、CryptoC、風潮、元気星空、C&L空間聯合發起的第一屆“賽博北京·數字藝術節”將在北京大興開幕,數字藝術節主要分為兩部分:加密摺疊數字藝術展、線上論壇。

作者|鏈得得來源|鏈得得

鏈得得、鈦媒體集團、CryptoC發起主辦的第一屆“賽博北京·數字藝術節”於8月7日至8月10日線上上舉辦,會上,元宇宙資本合夥人、X-order創始人陶榮祺帶來了主題為《疫情、元宇宙與WTO》的主旨演講。

陶榮祺在演講中表示,2020年的新冠疫情促使人們不得不把生活、工作從線下轉移到線上,而這個重要的轉折點也是加密藝術和元宇宙爆發的關鍵因素。

此外,他認為,當我們談到元宇宙的時候,一定不能說它只是一種遊戲或者生活,它一定是和經濟資本非常強的繫結到一起的。

為什麼總有人說,元宇宙和Web3.0那麼接近,因為Web3.0背後就是資本,當然有些人說它是去中心化,但是在我看來就是錢,是資本,元宇宙的概念一定是和資本緊密結合到一起的。

以下為演講實錄,經鏈得得編輯:

大家好,我今天想分享的主題是《疫情、元宇宙與WTO》,它是關於東方和西方的差別。我得出一個結論,即所謂十字路口(東方和西方的選擇十字路口)。我們作為東方的一個大國,我們的選擇是什麼,或者說我們的領導人選擇什麼。

我們的選擇基本上是衣食住行為基礎,這跟我們的文化有關係。我們的文化更多的是說當你遇到困難的時候,想的是堅持下去,當你生活的時候,想的是靠著土地能夠老老實實的生活下去,遇到挑戰的時候,也是堅持下去,眾人一條心。

打個比方,相當是很多的螞蟻遇到了一條河,螞蟻過河的方式是抱成一個球滾過去,雖然外圍的螞蟻紛紛被淹死,但是裡面大部分的螞蟻還在。

我們面臨人類大危機的時候,國家應對危機的方式很明顯:砍掉那些國家覺得虛無縹渺的東西,抓住一些底層的東西,也就是衣食住行。

我們看西方的狀態,西方在元宇宙和加密藝術上的進展為什麼發展的這麼好?歸根到底是因為西方的錢太多了,錢多到需要有更多的載體去承載,在今年年初的時候這個載體就是藝術,當然這個藝術也不是今年出的,上半年開始我們會發現已經不斷的湧現了。

為什麼西方錢太多了?因為西方在應對疫情的時候沒有更有效的方法,只能是印鈔,這些錢一部分流入到股市,一部分流入到其他的市場,還有一部分湧入到Crypto的行業裡。

Crypto這個行業是一個快速增長的行業,也是一個可以創造出很多承載資本的領域,然後就是我們現在看到的大爆炸。所以我個人覺得疫情是非常非常重要的轉折點,現在我們很多的事情都是因為去年3月份以來的疫情一步一步走下來的。

再回過頭去看,西方的這種演化到後面會是什麼樣的狀態?西方可能也追求衣食住行,但他們的生產能力沒有中國這麼強,因為中國國內的疫情管控做得非常好,這也是全球最好的。

在這種情況下,是能夠有序的生產,沒有任何問題。但是能力和能量以及專注度還是有限的,這是第一點,如果什麼都要做,比如又要做衣食住行又要做元宇宙和發展金融,能不能做得好?

尤其是在疫情當下,大家越來越艱難的狀態下,需要有所取捨。所以國內的取捨是衣食住行。

而國外本來製造業就不在他們那裡,所以乾脆就放棄了,或者說他們最擅長的是數字,金融也是數字的一種,在結合各種各樣的數字類的標的,數字類的應用,軟體,或者遊戲,這個行業就迅速發展起來了。

再往下走,會變成什麼樣子?國內這邊就會越來越專注衣食住行,一些更加基礎的讓人類能夠生存下去的保障,而國外更加重視的是生活在一種數字的虛擬世界裡基礎設施以及相應的內容的填充,比如說我們發現國外可能更多把金融和遊戲進行結合以及把數字技術放在更重要位置。

你會發現如果將來只能是在家裡面生活工作,那國外的這套體系現在已經慢慢的成型了,國外領先國內幾十年,但是這些東西就在疫情當下的時候,越來越多人會轉向國外已經存在的這套數字化的虛擬世界化的生存體系裡去,包括金融。

這套體系對應的是疫情以後我們人類的生存演化一種變化。我們現在看中國國內的方式更多像螞蟻過河大家抱團滾過去。

“但是西方採取的方式,更像是前面是水,它再加一把水,讓水淹沒全世界,淹沒以後,對不起,我還要造一個船,但是能上船的不多,上了船就是我這個體系的一部分”,CryptoC現在已經在學習西方的那套東西,利用NFT和金融的結合,這套玩法可以讓更多人上他那艘船。

現在西方做法裡很明顯示卡在一個地方,雖然理論上是行得通,但實際上沒有透過。

鏈遊的一套經濟體系,可能是部分自洽的,包括經濟設計,資金池等,但是鏈遊之間的不同部分沒有辦法很好的互動起來,這是一個現狀。

我們的理想情形是透過區塊鏈NFT化,每一個道具在遊戲裡都可以存在,不管是以前的加密貓還是現在大火的Punk,你會發現都是有動物和人形圖騰的概念,在這個虛擬世界,經濟體系裡,你可以把它認成是一種人對於自我的身份的一種對映,或者說你的一種情感的喜愛的對映。

為什麼我們提到這是現在非常重要的階段,因為這意味著我們開始把自己投射到元宇宙世界裡,我們在裡面是有一個身份的。

再舉例子,我們去養寵物的時候,沒有辦法理解到我們把寵物賣了這件事情,會覺得非常的罪惡,但是你養一個虛擬的寵物,它是NFT,養大了以後,賣掉,這個事就顯得順理成章。

我們要成立一個道德體系,新冠來了,要讓人更好的適應一個惡劣環境的發展。

比如前面說的買賣電子寵物,整個過程和資本結合的非常緊密,我們不覺得有什麼問題。我們說元宇宙的時候,一定不能說它只是一種遊戲或者生活,它一定是和經濟資本非常強的繫結到一起的。

為什麼總有人說,元宇宙和Web3.0那麼接近,因為Web3背後就是資本,當然有些人說它是去中心化,但是在我看來就是錢,是資本,元宇宙的概念一定是和資本緊密結合到一起的。

當我們已經慢慢的習慣把自己身份資本化,把自己身邊的所謂的寵物和情感對映資本化,透過Ape形式呈現到元宇宙裡的時候,下一步是不是應該生活在這裡面了?比如說我們在遊戲裡面玩的這些資產和價值,是不是要體現出來?

假設說全世界的各種各樣的元宇宙的一些標的現在已經串起來了,透過Opensea,鏈遊或是一種更好的方式,方便你去感知,關於經濟體系裡的很多的部分已經比較完善了,但是在感知層面現在其實還是很弱。

這是一個什麼樣的體系呢?這個體系是裡面的經濟要素能夠非常自然的從A領域跨到B領域,當然需要跨鏈技術的支援,我們現在做得很多的東西,看似是分開的,實際都可以連起來,最後都會對映到元宇宙裡。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