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 來勢洶洶,如何與元宇宙產生夢幻聯動?

買賣虛擬貨幣

區塊鏈技術上的NFT,被認為是建構並達成元宇宙中各個虛擬社會走向大同的一種真正聯結。

原創作者 | 馮銘

今年以來,元宇宙(Metaverse)和NFT成為區塊鏈行業兩個相當熱門的話題。元宇宙是一個脫胎於現實世界,又與現實世界平行、相互影響,並且始終線上的虛擬世界。NFT是一種非同質化通證,能夠對映虛擬物品,帶來了數字所有權和可驗證性。

區塊鏈遊戲Axie Infinity近期的火爆,則給元宇宙的未來帶來了更多的想象。

NFT撬開元宇宙大門

區塊鏈技術上的NFT,被認為是建構並達成元宇宙中各個虛擬社會走向大同的一種真正聯結。

“NFT本質上是一個技術性標識,是新一代數字商品的載體。這種非同質化通證應用廣泛,涉及到數字文創、數字藝術、遊戲道具、元宇宙資源、門票、區塊鏈域名等眾多領域。”中國通訊工業協會區塊鏈專委會輪值主席於佳寧向《鏈新》表示。

NFT是Non Fungible Token的縮寫,也就是非同質化通證。每個NFT都是獨一無二、不可分割的。從NFT技術上來看,它是基於區塊鏈上發行,因而實現權屬清晰、數量透明、轉讓留痕。NFT本身只有技術屬性,其他的屬性是具體應用場景賦予的。

於佳寧認為,目前的虛擬世界類遊戲只是元宇宙最早期的雛形,未來的元宇宙將是跨平臺、完全由使用者創造的。而區塊鏈是元宇宙中的關鍵技術,將構建打破原有身份區隔、資料護城河的基礎設施,透過智慧合約打造全新經濟系統,“元宇宙中的原生資產將主要是以NFT為主要載體。”

Roblox是全球最大的大型多人遊戲創作平臺,其核心在於三點:穩定的經濟系統、深度的創作工具、雲遊戲。遊戲UGC(使用者原創內容)生態發展與使用者增長的飛輪效應,帶來了沉浸式體驗和社交場景,已經看到了元宇宙的雛形。

7月13日,由騰訊和Roblox合作開發的《羅布樂思》正式上線。目前,國內版相較於國外版的遊戲數量與質量仍有較大差距,這也導致玩家的負面評論主要集中於與海外版的遊戲體驗差距。

“NFT可以藉由網路遊戲介面進入虛擬社交的元宇宙世界。其實,所有的NFT都有可能進入元宇宙中,與元宇宙產生夢幻聯動。例如,在DeFi平臺抵押NFT藝術品,而生成元宇宙特定目的地特定系列的遊戲道具、裝備和面板等等。”中國當代藝術行業獨立策展人顧振清向《鏈新》表示。

在顧振清看來,NFT所連結的其實就是一個通向線上虛擬社會“元宇宙”的轉換介面,而NFT通證就是一路通關的駕照和通行證。對於網際網路區塊鏈時代的傳統藝術而言,NFT是出口。對於虛擬世界大同社會願景中的元宇宙而言,NFT是入口。

從特性上看,NFT藝術一方面具有加密自覺性,自帶一種去中心化加密社群在價值共識下的互動機制,因而,NFT藝術往往催生各種線上共管社群的建構;另一方面,NFT藝術具有通證(Token)經濟與通證金融的思維方式,是數字資產配置的持久選項之一。

“NFT+DeFi的模型可以為物理世界的實體藝術資產帶來更大的流動性。”顧振清向《鏈新》表示。

產權數字化起步

隨著NFT的登堂入室,產權數字化概念開始在元宇宙的世界裡大行其道。

NFT作為一種非同質化通證,不可分割且獨一無二。NFT能夠對映虛擬物品,成為虛擬物品的交易實體,從而使虛擬物品資產化。可以說,NFT帶來了數字所有權和可驗證性,為元宇宙的發展增添了重要的一環。

與此同時,區塊鏈發展成熟的DeFi生態,則能為元宇宙提供一整套高效的金融系統,包括虛擬資產的抵押借貸、證券化、保險等,為使用者提供低成本、低門檻、高效率的金融服務。

“NFT作為一種載體,是數字世界裡面各類資產最好的表現形式。”數字文藝復興基金會董事總經理曹寅對《鏈新》分析,“在數字空間裡面,NFT使得原來不可能被界定和理清的產權,有了實體的存在。在區塊鏈去中心化網路,有了產權,就可以有了各種各樣的經濟體,有了各種各樣的交易行為,然後就有了分工,生產力才會發展。”

“NFT的重要特點是非同質化,所以天然適用於非標準化的商品。”於佳寧向《鏈新》表示,目前NFT的主要應用集中在數字世界原生的藝術品、收藏品、遊戲道具、元宇宙資源等領域,但未來NFT可以成為連線現實世界資產和數字世界資產的橋樑,將現實世界的資產透過NFT的方式對映在區塊鏈上。

曹寅坦言,自己不願意為一些跟實體藝術品相掛鉤的NFT買單:“我本來就不是傳統文化的信仰者,買一件對映的傳統藝術品,圖個啥呢?”

在他看來,這類作品不僅存在市場錯配的問題,而且本身在所有權上就有很大的隱患,“這個作品的所有權是屬於持有實物的人?還是持有購買NFT的人?按照區塊鏈術語來說就是‘雙花’了。目前,全球各國的法律對於實體對映的NFT都沒有相應的法律保障體系。”

這也是為什麼在今年3月DoubleFat加密藝術展上,藝術大師冷軍的繪畫作品《新竹》需要在“焚燒”後再製成NFT上鍊的關鍵。

“NFT所對應的是這幅畫的所有權,只有讓原始畫作消失,這幅藝術品只存在數字世界中,才能讓NFT對應這幅作品的完整權益,進而讓NFT的持有者擁有作品的完整價值。否則,NFT只能對應數字版權,價值往往僅相當於原作的10-20%。”在於佳寧看來,如果實物和NFT分屬於不同所有者,未來可能會出現產權糾紛,還可能出現類似“雙重支付”的問題,也就是同一個資產被出售兩次,引發一系列潛在問題。

於佳寧建議,未來實物藝術品對映到鏈上成為NFT時,也可以將原作託管在可信第三方機構,並在生成NFT時詳細定義對應權利,劃清權益邊界。

“當然,這樣的操作會產生一系列較為複雜的法律問題,也需要相應法律法規的完善,應對新技術帶來的挑戰。未來實現實物上鍊後,可以極大提升資產的流動性和交易範圍,有效降低交易成本和門檻。”於佳寧向《鏈新》表示。

新經濟形態開始顯現

元宇宙並非出自哪一家行業巨頭之手,而是無數個體共同創作的結晶,它將自成一種新的經濟體系,讓不同的參與者在平臺上扮演自己的角色。進入2021年,元宇宙的新經濟形態已經開始逐步顯現。

元宇宙的興起帶動了邊玩邊賺經濟的興起。以Axie Infinity為代表的區塊鏈遊戲為例,這是一款回合制的策略遊戲,是以“寵物小精靈”為靈感而創作出來的NFT遊戲世界。任何的玩家都可以透過高超的遊戲技巧和對生態系統的貢獻來賺取通證(AXS)。

據NFT收藏品資料統計網站CryptoSlam統計,Axie Infinity 6月份銷售額突破1.21億美元,環比增長351%。而進入7月的前7天,Axie Infinity收入已達1252萬美元,超過了6月份1200萬美元的月收入。

另外,元宇宙實現了所有權和使用權的剝離,也衍生出承包商經濟。例如,Cryptovoxels是一個基於以太坊NFT技術的虛擬空間專案。在Cryptovoxels上,誰持有某個地塊的NFT便有權對這個地塊的限定空間內進行開發、改造、佈置和出租。

The Sandbox也是一個發展良好但又有想象空間空間的專案。公開資料顯示,從去年3月份到今年2月份,該平臺土地拍賣價格已經上漲了19倍。

隨著NFT資產的火爆,NFT交易平臺也成了競爭的紅海市場。就全球範圍來說,有特別針對極為垂直領域的藝術家作品交易平臺,也有涵蓋廣泛創作者(影象,音樂,遊戲,影片等)的創作品,甚至側重功能性的票據憑證,乃至於到資產性NFT交易平臺。

“在這個領域,一些新興的交易平臺非常有機會佔領其應有的市場,畢竟NFT的交易使用者不僅僅是原本的數字資產使用者,而是有NFT化後的產品(或創作品)的原生使用者群(例如粉絲,聽眾等)。這意味著傳統的數字資產交易所並不擁有絕對的競爭優勢。”德鼎創新基金管理合夥人王嶽華向《鏈新》表示。

7月15日,NFT資產聚合拍賣平臺“Element”正式上線。Element此前剛完成了1150萬美元天使輪融資;Dragonfly Capitaly以及DragonRoark參與投資。

“‘人人皆可NFT’是Element研發和運營團隊進入NFT市場的一個思想出發點。”作為Element的投資方,王嶽華認為,Element是整合了從鑄造、交易、錢包到聚合瀏覽的一站式NFT資產服務平臺。

值得關注的是,現有法律框架也對NFT交易提出了巨大的挑戰。

“數字資產的交易在國內是不合法不合規的,然而NFT的交易不必然是數字資產。”據王嶽華觀察,很多境外的交易平臺,確實將NFT憑證直接作為數字資產來定義,並透過數字貨幣來定價交易;但是在國內,由於法規尚未明確定義其地位與屬性,“NFT交易平臺只能將NFT商品化,並依循傳統的商品模式來進行交易。”

於佳寧向《鏈新》表示,從整體法律框架來看,目前NFT交易在各國監管尚未完全明晰,因此面臨一定程度的合規難題。“NFT的底層技術是中性的,具體的實際屬性由不同的應用場景決定,不同的NFT在本質有極大差異,需要適用相應行業法律法規。”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