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維持九四禁令強監管!央行副行長李波:穩定幣比照準銀行規定

買賣虛擬貨幣

中國維持九四禁令強監管!央行副行長李波:穩定幣比照準銀行規定

中國央行副行長李波昨日在博鰲亞洲論壇上表示,比特幣及穩定幣是一種作為另類投資選擇的加密資產,將來可能在某些領域上發揮關鍵作用,但仍需要強而有力的監管來確保它不會流於洗錢等犯罪活動。

比特幣(BTC)自14日重新整理歷史高點推至6.48萬美元以後持續走弱,18日更發生斷崖式下跌,單日重挫逾15.1%拉回5.1萬美元以下,並導致整個加密貨幣市場都受到牽連,總市值蒸發近2,000億美元,還創下單日合約爆倉紀錄。

比特幣大跳水正值博鰲亞洲論壇舉行,而受邀參加的中國央行副行長李波及前行長周小川都在會中借題發揮,呼籲要對比特幣等加密資產施以嚴謹的監管框架,以預防洗錢、逃漏稅等行為,並確保它們能對實體經濟做出貢獻。

維持一貫監管態度

博鰲亞洲論壇上,主持人向李波提問中國央行是否維持多年前對加密貨幣交易採取的強硬措施。主持人提到的是2017年9月4日釋出的《關於防範代幣發行融資風險的公告》,俗稱九四禁令,嚴令禁止了當時風靡全球的ICO(首次代幣發行)狂熱。

李波則迴應道,中國央行認為比特幣及穩定幣是一種加密資產。資產即是作為一種投資選擇,並非貨幣,而是一種另類投資。

他表示,中國央行相信加密資產將有關鍵效用,可能是作為一種投資工具或是替代性投資選擇。在此之前,主管機關要先研究如何創造一個合適的監管環境。

“把它(比特幣及穩定幣)作為一種投資工具的話,很多國家包括中國也正在研究,也就是對於這樣一種投資方式應該有怎樣的一種監管環境。雖然這個監管規則是最低的監管規則,但是仍然要有監管規則。以及也要確保對於這類資產的投機不會造成嚴重的金融風險,這是必須要做到的。也就是說,我們想出來需要怎樣的監管規則之前,會繼續保持現在的舉措和做法。”

李波並補充道,假如穩定幣要作為一種更廣泛被應用在支付解決方案上的加密資產,會需要一個較比特幣更為嚴格的監管框架。他強調,穩定幣作為一種由私營企業發行的支付工具,必須配合堪比準銀行或銀行的監管標準。

實體經濟影響

中國央行前行長周小川也對李波的說法表示認同。他指出,無論它是以賬戶或代幣為基礎,只要是從數字錢包拿出來的都被視為加密貨幣;而不管它是否去中心化,人民只要清楚一點就是,不能利用這個系統去進行洗錢、逃漏稅、毒品、武器交易等非法活動。

周小川表示,中國在考量到這些問題時,特別重視其對實體經濟的影響。他強調:“金融就是要為實體經濟服務,無論它是數字貨幣或是數字資產,都應該要與實體經濟有密切結合。”

周小川以促成比特幣誕生的2008年次貸危機為例說道,當時發生的幾個現象就是金融產品脫離了實體經濟,包括影子銀行、衍生品等,純粹變成了幾家金融機構間的投機交易。主管機關看不懂金融機構私底下在做什麼,自然也無法做好內部控管。

不過,比特幣對於實體經濟的益處,周小川目前也還沒有答案。

因此,周小川表示,他說的這些並不代表現在就要對比特幣等加密資產下結論,而是要提醒投資人務必要小心。他指出,中國對於金融產品創新一向鼓勵,只是要業者們注意自己是否有為實體經濟做出貢獻。

中國數字人民幣

央行數字貨幣(CBDC)是目前各國軍備競賽中的專案之一,而中國的數字人民幣(DCEP)進度早已領先全球。中國6大國有銀行上月已開放民眾申請DCEP錢包,計劃2022 年在北京冬季奧運上進行大規模測試。

李波也在博鰲亞洲論壇上簡短地說明目前DCEP的進展。他表示,中國央行尚未就DCEP的推出確定具體的時間表,眼下持續在各地進行實際測試,並持續擴大測試範圍,一步步打造DCEP生態系統,提升安全性及可靠性,並制定相應的法律及監管體系。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