烤仔看世界 | 1700萬美元成交,征服蘇富比的匿名藝術家

買賣虛擬貨幣


烤仔看世界

烤仔將透過翻譯海外權威媒體、作者們有趣、有料的文章,與你分享區塊鏈、金融、科技等行業的逸聞趣事,為你定格全世界的精彩。來和烤仔一起漲姿勢,看世界吧!

作者:

kelly crow, the wall street journal。


pak 是藝術的未來嗎?


4 12 日至 14 日,蘇富比拍賣行備受矚目的網路拍賣將這位自稱 pak 的神秘數字藝術家送進了上層藝術界的殿堂,而作品的拍賣總額達到了 1700 萬美元。關於他是不是“藝術的未來”這個問題,也在持續困擾著藝術界。

參加這次拍賣的作品,是 pak 創作的以漂浮的幾何形狀為特徵的視覺影象,以及數萬枚 nft,這也標誌著蘇富比拍賣行首次涉足 nfts 這個全新的數字化市場。對於藝術品市場的行業人士來說,這次拍賣也很是引人注目,因為這些作品背後的創作者,是完全匿名的。

蘇富比的拍賣成功,可以看做是 pak 在虛擬藝術界作為魔笛手而崛起的最新跡象。而長期以來,pak 都是很受新一代數字藝術家和加密貨幣投資者歡迎的創作者,且後者的購買力甚至有機會影響整個藝術市場的價值走向。


加密藝術讓蘇富比名利雙收


winkelmann 是南卡羅來納州的一名平面設計師,大家更熟悉的他的一個名字是 beeple。


上個月他在佳士得拍賣會上以 6900 萬美元(原估價:100 美元)的價格出售了他的數字作品,這引起了不小的轟動。

pak 的情況則並非如此。


pak 這個名字可能是一個匿名藝術家的化名,也可能是一個創作團隊的化名。


一些數字藝術網站如 behance 認為 pak 來自伊斯坦布林。還有人在推特上聲稱 pak 是巴基斯坦人,但這些都沒有證據證明。一些數字偵探在漫長的 reddit 辯論中,追蹤到 pak 網站的 ip 地址是在伊斯坦布林和阿姆斯特丹。


pak 在社交媒體中的形象是一個“o”,綽號是“ the nothing ”

整個拍賣過程中有成千上萬的人線上,他們只是想看看 pak 是否能為拍賣帶來意想不到的轉折。


馬尼拉的加密貨幣投資者 colin goltra 就是其中的一員,他說, “我相信藝術純粹主義者會討厭 pak ,因為市場也被他搞成了自己藝術表現的一部分,”goltra 先生在提到 pak 時,用的是指代男性的措辭,他又補充道,“但我們把他看作是我們(加密投資者)的一員。”


在與蘇富比拍賣行使用加密貨幣進行交易時,pak 希望能夠藉此展示 nft 智慧合約所能提供的幾種複雜技術,雖然這些技術可能會讓傳統的藝術愛好者感到困惑,但可以吸引到 pak 的粉絲。在 pak 的作品 “fungible ”系列中,一些數字作品可以被其擁有者修改,甚至銷燬,而這是傳統繪畫或雕塑藝術家通常不會做的事。


pak 同意在蘇富比拍賣會的前一天使用變聲器接受採訪,並在整個拍賣過程中保持同拍賣行的線上溝通。線上上溝通中,pak 經常用微笑的孩子、歡呼的人群或其他表情包等 gif 來回答問題。


pak 說,事實證明,匿名是將注意力從藝術家身上轉移到藝術上的一種有效方式。另一方面,他認為,正是這樣的匿名性吸引到了核心崇拜者,而崇拜者們自己也經常保持匿名性。


“當我看到一個藝術家的名字時,我看到的是他/她的臉,而不是他/她的作品,所以我試圖把這兩者分開,” pak 在拍賣前同蘇富比的一次電話中說,“我喜歡這種模糊不清的灰色感覺”。


並非所有藝術界的投資者都能接受完全鏈上的數字加密藝術,不過蘇富比對這次與 pak 的合作非常滿意。


scott lynn 的藝術投資公司 masterworks.io 購買藍籌藝術品,他擔心,因為 nft 所有者不繼承版權,版權將由藝術家保留,所以很容易就能複製這些影象。“basquiat 的作品才是有價值的,因為他的作品真實存在又稀缺珍貴,而且還可以掛在家裡。”他說:“我只是不明白人們在做什麼。”

讓-米歇爾·巴斯奎特(jean-michel basquiat,1960—1988),美國藝術家


但蘇富比執行長 charles stewart 說,他知道 pak 對於他的傳統客戶群來說,畢竟和之前的藝術家相比,pak 非常特別。但蘇富比拍賣行必須緊跟時代,同滿足傳統客戶一樣,也要滿足加密貨幣投資者的藝術收藏需求。


最終在拍賣過程中,有 3080 人購買了 pak 的作品,大部分是 500-1500 美元的 nft。雖然無法媲美 beeple 價值 6900 萬美元的成交價格,但是 stewart 表示,pak 作品的拍賣結果展示了較低入門水平的潛在競標池的深度。他說:“不管是喜歡它,還是討厭它,至少人們在討論它。”


匿名為pak帶來的身份認同


pak 刻意隱匿了關於自己的一切,而 pak 的粉絲也毫不在乎。


最早收藏 pak 作品的收藏家們主要是加密貨幣投資者,他們醉心於 pak 的隱秘存在。數學家和區塊鏈投資者 pablo rodriguez-fraile 擁有至少 75 幅 pak 的加密藝術作品,他說:“我們透過文字進行了數千小時的交流,但我從未見過 pak ,也沒有聽到過 pak 的聲音。


pak 的另一位收藏家 eric young 也不知道 pak 究竟是誰。即使他參與了蘇富比拍賣會上 90 分鐘的競價戰,並最終贏得了 pak 價值 140 萬美元的中灰色作品《the pixel》。eric young說,他不知道自己究竟在收藏誰的藝術品。“ pak 不是那種中庸的角色,”他說,“他在變化的自然環境中傾訴他的想法和信念”,在 discord 和 twitter 等社交媒體平臺上,eric young 提到 pak 時用的是指代男性的措辭。他補充說:“如果你能從中汲取意義,他會因此獎勵你”。

因為 pak 會在其他作品的編碼中插入 “i am the medium”等隱藏資訊,偶爾還會將作品贈送給那些破解開分層密碼學謎題或事先猜出總銷售額的參與者。


歷史上來看,收藏家們對匿名性的追捧並不少見。


收藏家們曾為匿名街頭藝術家 banksy 的作品支付了高達 2130萬美元的費用,史密森尼所有的 hirshhorn 博物館都購買了 tino sehgal 的表演作品,儘管這位柏林藝術家的作品實體並不存在,而且該藝術家拒絕簽署銷售單。

歷史上來看,藝術界通常都會擁護匿名藝術家,比如街頭藝術家 banksy 的作品《girl with balloon》在倫敦佳士得展出。

照片: neil hall/epa/shutterstock


rhizome 是一個倡導數字藝術,隸屬於 new york’s new museum 的非營利性藝術組織,其執行董事 zachary kaplan 表示,雖然他沒有一路看著 pak 成名,但他知道這位藝術家“liquid finish”的風格十分受 nft 收藏市場的歡迎,也很好奇更廣泛的藝術世界是否會開始接受這種美學。他說:“如果這兩類收藏家能對像 pak 這樣的虛擬藝術家有著一致的看法,這將影響藝術史。”


由於近日 nft 價格整體上有所鬆動,pak 表示,他們意識到了收藏家將會開始篩選他們喜歡的 nft 藝術家,進行盤點,並可能將實體藝術品加入他們的收藏。


孫宇晨就很崇拜 pak ,已經開始收集戰利品,比如上個月在倫敦佳士得拍賣會上他贏得了一幅畢加索的價值 2000 萬美元的金髮情婦畫像。他表示,他還在蘇富比拍賣行的公開銷售中買了 1686 pak 的立方體。


“現在,我覺得我們幾乎算得上是主流了。每個人都在關注,” pak 說,“因為我覺得遊戲現在才剛剛開始。”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