烤仔觀察 | 哈耶克最後的預言

烤仔觀察

開放的精神、獨特的視角、認真的態度,觀時事、察熱點,闡態度,《烤仔觀察》站在不一樣的角度,陪你看世界。

經濟學家的預言

20 世紀最著名的經濟學家之一——弗里德里希·奧古斯特·馮·哈耶克,坊間對他最津津樂道的傳聞,莫過於他準確地預言了蘇聯的覆滅

其實,他生前還做出了另一個預言,在當時卻為人們百般嘲諷,那就是:“貨幣的非國家化”(the denationalisation of money)。

i believe we can do much better than gold ever made possible. governments cannot do better. free enterprise, i.e. the institutions that would emerge from a process of competition in providing good money, no doubt would.
我相信人類可以比歷史上的黃金做得更好。政府無法做得更好。自由企業,例如從競爭過程中脫穎而出的機構,毫無疑問可以提供很好的貨幣,毫無疑問會的。

二戰後,凱恩斯“國家干預”思想主導了整個主流經濟學界,濫發紙幣、擴大赤字,經濟呈現出一片“繁榮”景象。其時,哈耶克飽受嘲笑與攻訐。

直到二十世紀 70 年代,多年積弊一朝顯現,“滯漲危機”在歐洲與美國大陸上爆發,物價飛漲,民生困苦,凱恩斯主義聲譽掃地。危難中,哈耶克終於回到大眾視野,當市場重新回到企業家手中時,歐美經濟迎來了真正的高光時刻。哈耶克也因此在 1974 年摘得了諾貝爾經濟學獎。

事實上,市場與貨幣的歷史比國家久遠得多。貨幣在產生之初,本來就是以私人信用進行自由競爭的。

現在回頭看,從“物本位”到“金本位”,再到我們已經習慣了的佈雷頓森林體系“美元本位”,所謂“通貨膨脹”,恰恰是國家壟斷了貨幣發行之後才產生,正如美聯儲一直在濫發美元,也正如通貨膨脹一直被世人詬病。

東歐劇變,歷史證明了哈耶克的偉大預見性;而他“貨幣的非國家化”的預言,如今也在被一步步驗證——加密數字貨幣的崛起,正不斷挑戰被壟斷的法幣體系。

加密數字貨幣的聖盃

籍由哈耶克對金本位制的批評,曾擔任比特幣開發者會議專案主管的米蘭理工大學教授 ferdinando ametrano 撰寫過一篇學術論文《哈耶克貨幣:加密貨幣價格穩定解決方案》(hayek money: the cryptocurrency price stability solution),文中認為,由於其通縮性本質,比特幣已經無法充分執行我們對貨幣作為賬戶單位這一職能的要求。ferdinando ametrano 提出了一種建立在規則之上、供應彈性的加密貨幣,可以根據需求進行“代幣供應變化”(rebase),比如按比例改變代幣持有者手中的貨幣。

加密貨幣經濟學家 robert sams 的學術論文《加密貨幣穩定化:seignorage shares》(a note on cryptocurrency stabilisation: seigniorage shares)中則提出了一個調整後模式,在這個模式中,有兩種代幣:供應彈性的貨幣本身,以及網路中的投資“份額“。後一資產的所有者(seigniorage shares),是供應增加帶來的通貨膨脹收益的唯一接收者,而在貨幣需求縮水且份額收縮時,則是債務的唯一承擔者。

ferdinando ametrano 與 robert sams 正在探索的,正是穩定幣。

2020 年夏季的 defi 熱潮,讓越來越多人認清了加密數字貨幣巨大的波動性,由此對一種價格更為平穩的代幣的需求則水漲船高,穩定幣也算是乘風而起。

是的,穩定幣早而有之,而最近更是特別火爆。

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起訴 ripple,投資者意識到監管的紅線一直在那裡,不離不棄。而 tether 在 2020 年 12 月 23 日更新的增發 1.5 億枚 usdt 的訊息無異於雪上加霜。投資者們的憂慮不無道理,畢竟 tether 在穩定幣 300 億的市值中所佔的份額雖然在下降,卻依然有約 70%。

(圖片來源:coingecko.com)

穩定幣成長的時間雖不長,但得益於技術、演算法與模型的不同,也發展出了許多的方向。

目前在穩定幣市值中穩坐頭兩把交椅的usdt、usdc,都屬於中心化穩定幣。這類中心化穩定幣為法幣與加密數字貨幣之間的流動搭建了重要橋樑,意義非凡。不過它們過於去中心化,弊端當然也“非凡”

探索方向二,去中心化穩定幣的探索。以 maker 發行的 dai 為例,初期專注於 eth 質押,而經歷了一系列“黑天鵝”事件,則開放引入一系列中心化資產,如 wbtc、usdt、usdc 等一攬子數字貨幣作為質押。雖然獲得了更強的穩定性,但也犧牲了部分去中心化特性。

第三種穩定幣則在演算法機制調節的方向上探索。以 ampl、yam 的彈性穩定幣為代表,透過演算法調節貨幣供應量來調節價格穩定,可謂是 defi 世界的一種創新型穩定幣。這些穩定幣無須使用抵押品,試圖透過市場供需來構建加密貨幣行業的原生代幣,但沒有抵押,也沒有任何價值支撐,僅是透過彈性調節代幣的供應量來維持幣價錨定某個價值附近波動,對投機行為造成的價格波動的抵禦能力弱。

可以看到,ampl上市至今,偏離錨定價格的時間高於 50%,不穩定才是它的常態。

(圖片來源:coingecko.com)

目前已經進行到了第四個方向的探索,主要代表為 esd、basis 等。這類演算法穩定幣,參考了之前 basecoin 的設計,結合了流動性挖礦和彈性穩定幣的經驗,它們的調整不是透過智慧合約進行全域性調整,而是透過用經濟激勵機制刺激使用者行為,鼓勵使用者主動參與完成調整

可以看出,穩定幣的演化與發展程序中,四個方向的穩定幣探索時間雖有先後,市值也有所不同,但目前都在加密數字貨幣市場上各有一席之地。

basis 的前世今生

獲得了超過 1.33 億美元的投資的 basis 是一個演算法銀行機制的穩定幣專案,它借鑑了現實經濟的貨幣體系,建立了根據市場需求調節穩定幣發行量的機制。演算法銀行機制調節穩定幣供應量以維持價格,價格實際上對應的是系統的供求關係,也就是說,basis 錨定的是區塊鏈體系內的流動性需求。

在 2018 年末,basis 釋出社羣公開信(www.basis.io),宣佈因監管壓力,目前“已經決定向投資者返還資金”,同時關閉 basis 專案

2020 年 8 月,匿名團隊接管了 basis,並將其更名為 basis cash(basis.cash)。

basis cash 協議共有 3 個代幣,分別是 basic cash(bac)、basis share(bas) 和 basis bond(bab),其中,bac 與美元價格錨定,bas 與 bab 則負責確保 bac 價格始終對標美元。

這種設計的巧妙之處,在於對現有貨幣體系的經驗汲取,因為它將全套美元發行體系都搬運到了 basis cash 的設計之中

用個最簡單的類比,bac=美元,bas=美聯儲股票,bab=美元國債。

當“美元”貶值時,投資者可以以折扣的價格購買“國債”,以期未來透過贖回成“美元”獲得溢價收益。“國債”沒有利息,也沒有日期限制,如果願意,可以一直持有。如果“美元”升值,“國債”可以按照1:1的比例兌換成“美元”,由此完成溢價收益。當然,當“美元”價格低於某個臨界值時,“國債”是不被允許兌換的。

當“美元”升值時,“國債”會被優先兌換。如果“美元”仍在持續走高,那麼增發“美元”的預案會被觸發,增發的“美元”依然會優先滿足“國債”的兌換,隨後會增發給“股票”的持有者。

“股票“的總量為 100 萬 + 1 個,會分發給流動性提供者和質押者。隨著市場需求的上升,“股票”增發率的會大幅下降,當然,這會導致“股票”在市場上的緊缺。

bac+bas 這種雙幣種設計解決了單幣種阻礙流通性的問題, 穩定性更好,具備更好的流通性。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這種對現有貨幣體系的高度模仿,降低了投資者的理解成本的同時,也當然有弊端。

想要玩轉 basis cash,真的需要“轉”起來。持有“美元”則可做市產出“股票”,用產出的“股票”質押,則會獲得“美元”分紅。一旦接受了這種套利模型,彷彿開啟了真理的大門,創造出“財富永動機”,即使不想,也會被迫進入“暴富死迴圈”。

如同美元體系一樣,這種迴圈帶來的“繁榮”,曾帶給它榮耀與財富,而頭頂的達摩克利斯之劍也始終高懸,令人始終忐忑。

同時,basis cash 作為加密數字穩定幣,也受到加密數字貨幣侷限性的限制。

美元國債的背後擁有稅收收入的支撐,而目前沒有商業和貿易場景的穩定幣孤島,則很難產生收入來源作為背書。

同時,basis cash 對標的美元體系中,美元是經濟體中用來支付稅務的唯一法定貨幣,他國貨幣與私人鑄幣都無法參與。而加密數字貨幣的出發點是增加貨幣之間的競爭,並不限制私人貨幣的發行和流通。因此,在市場單邊下行時,人們可以自由地將貶值中的演算法穩定幣出售成其他的加密貨幣甚至法幣,而本應作為回收穩定幣的兜底債券,將會形成流動性更高的期貨市場,造成螺旋式崩盤

寫在最後的話

演算法穩定幣的現狀,其實一點兒也不穩定。

而不可否認的是,正是由於這種不穩定所產生的套利空間,致使越來越多的人開始接受這種概念,研究它背後的邏輯。

關於演算法穩定幣的未來,行業內有許多預測。有觀點認為它的錨定點將會低於 1 美元,有觀點認為將會出現錨定一攬子法幣的演算法穩定幣,也有觀點認為在 defi 和其他加密數字貨幣的加持下,一個完整的加密經濟體即將出現。

而對持有者來說,高收益同樣意味著高風險。除此之外,合約的安全性以及監管,都是必須要考慮的因素。投資者須謹慎考慮。

放在歷史長河中來看,仍處於混亂狀態中的演算法穩定幣,雖然沒有輸出“穩定”,卻為我們揭示了另一種秩序與規則,它有沒有可能,正是通往哈耶克描繪的蓬勃發展貨幣市場願景藍圖的一把鑰匙呢?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