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 新解讀:一種新型的社交網路

買賣虛擬貨幣

原文:Packy McCormick | 編譯:粒之

過去幾周,NFT版塊價格飆升,其中CryptoPunk處於絕對領先地位。

CryptoPunk是24 x 24畫素的圖片NFT,總量限制在10000個。最貴的一個在3月份賣了4200枚ETH,到現在價值超過757萬美元。

如果你現在想買一個CryptoPunk,那麼至少要準備51.85 枚ETH,這還是地板價。以這個價錢,你只能買到一個很普通的CryptoPunk。如果你想要稀有的CryptoPunk,則要付出更多的ETH。

關於CryptoPunk,你還需要了解幾個點:

1.CryptoPunk成了一種身份象徵,擁有它,就像擁有一輛法拉利或一個昂貴的包包一樣。

2.CryptoPunk的擁有者經常用這些朋克形象作為社交媒體的頭像。

3.把一個不屬於你的CryptoPunk當頭像是一件很Low的事。

上週末,有幾百個人將他們的頭像換成了同一個——Zombie Punk,一個殭屍朋克形象。

這張圖片在上週五的拍賣會上以1201.725 ETH(價值375萬美元)的價格售出。但是,沒有人會對這麼多人使用同一個頭像感到不滿,因為他們都是這個頭像的擁有者——他們以組團的形式參加了PartyBid的拍賣會,把資金集中在一起,拍下這價值數百萬美元的朋克頭像,以對抗富有的巨鯨。他們自稱“活死人黨”,贏得了這次對抗。

PartyBid讓NFT更具社交性,它用開派對的形式,讓成百上千的人有機會一同購買、擁有和管理昂貴的NFT。這個網站的社交屬性很明顯,網頁會實時顯示移動的滑鼠光針和使用者發出的評論。在上週五的拍賣中,有幾百個人參與,螢幕裡到處都是移動的游標和表情符號,場面非常壯觀。這種感覺很難用語言描述,你可以親自去看看。

不久前,NFT無數次被宣佈死亡,一度被視為“殭屍”,但現在又是個什麼情況?

過去幾周,元宇宙被廣泛討論。風險投資人Matthew Ball出了9篇元宇宙系列文章,微軟CEO Satya Nadella談到了企業元宇宙,Facebook的扎克伯格和他的同事們說了無數次元宇宙。

無疑,NFT會在元宇宙中會扮演重要的角色。當一切都數字化後,證明你擁有某樣東西並能透過網際網路隨身攜帶成為關鍵。但這並不關乎元宇宙,這是社交網路層面上的問題。

NFT越來越像是一種新型社交網路,凌駕於其他社交網路和社羣之上——有點像超級宇宙。在評估社交網路這件事上,沒有什麼比Eugene Wei在《社會地位即服務》(Status-as-a-Service,簡稱“StaaS”)一文中提出的框架更好用的了。

01

什麼是“社會地位即服務”

Eugene Wei,曾經在亞馬遜、Hulu、Flipboard和Oculus擔任產品經理,同時也是網際網路上優秀的技術評論家。他寫的東西都很經典,他在2019年2月寫的《社會地位即服務》可能是目前最好的作品。下文將總結一些與這篇文章相關的要點。

Eugene Wei從兩條人性的解讀開始:

1.人是追求社會地位的猴子

2. 人們希望以最高效的方式獲得最多的社交資本。

很少人會質疑上面兩種說法,但是,幾乎沒有人從社會地位和社交資本這兩個維度,去分析現在的社交網路。不像金錢,可以用數字衡量,從而得到很好的分析。

我們熟知的大多數社交網路,它們產生的社交資本遠遠超出它們實際產生的金融資本,特別是在早期階段;幾乎所有這些公司,都接受了矽谷流行的論調:在早期階段,公司應該推遲創收,轉而快速擴大網路的覆蓋範圍。這些都跟社交資本有關,雖然我們無法量化社交資本,但作為敏感的社會性動物,我們仍可感知到它的存在。這是因為:

“在許多方面,社交資本是金融資本的重要指標,因此社交資本的性質也備受關注。它不僅是一種良好的投資標的或商業實踐,透過分析社交資本動態,還能夠解釋各種看似非理性的線上行為。”

Eugene Wei用了不到1000字,在NFT狂熱爆發前的兩年,無意間為目前發生的事情奠定了分析基礎。

NFT模糊了社交資本和金融資本之間的界限,正如媒體常常指出的,用幾千美元或者幾百萬美元購買一個JPEG(圖片的一種格式)似乎是不理性的。

那些否定NFT的人所犯的錯誤和Eugene Wei指出的人們在分析社會網路時所犯的錯誤是一樣的:忽視了社交資本的重要性。

一直以來,人們使用梅特卡夫定律來解釋社交網路的發展規律:“一個網路的價值與聯網的使用者數的平方成正比。”根據梅特卡夫定律,一個社交網路擁有的使用者越多,它對每個新使用者的價值就越大。

問題是,梅特卡夫定律無法很好地解釋現實世界中發生的事情。梅特卡夫定律預測,無論哪個網路先發展壯大,都將成為對每個新使用者最有價值的網路,從而打造出一個難以逾越的領先優勢。然而,Facebook取代了MySpace之後, Instagram和Snapchat還是搶走了年輕使用者對Facebook的關注。人們的偏好並沒有被清晰地捕捉到。

這並不是說梅特卡夫定律是錯的,只是它沒有抓住人們使用社交網路的確切原因,這不僅僅是單純的效用問題,所以Eugene Wei提出了一個新的框架,將社交資本新增到組合中,以分析社交網路的力量。

Eugene Wei從三個維度評估社交網路的實力:社交資本、娛樂和效用。這裡我們可以簡化一下,只看社交資本和效用這兩個軸。

效用相對容易理解:如果你能在Quora(國外知乎)上找到問題的答案,或者很容易聯絡到你在Facebook上丟失了電話號碼的高中好友,那麼這些產品就是在為你提供效用。

社交資本比較難衡量,它依賴於是否創造一款“成功的社會地位遊戲”。為了解釋為什麼一些新的社交網路成功而另一些失敗,他使用了一個比喻:加密貨幣。

他說,新的社交網路跟ICO很像:

1.每個新的社交網路都會發行一種新形態的社交資本,就像是一種代幣。

2.你必須先有工作量 (工作量證明) 才能獲得代幣。

3.隨著時間的推移,在社交網路上挖出新的代幣變得越來越難,從而造成了內在的稀缺性。

4.許多人,尤其是年長的人,會嘲笑社交網路和加密貨幣。

這是一個很好的比喻。以比特幣和Twitter為例。

1.比特幣發行BTC代幣,Twitter“發行”追隨者。

2.礦工獲得比特幣以確保網路安全。推特使用者只要用140以內的文字釋出詼諧、有趣或令人激動的事情,就能獲得追隨者。

3.現在挖比特幣的成本比以前更高,而且在2100萬枚BTC全部挖完之前,挖比特幣的難度還會繼續加大。Twitter的早期,你可以透過發推文說你午餐吃了什麼來獲得關注,但是現在,人們開始追求更長的內容。

4.這一點尤為明顯。

15年前,比特幣和推特都不存在。現在,兩者都成為無法忽視的力量。他們獎勵早期使用者,激勵他們為網路工作,並讓挖掘新代幣變得越來越具有挑戰性。

理解這四點很重要,其中最有關鍵的是“工作量證明”。

如果每個Twitter使用者一註冊賬戶就有100萬粉絲,那麼成為大V這件事就不會形成任何社交資本。百萬粉絲賬戶的稀缺屬性讓它們變得更有價值,也正是工作量證明導致了這種稀缺性。

撇開娛樂不談,Eugene Wei談到了社交網路遵循的5條曲線,其中4條是隨著時間的推移,社交資本和效用之間的權衡:

第一種,先“效用”,後“社交資本”。

有句話說的好,“為工具而來,為網路而留”。Instagram最初是透過一個簡單P圖工具吸引使用者的,後來成了一個基於照片的社交網路,人們在上面吸引大量的追隨者、開展商業合作。

第二種,先“社交資本”,後“效用”。

Eugene Wei強調Foursquare、維基百科、Quora和Reddit是利用社交資本的承諾讓人們做免費的工作,然後再演變為大眾的實用工具。

第三種,只有“效用”,沒有“社交資本”。

即時通訊類的應用在與你認識的人溝通方面非常有用,但並不能真正幫助使用者建立社交資本。

第四種只有“社交資本”,很少的“效用”。

Eugene Wei將Facebook歸為這一類,他提到身邊很多朋友停用Facebook,並沒有對他們的生活造成什麼影響。

第五種,同時擁有“社交資本”和“效用”。

為了找到一個例子,Eugene Wei使用了微信,它結合了一個類似Facebook的朋友圈動態(社交資本)和很多實用功能。“人們用微信給朋友發資訊、購物、閱讀新聞、玩遊戲、在實體店付款……幾乎所有你可以在手機上做的事情,你都可以在微信上做。”

微信從一開始就創造了“社交資本”和“效用”的殺手級組合,這在西方還沒有被真正複製。

儘管如此,Eugene Wei指出,即使是優秀的社交網路,也受兩種條漸近線的限制,要麼停止增長,要麼導致徹底崩潰。

社交漸近線1:工作量證明。

並不是每個人都願意在社交網路上獲得社交資本,這就產生了一個上限。我對TikTok很著迷,但我從來沒有製作過TikTok,因為我不是很會跳舞,我也不願意投入任何工作量,做TikTok演算法需要的東西。TikTok仍在以驚人的速度增長,但如果就連我這個熱愛社交網路的人都不再使用它,那它必定會面臨一個天花板。

社會漸近線2:社交資本的膨脹和貶值。

當一個社交網路越來越成功,有海量的使用者在使用它,它背後的公司就要不可避免地引入演算法來維持大多數使用者的高訊雜比,這就是在抵抗“膨脹”。但問題是這樣做,不再是每一個關注者都能看到博主的每一個帖子,一些可靠的資訊可能大部分都化為灰燼。

從貶值的角度看,隨著越來越多的人加入,社交網路可能變得不那麼酷。一個典型的例子是,當父母開始加入Facebook時發生了什麼:很多年輕人都離開了Facebook,轉而使用Instagram和Snapchat。一旦追求時髦的孩子開始離開,不那麼時髦的孩子不久後也會跟著離開,然後是下一組,再下一組,隨著越來越多不時髦的人(或者是父母)的加入,時髦的比例很快就會降低。

在這一點上,Eugene Wei警告說,“產品或服務最好已經在效用上做到了足夠好,否則頭部使用者的離開會使其元氣大傷。”

這就是爭論的核心:

1.分析社交網路需要的不僅僅是它們的網路效應。

2.這裡有三個分析指標:社交資本,效用和娛樂。

3.新的社交網路就像ICO一樣,特別是那些會使用適當難度的工作量證明來創造稀缺性的社交網路。

4.社交網路遵循的路徑有很多,但最好的是從一開始就有較高的社交資本和效用。

5.即使是成功的社交網路也有兩條漸近線:工作量證明上限和社交資本的通脹/貶值。

6.以高社交資本為起點的網路,需要在達到漸近線之前,弄清楚如何建立效用。

在剩下文章裡,Eugene Wei舉了很多例子,為論文增添了豐富的內容。這裡,為了節省時間,只提出幾個與本文有關的觀點:

1.社交資本可以作為暫時的能量。“你可以用社交資本為激勵誘餌,來獲取你商業模式中所需要的一切。”

2.新的工作量證明會延長社會地位這場比拼遊戲。透過增加新的工作量證明,有效創造了新的潛在社交資本,供使用者去挖掘。拉斯維加斯的賭場遊戲玩的是真金白銀,以極具吸引力的ROI吸引玩家。一些大型多人線上角色扮演遊戲也為玩家提供其他好處,比如社羣歸屬感,其生命週期一般長於純技能類的遊戲。

衡量社交資本最簡單的場景就是人們用社交資本直接去交換金融資本。“這些交易讓社交資本的價值直接顯現,比如一個高等級的魔獸世界賬號透過在公開市場中出售,就能看出它到底值多少錢。”

“在社交網路的立場,限制社交關係的移植是必要的,但從使用者的角度來看,這是令人沮喪的。遏制那些社交巨頭的其中一個途徑是要求允許使用者將他們的社交關係轉移到其他網路中去。這將削弱社交網路在社交資本這一維度的力量,並迫使它們更多在工具性和娛樂性的維度展開競爭。”

這一點特別貼切,它指出了傳統社交網路和NFT之間的主要區別。如果存在一種更便攜、更去中心化的社交網路,你會怎麼選?現在我們回到NFT這個主題。

02

NFT近況簡述

我們先簡單過一下NFT歷史。

NFT代表不可替換代幣。NFT的力量在於它使數字資產變得稀缺。稀缺性讓數字資產變得有價值,就像超級跑車、藝術品或稀有郵票一樣。如果沒辦法證明使用者買的是正版,藝術家Beeple的《Everyday》就不會賣到6930萬美元。

2017年CryptoKitty引入NFT概念,但NFT真正開始流行是在2021年初。Beeple和NBA TopShot領跑,比特幣和以太坊創下歷史新高。新興的加密富豪做了富人都會做的事:購買藝術品。但很多人對NFT表示懷疑,認為這些只是玩具而已。

然後,到了4月份,加密貨幣價格下跌,NFT也隨之冷卻。一些聲音說:“看,當人們開始花幾百萬美元買JPEG的時候,我就知道這是一個泡沫!”

今年6月,加密網站Protos和許多部落格都發表了類似的文章,都引用了數量下降90%的資料:

這篇文章的第二句話是:“NFT在5月3日達到頂峰,僅一天就售出了1.02億美元。”不過,派對正式結束了,“根據Protos的資料,過去一週NFT的銷售額只有1940萬美元。”

一個月過後,有趣的事情發生了。NFT捲土重來。僅在過去24小時,OpenSeaAxie Infinity這兩個市場就產生了價值1.06億美元的NFT交易。

根據DappRadar的資料,在過去的30天裡,排名前十的NFT市場的交易額達到了18.6億美元。

這一次,人們感覺彷彿是NFT正在推高ETH和BTC的價格,而不是相反。

那麼,為何NFT會捲土重來,為什麼說它會存在很長很長的一段時間?

03

NFT為何能捲土重來

讓我們回到Eugene Wei說的話。

1.投資即社會地位

回想一下Eugene Wei提出的兩點:

人是追求社會地位的猴子

人們希望以最高效的方式獲得最多的社交資本。

這是一個非常複雜的事實,我們這些追求社會地位的猴子正在轉向數字猴子,並希望以最高效的方式獲得最多的社交資本。

在這波NFT行情,Bored Ape Yacht Club(無聊猿遊艇俱樂部)最先發起攻勢。

在過去的一個月裡,排名第三的NFT是Bored Ape Yacht Club(簡稱“BAYC”)。和CryptoPunks一樣,也只有10000個。

BAYC的網站稱自己是“一個有限的 NFT 集合,代幣本身代表你在猿遊艇俱樂部的會員資格”。

與CryptoPunks不同,BAYC是全新的:它於4月30日釋出,如今成為第三大最受歡迎的NFT收藏品,這可能是因為它結合了“社交資本”和“效用”。

紐約客最近寫了一篇名為《為什麼無聊的猿猴頭像正在佔領推特》的文章,文中提到:“它已經成為某種身份的象徵,有點像高檔手錶或稀有運動鞋。”

在BAYC之外,猿猴依舊是一個主題,有史以來最昂貴的四個CryptoPunks中有兩個就包含“猿猴”元素:

如果人們花費幾百萬美元買猿猴的畫素圖片是不理性的,那麼“分析社交資本路徑”可以幫助解釋這些看起來不理性的網路行為。

所以,與其忽視這些正在成為現實的事情,不如深入挖掘,把NFT帶到Eugene Wei的理論中。

這就是NFT的力量:它們在社交資本和效用方面都很高,在娛樂方面也越來越高。它們在社交網路上獲得三贏。

首先,社交資本。

在“投資即社會地位”的遊戲中,NFT成為一種社交資本。目前只有10000個Cryptopunk和BAYC,在這有限的集合中,其中的一些價值很高,因此會帶來很高的社交資本。擁有一個CryptoPunk或BAYC,並把它作為你的Twitter、Discord或Telegram的頭像,這就說明了一些資訊——你要麼很早就參與,要麼很有錢,要麼即有錢又參與得早。

利用高價物品來增加社交資本並不是什麼新鮮事——看看藝術品、昂貴的汽車、遊艇、私人飛機、手袋,或者有錢人購買的任何以顯示社會地位的稀缺物品。只是,NFT更加清晰、更加公開。

其次,效用。

NFT還可以作為投資,作為進入Discord組的門票,甚至以別的什麼形式掛在牆上。隨著NFT的發展、滲透到更廣泛的受眾中,所有者將獲得更多的活動參與資格以及更獨特的體驗。

購買BAYC已經讓所有者可以進入無聊猿遊艇俱樂部。像Axis這樣的NFT提供了真正的效用:為成千上萬的人提供就業機會。下圖的Meebits,來自Cryptopunk的創造者Larva Labs,帶有3D模型和動畫,可以用作遊戲中的角色。

第三,娛樂。

儘管Eugene Wei沒有深入講這一領域,但大多數成功的社交網路在娛樂這跟座標軸上的得分都很高。可以說,TikTok既是一個社交網路,也是一個娛樂網路。YouTube也是如此。很多人每天潛伏在Twitter上數小時,卻沒有互動,純粹是為了找樂子。

NFT也很有趣:有些人已經開始以猿猴或朋克頭像為主角塑造虛擬角色。在PartyBid上拍賣既是一項投資,也是一項社交活動。

NFT的娛樂屬性才剛剛開始。Punks Comic公司正在創作以16個朋克頭像為原型的漫畫,未來還會加入更多元素,很快也會擴充套件到BAYC上。

顯然,這只是一個開始。很多NFT的支持者認為,重大的文化事件可以用NFT記錄,這種方式本身也會對這些活動產生影響。

因此,NFT提供了社交資本、效用和娛樂……這放在Eugene Wei的“新型社交網路類似於ICO”的觀點上是否有效?考慮到它們都是加密貨幣領域的專案,這很簡單:

✅每個新的社交網路都會發行一種新形態的社交資本,一種代幣。

✅你必須先證明自己的工作量 (工作量證明) 才能獲得代幣。

✅隨著時間推移,在每個社交網路上挖掘新的代幣變得越來越難,造成了內在的稀缺性。

✅許多人,尤其是年長的人,會嘲笑社交網路和加密貨幣。

這裡有一些細微差別。

NFT更直接地連線了社交資本和金融資本。獲得NFT的一種方法是儘早進入,在它被創造出來的時候,或者在早期,在大多數人對它還不感興趣時,獲得它。另一個方法就是:買。前者代表工作量證明(POW)——弄清楚哪些專案應該儘早參與,而後者更接近權益證明(POS)——用ETH參與到專案中。

兩者之間也有一個很直觀的共同點:許多人,尤其是老年人,會嗤之以鼻。

就連我也承認:要成為一種社交網路,這對於NFT來說似乎有些難以企及。

它看起來不像社交網路。如果要說有什麼不同的話,那就是它更像小型社羣,就像某個地方的超級跑車俱樂部一樣。然而,這些小型俱樂部又太小了,不足以進行分析,NFT則不同,它能在全球範圍內帶來社會地位和社交資本。但跟Facebook、 Snapchat、 TikTok 和 Twitter 這些社交網路比起來,NFT又是完全不同的型別。

在我看來,NFT就是一種新興的社交網路,並且它的策略是有效的。

在《社會地位即服務》一文中,有一個章節的題目是“為什麼對社會地位驅動型網路來說,複製工作量證明是一種糟糕的策略”,複製已經存在的工作量證明形式,只在一些小地方做一些改動是行不通的,因為你並沒有真正建立一個新的社會地位遊戲,所以當新網路還沒有使用者時,根本沒有理由讓使用者從現有的網路中遷移過來。

Bitclout雖然屬於加密貨幣領域,但它與Twitter類似,獎勵人們做在Twitter上做的事情:說詼諧、有趣或聰明的事情。不同之處在於,如果你在Bitclout上獲得成功,你的代幣就會變得更有價值,你也會賺到錢。社交資本與金融資本的直接交換足以讓人們將工作量轉移到一個新的平臺,對平臺來說,這是件很有挑戰性的事情。

NFT的不同之處在於,它並不要求人們離開他們現有的社交網路。相反,如果每個人都在他們最喜歡的社交網路上炫耀和談論他們的NFT,這對NFT的持有者都有好處。這種熱潮可以催生更多的需求,也可以間接創造機會。

如果Netflix的高管看到每個人都在Twitter上談論CryptoPunk,他們可能會把它變成一個獎勵所有者的節目。如果佳士得拍賣行的人看到Discord上的每一個人都在談論Art Block,他們可能會把其中的一幅畫拍賣,給收藏品增加信譽和影響力。

一旦這種情況發生,NFT持有者將建立起一個巨大的社交資本,並且將這些資本繼續投入到網路當中。例如,如果CryptoPunk獲得了Netflix的一個節目,在其中擔任主角的朋克們可能會憑藉自己的實力成為名人,並在社交網路上建立起更大範圍的社交資本。

NFT不是傳統意義上的社交網路。沒有公司,沒有一個能匯聚持有者的線下場所。只能匯聚在CryptoVoxels, Decentraland或The Sandbox這些區塊鏈遊戲和虛擬世界中。也許有人會建一個匿名社交網路,擁有一個NFT才能進入。但最有可能的是,它不屬於以上的任何一種,這是一個新的東西:Superverse,一個超級宇宙。

不是指NFT是"更好的社交網路”,意思是說它會是一個凌駕在其他網路之上的“超級社交網路”。

正如上文提到的,“在社交網路的立場,限制社交關係的移植是必要的,但從使用者的角度來看,這是令人沮喪的。”如果監管機構強迫社交網路使其在社交關係上具有可移植性,這將削弱社交網路在社交資本這一維度的力量,並迫使它們更多在工具性和娛樂性的維度展開競爭。

如果不是監管,而是一個天然具備可移植性的新入場者呢,那會怎樣?

你可以在任何一個地方獲得社會地位,在沒有平臺風險的情況下擁有它,並在網際網路上隨身攜帶它。無論哪個平臺崛起或衰落,NFT不會被改變。任何擁有個人資料圖片的社交網路都是NFT傳播的沃土。持有者已經在他們的推特頭像或Instagram照片上展示了屬於他們的加密朋克、RTFKT運動鞋。

不僅僅是幾個人會這樣做。擁有特定NFT的群體,如“活死人黨”,可以一起遷移到任何新的平臺,以Discord為基地,從這裡進軍到別的新領域,將10000個稀缺資產轉化為由數十萬或數百萬人支援的稀缺資產。

Eugene Wei提到了“為工具而來,為網路而留”的觀點。NFT也是如此,它成為一種工具,將網路帶到最有社交價值和經濟價值的地方。

說到這裡,有必要提出一個警告:一些NFT的價格和需求可能會下降,甚至出現暴跌。最近,一個誕生於2017年的NFT——“Ether Rocks”的需求激增,售價超過10萬美元。專案創始人也稱它為“區塊鏈界的寵物石頭”。這種“死灰復燃”,對社羣來說是一種考驗,這類NFT能否具備價值屬性還要看社羣到底有多少實力。

也就是說,NFT似乎確實擁有一些特徵,使它們能夠抵禦Eugene Wei提出的兩條漸近線。

對於工作量證明這條漸近線,NFT完全可以新增新的工作量證明,延長地位遊戲的半衰期。Eugene Wei舉了兩個成功延長地位遊戲壽命的例子——賭場遊戲和大型多人線上角色扮演遊戲,而這些都跟NFT具有相同的特徵。

NFT可以同時做到“用真錢來設定一個具有吸引力的遊戲ROI”和“比單純的遊戲技能挑戰更持久”。

這意味著,NFT只用面臨“加密技術採用”和“可承受性”上的突破。毫無疑問,更多的創新將會讓NFT走向更廣泛的群體,同時保留稀缺性的優勢,或者用其他優勢來替代稀缺性,比如社羣。

對於“社交資本的通脹和貶值“這條漸近線,NFT的去中心化特性發揮作用。雖然某些平臺可以利用演算法呈現某些NFT,但NFT本身是可移植的,所有者可以任意選擇一個地方使用和展示它。

他們也不太可能社交網路上的受蒸發冷卻效應的影響,因為NFT並不是一個單一的東西——他們是一群一群的小型社羣,每個社羣都有自己的標準。

世界上只有10000個CryptoPunk,但是最終可能會有成千上萬的DAO和部分所有權團體,每個團體都有自己的標準和規則,形成自己的小社羣。這種分散式結構會讓NFT變得更有彈性。

現在的NFT還處於早期階段。即使是我,作為一個喜歡這些東西的人,也不持有加密朋克、猿猴或者是別的主流NFT收藏品。行業還需要建立更多的基礎設施,建立更多的結構來連線不同NFT專案。

NFT似乎具備了在Twitter、Instagram、Snapchat、Discord和TikTok等現有網路之上建立一種新形式的社交網路——“超級宇宙”的正確要素,並且會隨著時間的推移不斷適應和蓬勃發展。

新的NFT專案可以利用社交資本和金融資本的強大結合作為起點。所有權帶來了社交資本、效用和娛樂。從找出下一個大事件,到建立品牌擴充套件(如Punks Comics),再到營銷特定的NFT,以提高整個系列的知名度。加密朋克的擁有者們已經在紐約、邁阿密和倫敦購買廣告牌來傳播影響力。當金錢、地位和社羣結合在一起,便有了強大的動力。

這一切聽起來都很瘋狂。與其說NFT是一種新型的社交網路,倒不如說它是一種時尚。所幸的是,Eugene Wei為我們提供了一個評估社交網路強度的框架,NFT在這方面表現得很好。在《社會地位即服務》這篇文章中,幾乎找不到反駁“NFT是社交網路”的觀點,處處都能找到佐證這一觀點的證明。

04

結語

一個大事件顯現的初期可能像個玩具,下一個大型的社交網路一開始可能根本就不像一個社交網路。未來會比預測更瘋狂,一個基於JPEG所有權的社交網路顯然符合這個要求。

所以,看到這裡,你有什麼想法?

社交網路會獎勵那些早期使用者,而一個有金錢獎勵的社交網路會給早期使用者帶來雙重福利。去探索吧,找到一個能與你產生共鳴的NFT,參與進去。至少,不要成為那些嘲笑NFT的老傢伙們中的一員。

注:以上內容僅供交流,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幣市風險高,入市需謹慎。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