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梳理解密,EIP-1559為何能讓市場如此興奮?

買賣虛擬貨幣

來源:Coindesk

編譯:鴕鳥區塊鏈Rachel


摘要

世界上最昂貴的區塊鏈是以太坊。使用者每天支付超過500萬美元的交易費用與以太坊進行互動。相比之下,使用者在比特幣上的支出僅佔這一數字的28%,達150萬美元。

今年夏天,以太坊的費用市場將經歷EIP-1559的徹底變革。EIP-1559將使以太坊將根據區塊空間需求自動計算價格,而不是透過類似於盲目拍賣的過程來確定交易費用。所有使用者必須支付基本價格,以便處理他們的交易,基本交易費將被銷燬,而不是直接交給礦工。

EIP-1559旨在對以太坊網路和ETH的價值產生許多積極影響:

  • 明確地將以太坊與DApp的使用聯絡起來;

  • 減少交易等待時間,消除阻礙開發人員和使用者採用DApp的費用市場不確定性;

  • 新增一個類似比特幣的關於有限供應的敘述。

EIP-1559預計無法解決以太坊的高費用問題,這主要是由於網路缺乏可擴充套件性造成的。EIP-1559代表了以太坊收費市場的根本性變化,但不是以太坊的區塊鏈結構或容量。

這也給網路帶來了一些風險:

  • 因支付給礦工的交易費用減少而出現礦工投降或反抗的風險;

  • 開發者和使用者失望的風險;

  • 以意外錯誤、駭客攻擊等形式存在的技術風險。

在本報告中,將概述EIP-1559的工作原理及其對以太坊費用市場和貨幣政策的預期影響,還將探討實施該計劃後不同網路利益相關者(包括投資者、礦工和使用者)所面臨的經濟風險。

EIP-1559的工作原理

在以太坊上,所有操作都需要網路設定的Gas費。在以太坊上做某事所需的Gas費與執行這些操作所需的計算能量成比例。無論是傳送點對點的價值轉移,還是在網路上啟用DApp,都有一個與這些行為相關的成本,以Gas為單位表示。

以太坊上的操作是透過以太坊虛擬機器(EVM)執行的,它可以被認為是網路的引擎。雖然Gas成本在EVM中自動計算,但使用者可以設定Gas價格,即Gas單位與gwei單位之間的轉換率(1 gwei是1 ETH的十億分之一。)


礦工提供了在以太坊上執行交易和智慧合約的計算能力,他們通常會優先處理設定高Gas費的使用者的交易,以最大限度地獲得區塊獎勵。

Gas價格越高,使用者的交易和DApp操作在區塊鏈上的執行速度就越快。這樣,以太坊的費用市場就類似於拍賣。

EIP-1559將取代以太坊使用者透過可變Gas價格競標區塊空間的拍賣系統,採用基於Gas價格的新交易定價機制。

EIP-1559不是讓使用者決定他們的Gas價格,而是在以太坊協議中引入了一種基本費用,即從Gas到gwei的動態轉換率,隨著網路活動的增加或減少,該協議會自動上下移動。

基本費用

基本費用是使用者根據EIP-1559在以太坊上傳送交易或完成操作所需的最低Gas價格。

它根據以太坊上每個區塊使用的空間大小而波動。理想情況下,以太坊上的每個區塊最多可容納1500萬Gas。然而在網路擁堵時,EIP-1559將允許塊大小增加到這個數量的兩倍。

每當開採超過1500萬以上Gas的區塊時,使用者執行交易所需的基本費用將增加1.125倍(12.5%)。假設以太坊上大約每13秒開採一個新區塊,持續的大區塊(高於1500萬Gas閾值的區塊)可能會在大約5分鐘或20個區塊的時間跨度內增加10倍的基礎費用。

或者,如果鏈上交易的數量較少,區塊空間未得到充分利用,這意味著區塊規模低於1500萬Gas的目標,那麼EIP-1559將自動連續向下調整12.5%的基本費用,直到其達到幾乎為零的下限。

這些長期調整旨在確保以太坊的Gas使用量趨向於平均每區塊約1500萬Gas。

銷燬機制與小費

基本費用只能用ETH支付。一旦支付,基本費用將被銷燬,並從ETH的總迴圈供應中永久銷燬。銷燬基礎費而不是將其分配給礦工的原因是為了確保礦工沒有任何經濟動機來人為堵塞網路,並保持高水平的基礎費。

因為基礎費用被銷燬了,使用者支付基礎費用會給ETH供應帶來下行壓力,降低目前以太坊網路的通脹率。

使用者可以選擇在最低基本費用的基礎上再支付一種稱為“inclusion fee小費”的額外費用,該費用將直接支付給礦工,以激勵礦工優先處理某些交易。

EIP-1559中的小費是可選的,僅用於需要最快網路確認時間的使用者。當基本費用接近零時,而且幾乎沒有對不付款的交易進行過濾時,它的重要性就增加了。

“幾乎”為零是什麼意思?

根據EIP-1559,基礎費用的下限實際上是7wei,接近於零,但實際上並沒有讓基本費用降到真正的零值。重要的是,基本費用永遠不是真正為零,否則透過乘法計算會使其價值增加1.125倍或更多時會被卡住。零乘以任何數字就永遠等於零,這就是為什麼從技術上講,EIP-1559下的基礎費用下限接近於零,但不會是零。

這類似於比特幣的發行計劃在技術上也永遠不會達到零,即使在達到2100萬代幣上限之後。新的比特幣將始終按照協議發行,但在某個時點(估計是2140年)之後,發行量將非常小,可以被視為零。

EIP-1559的目的

為什麼要用自動設定Gas價格的演算法取代以太坊的拍賣式費用市場?原因有很多。

1、EIP-1559:平衡ETH供應量

與BTC不同,ETH的供應量是無限的,每次在以太坊開採一個區塊,就會發行兩枚新的ETH代幣進入流通市場。這意味著隨著時間的推移,隨著越來越多的ETH資產可供使用者持有和交易,個人持有的ETH資產正在被稀釋。


ETH供應增長理論上是無限的,來源:Coin Metrics

有了EIP-1559,銷燬機制將引入一種程式化的方式,在代幣發行後將其從流通市場剔除,並抵消以太坊供應量的增加,而不引入供應上限。截至2021年5月,以太坊的年發行率約為4%,而比特幣的年發行率在去年減半之後已降至1.8%左右。

在網路活躍度較高時,透過支付基本費用銷燬的ETH總量可能會抵消並大於透過區塊獎勵新發行的ETH總額。


ETH的年發行率幾乎總是高於BTC,來源:Coin Metrics

這將意味著ETH供應量的淨減少,並可能意味隨著時間的推移,ETH的年發行率將從4%降至零或負數。

即使在網路活躍度較低的時候,當基本費用較低且ETH總供應量沒有減少時,仍會有非零數量的ETH從流通市場銷燬。至少,銷燬基本費用可以為不斷增長的代幣供應創造一個適度的平衡。

2、EIP-1559:ETH支付基本費用,增強以太坊經濟價值

以太坊的大部分交易費用已經用ETH支付,但是沒有明確的要求阻止礦工接受其他形式的付款。使用者可以用鏈外的任何貨幣向礦工付款,以便在下一個區塊以0 Gas費進行交易。這是在以太坊上發生的不常見但並非不可能的情況。

根據EIP-1559,網路動態地設定以太坊上的使用者必須用ETH上支付基本費用,以便處理他們的交易。從理論上講,礦工可以接受另外的支付方式,以確定使用者交易的優先順序。然而,交易的基本費用要求仍然需要得到滿足。這一要求與要求其公民以當地法定貨幣納稅類似,它將貨幣與特定經濟體聯絡起來。

在這種情況下,ETH作為支付區塊空間的一種形式,其價值得到鞏固。

3、EIP-1559:降低以太坊交易費用波動性

當Gas價格由使用者決定時,根據加密市場的起起落落,平均費用可能會在一瞬間飆升。根據EIP-1559,每個區塊的費用只能增減1.125倍,這為以太坊不穩定費用市場帶來了穩定性和可預測性。


以太坊交易費用差異很大,來源:Coin Metrics

然而,EIP-1559預計不會降低以太坊的交易費用。高費用問題主要是由於處理交易的網路容量有限造成的。以太坊費用市場的變化本身不會影響網路一次能夠處理多少交易。為了解決以太坊的可拓展性問題,以太坊開發人員正在進行分片技術探索。

4、EIP-1559:提高以太坊費用市場效率

(1)可變區塊大小

截至2021年6月17日,有超過15萬筆使用者交易在以太坊上等待處理。由於每個區塊的容量有限,礦工一般會選擇佇列中支付最高的交易首先進行處理。

以太坊上的所有操作(包括使用者交易)都有一個Gas需求,該需求與操作消耗的計算能量成比例。這不僅有助於為使用者在網路上的操作成本定價,而且還可以透過“區塊Gas限制”的機制確保網路不會因操作過多而過載。

區塊Gas限制是多少?這種機制限制一個區塊中可以包含多少以Gas為單位操作和交易。Gas限制確保礦工不會提交計算過大的區塊,導致使網路無法安全執行和傳播。但是礦工們確實有一些迴旋餘地,可以透過每個區塊0.0976%的小增量來調整Gas限制(這一數字與EIP-1559下12.5%的基本費用調整無關)。

更改區塊Gas限制需要礦工們達成多數共識,通常是在交易極度擁堵的時候,或者考慮到新的程式碼最佳化提高了網路效率,礦工們才成功地投票決定提高Gas限制。最近一次調整是在柏林升級啟用後不久,在三天的時間裡,將Gas限制從1250萬Gas調整為1500萬Gas,這是一次全系統升級,包括對以太坊費用模式的改進。

在當前的以太坊費用市場下,為了擴大區塊容量以囊括更多待處理的交易及其費用,礦工有能力逐步調整區塊Gas限制並擴大區塊內處理的交易數量。

為了調整區塊Gas限制,礦工必須提出一個Gas限制比上一個區塊Gas限制高0.0976%的區塊。只要51%的挖礦社羣接受該區塊並將其傳播到網路的其餘部分,此後所有區塊都將呼應這一變化,並可透過相同的過程,再次向上或向下調整0.0976%共識。

自2015年推出以太坊以來,區塊Gas限制總共提高了6次。這些提高在礦工之間進行了謹慎的協調,因為較大的區塊需要更多的計算量來傳播,並且隨著以太坊上執行節點的計算和儲存需求的增長,可能導致網路高度集中,對於業餘礦工來說,這會變得太麻煩。

在新提出的EIP-1559費用模式下,無需礦工一致同意,也無需浪費時間在增量調整區塊容量上,因為無需調整Gas限制。區塊大小可在0至3000萬Gas的固定範圍內自由浮動。在網路擁堵的時候,以太坊的區塊可以在短時間內多達3000萬Gas,而礦工們沒有任何延遲。

以太坊的每個區塊有一個固定的Gas目標,即1500萬Gas,它規定了使用者為使用該網路支付的費用。這種基礎費用上漲的機制加上EIP-1559中的Gas目標,確保了在沒有區塊Gas限制的情況下,網路不會在很長一段時間內因持續的大區塊而過載。


礦工協調的Gas限制對需求反應緩慢,來源:Coin Metrics

(2)準確的費用估算

除了可變區塊大小之外,EIP-1559還有一個方面有望提高以太坊的費用市場效率。在拍賣式的結構下,使用者競價購買區塊空間,如果一筆交易沒有足夠高的附加費用,礦工可能會在幾個小時甚至幾天內將其排除在區塊之外。

這裡的問題是,沒有簡單的方法來判斷什麼是或不是足夠高的費用。例如,作為使用者,我可能願意出價1美元來獲得下一個以太坊區塊中包含的交易,但如果其他人出價0.05美元,我只需要出價0.06美元。以太坊費用拍賣模式效率低下,這意味著在這種情況下,我最終會為自己的交易支付過高的價格,因為我無法輕鬆檢視其他人如何為自己的交易定價,從而最佳化我真正應該支付的金額。根據EIP-1559,不存在競價不匹配的情況。如果我願意出價高達1美元以獲得下一個以太坊區塊中包含的交易,並且下一個區塊的基本費用最終為0.05美元,差額將退還給我。

由於網路為以太坊上的區塊空間設定了最佳價格,使用者不必擔心為網路資源支付過高或過低的價格。也就是說,除非他們透過可選的包含費來競爭優先順序,該費用與當前以太坊費用市場的拍賣模式相同。

基本費用是使用者在區塊鏈上轉移ETH或執行其他操作所需的最低交易費用。如果區塊大小超過1500萬Gas的目標,使用者的最低成本會隨著每個區塊的透過而增加。

在交易和其他網路運營中,每透過一個包含1500萬以上Gas的區塊,基本費用就會上升,願意為以太坊上處理交易支付這些費用的使用者數量就會下降。

EIP-1559下的每筆交易都需要指定其總費用金額的上限,該上限規定了每個使用者對其交易的最大支付意願。

在區塊規模達到其1500萬Gas的目標之前,透過擁有足夠或更高的最高費用金額來滿足基本費用要求的合格交易池將繼續變得越來越小。任何不符合基本費用要求的交易都可以重新提交更高的符合基本費用要求的最高費用金額,以增加其被納入下一個區塊的機會。

對非EIP-1559交易是否還會支援?

在過去的六年裡,以太坊上的DApps和錢包服務依賴於複雜的數學模型和資料聚合來幫助使用者為交易定價。在許多情況下,這些服務會自動為使用者交易附加一個最佳化的費用,以便在以太坊拍賣式費用市場中消除評估出價的複雜性。一旦EIP-1559被啟用,這些DApps和錢包將需要以不同的方式開始格式化使用者交易,以最大限度地節省交易費用。

例如,MyEtherWallet這樣的錢包需要為使用者交易指定一個稱為“maxFeePerGas”的最高費用限制,並可能指定一個名為“maxPriorityFeePerGas”的包含費,以提供費用市場變化的全部好處。但這不是強制性的。

使用者和錢包可以像往常一樣繼續為他們的交易指定單一的Gas價格,而無需指定新的值,例如最高費用限額或包含費用。無論交易是否指定了最高費用限額,EIP-1559之後以太坊上的所有交易都將需要支付由網路透過演算法確定的基本費用。

透過指定最高費用和小費的EIP-1559式交易,如果使用者的最高費用高於網路的基本費用,則使用者有機會獲得退款。例如,假設基本費用為100 gwei,為EIP-1559格式化的交易可以指定250 gwei的最大費用限制,並指定5 gwei作為小費。一旦交易被處理,使用者將支付100 gwei的基本費用和5 gwei的包含費用,剩餘的145 gwei將退還給使用者。

在同一個例子中,傳送單一Gas價格為250 gwei的之前交易的使用者將不會得到任何退款。100 gwei將作為基本費用銷燬,剩下的150 gwei將作為交易小費的一部分傳送給礦工。

升級到EIP-1559之後,交易旨在提高Gas效率,但這取決於使用者和DApp開發者如何利用新的費用市場結構。

網路和投資者效應

基於EIP-1559的功能和建立原因的資訊,我們將分析這個提議如何影響以太坊的三種不同型別的利益相關者:投資者、礦工和使用者。

一、投資者

ETH投資者可以使用三個潛在的上升因素來評估EIP-1559的潛在影響:

  • 明確地將以太坊與DApp的使用聯絡起來;

  • 縮短交易等待時間並消除阻礙開發者和使用者採用DApp的費用市場不確定性;

  • 新增類似比特幣的關於有限供應量的敘述。

潛在風險因素包括:

  • 礦工獎勵減少、礦工反抗或有爭議的硬叉導致礦工流失的風險;

  • 由於未能實現承諾的費用市場改進,可能導致開發者和使用者失望;

  • 任何升級所固有的技術風險,如意外的錯誤、駭客攻擊或意外的分叉。

下面將更詳細地描述這些有利因素和風險因素。

1.有利因素

(1)“比特幣式”敘事

反對以太坊的最常見的論據是它的無限量的代幣供應。比特幣有一個規定的、有上限的供應時間表,這是它向投資者講述“數字黃金”的重要部分。

雖然EIP-1559沒有像比特幣那樣對ETH設定供應上限,但它確實啟用了一種機制,透過在每次執行交易時從流通中銷燬可變數量的ETH來抑制總供應的增長。

對截至6月8日的EIP-1559的模擬表明,在隨後的365天內啟用EIP-1559將總共銷燬2967937 ETH,從而使該期間ETH供應增長淨減少76%。

(2)使用者屏障移除

以太坊目前的價值定位是成為Web 3時代下的超強技術。EIP-1559旨在透過提高以太坊費用市場效率來支援這種說法。EIP-1559應該使使用者和DApp更容易預測交易費用,程式碼更改還旨在提高網路的靈活性,以透過可變的區塊大小來響應交易活動的激增。

(3)ETH與DApp使用的明確聯絡

最後,EIP-1559有望鞏固ETH成為使用以太坊計算資源和與DApp生態系統互動的一種支付方式。


EIP-1559可能會銷燬大部分ETH的年度供應增長,

來源:Dune Analytics

2.風險

(1)礦工投降或反抗

任何技術升級都會帶來風險,而EIP-1559帶來的最突出的風險是其提議的對礦工獎勵力度和報酬的改變,這些礦工在啟用EIP-1559後將面臨收入減少的問題。與其將100%的交易費用收入囊中,礦工們只能透過一種可選費用從使用者那裡獲得小費,這種費用是由尋求交易優先權的使用者選擇支付的。

改變獎勵機制本身不會影響以太坊處理資料區塊或計算的能力。然而,礦工不滿則有可能離開網路、破壞網路或啟動新的競爭鏈。如果大量以太坊礦工退出或反抗,出塊時間和網路安全將受到負面影響。

區塊瀏覽器和私人維護的節點將揭示透過銷燬的基本費用和支付給礦工小費之間的分配。這一比率將成為礦工的重要指標,尤其是它將決定EIP-1559對礦工總收入的影響。

(2)使用者失望

對於使用者和DApp開發者來說,EIP-1559的好處在實踐中可能沒有理論上那麼有效。未能實現承諾的費用市場效率可能會導致使用者和開發者的幻滅。如果出現這種情況,以太坊的競爭對手BSC和Cardano無疑將抓住一個搶佔市場份額的機會。為了衡量EIP-1559的後續回報及其在啟用後長期對使用者的影響,投資者可以實時檢視按照EIP-1559格式設計的交易數量。

(3)技術風險

啟用EIP-1559可能會導致無法預見的錯誤或惡意使用者行為。

例如,在測試EIP-1559的過程中,以太坊協議開發人員發現,如果不對交易的最高費用限制設定上限,潛在的攻擊者可以建立任意大的交易並向網路傳送垃圾郵件。在EIP-1559的程式碼規範中增加了額外的檢查,以確保使用者有足夠的資金支付他們的最高費用限額,從而堵住了這個漏洞。

以太坊社羣已經為EIP-1559進行了多次審查和安全審計,以減少出現意外錯誤的可能性。EIP-1559的開發和測試過程也是完全開源的,這意味著任何人都可以檢視此升級的程式碼,並在啟用之前的任何時候標記潛在的漏洞。開原始碼審計在過去一直適用於以太坊,2019年1月,智慧合約審計公司ChainSecurity在以太坊主網路啟用前48小時標記了一個名為EIP-1283的程式碼更改中的安全漏洞。如果實施,EIP-1283可能會為攻擊者提供以太坊程式碼中的漏洞,以竊取使用者資金。由於ChainSecurity在最後一分鐘標記了程式碼錯誤,EIP-1283的啟用被暫停,修復並在一個月後釋出。

這就是為什麼密切跟蹤EIP-1559啟用之前和啟用後不久的社羣評論非常重要的原因。EIP-1559在測試網路上順利執行的積極跡象以及社羣成員對程式碼的額外審查或分析表明,與EIP-1559相關的風險正在減輕。

最後,投資者還可以透過跟蹤每日透過基礎費收取的費用與透過礦工區塊補貼發行的新代幣對比,來衡量EIP-1559對ETH總供應量的影響,以及類似比特幣資產的敘述的影響。

二、礦工

隨著EIP-1559的啟用,礦工將失去一部分收入來源,而該收入來源有時佔其總收入的四分之三。在PoW鏈上,如比特幣礦工通常從交易費用中獲得的收入不到其收入的10%。

在以太坊上,由於使用者對區塊空間的需求,費用收入的數額波動很大。從歷史上看,交易費用佔礦工總收入的比例不到5%。然而,在過去的一年裡,由於網路嚴重擁堵,這一比例已飆升至50%左右。


以太坊礦工從費用中獲得更多收入,來源:Coin Metrics

假設99%的礦工收入來自交易費用,在EIP-1559下被銷掉,只有1%的收入透過使用者可以提供的作為優先交易激勵的包含費用來補貼,礦工們將在12個月內,總回報將減少25%,在6個月內,總回報將減少35%。另一項預估的結論是,即使小費為0,收入最多將減少20%-35%。

礦工其他來源收入

以太坊的區塊補貼為每區塊2 ETH。在EIP-1559下,該固定金額的收入將保持不變,直到2020年中期,該固定金額的收入曾佔礦工總收入的絕大部分。

礦工可提取價值(MEV)是另一種可變的收入來源,與交易費用一樣,隨著使用者在網路上的活動而增減。它是礦工在區塊內訂購交易能力的直接結果。由於DEX的高頻交易越來越受歡迎,MEV變得越來越有利可圖。研究和開發組織Flashbots估計,MEV的日收入已從2021年初的50萬美元增長到2021年6月的600多萬美元。


DEX高頻交易提高了礦工的MEV收入,來源:MEV-Explore

礦工的收入來自哪裡?

礦工收入包括兩個主要來源,區塊補貼和交易費用。EIP-1559取消了作為礦工收入來源的交易費,代之以小費。由於小費是可選的,並且是使用者必須為其交易支付的基本費用之外的額外費用,因此小費收入很可能低於礦工在以太坊拍賣式費用市場下的收入。考慮到小費的可變性以及礦工透過重新排序或審查網路交易也能獲得的收入難以量化,很難準確估計礦工收入預計會損失多少。

隨著以太坊上DEX的崛起,第三個鮮為人知的礦工收入流,正變得越來越普遍,即礦工可提取價值(MEV)。礦工有能力從DEX交易者那裡獲得更多的回報,他們比普通使用者更看重區塊鏈上交易執行的速度和順序。他們也有能力利用DEX本身的套利機會,透過在DEX交易者前進行有利可圖的加密貨幣交易。


以太坊礦工收入隨時間的變化,來源:Coin Metrics

以太坊2.0對礦工的影響

一旦明年初某個時候在以太坊上啟用了PoS,驗證節點運營商將接管從礦工那裡處理交易的責任,並開始將所有三個收入來源納入囊中:獎勵、使用者參與費和MEV。

對於一些礦工來說,剩餘的收入機會將非常大,足以繼續運營以太坊礦工,直到PoS升級。到那時,這些裝置中大部分將可能廢棄掉:效率最高的以太坊礦工使用的是被稱為ASIC的高度專業化的機器,除了在以太坊上生產區塊之外,這些機器不適合任何其他任務。

直到2020年11月,以太坊ASIC與以太經典鏈上的挖礦相容。以太經典是以太坊區塊鏈的克隆,於2016年產生,原因是社羣對如何從一個名為“DAO”的DApp中恢復丟失的使用者資金存在分歧。兩個網路都支援相同的挖礦演算法ethash。去年,以太經典經歷了一次向後不相容的硬分叉,以永久性地改變其挖礦演算法,並使以太坊ASIC無法用於挖礦網路。

如果EIP-1559之後以太坊的雜湊算力下降,如果沒有礦工對新硬體和裝置的投資,它就不可能輕易轉向以太經典等替代區塊鏈。最有可能的情況是大多數以太坊礦工放棄與以太坊使用者和開發人員一起實施EIP-1559。

最壞情況1:礦工流失

對一些礦工來說,EIP-1559帶來的費用減少可能會使運營成本超過網路收益。以太坊的危險在於,如果有足夠多的礦工在網路轉換為PoS共識協議之前退出,網路可能會受到51%的攻擊。

這在以太坊的歷史上從未發生過,即使平均網路雜湊速率是目前水平的1/600。然而,ETH的增值增加了這種收購的潛在回報:雜湊率必須相對於市值來衡量。

EIP-1559啟用後立即跟蹤雜湊率,將揭示礦工是退出還是留下來。如果雜湊率下降,這表明礦工正在關閉他們的機器;如果雜湊率增加,這可能表明礦工預計EIP-1559將對ETH的價值產生積極影響,從而對以太坊網路產生回報獎勵。

最壞情況2:礦工破壞

EIP-1559不受礦工歡迎已不是秘密。在另一重51%攻擊場景中,大多數挖礦社羣可以達成共識並協調破壞網路,在這樣做的時候,礦工們將不得不放棄從此類攻擊到向PoS過渡之間他們本可以從區塊補貼和MEV中獲得的任何收入。必須根據礦工們參與此類攻擊所犧牲的收入來衡量串通礦工破壞的可能性。

最壞情況3:礦工叛逃

在第三個場景中,以太坊挖礦社羣的很大一部分達成共識,並協調努力,在沒有啟用EIP-1559的情況下開挖以太坊區塊鏈的新版本。這樣一來,礦工就要拿加密貨幣交易所和交易員如何評價一個新的以太坊網路及其原生加密貨幣來冒險了。

這種被稱為“有爭議的硬分叉”的分裂並非史無前例。2017年,比特幣網路分裂,因為社羣在“segwit”的可擴充套件性升級問題上出現分歧;於以太坊而言,2016年臭名昭著的DAO駭客攻擊之後,圍繞如何管理丟失的資金的爭論最終導致了以太經典的誕生。

分叉鏈是否從原始鏈中吸取了價值,這是有爭議的。由於分為兩個獨立的網路,分叉貨幣的價值遠沒有跟上原始鏈的步伐,如下圖所示:


來源:CoinDesk Research

為了防止網路分叉,但仍保留交易費收入,礦工提出了修改程式碼的建議,這些修正案包括修改提案,使基本費用不被銷燬,增加每區塊2 ETH的補貼,以彌補收入損失,並對以太坊的挖礦演算法進行調整,使礦工之間的獎勵競爭更加公平。

儘管某些礦工一直在請求阻止EIP-1559的當前版本被啟用,以太坊的開發人員還是決定在7月份推進程式碼更改。以太坊基金會是一個致力於支援以太坊開發的非營利組織,已經領導了關於EIP-1559的調查和推廣,其中一項針對DeFi應用程式開發者的調查,記錄了40張贊成票,代表著超過210億美元的網路價值。

三、使用者

對於以太坊開發者和終端使用者來說,最緊迫的問題之一是高昂的費用。EIP-1559不會解決這個問題。雖然程式碼更改的目的是最佳化和提高以太坊費用市場的效率,但它並沒有改變以太坊本身一次只能處理有限數量交易的事實。因此,EIP-1559是一個升級,一旦啟用,將繼續對使用者和DApp開發者產生影響,甚至在以太坊完成其與PoS的合併之後。

對於使用者來說,EIP-1559的最大影響可能是提高了以太坊費用方式的透明度和可見性。這可以防止使用者透過將未用於支付基本費用和小費的多餘資金退還到他們的賬戶,從而避免為他們的交易支付過多的費用;它還透過設定一個明確的閾值(基本費用)來防止那些低估了在以太坊上處理交易所需成本的使用者不必要的長時間等待,從而取消了某些交易在下一個塊中包含的資格。

在撰寫本文時,以太坊上有近15萬個待處理交易,其中一些交易已經等待了5個多小時,目前尚不清楚原因,其中一些Gas價格極高,超過160 gwei,遠高於Gas評估服務機構建議的23 gwei。

對於使用者來說,這可能是一種令人沮喪的體驗,特別是對於經常執行鏈上轉賬的交易所來說,如果不確定給定的Gas價格,那該交易就不確定是否會被包括在接下來的幾個區塊中。

高收費的問題主要源於以太坊最初並不是一個可擴充套件的系統,可以輕鬆適應快速增長的使用者群。無論是活躍使用者還是市場價值,以太坊的增長都出乎協議開發者的意料。

這就是為什麼開發者目前正在設計解決方案,透過分片和Roll-ups等技術,為以太坊後期網路釋出引入長期的可擴充套件性和靈活性。這些程式碼更改最早要到2022年才能啟用。

以太坊升級到PoS共識協議是EIP-1559啟用後另一個即將到來的程式碼更改,預計將在明年某個時候進行。與PoS的合併預計不會影響以太坊費用市場的動態。PoS改變了以太坊生產和固定區塊的方式,它並沒有改變以太坊費用市場的結構,該市場旨在為使用者交易的成本定價和優先順序。

下一步

2021年3月,也就是提案的第一稿釋出近兩年之後,EIP-1559被以太坊開發者正式接受,作為在以太坊上透過不相容的系統級升級啟用的程式碼變更,也被稱為硬分叉。硬分叉暫定於2021年7月14日上線,區塊高度為12,833,000,被稱為倫敦升級,將包括一些其他爭議較少的EIP,專注於網路最佳化和安全增強。

啟用前

截至2021年5月,捆綁到倫敦升級的EIP正在Calaveras多客戶端以太坊測試網路上進行測試。預計6月開發者將準備好在更大、流量更高的以太坊測試網路上啟用倫敦升級,包括Ropsten、Goerli和Rinkeby。7月初,以太坊客戶端團隊將釋出網路新程式碼和升級程式碼的最終版本。Geth是80%的以太坊礦工和使用者在他們的機器上執行的客戶端,不過openeithem、Nethermind和Besu等其他較小的客戶端也將及時釋出新軟體,以迎接倫敦升級。

啟用後

一旦倫敦升級在以太坊主網路上被啟用,提前升級到最新客戶端軟體的礦工將根據以太坊新的費用市場規則自動開始生成區塊,其他沒有升級的人將繼續挖掘舊版本的以太坊區塊鏈。

任何硬分叉的啟用都有可能導致網路中的分裂,部分礦工和使用者執行過時的客戶端軟體。通常,這些鏈分裂是暫時的,大多數礦工聚集在一個版本的鏈上生產區塊並獲得獎勵。在這些情況下,少數鏈會因為缺乏算力而在幾個區塊之外失效。自2015年推出以來,以太坊已經經歷了10次硬分叉,破壞性的分叉極為罕見。

所有硬分叉都需要開發者、使用者和礦工的協調。這也是為什麼比特幣協議的開發者從未計劃釋出硬分叉升級的原因之一,比特幣程式碼更改的規範是軟分叉,它保持了與舊客戶端版本的向後相容性。

隨著倫敦升級臨近,以太坊開發者需要給所有執行以太坊客戶端的網路利益相關者發出提醒,無論是礦工、交易所還是DApp開發者,並在升級啟用前給他們足夠的時間來升級他們的系統。這是為了減少意外的對構建在以太坊網路之上的服務和應用中斷的可能性。

一部分礦工、交易所和其他不同的網路利益相關者不知道計劃中的硬分叉升級,可能會導致意外的分裂。如果沒有來自協議開發者的關於預期程式碼更改的透明溝通,在以太坊上傳送交易的服務和使用者可能會突然面臨延遲或中斷,類似於2020年11月經歷的延遲或中斷。去年,由於在網路上釋出了一個意外的程式碼更改,以太坊的大部分DeFi生態系統無法執行交易約兩個小時,一些人稱這次活動是自DAO以來以太坊面臨的最嚴重問題。

為了避免像去年11月那樣的意外,協議開發者正在領導社羣倡議,在EIP-1559啟用之前傳播對它的認識和支援。這些舉措包括透過錢包服務進行公開電話、與以太坊上運營的大型企業進行一對一的聯絡,以及為執行以太坊客戶端軟體的使用者準備升級的線上指南。


以太坊的意外增長,來源:Coin Metrics

結論

EIP-1559的核心是使以太坊上的交易費用不那麼波動,更具可預測性。這樣做的主要好處是,終端使用者不再需要擔心定價過高會導致交易費用過高,那些把Gas價格定得很低的使用者也不必再等待,擔心他們的交易是否會在一個區塊中得到處理。透過使與這些DApp互動的成本透明,預計這將對以太坊上DApp的使用和採用產生積極影響。

隨著時間的推移,銷燬機制還對供應帶來了負面壓力,這加強了ETH作為一種供應量有限的加密貨幣在投資組合中的潛在價值主張。此外,由於ETH基本費用的支付被銷燬而不是支付給礦工,礦工面臨著損失高達35%的正常收入的可能性。

收入的損失可能會迫使一些礦工關閉機器,因為運營成本超過了回報。然而由於其他礦工收入來源的持續存在,如區塊補貼,這在歷史上一直是礦工總收入的主要來源,大多數礦工可能仍有經濟動力在EIP-1559之後繼續在網路上運營。

這是以太坊上仍有待發布的眾多更改協議之一,旨在提高ETH作為技術支撐的價值定位,與任何重大程式碼更改一樣,EIP-1559也存在技術風險。

由於EIP-1559的侷限性,其設計中針對提升網路可擴充套件性和高費用的問題很少。為了解決這些挑戰,開發者計劃透過類似EIP-1559報告中描述的測試和共識收集過程來開發其他新技術。

EIP-1559的影響以及它對以太坊費用市場帶來的變化可能要過幾年才能被完全理解,尤其是當網路經歷了更為激進的程式碼變化時(如PoS升級),靜觀其變。

End

根據銀保監會等五部門釋出的《關於防範以“虛擬貨幣”“區塊鏈”名義進行非法集資的風險提示》,請大家樹立正確的投資理念,提高風險防範意識。

作者:,來源:鴕鳥區塊鏈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