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開創城市數字經濟新時代




發展數字經濟、建設數字中國是時代大勢所趨,也是中國經濟邁上新臺階的必經之路。乘著數字經濟的東風,智慧城市管理也進入了快速發展階段。城市作為助力以數字經濟為代表的新興產業發展的重要力量,既能夠推動數字經濟發展走向新高,又可依託數字經濟平臺實現新的發展。把握數字化大趨勢,全面開創城市數字經濟新時代。

張弛有度,拓展要素革新下數字城市的發展空間

數字城市發展在數字經濟時代將有不可估量的美好前景與廣闊的發展前景。資料已經與土地、勞動力、資本和技術並稱為五大關鍵生產要素,數字技術產業的先導性和基礎性作用更加突出,平臺化、生態化成為產業組織的顯著特徵,技術創新和產業融合成為拉動數字經濟增長的主引擎。

在生產要素革新之背景下,秉持新思路、運用新技術、實施新機制,打造全新的數字城市與智慧城市生態。一方面,數字經濟平臺發展將會賦予城市數字經濟新動能。這要求各級政府進一步打造數字基礎設施,用平臺優勢進一步推動城市數字經濟發展,發揮數字平臺在政務服務、監督管理方面的基礎作用。另一方面,資料要素的自由流動將會助力城市數字經濟加速度。最佳化資料的流動分享機制也是促進城市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提升的關鍵之舉。

鼓勵資料要素的市場化,但若對於資料市場不加以嚴格監管,掌握資料資源的平臺肆意橫向和縱向的兼併擴張,會導致資料和資本同時作為兩種生產要素產生疊加的壟斷,這會對城市數字經濟發展帶來不可小覷的負面作用。譬如近年來的頭騰大戰、京東天貓二選一、鬥魚虎牙合併、攜程大資料殺熟、微信斷開飛書連結等熱點案件,數字經濟領域的競爭正在演變為平臺間的競爭,而平臺競爭的背後也即是生態競爭,凸顯了資料作為新型生產要素由市場評價貢獻、按貢獻決定報酬的價值。

對於這些新的競爭業態,如果沿用舊的理論框架去規範此類行為,會出現錯配、缺位等問題,應該用傳統經濟分析+新的結構分析,特別是考慮平臺經濟的特徵之後,再做進一步分析。與中央所提出“防範資本無序擴張” 理念如出一轍,這也是筆者一直提倡對於資料要素利用需要張弛有度,利用科學化監管機制對相關環節規範調整,以適應數字時代和智慧城市需要的重要理論基礎。

強化城市數字經濟發展的法治約束

全面進入數字經濟時代之後,法律監管體系也需要作出相應的調整。加快數字經濟立法工作,建立平臺經濟法治化執行軌道是城市數字經濟發展的核心所在。一方面,堅持在城市數字經濟發展中推行平臺資料演算法三元規制思路。平臺、資料、演算法的三元結構既是數字經濟發展的核心要素,更是市場監管的命脈所在。傳統的經濟分析注重效率,沒有融合了法律的結構分析,如平臺-資料-演算法的三維結構的經濟結構分析理論。當前運用三元結構對市場監管機構進行組織重構是拓展治理邊界的必要手段,採取新的分析框架,結合新的市場經驗,將促進豐富市場支配地位理論,構建與實踐相適應的中國特色城市數字經濟治理模式。城市數字經濟應以法治化的數字平臺為核心,平臺也是承載資料流動和演算法執行的組織。目前城市需要培育出本地數字市場特有的數字平臺或者藉助全國的平臺設定各類數字場景應用,以實現行政效率提升。

另一方面,建設法律與技術共治體系。數字經濟的飛速發展與城市管理的有機結合需要構建完善的技術驅動型監管制度,參考監管增加科技維度,形塑雙維監管體系。以多元共治作為其核心治理方式,積極引入新的治理思路和治理手段,尤其需要重視在傳統框架之中增加科技要素,加強科技治理、科技監管和科技促進,促成安全與效率、發展與包容、創新與穩定之間新的平衡。

此外,筆者曾提出“共票”理論也有助於對城市數字經濟發展實現最優管理。該理論是區塊鏈上集投資者、消費者與管理者三位一體的共享分配機制,同時也能對資料賦權、確權、賦能,作為大眾參與資料流轉活動的對價。利用基於區塊鏈的“共票”能夠推動城市的科學化和精細化治理,讓政府與城市居民都參與提供資料和資料價值創造的活動,以此保證有關主體獲得合理的利益分配,共享發展紅利。

推動智慧城市創新制度的實踐突破

隨著數字經濟下智慧城市的快速發展,中國各城市在治理過程中既面臨一系列難題,又面臨著新的歷史使命和機遇。智慧城市在數字經濟時代的城市建設中發揮著不可或缺的作用,其是以技術發展推進城市治理升級的重要表現。城市數字經濟時代需要依託全新的數字基礎設施。加快建設先進的數字基礎設施和連線通路,提升國民數字技能,支援新興數字產業,推動數字政府發展。

以區塊鏈、人工智慧、大資料、5g、物聯網等為代表的新技術被運用到城市數字基礎設施的方方面面,既深化了這些技術應用的廣度與深度又推動了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的進一步現代化。筆者曾參與婁底市不動產登記與北京市不動產登記的制度改革,將區塊鏈的“共票”理論推廣至政府日常工作,促進區塊鏈規制理論與政府政務活動的深度融合。

婁底市與北京市均設立不動產區塊鏈共享平臺運用以及“區塊鏈網際網路+不動產抵押登記”平臺等創新性舉措,推廣至多個應用場景,其中北京實現了7個應用場景的區塊鏈技術落地,實現了專網對專網的資料互動,讓不動產資料產生最大的價值同時也大幅提升政府工作效率,推動數字經濟時代城市治理走向數字化、科學化、技術化。另一個數字城市建設的典範便是深圳,深圳是數字城市建設的領頭羊,其推出的深圳智慧城市體現了融合、共享、便民、安全的理念,深圳透過建設城市大資料中心和智慧城市執行管理中心,以中心為數字服務的統籌起點,對公共服務(包括政務服務、醫療、教育、社羣服務等)、公共安全(包括公安、應急、安全生產等)、城市治理(包括交通、環保、水務、城管等)、智慧產業(包括智慧園區、智慧工廠、創新服務平臺和大資料產業等)等四大基礎設施領域進行系統化、體系化建設,可以說深圳是國家新型智慧城市標杆市,實現了城市與數字經濟深度融合。

不斷拓寬數字城市新的生命力

城市數字經濟時代已轟轟烈烈地到來,以理論為基點,以政策為指導,以實踐為動力,不斷拓寬數字城市的新的生命力,發揮數字化對城市快速發展與科學治理放大、疊加、倍增效應。人民、企業、政府都是城市數字經濟和數字化發展大潮的主體,以政府為中心,鼓勵並指導企業有序參與數字經濟,保障與維護人民的數字權益。相信智慧城市建設會逐步走向整體化與規範化,不僅能夠方便人民生活、更能打造更先進的數字生態系統,提升政府服務水平與治理能力。以銳意進取之精神強化城市數字建設,滿足人民群眾的期盼、迴應時代需求、實現法治目標,力爭取得全球城市文明建設的領先地位。

(文章來源:區塊鏈風雲榜)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