擬發智慧合約,Cardano 欲打翻身仗?

買賣虛擬貨幣

要為網路「新增智慧合約功能」,來自區塊鏈專案Cardano官方的這一新訊息提振了其網路原生Token ADA的市場預期。從8月11日起,ADA從1.54美元向上突破,在8月15日最高攀升至2.24美元,4天最高漲了45%,距離其今年5月時的歷史最高價2.46美元不遠了。

ADA目前以700億美元左右的總市值坐穩了加密資產市值排行榜的第三位。在加密資產和區塊鏈世界中,Cardano是個異類。

2015年建立的Cardano既獲得了「學術派」、「技術流」的美譽,也有「死鏈」、沒有DApp落地的譭譽,而後者更讓支持者恨鐵不成鋼。

除了資方Emurgo曾鬧出揮霍公募資金的醜聞外,被外界最為詬病的是其發展了5年多,ADA對持幣者來說沒啥用武之地,只能拿來Staking(質押收益);在C端應用層面,Cardano僅僅作為ADA的傳輸載體,不見其當年畫下的「可執行各種DApp」的大餅。

如今,曾經的「死鏈」Cardano要借智慧合約打一場「翻身仗」,團隊宣佈預計在9月實現「Alonzo硬分叉」,並在之後執行智慧合約。

從無到有,這是一個能振奮市場層的訊息,但問題是,一直對標以太坊(ETH)的Cardano(ADA)在智慧合約方面已經落後多年,DApp乃至DeFi生態都得從零開始。再結合其磨磨蹭蹭的發展過往看,這一仗恐怕又要打上多年。這個牛市中,Cardano很可能僅僅是個借勢方,而它的對手以太坊正在擁有引領市場的能量。

預計9月硬分叉後上線智慧合約

就市值而言,Cardano的原生Token ADA已超過TetherUSDT)成為第三大加密資產,450億發行總量的ADA市值目前約702億美元。8月16日5時許,Coingecko資料顯示,ADA報價2.19美元,即將突破8月15日創下的三個月內新高2.24美元。

今年5月16日,ADA達到2017年發行以來的歷史最高價2.46美元,因一年上漲了14倍而重新受到市場關注。同期,BTC(市值8783億美元)年內漲幅是3倍,ETH(市值3826億美元)是6倍,能與ADA年內漲幅媲美的主流資產是BNB(市值634億美元),近一年漲了16倍。ADA市值一躍進入加密資產排行榜前五名,最好的名次是目前仍然佔據的第三名。

其他加密資產在大市場反彈下離前高還差一大截,ADA當前的價格距離歷史最高價2.46美元只差11%的漲幅。

ADA正在接近年內新高

ADA近期的迅猛漲勢除了與市場整體反彈有關,主要歸因於其主網Cardano即將推出智慧合約功能。該網路開建於2015年,旨在與以太坊和其他去中心化應用平臺競爭,自稱更具可擴充套件性、安全性和高效性,算得上是採用PoS(權益證明)機制較早的一批區塊鏈專案,目前已經了錢包、客戶端等基建,但建立近6年來一直沒有可供DApp(去中心化應用)執行的智慧合約。

如今,這塊缺失的拼圖要補上了。

8月10日,Cardano創始人查爾斯·霍斯金森(Charles Hoskinson) 在宣佈即將推出智慧合約的功能後, 8 月 11 日,ADA 從1.54 美元附近開始出現飆升態勢。要知道,7月20日時,ADA曾跌至1美元左右。

ADA不到一個月翻了一番,足見Cardano上線智慧合約這個訊息的利好程度。8月10日,霍斯金森稱,團隊預計在9月舉行的Cardano峰會之前實施硬分叉。這也讓外界推測,該網路的智慧合約將在今年9月上線。

即將上線智慧合約的Cardano,發展的時間真的不短了。

2015年,該網路就進入了早期研發,創始人霍斯金森曾是以太坊團隊早期的8名創始成員之一,但他在區塊鏈到底應該是營利性實體還是非營利性實體的問題上,與以太坊創始人Vitalik Buterin鬧掰。霍斯金森希望以太坊能接受風險投資,建立一個營利性實體,這與Vitalik的想法向左。

最終,霍斯金森離開以太坊團隊,與傑瑞米·伍德(Jeremy Wood)在香港成立了區塊鏈工程公司IOHK,2016年9月在在瑞士註冊了Cardano基金會,資金則由2017年在日本創立的商業團隊Emurgo支援。開發、運營、商務,Cardano以「三位一體」的方式開始投入到網路的建設中。

在質疑聲中緩慢進化6年

Cardano走上了一條與以太坊完全相反的路線,霍斯金森離隊建立新專案,多少有點復仇的意味。該專案棄用了比特幣、以太坊採用的PoW(工作量證明)機制,最初以「環保」的PoS機制為賣點,並在2017年10月發行了450億網路原生代幣ADA,以0.0026美元的價格對外公募。

顯然,Cardano趕上了上一個牛市,ICO、上線交易所等一頓連續操作後,2018年1月,ADA最高漲到了1.22美元,為早期投資者獲得了460多倍的投資回報,成為那一年最成功的ICO專案之一。

2018年6月,Cardano主網上線,開發了輕錢包、輕客戶端。過去3年,該網路從命名為「Byron階段」(構建底層PoS核心協議和基礎錢包)的版本開始發展,經過了Shelley(多重簽名、確定共識獎勵和費用等)、Guguen(虛擬機器及其語言架構、網路安全性)、Basho(效能改進)等階段的升級後,進化至了當前的Voltaire(可擴充套件性)階段。

沒有意外的話,它將在9月進入Alonzo階段,完成智慧合約的部署。

從進展看,Cardano可以說是「在做事」,但ADA的持幣者時不時就會抱怨該專案總在原地打轉。畢竟,它打著對標以太坊旗號在發展,開發時間也並不比對方晚多少,可它的生態卻比對手單薄了不少。

霍斯金森因建立Cardano在業內建立了影響力

這和Cardano一開始的路線不無關係。霍斯金森從營利性主體出發,且這種組織形態想要融入的方向是政府和企業,這與倡導點對點式、更2C端的區塊鏈核心相去甚遠。

2018 年,IOHK宣佈與衣索比亞政府建立合作伙伴關係,將他們的技術部署到全國各個行業。到了2021 年 4 月,IOHK 和衣索比亞教育部最終宣佈計劃為該國 500萬學生在 Cardano 上啟動身份和記錄儲存系統。

認證、儲存、溯源是 Cardano 當前的主要功能。2019年,喬治亞教育部與第比利斯自由大學簽署諒解備忘錄,將使用 Cardano 和 Atala 為喬治亞搭建學歷認證系統;同年,鞋類製造商New Balance宣佈了一項在 Cardano 區塊鏈上的試點計劃,以追蹤其最新籃球鞋的真偽。

Cardano的組織形態註定了ADA沒有那麼分散化,再加上PoS 網路雖然環保,但賦予了持幣「大戶」在網路中形成不成比例的權力。比特幣大戶是無法破壞網路的,除非他們還控制著網路51%的算力來執行「雜湊攻擊」,這在當下已經非常難。但持幣大戶可以透過控制 51%的質押量對PoS 網路發起「攻擊向量」。目前,超過 2656 個Staking礦池控制了Cardano總髮行量71%的ADA。

Cardano的中心化組織形態還為它帶來了一樁醜聞。2018年7月,Emurgo中國區商務人員在ADA大戶群裡控訴Emurgo 拿ICO的錢做公費嫖娼等揮霍,但對公司業務的成本支付則十分吝嗇,一場線下見面會只能支付40800日元(摺合2500多元)的預算。

Cardano因此陷入非議,人們也在那時看到了它與以太坊的差距。當以太坊在醞釀遊戲、DeFi、NFT等生態時,Cardano還只有個主網,對於支援它的C端持幣者來說,除了拿ADA當個賺 Staking收益 的工具外,別無他用。

如今,Cardano要借智慧合約打一場「翻身仗」,目標之一是DeFi。

持幣群眾嗨了,但需要注意的是,它的對手以太坊已經是智慧合約領域的王者,DeFi、鏈遊、NFT遍地開花,ETH市值已經3800多億美元。此外,BSC、Polygon、Solana、Polkadot等具備智慧合約功能的區塊鏈網路新秀一茬接著一茬地出現在市場上,Cardano勝算幾何?

除了市值優勢外,Cardano另一個優勢是開發能力,它算得上是加密資產和區塊鏈研發界的學術派代表,擁有一個強組織性的工程師和學者團隊,發表了 100多篇關於底層技術的科學論文。然而,考驗還是那個考驗,落地能力備受質疑的Cardano,能否跟得上DeFi賽道日新月異的節奏?對於ADA來說,談價值投資似乎還為時尚早。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