價格暴跌,跌落神壇的 Dfinity 能否再次走紅?

買賣虛擬貨幣

作者 | 陳麗姍 編審| 照生 排版|王紀瓏琰

2021年5月8日,Dfinity主網正式上線,新加坡WBF交易所同步上線Dfinity專案代幣ICP。隨後,ICP在Coinbase Pro、幣安、火幣和OKEx等主要交易所相繼上市。

到5月11日,ICP價格高歌猛進,一度突破3731元人民幣。但隨後的一個多月時間內,ICP價格持續下跌,6月27日更是跌破190元人民幣大關,較最高點價格跌幅將近95%。

資料來源:coinmarketcap

此次ICP的大跌與Dfinity的“天王”形象格格不入。要知道,Dfinity可是“含著金湯匙出生的”。

2016年,Dfinity基金會成立後,著手組建世界級精英團隊打造Dfinity專案,其中包括國際領先的密碼學家、數學家和資深工程師等,如斯坦福BLS簽名演算法的發明人,以及來自耶魯大學等高校的多方計算和密碼學研究者等。

此外,Dfinity專案未上線就頻頻“吸金”。Dfinity經過三輪融資,共募資超1.9億美元。行業內關於ICP的期貨產品也早已出現。據深鏈財經此前預測,截至2021年5月12日,按照800萬流通量來算,目前其流通市值已經高達32億美元,而其總估值更是高達200億美元。

Dfinity到底有什麼魔力圈起大量精英和資本?如今又是什麼讓這個“天王”級專案跌落神壇?

一、揭開Dfinity的神秘面紗

Dfinity:區塊鏈的第三次偉大創新

Dfinity創始人兼首席科學家Dominic Williams表示:“區塊鏈有三次偉大創新。第一次是比特幣,它引入了貨幣的概念;第二次是以太坊,它引入了智慧合約;第三次是Dfinity推出的網際網路計算機。這是第一臺真正的、通用的區塊鏈計算機,一種無縫的、無限效能的區塊鏈。”

資料來源:01區塊鏈·零壹智庫據公開資料整理

Dfinity,是Decentralized(去中心化)和infinity(無限)兩個詞的組合。旨在構建一個分散式、去中心化、可擴充套件、具有無限規模、由社羣治理的網際網路計算機。Dfinity網路構建了一個鏈上雲服務底層,允許開發者直接在 Dfinity 上構建各類應用。此外,Dfinity能夠相容網際網路現存的各類開放協議,搭建在傳統網際網路或者以太坊的應用也可以無縫遷移到Dfinity網路中。

Dfinity的邏輯理解

Dfinity的底層技術涉及密碼學、統計學和計算機等諸多學科,就算是幣圈老手理解其底層技術也有一定難度。但透過簡單瞭解Dfinity的底層邏輯,我們能夠感受到Dfinity的設計美感。

Dfinity執行依靠網路神經系統(NNS,Network Nervous System)。這是一個完全開放的代幣化治理系統,在網際網路計算機協議(ICP)上執行。網路採用分層結構並層層遞進,主要包含軟體容器(Canister)、子網(Subnet)、節點(Node)以及資料中心(Data centers)。底層是獨立資料中心,負責託管專用硬體節點;節點組合在一起以建立子網,處理子網容器中的資料和狀態執行;子網託管軟體容器;軟體容器是可互相操作的計算單元。

有意思的是,網路神經系統的結構邏輯和生命體的構成類似。資料中心是提供生命基礎的物質元素,透過節點將各種計算能力編織在一起,以擴充套件網路;節點類似神經細胞,多個節點組成了子網,即神經系統。子網能夠呼叫共享容器函式;軟體容器類似器官細胞,不同容器軟體類似功能不同的器官,能夠部署各種程式並記錄程式碼與狀態,以實現不同功能。神經網路和各種器官連線在一起就能夠完成各種自適應和複雜的“生命體”功能。

此外,將網際網路使用者和社羣與NNS系統連線起來的是ICP代幣。ICP透過向神經細胞投票參與網路治理,例如投票是否透過新增子網或加入新節點機器來擴充套件網路。

二、Dfinity如何破解IT困局

根據《Cloud Vision 2020:雲研究的未來》(LogicMonitor),到 2020 年,83% 的企業工作負載將附著在雲端。數字化轉型推動更多企業參與和採用公共雲。但目前的企業IT系統依靠少數幾家科技巨頭公司,壟斷下出現許多潛在矛盾和危機。而Dfinity基於區塊鏈推出的網際網路計算機則希望擊破這一困局。

1、巨頭壟斷的風險平臺VS開放式網際網路服務

目前的IT行業被幾家科技公司所壟斷。據《Cloud Vision 2020:雲研究的未來》(LogicMonitor)顯示,aws、Azure和Google cloud三家佔91%的市場份額。壟斷的結果是,各種企業需要在網際網路大頭搭好的平臺上工作,而沒有過多自主權和控制權。但當網際網路大頭制定的“規則”改變時,企業或將面臨巨大損失。

2012年12月,Facebook改變Zynga(社交遊戲公司)在其平臺上的特權地位。僅僅3個月內,Zynga 流失了150億美元價值的85%。2016年6月,當LinkedIn被微軟收購,領英撤銷了許多公司訪問其專業資料資料庫的許可權,例如 Salesforce公司,這給公平的市場競爭帶來重大的負面影響。

資料來源:《Cloud Vision 2020:雲研究的未來》

Dfinity能無縫連線,提供一種新的“開放式網際網路服務”。使用網際網路計算機,開發人員無需伺服器計算機和商業雲服務,而是透過直接在公共網際網路上安裝他們的程式碼來建立網站、企業IT系統和網際網路服務。

此外,開放軟體之間能夠互相呼叫。這將允許共享使用者關係、資料與功能,推動網路核心服務運轉和資料價值增長,打破資料孤島的局面。

2、傳統IT技術複雜,人力運維成本高VS無限效能

傳統的 IT 技術依賴網際網路巨頭企業提供的基礎技術工具和系統來搭建各種定製化作業系統。企業被巨頭平臺深度捆綁、被動付費,系統的遷移也變得昂貴且困難。此外,系統維護成本和研發團隊開發成本大幅度提高。據Dfinity官網調查,典型的500強公司85%的IT成本都由IT運營人員產生,而他們通常需要花費90%以上的時間來處理與目標功能無關的複雜系統流程,例如配置基礎設施元件。

Dfinity具有無限效能。Dfinity透過簡化技術和開發儲存,大幅降低了開發難度。當應用需要擴充套件效能時,容器會擴容從而增加整體更新和查詢呼叫的吞吐量。Dfinity網路同時具有高度容錯效能,徹底告別了備份恢復、資料庫、複雜的防火牆設定,簡化系統並大幅削減IT人力成本。

3、安全問題亟待解決VS不可篡改

現有的IT技術幾乎不可能構建真正安全的系統,各種額外的強化工作需要執行,包括仔細配置和管理它們的元件,以及使用防火牆隔離外部影響等。儘管如此,內部人員的一個錯誤,應用軟體未及時更新,都可能造成駭客入侵、資料盜竊等安全問題。據《Cloud Vision 2020:雲研究的未來》調查,66% 的 IT 專業人士表示,在採用企業雲端計算戰略時,安全是他們最關心的問題。

資料來源:《Cloud Vision 2020:雲研究的未來》

三、Dfinity鏈上生態專案一覽

Dfinity網站一落地,各種平臺和軟體公司就爭先恐後地搶奪一席之位,基於Dfinity的生態系統迅速拓張。去中心化的網路系統不僅能夠幫助企業擺脫對現有網際網路巨頭的依賴,還提供挖掘新的億萬美元的機會。目前佈局在Dfinity的應用呈現多樣化,其中社交軟體的競爭格局更加緊張。

資料來源:01區塊鏈·零壹智庫據公開資料整理

下面將從典型的數個應用入手,展示Dfinity是如何孕育新的商業機會。

Fleek:幫助開發者輕鬆地在ICP上搭建網頁及應用。Fleek計劃將託管服務擴充至Dfinity的網際網路計算機上。Fleek 籌集了400萬美元用於構建模仿傳統Web基礎架構的產品的基礎層,包含託管、儲存、資料庫、身份驗證和無伺服器功能等。據報道,完成遷移之後,Fleek上11000個基於傳統和區塊鏈的網站能夠在網際網路計算機(ICP)的主網上執行,Fleek有望成為Dfinity網際網路計算機主網上最早的應用之一。

OpenChat(去中心化微信):一款基於Dfinity網際網路計算機的去中心化聊天應用程式。其功能類似微信,支援使用者傳送文字、圖片或者其他附件進行交流,或者建立群聊進行多人聊天。OpenChat還具有紅包功能,支援使用者送數字資產紅包。

CanCan(去中心化“抖音”):一種分散式影片共享社交網路服務。允許使用者直接從網際網路將影片傳輸和共享到他們的移動裝置上。從運作模式來看,每24小時,每個CanCan使用者都會獲得10個“超級贊”用於獎勵訂閱源中的影片,“點贊”數高的影片就能夠更廣泛傳播。當“被點贊”影片成功成為流量王,點贊者能夠收集獎勵積分以兌換獎品。

Tacen:Dfinity上的去中心化交易所。Tacen計劃彌補中心化交易所和去中心化交易所在安全和速度之間的裂隙,實現企業級別產品速度的同時,使用者能夠完全自主控制自己的資產。透過智慧錢包、速度撮合訂單、以及結算資料預言機等基礎設施,實現融合。除了交易加密貨幣之外,也可以用於NFT資產的交易。

四、Dfinity為何跌下神壇,能否再次崛起?

迴歸此次Dfinity價格的劇烈跌落,除了“炒作”的成分存在,Dfinity目前的技術難關以及信任危機也是重要原因。

Dfinity代幣ICP的價格波動是當前加密貨幣市場的發展“常態”。在加密貨幣產業發展的“敏感時期”,比特幣和NFT等都經歷過大起大落,此次ICP的價格波動似乎也是作為加密貨幣世界衍生品的“必經之路”。據CoinDesk報告,Synergia Capital研究主管丹尼斯·維諾庫羅夫 (Denis Vinokourov)表示:“在如此喧鬧的市場,期間推出代幣這一事實可能將初始估值推高至預期的上限。”OKEx Insights的高階分析師Rick Delaney補充說“隨著整個行業的價格回落,最近大肆宣傳的專案受到的打擊最為嚴重。”“在ICP的情況下,它似乎泵送得越用力越快,傾倒越嚴重。”

從技術層面上看,首先Dfinity或讓身份驗證成為“有錢人”特權。Dfinity將需求大部分委託給“社羣開發人員”,並且網際網路身份驗證僅適用於擁有iPhone、MacBook或Yubikey硬體等的使用者。而“廉價的安卓手機”能否支援Internet Identity運作目前還待驗證。這使得Dfinity可能會成為“有錢人”的工具;

其次,程式語言的適應性有待驗證,以太坊支援8種程式語言,包括Go、C++和Python等,這大大促進了各種主體的在其鏈上進行開發。而Solana及Polkadot所採用的小眾程式語言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其生態的擴張。所以Dfinity採用的Motoko程式語言是否具有普遍性,以及能否被開發者所廣泛接納還需要時間的驗證;

再者,節點障礙可能會使得Dfinity無法容納目前的網際網路使用者。Dfinity新增節點是由網路神經系統(NNS)投票決定,但IC節點硬體成本非常貴。此外,節點提供商的批准可能需要數週時間來處理請求、購買硬體以及選擇資料中心。節點障礙使得Dfinity無法快速容納目前的網際網路使用者。

除了市場和技術原因外,Dfinity到目前為止還真正執行起來,但信任危機的頻頻出現卻已經一次次拉動著投資者的心絃。曾定於2019年第一季度上線的Dfinity主網不斷推遲,在2021年5月份才完成上線,比預期晚了兩年;2018年,Dfinity團隊承諾部分使用者預先支付7.5美元即可獲得Dfinity T恤一件,但部分使用者至今都未見到T恤的蹤影;2019年,Dfinity被曝出聯合創始人之一Tom Ding退出團隊,此次創始人出走引起了不少團隊內部風波的討論;此外,據社羣成員聲稱,Dfinity精英團隊在鎖住別人代幣ICP的同時,自身賣出了價值六億美金的ICP。這些負面訊息使得Dfinity“聲名狼藉”。

Dfinity能否迎來下一個春天?儘管目前Dfinity的價格走勢不盡如人意,但Dfinity還未真正“施展拳腳”,關於Dfinity的一切都充滿了想象。Dfinity是否能夠迎來下一個“春天”?,這個問題還需蓄勢待發的Dfinity用實際行動證明。

但拋開市場的價格,該專案背後的潛力是不可忽視的。Dfinity的創始人曾表示:“我們專注於技術,確保網際網路計算機能夠成功執行,並且將為世界帶來巨大的積極影響和利益,因此從長遠來看,我們很少關注市場,尤其是加密貨幣市場,這是非常動盪的短期指標。”

Dfinity描繪的網際網路計算機令人嚮往,不管Dfinity此次行動是充滿噱頭的“飛蛾撲火”,還是成功實現變革的“鯉魚躍龍門”,我們不妨對新事物懷以寬容的心,靜觀其變。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