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讓音樂變成一種可投資資產

作者:daosquare


創作者的期盼: 音樂和分散式記賬技術

將音樂代幣化目前仍處於實驗階段,但我的長期願景是:數字化的收藏品有朝一日會擁有音樂製作的獨立許可權,讓音樂產業中的藝術家和粉絲直接接觸(非居間化)。

經過幾個月關於音樂代幣化的頭腦風暴之後,我想出了三個不可或缺的組成歌曲可收藏層的元素:

一個視覺層(歌曲封面)

一個聽覺層(代幣化的音訊檔案)

一個物理層(代表歌曲的物理物件)。

我很高興在nifty gateway上分享上面這個框架,這是我的第一次獨立展示!1月22日,我將釋出我2021年的首支單曲《everything》,並利用web3讓它變得可被收藏。

今日的音樂錄製行業

在美國400億美元的音樂產業收入中,藝術家僅佔12%。

在過去的五年中,許多區塊鏈初創公司都轉向web3來顛覆高度中心化的音樂行業。然而,當涉及到主流使用者時,適用性依然是一個巨大的挑戰。藝術家們對非居間化感興奮,無中間商賺差價,但需要支付高昂的gas費、暗淡的ui/ux和較低的使用者轉化率都是阻礙創作者參與的障礙。創造者總是想為大眾採用鋪平道路,就像內容才會驅動使用者嘗試新平臺。隨著消費者對數字收藏品越來越強烈的興趣和高質量內容進一步滲透到nft平臺,我相信nft可能會成為粉絲和藝術家加入web3生態系統最快的入門工具。

audius創始人兼執行長roneil rumburg就加密貨幣如何成為藝術家的又一工具發表了評論。“與過去相比,web3 創作者堆疊有很多工具可以讓人們參與到他們的社羣中來。現有的劇本包括了從nft到在audius上分享內容、社交代幣等。”

為什麼是nfts?

購買代幣化的內容會為擁有數字資產增加有形感,是nfts成為將音樂帶入可收藏產品領域的完美工具。最近幾個月,我們目睹了nfts銷售的大幅增長,從而加速了開發者採用web3作為一種新的盈利方式。

在我們深入討論細節之前,讓我們快速解釋歌曲的價值,以及為什麼歌曲應該從原始可聽的形式演變成一個獨立的資產類別。

舉一個傳統藝術界的例子:一個畫家可能會花幾個月,有時幾年的時間在一幅畫上,直到它找到最終歸宿。透過簡單的谷歌搜尋,可以很容易地看到最受歡迎的畫作,但所有權是令人垂涎的,並且僅限於那些買得起這些稀有且美麗的作品的人(比如土豪們)。無論一件藝術品被複制的範圍有多廣,這些收藏家都以擁有它而自豪。

同樣地,人們在創作一首歌曲時投入了大量的創造性努力,但大規模的數字發行使得人們幾乎不可能從聽音樂中獲得真正的價值。一首歌曲可能會對一個人的生活產生難以置信的深遠影響,這是0.003美元的流量費用無法反映的。

我想象未來的限量版nfts歌曲或專輯遵循類似在攝影和平板畫藝術的結構:收藏家擁有一個經過數字簽名的副本,因為該收藏含有一個更深層次的、個人與歌曲的關係。

音樂收藏品的最終演變將以部分所有權的形式形成,代幣持有者將參與並獲得一段音樂產生的版稅。

數字音樂收藏品

要將歌曲帶入數字資產領域,音樂人可能會採取多種途徑。第一個策略在於音訊/視覺內容的製作,其中數字藝術和音樂作為一種可視的nft相輔相成。我們已經看到許多音樂家與著名的動畫師合作建立這類資產。我親自和我的藝術總監slime sunday合作,用新的化名ssx3lau創造了未發行的音訊聯動視覺作品。我們還看到了像rac、boys noize和deadmau5這樣的音樂家的出色作品。

下一步是更專注於歌曲,藝術家可以建立一個新唱片或現有流行唱片的收藏層。1月22日,我將釋出今年的第一首單曲《everything》,這是我第一次對特定歌曲的nfts進行個人嘗試。

此外,藝術家們還將釋出nfts,這些nfts將代表尚未釋出的獨家歌曲,這些歌曲在傳統流媒體平臺上永遠無法獲得。然後,收藏家可以選擇分享這首歌,如果他們願意的話,而音訊保留給那些參加最初發售的人。

音樂收藏品將具有輔助功能,有可能為收藏者解鎖特殊特權,包括得到未釋出的音樂、後臺門票,以及最終追溯版稅。這些特性將確保音樂nfts的長期價值,並可能影響以形成一個高流動性的數字音樂資產二級市場。

數字音樂資產

隨著越來越多的藝術家開始探索web3和獨家內容的交集,我們將看到音樂版權所有權的革命。

對於獨立藝術家和自有版權的音樂家來說,流媒體服務的版稅在過去5年裡大幅增長。

儘管仍有改進的餘地,但持續的現金流值得發行代幣,從而可以有效地將歌曲證券化並有效分配特許權使用費。

想象一下,一個nft代表了一首歌或專輯100%的權利。藝術家可以發行一個dao代幣,分割歌曲或專輯的所有權,同時保持總供應量51%的所有權。

這在概念上可能還是烏托邦式的,但一個簡單的ui / ux可以讓任何人在不需要複雜的底層技術的情況下投資音樂資產。隨著藝術家們進一步嘗試將歌曲代幣化,分銷版稅在未來可能會衍生出多種形式。

任何期望產生版稅而購買的數字資產都有明確的監管含義,可能需要kyc、認證和轉讓限制。

然而,我們離歌迷和投資者都能參與一首歌的世界不遠了。

記憶的證明

收藏層的長期使用也必將徹底改變目前的現場音樂世界,以彌合藝術家和粉絲之間的鴻溝。想象一下,一位藝術家在科切拉音樂節(coachella)的表演,一首新歌的首演可能要幾個月後才會發行。粉絲們可以在表演過程中透過掃描舞臺上展示的二維碼來領取一張紀念卡,這樣他們就可以提前看到這首歌,同時還可以獲得一份來自精彩表演時刻的專屬紀念卡。

當藝術家可以將nft與現實世界的產品和體驗(從周邊商品到為粉絲提供見面機會和問候特權的代幣)結合起來時,就有無限的潛力。在不久的將來,許多藝術家會以多種形式發行可收藏的代幣,且與現實世界無縫互動。當然,藝術家和粉絲都需要工具來揭開這個過程的神秘面紗,讓發行、收藏和執行都像在instagram中滑動stories一樣簡單。

後記

1月22日,我將釋出我的第一首nft歌曲,這讓我興奮不已。我預計這將是我演藝生涯的第一步。

雖然前方的道路坎坷,但我渴望在大家的支援下耕耘肥沃的土地,是他們幫助我取得了今天的成就。

事實上,許多激進的創新都是從一種遊戲狀態開始的。我認為很快就會出現一個轉折點,nft將從投機遊戲轉變為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coinbase & paradigm創始人fred ehrsam在最近一次關於nfts的談話中說得很好:

“對於一個偶然的觀察者來說,今天的nfts發展前景可能還不明朗。可在這一表面之下是一個強大的原始能量,它有機會重新定義數字媒體所有權,成為下一代應用程式的基本組成部分。”——弗雷德

把它們結合在一起,我們就有了一個新的願景和目標,讓藝術家們在數字時代可持續發展。

走起!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