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FT,音樂行業的破局者

買賣虛擬貨幣

作者|陳麗姍編審| 於百程 排版|王紀瓏琰

「今天,音樂已成避無可避之物...,音樂從無形的快樂變成商品,預示了一個由符號構成、販賣無形物品社會的到來,而金錢主宰著此社會的關係。」

——《噪音:音樂的政治經濟學》

導讀

從唱片公司主導、P2P線上分享到流媒體傳播,NFT或將成為音樂行業的下一個突破口。

NFT化的音樂產品花樣百出,各種行業大咖紛紛參與,以NFT的形式發行專輯或將成為未來的趨勢。

區塊鏈公開、透明和可回溯的特徵允許以公平透明的方式重新建立音樂的製作、購買、銷售、聆聽和管理方式。

從創作者的“原產地”到面向粉絲的“零售店”,NFT搭建起了一套高效、安全的去中介化流通渠道。

NFT讓音樂版權進入零售時代,粉絲能夠透過購買版權NFT,與音樂創作者共享收益。

音樂的所有權和版權通證化時代,音樂將有更強的金融屬性,市場的活力將迎來下一波瘋狂增長。

NFT激發音樂新活力,而音樂驗證NFT的可行性。此次實驗過程也是NFT與音樂相互成就的過程。

一、藝術家塑造音樂,技術塑造音樂的未來

回顧音樂產業,就是一部科技變化史。藝術家一直在塑造音樂,而科學技術一直在塑造音樂的未來。1877年,愛迪生髮明留聲機,這是人類歷史上第一次能夠用載體記錄音樂。隨著科技的進步,從黑膠唱片、鋼絲錄音機,磁帶再到鐳射唱片,音樂的存在形式一直隨著科技的進步在改變。而網際網路時代下,音樂行業的兩次技術突破更是讓我們見證了技術對於音樂產業和音樂經濟的巨大沖擊。

第一次轉變開始於唱片公司黃金時代的轉折點。1999年,一家提供音樂線上服務的公司Napster首創了一種點對點 (P2P) 檔案共享 Internet軟體,允許音樂從CD儲存轉向MP3格式儲存,這意味著各種數字音訊檔案能夠被共享和下載。這極大的損害了以賣唱片為生的唱片公司的利益,2002年,Napster在國際五大唱片公司的起訴下宣告破產。

一個Napster倒下,但還有千千萬萬個“Napster”出現。更多類似的公司提供分享和免費下載服務。記錄音樂的載體從CD轉向MP3格式已勢不可擋。在P2P 傳輸情況下,對於千萬首歌曲的版權保護需要落實在無數小平臺甚至是個人傳輸行為上,市場一片亂象。

當流媒體興起時,音樂迎來了下一個時代。音樂被上傳到雲端,無需下載,使用者就能夠實時線上播放音樂。因此,一大波線上播放平臺成為新的音樂消費平臺,流量向頭部聚攏,音樂版權維護得到了落實。目前,國內的流媒體平臺包括QQ音樂、網易雲音樂、酷狗音樂和百度音樂等。各大流媒體與唱片公司透過版權進行利益劃分,但這樣的模式似乎也開始被動搖。

NFT,全稱為Non-Fungible Token ,中文名為非同質化通證。非同質化即底層資產之間不能夠自由分割和交換,因此能夠賦予底層的實體資產或者數字資產唯一性的驗證。自這個概念出現以來,NFT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佔據市場目光,在音樂行業也不例外。NFT是否能成為音樂行業下一個技術的突破口還未可知,但NFT已經向音樂行業注入了強大的活力。

二、NFT音樂帶來的全新體驗

“NFT 將為藝術家提供另一個渠道,以更具藝術性的方式為粉絲創作獨家內容。未來,我們將看到欣賞歌曲的價值,就像巴斯奎特的畫作一樣。”——達拉斯說唱歌手 Rakim-Al Jabbaar

音樂作為藝術品,有其鮮明的特徵。一方面,與藝術畫作相比,音樂在NFT的應用上能夠承載更加豐富的內容。另一方面,音樂以數字程式碼的形式存在,這使得音樂的展現形式更加多樣。從原聲專輯、音樂會門票,到限量版體驗,NFT把音樂產品玩出了花樣。

胡彥斌《和尚》20週年紀念黑膠NFT開創了國內主流音樂平臺發行數字藏品的先河。2021年8月15日,《和尚》紀念黑膠NFT在QQ音樂平臺以數字藏品的形式限量發售。從“聽”到“藏”,NFT讓歌迷們能以全新的方式追星。據悉,近8萬名歌迷參與抽籤預約,一經發售便迅速搶空。

此次的紀念黑膠NFT記錄了20年前未公開的DEMO版本的《和尚》,且僅發行的2001張以紀念創作年份。珍藏版本和有限發售使得紀念黑膠NFT成為高質量的數字藏品。此外,《和尚》NFT還能夠提供給藏家沉浸式的體驗。唱片360度可旋轉放縮的設計充分還原了把玩體驗,採用3D唱片機的模擬播放操作給足欣賞音樂儀式感。這些設計使得藏家有一種全新的音樂收藏體驗。

此前,萊昂國王(Kings of Leon)於3月5日發行了名為 When You See Yourself 的NFT新專輯,這也是第一支以NFT發行專輯的樂隊。此次發行的NFT是由樂隊的長期創意合作伙伴Night After Night 設計的藝術作品,代幣中的智慧合約由NFT發行平臺YellowHeart開發。

該新專輯發行包括三類NFT,一類是特別專輯套餐,提供包括實物版限量黑膠唱片、MP3格式的專輯下載和移動封面;一類是該樂隊提供的六個獨特的NFT代幣,融合了精心製作的視聽藝術;此外,最引人注目的是“金票”,這相當於一種終身VIP待遇,擁有者將獲取保證終身觀看任何一場萊昂國王音樂會的四張前排座位的權利,還提供包括私人司機、演出禮賓、演出前與樂隊的私人聚會、專屬休息室使用權以及每場演出中的一項商品攤位。

三、重建音樂行業新秩序

“我想說在未來十年內,70% 的專輯將以 NFT 形式發行。”

—— Followill,Kings of Leon

目前,發行音樂NFT已經成為音樂界的潮流,音樂界各種大咖紛紛追趕。國外有林肯公園主唱Mike Shinoda、Jay Z、Aphex Twin、Steve Aoki,國內有陶喆、陳奐仁和高嘉豐。接下來將會有更多的音樂創作者參與到NFT。

一方面,NFT為音樂行業帶來了一套高效率的執行方式。傳統方式下,音樂創作者需要依靠唱片公司以及流媒體平臺來推出自己的產品。而區塊鏈的公開、透明和可回溯特徵允許以公平透明的方式重新建立音樂的製作、購買、銷售、聆聽和管理方式。這能夠很好的解決音樂行業存在一些問題,如複雜的版稅支付流程、假票和黃牛票帶來的困擾、創作者無從追蹤自己作品的流通等。

另一方面,NFT去中介化的特徵消除了昂貴的中間商費用,從創作者的“原產地”轉向面向粉絲的“零售店”,NFT搭建起了一套高效、安全的流通渠道。音樂創作者和粉絲之間的聯絡性更強,藝術家得到大部分的利潤,粉絲能夠享受更加豐富和便捷的體驗。這是一種去中介化的新的商業模式,為更好的直接粉絲關係帶來價值。

此外,NFT降低了音樂的進入門檻,使得更多有才華的音樂家能夠展現自己,貧民窟的百萬歌星不再是個例。一段名為EulerBeats Enigma LP 12的音樂,沒有歌詞,全程伴隨著有節奏的鼓點以及低沉旋律,展現出來的高音質和全方位環繞體驗似乎真的具有某種魔力,2分25秒的音樂達到8537925美元的售價。這段音樂NFT來自世界上最大的NFT發行和交易平臺Opensea。平臺上聚集了一群躍躍欲試的音樂創作者,各種各類的音樂創作層出不窮,該平臺上目前已有超過8萬個與音樂相關的NFT。

EulerBeats Enigma LP 12售價

來源:Opensea

四、音樂版權零售時代

如果說單純的以專輯形式販賣,NFT只是換了形式的“唱片銷售”;而當音樂版權也能透過NFT販賣,那便會是一場對音樂行業的顛覆。音樂版權也稱音樂著作權,是指音樂作品的創作者對其創作的作品依法享有的權利。主要包括:音樂作品的表演權、複製權、廣播權、網路傳輸權等財產權利和署名權、保護作品完整權等精神權利。

音樂的生命力在於流通,流通基於版權,版權帶來巨大利潤。在此之前,透過版權獲取收益是唱片公司或者頭部流媒體的特殊權利,但這一局面或將迎來變革。NFT能夠給版權提供作為數字資產權利的有效證明,繼而讓版權實現通證化。音樂創作者能夠將自己音樂版權的份額製作成NFT,這也意味著粉絲能夠透過購買版權NFT,與音樂創作者共享收益。

當版權能夠以NFT的形式被購買時,那麼以版權NFT為標的的市場也將會存在。NFT交易所給版權帶來了流動性,版權的升值空間被經一步放大。創作者的議價能力不再被傳統的唱片公司或者流媒體所限制,音樂家也能與支援他們的粉絲有更加密切的聯絡。當版權的潛力被激發,音樂市場將會湧現出新的活力。

將所有權和版權通證化後,音樂將有更強的金融屬性。一方面,NFT擁有者能夠透過底層的版權獲得收入。另一方面,隨著音樂創作者的出名,所有權和版權能夠實現增值。這意味著音樂成為一種新的金融形式,能夠提供現金流和資產增值。因此,各種金融產品的玩法能夠被套用,音樂NFT的持有者能夠透過出借獲取利息,或者抵押獲取貸款。音樂行業的想象力將被進一步激發。

Opulous ,被稱為“去中心化的QQ音樂”,就是這樣一個平臺。允許音樂創作者發行音樂NFT,交易NFT,並且透過手中的NFT進行DeFi貸款,這改變了藝術家獲得所需資金的方式,為音樂版權支援的 NFT提供了一個啟動平臺。

Opulous 專案介紹

資料來源:Opulous 官網

五、音樂與NFT的相互成就

國際唱片業協會(IFPI)執行長Frances Moore表示,“有些東西是永恆的,比如一首好歌的力量,或者藝術家和歌迷之間的聯絡。但是有些事情已經改變了。由於世界上大部分地區都處於封鎖狀態,現場音樂也被關閉,幾乎在全球的每個角落,大多數粉絲都透過流媒體欣賞音樂。”儘管如此,根據IFPI統計,2020 年全球唱片音樂市場增長了 7.4%,這是連續第六年增長,2020 年的總收入為 216 億美元。後疫情時代下,這樣一個市場仍然是充滿活力和想象力的。

用馬克思的話說,“經濟基礎決定上層建築”。經濟是最基礎的科學,而音樂是上層建築中最巧妙、最抽象的存在。將底層基礎和音樂上層聯絡起來的是科技。正是科技的存在,才使得短暫的“噪音”能夠以系統化的數字符號的形式實現廣泛和永久的傳播。音樂本身也揹負著時代的記號。從音樂的發展變遷歷史,我們能夠推出技術的演化過程。因此,如果談到敬仰技術,音樂肯定是其中堅定不移的信徒之一。

NFT給音樂行業注入了鮮活的力量,允許音樂行業實驗更多的發展可能性,且這種實驗是具有顛覆性的。從所有權到版權、從玩家收藏到玩家投資、從實體到金融。音樂行業的生產關係有了一種全新的組成方式。雖然目前還是星星之火,但燎原之勢的後果將會使音樂行業產生天翻地覆的變化,一種大眾化、平民化、扁平化的音樂時代或將來臨。

NFT能否實現音樂行業的第三次改革,這還需要時間來證明。目前還存在許多的不確定性,如老生常談的泡沫問題,NFT還未被大眾普遍接受,各種技術瓶頸有待突破等。但有趣的是,音樂是NFT的“鏡子”,透過音樂,我們能夠看到NFT這個概念真實的樣子。音樂對技術發展的敏感性使得其天然能夠驗證NFT的成敗與否。從這個意義上來,NFT和音樂的融合是一個相互成就的過程。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