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IP-1559 會燃燒多少 ETH?

買賣虛擬貨幣

來源:Bankless

編譯:深潮CryptoFlow

用UFC主持人巴佛的話來說:是時候了。

EIP-1559 在最初提議的兩年半後終於上線了!EIP-1559作為硬分叉的一部分被啟用,標誌著以太坊歷史上極為重要的協議變化,它徹底改革了費用市場並改善了為網路寶貴的區塊空間付費的使用者體驗。

重要的是,EIP-1559 還引入了一種銷燬機制,支付給礦工或驗證者的部分交易費用將永遠從流通中移除。

每次使用以太坊網路時,都將有ETH代幣被銷燬——這意味著每次在 Uniswap 上有人進行交易,或者使用者急於模仿最新的 NFT 的情況下,ETH 持有者基本上都能透過這種銷燬機制獲得收益。

費用銷燬,再加上從合併到權益證明的區塊獎勵發行量大幅減少,可能導致 ETH 出現通貨緊縮的供應,並實現超穩健貨幣的傳言。

雖然我們離體驗其最終形式還有一段時間,但在此期間還是可能有大量的ETH代幣會被銷燬。

這引出了一系列問題。究竟銷燬的代幣有多少?對發行會有什麼影響?ETH是否有望成為通縮貨幣?

這就是我們將要尋找的答案。

EIP-1559的底層原理

在我們檢視有多少個ETH代幣會被銷燬之前,先花點時間探究一下 EIP-1559 的底層原理。

EIP-1559重新設計了以太坊的費用市場。當前,使用者在網路上支付的挖礦費用是透過所謂的“第一價格拍賣”確定的。在這個系統內,多個使用者競標區塊空間,費用最高的交易被包含在一個區塊中。

該系統可能會導致令人沮喪的使用者體驗。我們可能會有這樣的親身經歷——挖礦費用在交易被髮送到記憶體池的過程中或交易確認時可能會出現飆升,導致使用者因支付過少而陷入了等待確認交易的困境。陷入困境會令使用者十分沮喪,因為它往往意味著使用者需要手動輸入更高的挖礦費用。

EIP-1559在多個方面緩解了這個問題。一是透過引入一種新機制,在網路使用率高的時期臨時擴充套件塊的大小,以此適應對塊空間的更高需求。二是更換了“所有人免費的首價拍賣模式”並改變了費用的構成,這也是本文的重點。

如今的挖礦費用不再是支付單一費用,而是由兩個部分組成。第一個部分是所謂的“基本費”,它是透過演算法確定的,並根據其利用率在每個區塊的基礎上有所不同。

第二個部分是“優先費”,它是由使用者決定金額的小費,用於激勵礦工們參與交易。

聰明的使用者還可透過設定最高費用,即他們為了將交易包含在一個區塊中最多願意支付多少挖礦費用,如果基本費和優先費的總和超過了最高費用,差額會被退還。

基本費用指的是交易中被銷燬的部分。我們可以由此輕易地推斷出,在網路活躍度高的時期(即挖礦費用上漲且區塊空間稀缺時),會有更多ETH 代幣會從流通中被移除(反之則變少)。

除此之外,我們還能看到ETH 持有者的價值與使用以太坊的需求是直接相關的。

費用銷燬率

我們已經瞭解了EIP-1559 的機制,現在來看看費用銷燬對 ETH 供應和發行的影響。

在進行這些估算時,切記基本費用會根據各個具體區塊的區塊而波動。開發者 Tim Beiko(此人在EIP-1559 的實施中發揮主導作用)表示,基本費用預計將佔總交易費用的 25-75%。

由於手動確定每個區塊的歷史基本費用極為困難,我們將使用他預測的 25%、50% 、75% 分別作為最壞、基本、最佳情況下總交易費用的銷燬比率。

因此,這些估計值可能並不完全準確。

累積 ETH 銷燬量

我們先看看假設自以太坊初創以來就採用了EIP-1559,會有多少ETH被銷燬。

目前,ETH 的總供應量約為 1.169 億。

如果EIP-1559 在 以太坊2015 年 8 月主網上線時一同實施,按照 75%、50% 、 25% 的基本費用率推算,累積銷燬量分別是290 萬、190 萬、99.4個 ETH代幣。

這意味著理論上 ETH 的供應量將介於 1.14億至1.159 億之間。

雖然這個數字看起來可能沒有那麼大,但相對於總髮行量仍算是一項具有意義的削減——因為 ETH 的供應量會按比率減少 0.85%、1.70% 、2.55%。

如以美元計量,前述的累積銷燬量看起來會更為驚人。假設利率相同,在以太坊的整個生命週期中將有價值 11.6億至35億美元的 ETH被銷燬。換個角度看,這種銷燬量的最低值相當於銷燬了整個SushiSwap的市值,最高值則超過了 Yearn 和 Compound的總價值。

從上面的圖表中我們還可以看到,ETH的銷燬量從 2020 年下半年開始猛增。

這種現象是有道理的。DeFi之夏(DeFi summer)的開始,直接導致對以太坊的需求出現爆炸式增長,也引發了目前還未退去的高挖礦費用時代。

2021 年初至今已銷燬的 ETH

讓我們仔細研究一下 2021 年年初至今產生的費用。2021年是重要的一年,因為它可能描繪了網路利用率水平以及未來銷燬費用最準確的圖景。

我們從中可以看出,過去一年橫跨了跨越2020年DeFi之夏、2021年秋季、冬季和春季的牛市以及今年夏天的NFT狂熱,以太坊在這一年中是一直以峰值容量執行。

如果您是Bankless的讀者,您可能希望在可預見的未來這種情況會持續下去,因為這意味著今年產生的費用有助於合理預期未來的銷燬水平。

使用相同的 75%、50% 、25% 的銷燬率推算,如果EIP-1559已生效,2021年年初至今將銷燬超過 140 萬、93,000、467000個ETH。將這些數字按年推算,則預計2021 年將銷燬80萬至240萬個ETH。

從這個資料中,我們可以看到高網路利用率對費用銷燬的影響,因為今年前七個月的ETH銷燬已經超過了 48%。

以美元計價,假設基本費用率相同,這意味著價值9.59 億美元至28 億美元的ETH被銷燬了。

按年計算,ETH 銷燬的價值在1.6億至48億美元之間。這些都是驚人的數字。換個角度,今年我們銷燬ETH價值已經超過了MakerDAO 的MKR的市值。更進一步,在年度價格的最佳情況下,被銷燬的ETH價值將使其成為市值前25位的加密資產。

然而,切記以美元計價的 ETH 銷燬有時會產生誤導,因為它取決於以太的價格。這有助於解釋2021 年以ETH計價的價值與以美元計價的總價值百分比之間的差異。

正如我們上面討論的,前者是48%,而後者則超過 80%。

EIP-1559對ETH的發行影響

我們現在看到今年有多少的 ETH 被銷燬了,那麼就出現了一個問題:以太幣是否出現了通貨緊縮?為了確認這件事情,我們需要檢視以太幣在2021年的總髮行量,然後減去假設的費用消耗。

如圖所示,2021 年的前面七個月一共發行了224萬個 ETH,相當於平均每天發行10,418個。如果按年計算,那麼在一年中,ETH 的供應量就增加了380萬,即增加了3.33%,從1.1409億上升到1.1789億。

採用上面的資料,實際上是如果1559生效,按基本費用率分別為75%、50%和25%,那被銷燬的ETH分別是140萬、93.5萬個和 46.7,萬個,這相當於每天銷掉6511個、4348個和 2172個ETH。

從中可以知道,就1559而言,ETH 的每日淨髮行量範圍是從 3907到8246,減少了20% 到62%。如果按年計算,那麼新的淨髮行量範圍是從144到304 萬之間,這意味著ETH的淨通貨膨脹率是1.26%到2.66%。

雖然通貨緊縮還沒出現,但是進入市場的供應量減少了很多。ETH 的通貨膨脹率要比合並之前的通貨膨脹率低。那麼就和比特幣的情況一樣,ETH的拋售壓力會減輕一半。

系統中的礦工不得不賣掉貨幣,因為他們需要支付大量的電力和硬體成本,1559將賣壓轉變為買壓,將價值從礦工轉移到 ETH持有者手中。

將 ETH 當作更好貨幣的方法

1559的供應衝擊為ETH 指明瞭一條正確的道路,可以在合併後把它當作更好的貨幣。

POS網路極大地減少了網路安全所需的發行量,根據 ETH Hub的資料,就算1億的ETH 被抵押(這在經濟上確實不可行),181 萬的最大發行量只有 52%, 依然比預計的 2021 年增幅要低。

根據目前的供應量和 2021 年的銷燬資料(這兩個數字會發生變化,只能用於粗略的引數),過渡到POS以後,ETH極有可能出現通縮,透過銷燬率,可以知道以太坊的通貨膨脹率可能會下降到 -1.05%。

不,這不是演習。

ETH 真的可能成為更好的貨幣。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