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幣或將成為阿富汗逃亡難民和女性權力的金融自由工具

買賣虛擬貨幣

Roya Mahboob 是阿富汗第一位女性科技執行長,也是《時代》週刊排行中在世界上最有影響力的人物之一,也是最早將比特幣引入阿富汗的企業家之一。

塔利班於 1996 年首次接管她的國家併入侵她的家鄉時,那時的她只有 7 歲。

一天,她戴著她最喜歡的紅圍巾在自家前院玩腳踏車時,一群武裝人員開著一輛吉普車,用她聽不懂的語言向她父親尖叫。之後,她就再也不被允許出去玩了。

“我的家人拿走了我的圍巾,強迫我穿黑色連衣裙,”她說,“就像其他所有的女孩一樣。”

最令人不安的是她不能再去上學了。取而代之的是,她被迫去清真寺,學習古蘭經。對她來說,所有通往知識的道路都已關閉,通往外界的所有橋樑都已被燒燬。

塔利班征服阿富汗後不久,Mahboob 的家人逃往伊朗。她告訴我,她的父親是一位世俗領袖,在宗教原教旨主義的新土地上養家餬口對他來說太危險了。她在陌生的土地上長大,在伊朗只能是個二等公民。但隨著時間的推移,她漸漸習慣了伊朗的生活,當她的父親於 2003 年決定全家搬回阿富汗時,她不再害怕。

由於美國打動了阿富汗戰爭,使她有一天可以回到自己的家鄉—赫拉特市,她記得那天晚上出奇地平靜。伊朗國家電視臺將阿富汗描繪成一個充滿死亡和毀滅的地方,但 Mahboob 發現她的家鄉地區穩定了。當時十幾歲的她仍然被迫戴頭巾,但她發現這些限制要比塔利班的政策要寬鬆得多。雖然到處都有外國軍隊,但她認為有很多新的經濟機會,安全域性勢也安全得多:“空氣中瀰漫著希望。”

成為阿富汗第一個女性CEO

Mahboob 回到家鄉後的新生活中,最吸引她的一個地方就是網咖。住在伊朗,她從未被允許去圖書館或書店。她的學校教育有限,主要以伊斯蘭教為基礎。回到家鄉後後,她聽說一家商店有可以相互交流的小盒子(電腦)。人們甚至可以透過電子資訊與其他人交談。但是,這種商店不允許女性進入。

“有一天,”她說,“我強迫我的一個堂兄弟帶我進去。” 咖啡館老闆不讓他們進來,但她很堅持,最終咖啡館老闆心軟了,讓她進去體驗了一次電腦,她立刻愛上了電腦。後來她得知聯合國已經為女性開設了當地的計算機課程,老師告訴 Mahboob,如果她能讓 15 個女孩報名,她們就可以開課。她召集了她的表兄弟和朋友來實現它。經過六個月的課程後,她迷上了網路。

第二年,也就是 2004 年,Mahboob 進入赫拉特大學攻讀電腦科學專業。在接下來的四年裡,她學會了如何編碼,她希望“透過技術改變世界”的願望與日俱增。

不知不覺中,Mahboob 接觸到了一群遠在千里之外的程式設計師團體:密碼朋克。他們相信改變社會的最好方法是透過技術,而不是透過政府,他們的理念是未經許可就進行創新。是的,他們與 Mahboob 的願望一致,並邀請她加入密碼朋克社羣。

她繼續學習,最終畢業後晉升為大學 IT 部門的協調員,在那裡她幫助學院構建了校園網路架構。她學習英語,並開始參與北約倡議的一項計劃,幫助阿富汗所有重點大學的網路用過光纖連線起來。

2009 年,Mahboob 會見了美國國防部副部長保羅·布林克利。她得知:美國想在她的家鄉建立一個技術孵化中心。當時的 Mahboob 已經建立了一個對技術和軟體感興趣的年輕女孩協會。國防部副部長布林克利問她:“為什麼不創辦一家公司?我們可以僱傭你。”

匯款系統的緩慢迫使她研究數字貨幣

Mahboob 與美國政府及多邊組織簽訂了合同,建立了 Citadel Software。

為什麼叫這個名字?

“在赫拉特市,”馬布布說,“有一座美麗的城堡籠罩著城市的其他地方。這令人印象深刻,甚至令人歎為觀止。” Mahboob 說,她的公司希望成為軟體程式設計的城堡和女性可以安全地從事職業的地方。

她當時不知道,她已經與許多比特幣使用者處於同一領域,他們經常談論“城堡”,“城堡”是他們可以在沒有外部控制的自由空間。“我會在城堡裡見到你,”這是比特幣播客斯蒂芬利維拉的經典結束語。

Mahboob 也建立了自己的“城堡”,併成為阿富汗第一位女性科技 CEO。為了啟動 Citadel 公司,她使用了她在大學和阿富汗教育部工作時節省的一些錢。當然,她獲得商業融資的機會比男性少,但與美國國防部副部長布林克利的會面是她人生的“轉折點”。美國政府將向她的公司付費,以諮詢在阿富汗建立技術系統的優勢、劣勢和不同方法。

幾個月後,她的 Citadel 公司也贏得了阿富汗政府的合作。2011年底,一位義大利商人看了一部關於 Citadel 的紀錄片。他非常感動,最終伸出援手為公司提供了資金,並在 2012 年底給了 Mahboob 私人投資。

“Citadel 有 85% 是女性,”Mahboob 說。“對於 Citadel 的每個女性來說,這是她的第一份工作。”

因為這是一個主要是女性的環境,保守的家庭更願意讓他們的女兒在那裡工作,而不是在男性主導的公司中工作。

與此同時,Mahboob 創辦了一個名為 WomanNX 的平臺,幫助阿富汗學生和大學的女性在家工作,根據她們的貢獻獲得報酬。工作範圍從上傳短影片到撰寫文章或翻譯文件。

起初,Roya 以現金支付給她的員工和 WomanNX 的貢獻者。但是這些員工想把錢寄給家人,並且向全國不同地區的供應商付款以購買商品。這時她們使用了 Hawala 系統,這是一個 8 世紀的匯款流程,依賴於經紀人和可信賴的中介網路。

對於 Mahboob 和女性來說,這個古老的平臺效率低下,更糟糕的是,匯款的記錄並沒有記錄在 Hawala 系統,很難核實全部金額是否已到達收款人手中。

由於美國的制裁,PayPal 仍然無法使用。而且這些婦女沒有銀行賬戶,所以她無法向她們匯款。婦女必須得到她們父親或丈夫的許可才能開設賬戶,而這往往得不到批准。因此,Mahboob 研究起了數字貨幣的想法。

Mahboob 的員工希望對他們的時間和收入進行數字控制。

“如果我給他們現金,”她說,“他們的父親、丈夫或兄弟可能會發現並帶走它。”

“比特幣不能區分性別”

2013 年初,Mahboob 的義大利商業夥伴向她介紹了比特幣。他說這是一種新型貨幣,無需銀行賬戶即可在手機之間轉賬。與由政府主導的阿富汗當地貨幣不同,比特幣價格會在公開市場上浮動。當 Mahboob 第一次瞭解比特幣時,它的交易價格約為 13 美元。到 2013 年初夏,它突破了 70 美元。

“起初,我認為女孩們不會相信比特幣,”Mahboob 說。“這太難理解了。”

但她的商業夥伴鼓勵她說:“讓我們試試吧——我們有什麼損失?”

因此 Mahboob 教她的員工和承包商如何在他們的手機上安裝比特幣錢包,如何接收資金以及如何備份他們的儲蓄。如果女孩們想花掉比特幣,Mahboob 會用現金從她們那裡買回來。

“我開始將比特幣理解為 Hawala 系統的數字升級版,”Mahboob 說。她和婦女們喜歡用比特幣支付報酬,因為她們可以把它儲存在手機上,而且沒有人需要知道她們有多少錢。

“女孩們很高興終於擁有了她們生活中的男人無法從她們身上拿走的錢,”馬布布說。“它給了他們安全、隱私和安心。”

在 2013 年夏末和秋季,比特幣的價格飆升至 1000 多美元。Citadel 公司已將其所有現金資產投入比特幣。女人們簡直不敢相信她們的新財富和經濟自由。

但在 2013 年 11 月,比特幣崩盤,相對於美元貶值了 60%。Citadel 公司的資產遭遇到毀滅性的貶值。更糟糕的是,其員工的積蓄蒸發了。

“我們的競爭對手認為 Citadel 是由從年輕女孩那裡偷錢的騙子經營的。”Mahboob 說

2014 年和 2015 年對 Citadel 和 Mahboob 來說是艱難的一年。她不得不裁掉很多員工,WomenNX 也因此失去了人氣。她沒有關閉,但縮小了業務規模,讓她有更多的時間和精力透過軟體幫助年輕女性學習職業技能。2014 年,她成立了一個名為數字公民基金 (DCF) 的非營利組織,以教育女性如何使用計算機技術。

“在那時,許多阿富汗人已經失去了對比特幣的信任。但我無法忘記它的潛力。它一直印在我的腦海裡,不會消失。”她說。

2016 年晚些時候,她透過數字公民基金建立了一個課程,教許多學校的女性如何使用比特幣、設定錢包並瞭解網路的“區塊鏈”分散式賬本系統如何運作。截至 2021 年 8 月,由於 Mahboob 和 DCF 的非營利性的付出,赫拉特地區的數千名女性瞭解了比特幣並獲得了更多的財務自由。

Mahboob 說女孩們喜歡他們可以在不需要銀行賬戶的情況下接收、儲存和消費比特幣。只需要幾分鐘就可以設定錢包並寫下種子短語來備份他們的積蓄,以防他們丟失手機。他們可以在幾分鐘內將錢匯到世界任何地方。

也許比特幣對於阿富汗來說,最強大的功能是,比特幣不能區分性別。儘管發生了 2013 年的崩潰,但這項技術非常有趣,不容忽視。

比特幣是逃亡難民和女性權力的金融自由工具

一些阿富汗的女性確實保留了 2013 年的比特幣。其中之一是法爾贊。Mahboob 說,法爾贊為她工作,擔任網路經理,她在 Citadel 工作期間賺取了 2.5 BTC。按照今天的匯率,法爾讚的收入現在將是阿富汗人平均年收入的100 多倍。

2016 年,法爾贊因從事計算機工作而受到塔利班和阿富汗其他保守派的威脅。當他們襲擊她的房子時,她決定賣掉房子和資產,與家人一起逃往歐洲。

像其他數千名阿富汗難民一樣,法爾贊和她的家人經歷了步行、開車和乘坐火車,穿越了伊朗和土耳其,經過了數千英里的路程,最終於 2017 年抵達德國。 一路上,一些惡毒的中間商和小偷偷走了他們隨身攜帶的他們的珠寶和現金。有一次,他們的船墜毀,更多的財物沉入地中海底部。這是許多難民都熟悉的悲慘故事。但在這種情況下,情況有所不同。法爾贊保留了她的比特幣,因為她將私鑰寫在一張看起來隱秘性較好的小紙條上,小偷們找不到它。

當法爾贊歷經艱險最終到達德國後,她以 2,500 美元的價格出售了一些比特幣,以美元計算,她的收入是她最初收入的十倍。比特幣幫助她開始了新的生活。回顧近代歷史上無數的難民,Mahboob 認為比特幣可能會改變許多人。

現如今,我們故事的主角 Roya Mahboob 將比特幣用作儲蓄和對於未來的投資。她在 2013 年以大約 100 美元的價格獲得的比特幣價值增加了 500 倍。她經常用它從紐約寄錢給阿富汗的朋友、家人和供應商。

在過去兩年中,許多 Hawala 系統的使用者開始瞭解比特幣。在赫拉特,越來越多的人願意購買比特幣以換取現金。根據資料公司 Chainanalysis 在調整購買力和網際網路普及率後,它們報告稱,阿富汗的點對點交易量在世界上排名第七。

Mahboob 並不將比特幣視為西方的創新或矽谷的創造,而是將比特幣視為可以賦予女性權力的全球金融自由工具。阿富汗的許多女孩和婦女沒有身份證或銀行賬戶。

“比特幣可以賦予他們力量。他們可以學習如何挖礦、編碼或交易,當他們賺錢時,他們可以將其轉化為自力更生,從而擺脫阿富汗婦女在家中的傳統角色。”Mahboob 說。

Mahboob 不知道比特幣的神秘發明者中本聰是否會意識到它會變得如此強大。對她來說,這是自網際網路以來最能改變世界的發明。

“這不僅僅是一項投資,”她說。“這是一場革命。”

比特幣對阿富汗來說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重要

在阿富汗被塔利班重新奪取政權之後,阿富汗人陷入了前所未有的經濟窘境。早在這之前,就有多達1400 萬阿富汗人沒有足夠的食物吃。其中有 250 萬人已經逃離阿富汗。現在,阿富汗所有的銀行賬戶都已被凍結,經濟活動放緩,匯款也已停止。在提款從每天數百次飆升到每天數千次之後,自動取款機也被迫關閉。

阿富汗貨幣已跌至歷史新低,上週單日下跌 5%。更令局勢雪上加霜的是,美國政府向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施壓,要求停止向阿富汗發放 4.6 億美元的特別提款權,並沒收了 99% 以上,這是一種可以兌換硬通貨(金屬貨幣或國際信譽良好的法幣)的信貸。德國政府已暫停提供 3 億美元的援助。世界銀行宣佈將凍結其援助機制,該機制曾向阿富汗承諾超過 180 億美元。阿富汗經濟可能會被制裁扼殺,而不是得到援助的支援。

西聯匯款和速匯金——世界上最大的兩個匯款機構,已經切斷了服務,匯款是該國的重要生命線,佔經濟的近 4%,即每年約 8 億美元。但是現在阿富汗人在從國外收款時會受到這些宣告:

“西聯匯款瞭解人們迫切需要獲得資金,我們致力於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為我們在阿富汗的客戶恢復運營。我們將繼續密切監視局勢,並將讓所有相關利益相關者瞭解進一步的發展情況。”

Mahboob 指出,雖然塔利班可以粉碎當地企業或關閉金融現代化計劃,但他們無法阻止比特幣。

阿富汗前中央銀行行長阿杰邁勒·艾哈邁迪(Ajmal Ahmady)曾在秋季逃亡,他曾預測資本管制、貨幣貶值、物價上漲以及窮人的艱難時期。他說,塔利班只能獲得該國儲蓄的 0.1% 至 0.2%。再加上匯款和援助流動放緩,將使貨幣崩潰並導致價格上漲。

在這種可怕的情況下,專家預測惡性通貨膨脹和經濟可能收縮多達20%。持有阿富汗貨幣的人試圖將其兌換成美元或商品,從而推動價格越來越高。在一個只有 10% 到 15% 的人口擁有銀行賬戶的國家,阿富汗人的購買力迅速下降將是毀滅性的。有專家說俄羅斯或中國的干預可以防止經濟崩潰,但艾哈邁迪稱這是“過於樂觀的情況”。

“事情總是這樣,無論精英做什麼,窮人都會受苦。”Mahboob 說。

阿富汗戰爭—腐敗的遺產

過去20年來,阿富汗取得了許多成就,特別是在婦女權利、選舉和教育方面。阿富汗女孩上一年級的人數從 2001 年塔利班統治的零上升到過去十年的 60% 以上。但是政府的致命罪行是腐敗。

Mahboob 認為:“精英們只考慮自己的利益。”

阿富汗發動了美國曆史上最長的戰爭,造成超過 240,000 人死亡,但該行動幾乎沒有受到審查。由於阿富汗和伊拉克 20 年的戰爭,美國面臨驚人的 10 萬億美元債務:2 萬億美元的債務融資用於支付戰爭費用,到 2050 年將支付 6.5 萬億美元的利息,以及為四百萬退伍軍人支出的 2 萬億美元。大部分戰爭資金都被浪費了,因為數億美元的裝置已被摧毀或目前處於塔利班控制之下。

Mahboob 批評西方“支援”阿富汗的方式。在她的國家投資了數百億美元,但實際上很少能給到阿富汗人,大部分給了美國的非政府組織和公司來執行,並將這些錢帶回美國,而不是讓其滲入當地社會。有 1440 億美元自 2002 年以來投資於阿富汗,但是最終有 80%~90%的資金回到了美國,這是一個“由國防承包商,華盛頓富翁和援助承包商組成的一個複雜的生態系統”。

一名前美國士兵說:“阿富汗軍隊不是真的。阿富汗政府當局從來就不是真的。他們從不收稅。它從來都不存在……這只是一個由美國資金資助的大型就業計劃,當錢看起來要花掉的那一刻,每個人都回家了。”

Mahboob 認為可能會有一種不同的未來,阿富汗實際上是獨立的,而不僅僅是一個如此依賴以至於它在沒有外國支援的情況下崩潰的東西。

比特幣可能早就阿富汗的未來

Mahboob 認為比特幣在過去幾周本可以幫助許多其他阿富汗人——無論他們是逃離並需要隨身攜帶積蓄,還是留下來並需要阿富汗貨幣的替代品。而她正在與塔利班談判,試圖讓她的教育計劃繼續下去。

Mahboob 已經與塔利班發言人 Timothy Weeks 談過,要為赫拉特地區的女孩開設技術和金融課程。

在迄今為止的談判中,塔利班領導人告訴她的團隊,在赫拉特市,一旦建立了女性專用建築,女性將能夠繼續上學。

她發誓要在這方面加倍努力,在數字公民基金計劃向前推進中,金融知識和“成為自己的銀行”將是關鍵組成部分,而比特幣將成為課程的核心部分。

免責聲明:

  1. 本文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不代表鏈報觀點或立場。
  2. 如發現文章、圖片等侵權行爲,侵權責任將由作者本人承擔。
  3. 鏈報僅提供相關項目信息,不構成任何投資建議

推荐阅读